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零五章 恐怖白衣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壁壘,可不是你這些螻蟻能夠想象的」 白衣男子冷笑一聲,手中多出了一把長劍,長劍一出,劍氣凌霄,氣動山河,對著龍塵父子斬下。 龍塵知道,現在才是真正的決戰,再也不做保留,雙手擎劍,陡然間...

龍塵瞳孔微微一縮,看著眼前這個白衣男子,不過並沒有露出太多驚訝。

他剛到這裡的時候,就感覺有著一雙眼睛盯著自己,剛開始敵意很淡,可是隨著自己斬殺易筋境高手后,那股敵意越來越濃。

直到後來,龍塵可以清晰感應到,他就在四皇子的身後,只不過這個人可以如此輕描淡寫的接住自己一擊,倒是讓他吃驚不校

白衣男子的出現,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龍天嘯急忙奔到龍塵身邊,一臉凝重的看著這個白衣男子。

「你就是幕後的主謀。」龍塵冷冷的道。

「算是吧」白衣男子淡淡的道。

「我身上的手腳就是你做的。」

白衣男子搖搖頭:「我不知道你說的手腳指的是什麼,另外你不要太高看了自己,我不屑於對一個螻蟻做任何手腳」

「轟」

白衣男子剛剛說完,陡然間手中上,浮現一抹白光,屈指在劍尖上彈了一記,龍塵感覺手中闊劍一震,人已經倒飛出去,後退了十幾丈才穩住腳步。

龍塵心中大驚,那白衣男子,沒有顯露任何修為,光憑一指之力,竟然堪比易筋境後期的全力一擊。

「你是宗門之人。」龍天嘯驚疑不定的道。

「一個快要死了的人,沒必要知道那麼多」白衣男子淡淡的道。

龍天嘯一臉凝重的看著白衣男子,口中對著龍塵低聲道:「塵兒,一會兒我來纏住他,你有多遠就跑多遠。」

見龍塵一臉的不解,低沉的道:「宗門之人的強大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我們這些凡俗之人完全沒有可比性,他們戰力,無比恐怖。」

龍塵搖搖頭:「抱歉,我做不到」

見龍天嘯臉色一沉,龍塵不等他說話,直接道:「我已經長大了,我有權利做選擇,我不要做一個生不如死的懦夫」

龍天嘯本來還打算說些什麼,不過見龍塵如此一說,看著龍塵一臉堅毅的表情,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看著自己的兒子,雙目之中全是讚賞之色,微微一笑,拍了拍龍塵的肩膀道:「好,那就讓咱們父子兩個,並肩作戰」

白衣男子冷冷地看著龍塵二人的低聲對話,沒有一絲不耐煩的神色,轉頭對著四皇子道:

「帶著你的人滾遠點,你的命我還有用,別一會被震死了」

雖然話語有些傷人,不過聽在四皇子的耳中,卻彷彿天籟之音一般,急忙後退。

本來這次的大事,完完全全被他搞砸了,本來他以為自己也活不了,沒想到白衣男子竟然放過了他。

白衣男子也知道,這件事怪不得四皇子,可以說四皇子做事已經算是滴水不漏了,當初他也對四皇子的算計,深表讚賞。

可以說四皇子的這次失敗,敗在了運氣上,他運氣太差,遇到了龍塵,不過這件換了是誰來誰做,都不會比四皇子做的更好。

雖然心中實在不甘,不過白衣男子還保留著冷靜,這次因為龍塵的出現,計劃需要改變一下。

不過只要擊殺了龍家父子,計劃還是會進行下去的,只不過要拖延一段時間而已,他不在乎。

「話別的時間結束了,卑微的螻蟻,可以去死了」

白衣男子身形一動,人已經飄向龍塵二人面前,一掌拍出,在他的掌心上,浮現出淡淡的光暈,籠罩四面八方,令空間震動。

龍塵心頭一震,這分明是一種地階戰技,可是白衣男子使用之前,沒有絲毫徵兆。

像夏幽羽等強者,想要催郊跡都需要幾個呼吸的蓄力時間,否則根本無法運轉那龐大的能量。

而眼前這個人,跟龍塵一樣,完全不需要蓄力,這讓龍塵大驚,手中闊劍斬出。

在龍塵出擊的同時,早就開始蓄力的龍天嘯也是一刀斬出,刀氣衝天。

「轟」

一聲爆響,氣浪噴發,龍塵但覺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再次向後倒飛而去。

龍天嘯也是如此,不過龍天嘯雖然也被震退,不過比龍塵要從容的多,而且並沒有像龍塵被震出那麼遠。

「運力十成,只發八分,進退自如,落足生根」龍天嘯提醒道。

龍天嘯比龍塵少退了幾步,並不是龍天嘯的力量比龍塵大,而是龍天嘯的一擊,保留了餘力,可進可退,可攻可守。

正如他說的那樣,保留兩分力量,等於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緩解的餘地。

如果說敵人與自己旗鼓相當,或者更強的話,這兩分餘力,可就是生命的保障了。

龍塵點頭嗯了一聲,他融合丹帝記憶,怎麼會不知這個道理,只不過,他不習慣這樣的戰鬥方式。

戰鬥,就應該一往無前,一味想著如何保命,如何激發自己的潛能。

人體就像是一個寶庫,一個無窮無盡的寶庫,至於每個人能夠打開多少,那就看他對自己夠不夠狠,這個狠,就包括正面面對死亡。

龍塵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但是他有更大的野心,當看到森林之神,打開空間之門,讓龍塵看到了更廣闊的世界后,他的心已經飄的更遠了。

他需要讓自己不停的變強,只有變得足夠強大,才能保證自己有尊嚴的活著,才能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臨陣磨槍,毫無意義」

白衣男子一聲冷哼,冷冷的看著龍塵二人,眼神中充滿了高高在上意味,如帝王俯視,充滿了不屑。

「殺你應該夠用了」

龍塵站直身形,闊劍指著白衣男子,生出一股滔天戰意,他知道,這個白衣男子非常恐怖,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對手。

不過越是強大的對手,龍塵反倒越是冷靜,他不得不感謝之前經歷的那些生死決戰。

否則在戰鬥中,一旦恐懼,戰力會直線下降,恐怕一身戰力,連八成都發揮不出,只能被人家當成獵物一樣無情宰殺。

看著龍塵在如此強大的敵人面前,依舊戰意不減,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力量而動搖自己的信心。

龍天嘯眼神中浮現一抹欣慰,同時心中也充滿了愧疚和遺憾,沒有伴隨孩子的成長,是他心中最大的缺憾。

「螻蟻而已,也敢大放厥詞。沒見過世面的小子,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差距」

「轟」

白衣男子說完,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體內爆發,狂暴的力量,席捲世面八方,龍塵父子首當其中,宛如被大山壓住一般,竟然呼吸都困難。

「好強大的靈壓」

龍塵心頭一震,這是靈氣釋放后,在周圍對空間造成碾壓,而形成的效果。

這也意味著白衣男子的靈氣,已經已經被壓縮到了極致,跟他的靈氣相比,別人如泥土一般稀鬆,而他的靈氣,卻如同岩石一般凝實。

不過讓龍塵最為震驚的是,那個白衣男子的氣息,分明是一位易筋境後期的境界而已。

可是同為易筋境,不論是英侯還是夏幽羽,在他那磅的氣息面前,根本什麼都不是。

「以為自己擊殺幾個不入流的角色,就認為自己真的可以越級挑戰了。今天就讓你看看,等級壁壘,可不是你這些螻蟻能夠想象的」

白衣男子冷笑一聲,手中多出了一把長劍,長劍一出,劍氣凌霄,氣動山河,對著龍塵父子斬下。

龍塵知道,現在才是真正的決戰,再也不做保留,雙手擎劍,陡然間,闊劍上火焰升騰而起。

闊劍與白衣男子的長劍相交,金鐵交鳴的聲音,響徹半空,龍塵覺得五臟巨震,整個人倒飛出去。

不過臨去前,龍塵看到了自己附著在長劍上的丹焰,直奔著白衣男子而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白衣男子也要像夏幽羽一樣,要被烈火焚身,狼狽不堪時。

白衣男子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左手一伸,一道透明的光幕,浮現在他的身前,宛如一道通明的盾牌,將那道可融化鋼鐵的丹焰,硬生生的擋住了。

「什麼。」

龍塵臉色一變,那個白衣男子的強大,遠遠超乎他的預料,而他對於靈氣的掌控如此恐怖。

他知道這應該是一種獨特的修行法門,這就是宗門弟子的底蘊嗎。好高明的手段。

與白衣男子相比,龍塵掌握的功法,戰技實在太粗糙了。

「嗡」

龍塵一擊剛過,天空之中浮現三道刀影,三道長刀數丈的刀影,在空中合二為一,一股凌厲無匹的殺意,蔓延開來。

「三影斷魂刀」

「傳聞那是龍天嘯的最強一招,好像還沒聽說過有人可以接住他這一刀」

「不知道能不能贏」

帝都的百姓們,躲在遠處觀看,因為距離太遠,看的不是很真切,一些修為比較高的人,看到這,不禁喃喃自語。

如此轟動fng鳴的大事,不可能阻止得了別人圍觀,而四皇子不光不阻止,還故意留出一些地方,讓人百姓圍觀,他想藉此機會,震懾所有人。

這些帝都的百姓,從頭到尾看到了整個過程,fng鳴帝國武風強生,崇拜強者。

如今見龍塵父子,在極度劣勢之中,強勢逆反,尤其龍塵,簡直如天神下凡,連斬數位易筋強者,其中還包括一國之主,這是何等的威風。

不少人更希望龍塵父子能夠取得最終的勝利,有這樣的英雄人途統治帝國,只會讓帝國更加強大。

看著龍天嘯一刀斬下,白衣男子,臉上的嘲諷不減:

「我討厭螻蟻,對我張牙舞爪」

手中長劍,緩緩舉起。

「嗡」

長劍發出一聲轟鳴,耀眼的光芒直射天空,彷彿要刺瞎人們的眼睛,驚鴻如電,對著龍天嘯斬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