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零四章 白衣男子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看著胸口是血洞,龍天嘯的一箭,震碎了他的心臟,狂暴的力量,斷絕了他的生機。 「怎麼會……這樣……」 「噗通」 夏幽羽倒在地上,氣息全無,失去了焦點的目光中,充滿了迷茫和不甘,一...

龍塵的闊劍上,浮現一抹暗紅色,這紅色剛一出現,陡然間紅芒暴漲,整把闊劍熊熊燃燒起來。

闊劍上彷彿纏繞著一條火龍,外形上跟雲奇大師他們凝聚出的炎器相差無幾,同樣散發著恐怖的高溫。

龍塵晉陞凝血境后,經絡再一次拓寬,原本在經絡中滋養的獸火,也跟著水漲船高,越發的強大起來。

雖然無法像雲奇大師那樣凝聚出炎器,但是把丹焰附著在武器上,他還是可以辦到的。

著是來自龍塵記憶中的一個招數,在他的印象中,好像這個招數可以極大提升攻擊里,他也是第一次施展。

「轟」

龍塵的火焰劍猶如一條火龍砸在夏幽羽的長槍上,發出一聲爆響,緊接著恐怖的火焰將二人吞噬。

「氨

一聲慘叫傳來,一道人影擊出從火圈中飛出,人已經成了一個火人,拚命拍打著身上的火焰。

龍塵一擊過後,被夏幽羽的反震之力,震得連連倒退,氣血翻湧,夏幽羽確實強悍。

不過他自己也被自己的一擊嚇了一跳,原本他以為記憶中的丹焰加持,可以增幅自己的力量。

沒想到這一招分明就是一記損招,他凝聚在闊劍上的丹焰,在敵人的兵器觸碰之時,會自動凝聚在一起釋放出去。

跟龍塵預想的恰恰相反,不是丹焰增幅武器,而是武器內的靈氣爆發出起來,增幅了丹焰。

剛才的碰撞下,龍塵闊劍上的丹焰,猶如點燃的火藥一般,一瞬間爆發開來,將夏幽羽吞噬。

著簡直是無賴的攻擊方式,只要對方抵擋,丹焰就會爆發,這是玩死人的招數。

龍塵一臉震驚的看著如同火人一般的夏幽羽,他拚命拍打著身上的火焰,那可是丹焰,不是凡火,即使他以靈氣抵擋,依舊燃燒。

「啪」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夏幽羽陡然跳上半空,頭上腳下,斜斜地向大地之中鑽去,一頭扎在泥土之中。

龍塵微微一愣,隨即想到這是撲滅身上火焰的唯一辦法,他想從地底穿行,藉助大地,將身上的火焰熄滅。

雖然丹焰恐怖,不過夏幽羽乃是易筋境後期強者,火焰只能給他帶來一些輕微創傷,並不致命。

不過別忘了,他可以擋住,但是他的衣服擋不住,他身上的衣服雖然都最高級的材料,帶有一定防禦力,但是在丹焰面前,支撐不了多久。

一旦衣服燒光了,夏幽羽就要穿一身最原始的皮甲見人了,一代帝王,堂堂易筋境強者,光著屁股在眾人面前,那比殺了他還要難過。

眼見夏幽羽鑽入地下,龍塵現實一愣,隨即想也不想,雙手擎劍重重向下一斬。

「轟」

恐怖的力量,將大地斬出一條長長的大溝,無數的裂縫,蔓延數十丈開外。

「砰」

泥土翻飛,一道身影從泥土之中狼狽飛出,正是夏幽羽,剛一出來,連續噴了數口鮮血。

這次夏幽羽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鑽入地下,讓他無法躲避龍塵的攻擊,加上大地的擠壓,讓他受了嚴重的內傷。

「噗」

夏幽羽剛剛鑽出大地,一道箭矢如同一道閃電穿過他的胸膛,帶出一蓬血雨。

龍塵一驚,急忙回頭一看,只見不遠處龍天嘯手中持著一把長弓,弓弦兀自顫動,顯然剛才那一箭是他發出的。

在他不遠處武侯與另外一個易筋境強者,已經倒在地上,周圍一片狼藉。

「戰鬥就是生死之戰,不能放過任何機會,以最小的代價擊殺對方,才是王道」

龍天嘯緩緩的道,此時他微微有些喘息,臉色也有著一絲蒼白,戰場上瞬息萬變,他擔心龍塵出事。

全力爆發之下,重創了二人,不過自身也承受了極大的反震之力,而且靈氣虧伐的厲害。

不過當看到龍塵一劍斬在大地上時,他就預料到了結果,早就神弓在手,伺機而動。

論起戰鬥經驗,龍塵與身經百戰的龍天嘯相比,相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夏幽羽艱難地看著胸口是血洞,龍天嘯的一箭,震碎了他的心臟,狂暴的力量,斷絕了他的生機。

「怎麼會……這樣……」

「噗通」

夏幽羽倒在地上,氣息全無,失去了焦點的目光中,充滿了迷茫和不甘,一代帝王就此隕落。

「嗡」

夏幽羽一倒下,整個大夏帝國的士兵們炸了鍋,場面再也控制住,幾十萬大軍,亡命飛奔。

今天他們的心中充滿了恐懼,這根本不是他們的戰場,之前fng鳴大軍,紅了眼睛去襲擊龍夫人的時候,他們都看在眼裡。

猶如潮水一般的大軍,竟然始終無法突破防線,反而留下了如山一般的屍體,鮮血染紅了整個大地。

他們不是沒見過血,但是這樣如同屠狗一般的血腥場面,激發了他們心中最原始的恐懼。

如今大夏易筋境強者死的死傷的傷,一國之君,更是被斬殺於城下,他們哪裡還想繼續送死。完全不顧將領的呵斥,亡命飛奔。

大夏帝國的精銳,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退走,fng鳴帝國這邊的兵將們也傻了。

如今戰局被逆轉,龍家父子戰力驚天,連斬數位易筋境強者,無人可以抵擋。

那些剛才還妄想著擊殺龍家人,做著飛黃騰達的美夢的士兵們,此時徹底傻了眼。

他們也想跑,可是他們跑不了,就算他們跑了,他們的親人也跑不了,一時間他們心中充滿了悔恨,紛紛向後退出,遠遠離開中間區域,現在他們只能觀望了。

不過在沒看到最終結果之前,他們再也不會輕易有所動作了,這不禁關乎他們的性命,更可能牽連到他們的家人。

龍塵向著龍天嘯微微一笑,感覺自己再強大,在龍天嘯面前,依舊是那個滿臉鼻涕的小子。

看了一眼戰場上的形勢,除了雲奇大師那邊,整個戰場已經沒有戰鬥了,楚瑤等人正護著龍夫人,一切都非常安全。

「呼」

一甩手中的闊劍,緩緩向一臉驚駭的四皇子走去。

「楚夏,你精於算計,可曾算計到這個結局嗎。」龍塵冷冷的道。

四皇子一臉複雜的看著龍塵,聲音有些沙啞的道:「的確沒算計到,或許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吧」

他這個時候想起了雲奇大師之前留下的那句話,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原本天衣無縫的計劃,竟然變成了這樣,試問誰能料到。

原本這場局針對的是龍天嘯,可是龍塵這枚棋子,竟然橫空出世,逆了整盤棋局,這次他輸得一塌糊塗。

「事到如今,我也不為難你,告訴我,是誰盜我靈根,挖我靈骨,取我靈血,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龍塵緊緊地盯著四皇子的眼睛道。

即使以龍塵的定力,也不禁呼吸有些沉重,這件事終於要到水落石出的時候了,即使是他也不能淡定。

他需要知道,到底是誰這麼狠毒,將自己從一個天才,硬生生的弄成了廢物,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遠處的龍天嘯,臉色一變,楞楞的看著龍塵,雙目之中,浮現一抹複雜,嘆息了一聲。

四皇子聽到龍塵的質問,不禁一愣:「你在說什麼。」

龍塵心頭一震,他剛才再問出那句話的時候,靈魂之力緊緊地鎖著四皇子的心神。

以龍塵的強悍魂力,四皇子絕對無法撒謊,這就說明四皇子真的不知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跟楚瑤和楚風不一樣,他身上的手腳不是英侯做的。

一時間龍塵不禁茫然了,不是英侯做的,那又是誰幹的。

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心中帶著濃濃的失望,不過他知道,四皇子沒有能力騙他。

「既然如此,那就沒你什麼事了,還有什麼要說的嗎。」龍塵看著四皇子道。

顯然龍塵已經準備殺死四皇子,雖然還沒弄清事情的始末,不過如此針對龍家人,不管是誰,不管有什麼理由,他都不會放過他。

四皇子嘆了口氣,一臉複雜的看著龍塵道:「想不到,我精心策劃了這麼多年,到頭來卻是功虧於潰。

雖然輸得有些糊塗,但是又讓人無法生出不服氣的感覺,龍塵,你是我第一個佩服人」

「能被你佩服的人殺死,我想你也能夠瞑目了」龍塵點點頭道。

「哈哈哈,殺死我。哈哈哈」四皇子一陣仰天長笑,雙目之中全是不屑:

「你以為你現在就是贏家了。你錯了,就算是死,你也會死在我的前面。」

龍塵不在廢話,提著長劍直奔四皇子衝去,忽然間前方十幾個凝血境強者,撲倒龍塵身前。

那些人都是四皇子培養的死士,即使是面對無法戰勝的龍塵,也好不畏懼的抽出兵器,對著龍塵攻去。

龍塵一劍斬出,恐怖的劍氣,橫掃而過,十幾人立刻打著旋倒飛出去,在你龍塵面前,他們沒有任何阻擋之力。

一劍斬飛障礙后,足下一動,直奔依舊一臉冷然的四皇子本來,一劍斬出。

「啪」

四皇子身前多了一個人,一隻手輕輕抓著闊劍的劍尖,龍塵那攜帶著萬斤之力的一劍,竟然被輕而易舉的擋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