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一十章 變身吧,龍塵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也無法承受蝕骨釘的痛楚。活活痛死了。 看著白衣男子幾乎焦糊。如同刺蝟一般的屍體。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這個強大如怪物的人。終於死了。 就在這時。陡然間遠處一陣騷亂。忽然有著一個將領模樣的...

雲奇大師說完。陡然間渾身火焰暴漲。雙手間無數火焰之鏈。如同囚籠一般。向白衣男子罩去。

「烈焰囚籠」

速度之快。無與倫比。白衣男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罩祝同時無數鎖鏈如同捆粽子一般。將他牢牢捆死。

「氨

白衣男子被火焰之鏈捆綁。那可是雲奇大師的本源之火。就連衛蒼和王路陽這樣的丹師都承受不祝被瞬間擊殺。

雲奇大師雖然在激戰。但是一直關注著龍塵這邊。如今龍塵陷入了危機。他終於爆發了。

丹師的火焰之力悠長。雖然雲奇大師已經大佔上風。可是短時間內無法分出勝負。

眼見龍塵將要殞命。不再保留直接召喚出了本源之焰。那是他最近幾年剛剛悟通的能力。

將火焰融為本命之源。將本命之源培養到足夠強大的時候。他就可以藉此踏入下一個境界。。丹王。

此時本源之焰被招出體外。戰力無邊。焚燒萬物。可是消耗的也是他的生命本源。

白衣男子被本源之火困祝瘋狂地掙扎。可是怎麼也擺脫不掉。發出凄厲的嚎叫。

可是讓人震驚的是。就連衛蒼、王路陽這樣的丹師。都擋不住的本源之焰。竟然不能立刻殺死白衣男子。

「唉」

雲奇大師嘆了口氣。搖搖頭道:「老了。沒用了。龍塵真是抱歉……」

隨著雲奇大師的話。人們驚駭的發現。雲奇大師的身影竟然從腳下開始緩緩消失。最後的話語還在空中飄蕩。人已經隨風而散。

「雲奇大師……」

龍塵不禁淚流滿面。從認識雲奇大師以來。他一直對自己愛護有加。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長者。如今為了自己。竟然身死道消。龍塵心中充滿了憤恨。

「礙…」

隨著雲奇大師的消失。困在白衣男子身上的火焰之鏈。也跟著消失。白衣男子發出一聲怒吼。

不過此時的白衣男子。已經不能用「白衣」來稱呼了。渾身被燒的漆黑一片。宛如人形木炭。不過他身上的氣息依舊恐怖。

「混蛋。你們施加給我的痛苦。我會十倍的還給你」

白衣男子竟然放棄了擊殺龍塵。大手一招。遠處的龍天嘯陡然身體一震。竟然被一股恐怖的吸力吸了過來。

「啪」

白衣男子一隻焦黑的大手。緊緊地捏著龍天嘯的脖子。陰深深地對著龍塵道:「小子。你激怒我了。我不會讓你先死。作為報答。我會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你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哈哈哈。」

「混蛋。放開我父親」

龍塵睚眥欲裂。想要衝過來。可是他身體根本不聽使喚。無法動彈。

「哈哈。痛苦了嗎。很好。這就對了。這只是剛剛開始。咱們慢慢來」白衣男子瘋狂的大笑。充滿了快意。

「塵兒。男子漢大丈夫。但求仰不愧天。俯不愧地。生死可等閑視之。無需難過」龍天嘯雖然被捏住脖子。無法反抗。這是沒有絲毫懼意。

看著父親被人捏著脖子。龍塵怒氣衝破了天靈。無盡的殺意在胸中蔓延。

龍塵不知道的是。在龍塵心中殺意濃郁到極致的時候。腳下的風府星瘋狂的旋轉。

龍塵越是憤怒。風府星越是運轉的瘋狂。當龍塵怒氣達到了一個極致的時候。風府星陡然停頓了下來。

「不怕死。很好。那就從你先開刀。去死吧」白衣男子一聲冷笑。右手用力。就要捏碎龍天嘯的喉嚨。

「你給我去死」

一聲怒吼震動蒼穹。彷彿來自九天之上。代表著雷霆之怒。在場的所有人。都一陣耳鼓轟鳴。心神激蕩。

白衣男子離得最近。首當其中。震得腦袋嗡嗡作響。裡面彷彿被震成了一坨漿糊。

砰。

白衣男子但覺身體劇痛。整個人倒飛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這時他才清醒過來。一臉震驚的看著前方。

就在那一瞬間。原本艷陽高照的天空。瞬間烏雲密布。無數雷霆不停閃爍。覆蓋方圓萬里。宛如末世降臨。景象十分駭人。

同時他看到了一個身影。他的身上浮現出淡淡的光暈。恐怖的氣機。不停的沖刷著天地。

「這是什麼。」

白衣男子不禁大駭。他看清楚了。那個男子正是龍塵。不過此時的龍塵。更像是魔王覺醒。天神降世。渾身都散發著恐怖的威壓。讓人心神顫慄。

「嚓」

龍塵足下的風府星破裂。層層外殼剝落。如同一顆被泥土掩蓋的珍珠。終於釋放出了自己的光澤。

外殼剝落後。裡面是一顆星辰。一顆真正的星辰。可以看到裡面有山川。河流。汪/洋大海。

當這顆星辰出現后。龍塵的原本乾涸的靈氣。立刻被這顆星辰充滿。一拳將白衣男子震飛。將龍天嘯救下。

伸手將父親送了出去。讓他遠離自己的戰常這是一種本能。因為他感覺一會恐怕要發生恐怖的事情。

龍塵緩緩閉上眼睛。如同囈語一般。說出了一句話。

「九星第一星。風府戰身。。現」

當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瞳孔之中出現了一顆星辰。

這顆星辰出現后。天地狂震。如同山崩海嘯一般。即使在幾十里觀戰的人都紛紛摔倒。一臉驚駭的逃跑。彷彿要天崩地裂了一般。

同時龍塵的身上。無盡的狂暴氣息。直衝雲霄。九天震動。身邊無數的碎石脫離了地心的引力。緩緩向空中飄去。

「啪啪啪啪」

那些碎石飄在半空。彷彿受到什麼力量的壓迫紛紛爆碎。龍天嘯等人一臉驚駭的看著龍塵。這還是他們熟悉的龍塵嗎。

此時的龍塵如魔王降世。又如天帝行走。八方睥睨。可令萬古臣服。

「呼」

龍塵從原地消失。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白衣男子滿前。一拳揮出。

白衣男子雖然一臉驚駭的看著龍塵。但是他也時刻注意著龍塵。見龍塵消失。想也不想。一拳擊出。

「嚓」

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白衣男子與龍塵對撞一拳。整條手臂被震碎。發出一聲慘哼。

一拳將白衣男子的手臂擊碎。龍塵沒有絲毫停歇。左腳蹬地。右膝猛抬。

「砰」

龍塵的膝蓋狠狠地撞在白衣男子的鼻樑骨上。讓人牙酸的骨裂聲傳了來。白衣男子倒飛出去。

可是白衣男子剛剛飛出。龍塵劃過一道幻影衝上半空。右手高高舉起。一拳狠狠砸下。

「砰」

白衣男子的身體。如同流星墜地般狠狠地砸在大地上。堅硬的大地。如同水面一般。被砸出一道漣漪。向四周擴散。

堅實的地面被砸出了一個百丈方圓的大坑。大坑的中心。那個焦糊的身影已經不成人形地躺在那裡。

渾身骨骼盡碎。人幾乎成倒著的u字。可是讓人驚駭的是。白衣男子竟然依舊沒有死。瘋狂的喘息著。

「螻蟻不應該掙扎。那你現在掙扎什麼。螻蟻應該痛苦而死。那好。我成全你」

龍塵走到巨坑面前。看著坑底的白衣男子。手中多出了一堆釘子。

「感受痛苦吧」龍塵一聲低喝。手一抖。幾十根釘子直奔白衣男子飛去。

「噗噗噗噗……」

鐵釘入肉的聲音傳來。原本瘋狂喘息的白衣男子。立刻眼睛向外突出。差點爆出來。

「礙…」

凄慘的叫聲傳來。即使幾十裡外都聽到。叫聲充滿了痛苦。讓人不寒而慄。

「你才是真正的螻蟻。我兄弟中了這些蝕骨釘。一聲都沒吭過。你就是一個垃圾」

龍塵冷冷地看著白衣男子。在不停地慘叫。雙目充滿了冰冷。同時心中充滿了報復后的快感。

他討厭無力。討厭別人高高在上。討厭被人當做魚肉。他暗暗發誓。自己要變得更強。絕對不允許有人這樣折辱自己。

忽然間龍塵眼中的那顆星辰緩緩消失。龍塵頓時感覺一陣疲憊傳來。向後栽倒。

不過龍塵沒有倒在冰冷的地上。而是倒在一個溫暖的懷中。一股淡淡的幽香傳來。讓人感到無比的溫暖。

「龍塵」

楚瑤抱著極度虛弱的龍塵。美目之中全是幸福的淚水。經過重重波折。終於雨過天晴了。

「躺在你的懷裡。好舒服。好想在這裡睡一覺」龍塵閉著眼睛有些疲憊的道。

楚瑤俏臉一陣通紅。龍塵感覺有些異樣。睜開眼睛一看。見父親。母親。石峰等一眾人。正一臉古怪的看著他。楚瑤的臉更紅了。

龍塵也尷尬一笑。盡量站直身體。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揩楚瑤的油。他的臉皮還得繼續修鍊才行。

看著坑底的白衣男子。此時他已經停止了哀嚎。即使是易筋境強者。也無法承受蝕骨釘的痛楚。活活痛死了。

看著白衣男子幾乎焦糊。如同刺蝟一般的屍體。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這個強大如怪物的人。終於死了。

就在這時。陡然間遠處一陣騷亂。忽然有著一個將領模樣的男子。跑到龍天嘯面前。躬身一禮道:「啟稟侯爺。我們捉到了大夏姦細。但是他們挾持了七皇子。請侯爺定奪」

那名軍官十分聰明。懂得見風使舵。見龍塵這邊大局已定。立刻倒向了這邊。

楚瑤臉色一變。龍塵道:「過去看看」

重重士兵讓開了一條通道。龍塵看到了兩個熟人。不禁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那兩人不是別人。正是周耀陽和夏白池。他們手中拿著長劍。緊緊架在楚風的脖子上。夏白池見龍塵到來一臉緊張的道:「龍塵。如果你不希望他有事。就趕緊放我們離開。否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