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零七章 開天再現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蛋。 方圓數十里內。只有兩處戰場依舊在瘋狂戰鬥。雲奇大師與衛蒼、王路陽激戰的地方。火焰滔天。熱流滾滾。 人們第一次見識到了丹修的恐怖。他們的丹火太過雄渾。激戰了這麼長時間。火焰之力沒...

白衣男子雖然避過龍塵的一擊。可是恐怖的罡風。震碎了他的髮帶。長發散落。更有一絲血跡。沿著額頭緩緩流下。他竟然受傷了。

「見你剛才牛皮吹的震天響。弄的自己彷彿高高在上的神。不過現在看來。你承受不住螻蟻的力量。真是遺憾」

龍塵手中闊劍。指著白衣男子冷冷的道。

龍塵召喚出神環之後。全身力量暴漲。同時瘋狂地吸收著天地靈氣。讓他原本近乎乾涸的靈氣。瞬間暴漲。幾乎恢復八成以上。

可惜周圍靈氣有限。否則他幾乎可以一瞬間補滿自己所有靈氣。不過即便如此。龍塵也非常滿足了。

現在的神環趨於完整。有神環加持。他感覺自己有著使不完的力氣。戰意沸騰。

對於神環他了解的還是太少。不過現在他摸索出。召喚出神環。會讓他的戰力。數以倍計的疊加。

可以說召喚出神環的他。才是他的最強狀態。只是神環狀態太過驚人。不到萬不得已。龍塵是不想暴露的。可是如今形勢危急。再不使用。所有人都要死。

父親的重傷。讓他放棄了一切顧慮。真正的爆發出來。

身後光環浮現。直破蒼穹。如戰神一般的身影。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先前白衣男子的戰力。所有人都看到了。強如龍天嘯。也承受不起他一擊。

而如今龍塵一劍將白衣男子震飛。頭破血流。這樣的情景。太過恐怖。

「龍哥太強了」

於胖子狠狠咽了一口口水。艱難的道。連身上的傷痛都忘記了。

龍天嘯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龍塵。此時龍塵表現出的戰力。絲毫不比來自宗門的白衣男子差。

楚瑤輕咬櫻唇。看著龍塵。美目迷離。那個人就是她心中的不敗戰神。

「怎麼會。你這是什麼功法。」白衣男子彷彿忘記了頭上的傷。一臉驚駭的道。

在龍塵身上。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在凡俗世界。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天才。

一個小小的凝血境。沒經過肉身洗滌。絕對不肯能有如此恐怖的戰力。

「螻蟻功法。怎麼。感興趣。」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冷笑。

白衣男子臉色一冷。冷哼一聲:「井底之蛙。就算你有秘法。又如何。你能撐多久。還不是擺脫不了你卑微的命運。給我去死吧」

長劍一抖。劃過漫天的劍芒。鋪天蓋地的對龍塵攻來。

「轟轟轟轟」

龍塵闊劍翻飛。泛起漫天劍影。與白衣男子瘋狂對攻。爆響震天。地面不停地抖動。

方圓百丈內。飛沙走石。急速向四周擴散。

「噗」

一個倒霉蛋。即使隔著數百丈距離。依舊被一顆飛石擊中。穿過了大腿。帶出一蓬血雨。

眾人一聲驚呼。紛紛向更遠的地方倒退。誰也不想成為下一個倒霉蛋。

方圓數十里內。只有兩處戰場依舊在瘋狂戰鬥。雲奇大師與衛蒼、王路陽激戰的地方。火焰滔天。熱流滾滾。

人們第一次見識到了丹修的恐怖。他們的丹火太過雄渾。激戰了這麼長時間。火焰之力沒有絲毫減弱。

畢竟丹修鍊丹時。需要持續消耗丹火。尤其越高級的丹藥。煉製的時間就越長。有時候需要數天之久。

所以雄渾的丹火。是一個丹師必備的基矗可以說丹師的戰力。是最為悠長的。

而另外一邊。龍塵與白衣男子激戰。戰意滔天。劍氣激蕩。看的人心驚膽戰。

「龍塵。太強大了。這次真的是逆天了」

有人不禁讚歎。從一個廢物。如同彗星一般崛起。從擂台上擊敗李浩開始。龍塵就開始了跳躍式的成長。

如今連續斬殺被視為帝國巔峰戰力的易筋境強者。更與眼前這個幾乎超出了人們認知的恐怖怪物激戰。震撼了所有人的心弦。

一些原本就視龍塵為偶像的少年們。更是緊緊握緊了拳頭。立誓要成為像龍塵一樣的強者。

「轟」

兩人又是一記碰撞。各自後退了十幾丈的距離。遙遙相對。他們所在的地方。方圓千丈內。一片狼藉。大地彷彿被犁過一般。溝壑縱橫。那都是被劍氣斬出來的。

「螻蟻的力量如何。」龍塵冷冷的看著白衣男子道。

如今兩人已經拼了上千招。龍塵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在下降。靈氣開始不足了。即使有神環加持也不行。

不是說神環不夠強大。而是周圍天地靈氣稀保根本供應不上神環的吸收。能夠給龍塵補充的靈氣有限。

「混蛋」

白衣男子臉上的從容早就不見了。他做夢也想不到。在世俗界里。竟然有龍塵這樣的怪物。一凝血境。可以力戰他一個易筋後期的宗門弟子。

這讓他憤怒的同時。也泛起了深深的妒忌。看著一個比自己更年輕。更有潛力的天才。他泛起了深深的殺意。

白衣男子厲喝一聲。眉心浮現一抹光芒。直接照耀手中的長劍上。

那把長劍彷彿活過來了一般。發乎一聲轟鳴。周身流光溢彩。光芒刺空。一道劍芒。對著龍塵凌空斬落。

「流光劍」

一道流光。幾乎在白衣男子的動作剛剛發出。就到了龍塵面前。速度之快。無與倫比。

當龍塵警覺的時候。已經斬到了龍塵的身前。龍塵不禁心中大駭。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快速的攻擊。

「轟」

一道長達十幾丈的劍光。重重地斬在龍塵的身上。讓所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一切都來的太快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光芒蓋天。將龍塵吞噬。

剛才還勢均力敵。如今竟然被一擊秒殺。所有人都驚呆了。

白衣男子一劍斬出后。臉色蒼白如紙。那一劍是他的絕殺之技。威力恐怖絕倫。

那一劍的威力在於速度。很多人看到他的動作。再去抵擋已經晚了。速度就是那麼的恐怖。令人防不勝防。

這一招是白衣男子壓箱底的絕技。他憑藉著一招。戰勝過不少宗門內同階弟子。

不過這一招消耗極為恐怖。讓他都有些承受不起。不過只要能夠擊殺龍塵一切都值得了。

眼見前方一片溝壑。白衣男子剛要鬆口氣。陡然間。瞳孔一縮。

「轟」

大地龜裂。一道身影。從大地內飛出。

「龍塵」

全場一片驚呼。那人正是龍塵。

此時龍塵渾身都是泥土。胸前還有這一大灘血跡。樣子非常的狼狽。但是他還活著。

「怎麼可能。」

白衣男子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龍塵。他無法相信。龍塵承受了他最強一擊。竟然還能活著。

龍塵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心中也不禁充滿了驚駭。剛才的一擊太恐怖了。那種速度。無法抵擋。

如果不是危急關頭。他幾乎本能地用劍當在身前。用靈力護住全身。他現在恐怕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他的敏銳靈覺。再一次救了他一命。不過雖然擋住了。但是恐怖的力量。震的他在地下連吐了三口鮮血。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來一次」

龍塵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的闊劍緩緩指向天空。隨著龍塵的動作。天地間彷彿一下子肅靜了。失去了所有聲音。天地間彷彿只有龍塵一人。

闊劍上一道詭異的紋路浮現。陡然間天地轟鳴。空間在不停的顫動。無盡的肅殺之氣。直衝雲霄。

白衣男子臉色大變。看到這個景象。他駭然發現。自己被一股恐怖的氣機給鎖定了。

龍塵只是一個凝血境小子。不可能鎖的住他一個易筋境強者。那麼唯一能夠解釋的是。他被龍塵催發的戰技給鎖定了。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白衣男子心中瘋狂的大叫。能讓一個凝血境小子。把他一個易筋境強者鎖定。必須得是地階中級以上的戰技才行。

通常在世俗間。流傳的地階戰技。都是那些宗門看不上眼的東西。也是認為最垃圾的東西。

宗門裡的戰技都是精品。雖然同為地階初級。但是威力相差太多了。所以為什麼白衣男子的戰技。如此恐怖。

可就算身為宗門弟子的他。都沒資格學習地階中級戰技。那只有內門弟子。才能夠修行的招數。一個凡俗界的小子。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戰技。

可是明明知道不可能。但是那恐怖的氣機。牢牢地鎖定在他的身上。這根本錯不了。白衣男子幾乎要瘋了。瘋狂調動體內的靈氣。準備迎接這一擊。

因為被鎖定了。他無法避開。一旦躲避。會加速他的敗亡。此時白衣男子手中多出了一個巴掌大的龜甲。

龜甲雪白。宛如玉石雕刻一般。上面有著非常奇異的紋路。帶著恐怖的氣息。

龍天嘯看著舉劍破空的龍塵。感受著龍塵身上的恐怖威壓。不禁心頭狂跳:

「好恐怖的氣勢」

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龍塵。天地間一片死寂。失去了所有聲音。人們眼中。只有一人一劍。

「嗡」

龍塵手中的闊劍。忽然發出一聲轟鳴。一股欲斬天裂地的意志。爆發而出。輻射方圓數百里。

在那股意志面前。人們感覺自己猶如面對天罰。心中充滿了惶恐。宛如世界要毀滅。

「開天」

龍塵手中的長劍。帶著呼卸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