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九十八章 楚瑤出手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衛蒼」 那個人正是於雲奇大師齊名的衛蒼大師,兩人之間好像有著極大的仇恨,也曾經在fng鳴燈會上交過手。 不過那次兩人都有所保留,只不過是象徵性的交手,並沒有真正表現出自...

「嗆」

長劍出鞘,宛若龍吟,光寒九州,一道匹練劃破長空,斬向哈奇。

哈奇一拳揮出,剛要將這幾個小子一拳砸成肉餅,陡然間他心頭一緊,憑藉著高手的直覺,他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不等招數用老,硬生生地改變了拳頭的方向,對著右側一拳揮出。

「砰」

一聲爆響,哈奇的一拳擋住了一劍,不過那一劍上的強大力量,將他震的連連後退,不禁大吃一驚。

急忙穩住身形,定睛一看,只見眼前出現一個妙齡女子,身穿宮裝長袍,雲髻高挽,fng目含威,劍刃如水,說不出的高貴。

「三公主?」

石峰等人一聲驚呼,眼前手持長劍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帝國的三公主楚瑤。

「你們小心,不要衝動,我們要拖延時間,等到龍塵回來」楚瑤長劍一擺,低聲對著石峰等人道。

石峰等人緩緩點頭,有兩人搶出,將地上受傷的同伴拉回,他的右側胸口被長矛刺穿,已經奄奄一息。

石峰趕忙取出一枚丹藥,給他服下,雖然不能讓他復原,但是可以給他爭取一定的時間,不至於立刻斃命。

雖然大家都抱著必死之心,但是能不死誰也不想死,見楚瑤竟然可以逼退一個易筋境強者,這讓他們生出了一絲希望。

楚瑤的出現,震驚全場,不論是夏幽羽還是四皇子,全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楚瑤。

夏幽羽第一時間想到了什麼,指著楚瑤,雙目之中全是不可思議之色:「你竟然破解了九龍封田?」

楚瑤玉手一伸,長劍遙遙指著夏幽羽:「你們這群卑鄙的畜生,今天就讓你們償還當年你們犯下的罪孽」

雖然不知道什麼是九龍封田,但是她知道,夏幽羽所指的一定是她丹田內的九道異種真氣。

如果不是龍塵,她的命運將會變得無比悲慘,淪為別人利用的工具而不自知,想到這裡,楚瑤就一陣憤怒。

「哼,看你氣息,不過是剛剛突破易筋而已,恐怕連力量都掌握不好,也敢口出狂言?哈奇,拿下她」夏幽羽一聲冷笑。

四皇子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楚瑤,楚瑤的出現,讓他原本慢慢的信心竟然有了一絲動搖,他開始感到了不安。

同時腦海中浮現出,龍塵的面容,時至今日,他依舊沒有收到關於龍塵的任何消息,這讓他心中始終如同梗著一根刺,如今楚瑤的出現,讓這根刺越來越明顯了。

「哼,就讓哈某來會會fng鳴的公主」

哈奇大笑一聲,雙臂一震,渾身青筋暴起,一股恐怖的力量升騰而起,一拳擊出。

人未到,拳風已經吹得楚瑤長發浮動,衣衫烈烈作響,顯然哈奇這時真正爆發出了易筋境強者該有的實力。

「嗤」

楚瑤面對哈奇的一拳,並不正面對抗,腳下一滑,避開哈奇的一拳,手中長劍直取哈奇的咽喉。

哈奇冷笑一聲,並不躲避,手掌上浮現一抹淡黃色光暈,一掌拍向楚瑤手中的長劍。

「砰」

楚瑤但覺一股大力出來,整個人向後倒飛,同時覺得虎口一陣劇痛。

夏幽羽說的沒錯,楚瑤的確剛剛晉陞易筋境,而且還是偷偷摸摸的那種晉陞,不敢驚動他人。

更無奈的是,她晉陞后,也沒有機會適應自己暴漲的力量,對於這種力量,她掌控有限。

如今面對一個身經百戰的易筋境強者,立刻吃了大虧,更何況楚瑤,根本沒什麼戰鬥經驗。

「哼,不過是空架子而已,拿命來吧」哈奇一聲冷笑,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一拳轟來。

就在楚瑤準備拼著受傷抵擋的時候,陡然間一道暗紅色的光球飛至,撞在哈奇的拳頭上。

「轟」

一聲爆響,哈奇只感到拳頭彷彿被岩漿浸泡了一般,直接被震飛出去。

「對一個女孩子下此狠手,閣下不覺得慚愧嗎?」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一個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雲奇大師?」

楚瑤見到那個老者,不禁大喜,那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雲奇大師,他在關鍵時刻終於出手了。

「雲奇,你身為煉藥師公會會長,當遵守藥師條約,怎可插手世俗之事,你就不怕受到公會制裁嗎?」夏幽羽冷喝道。

「你說的沒錯,煉藥師公會之人是不得插手世俗之事」雲奇大師微微一笑,忽然轉過頭來:「孫冕」

「在」

遠處人群中,一個身穿丹徒服飾的中年男子,急忙先前走了幾步,恭恭敬敬的一行禮道。

雲奇大師一揚手,一件東西飛了過來,孫冕接過那東西一看,不禁臉色一變。

「孫冕,我現在把公會令牌傳給你,你現在就是公會會長了」雲奇大師道。

「會長大人……」孫冕一臉震驚的道。

雲奇大師一揚手,阻止了孫冕的話:「我現在已經不是會長了,咱們公會的規矩不能廢,如果你還把我當成會長的話,就不要阻止我」

孫冕看著手中的公會令牌,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他知道,恐怕今天要有大事發生了。

「現在我不再是煉藥師公會的人了,現在我有資格插手世俗間的事了吧」雲奇大師淡淡的道。

誰也沒想到,雲奇大師竟然為了龍家,將自己逐出了公會,要知道沒有了公會頭銜,他就算是被人殺了,也不會被追究。

「當然可以,老夫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雲奇,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人群一分兩人緩緩走了進來,看到來人,外面的人,都是一聲驚呼:

「衛蒼」

那個人正是於雲奇大師齊名的衛蒼大師,兩人之間好像有著極大的仇恨,也曾經在fng鳴燈會上交過手。

不過那次兩人都有所保留,只不過是象徵性的交手,並沒有真正表現出自己的實力。

如今聽衛蒼的口氣,好像雲奇大師的表現,都在他的預料之中,恐怕今天將會有一場激戰了。

「另外一個老者是誰?」當人們把視線從衛蒼身上移開,才注意到,衛蒼身邊那個一個老者。

「我知道了,他是王路陽,也是一位丹師」一位曾經參加過華雲拍賣會的人,認出了那人。

在那才拍賣會上,王路陽一直低調,直到最後生肌造骨丹出現,才一鳴驚人,給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不過今天王路陽,竟然跟衛蒼站在一起,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見到衛蒼出來,雲奇大師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波動,看了一眼王路陽:「你想好了?」

王路陽微微一笑道:「其實王某並不想與雲大師為敵,不過奈何衛兄盛情難卻,只好與雲大師為敵了」

「雲奇廢話少說,交出那樣東西,否則今天就送你下地獄」衛蒼冷冷的道:

「如今你已經脫離了煉藥師公會,你再也沒有任何靠山,殺你,不需要任何顧忌」

雲奇大師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遠處的四皇子,讚歎道:「四皇子果然人中之龍,這份算計,實在讓人佩服」

四皇子微微一笑:「承蒙大師誇獎,讓小子汗顏」

「四皇子精通算計,不知道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雲奇大師淡淡的道。

「哦?還請大師指點」

「人算不如天算」雲奇大師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四皇子眼睛微微一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他的心臟有些不爭氣的一跳。

「什麼意思?」

「四皇子如此聰慧,怎麼會連一句稚童都明白的俗話都聽不懂?還是說你怕承認你聽懂了?」雲奇大師道。

四皇子臉色微微一變,他的計劃絕對是天衣無縫,可是卻連續出了變故。

第一個變故就是,英侯擊殺龍塵,竟然失敗了,雖然英侯說龍塵已經被重創,活下來的希望不大,但是他總覺得龍塵沒那麼容易死,所以他排了蠻荒候去搜尋。

第二個就是楚瑤,她體內的九龍封田居然被悄無聲息的破解,竟然突破到了易筋境。

雖然剛剛步入易筋境的楚瑤,並不足懼,可是這個變故,開始讓他感到了不安。

如今雲奇大師明明中了圈套,陷入死局,依舊鎮定如恆,這讓他更加的不安,甚至有了一絲惶恐。

他本身就是一個棋子,如今好不容易跳出了這個棋局,輪到他來下棋,他可不想自己的棋子也跳出這個棋局。

「其實你們的計劃很好笑,為了一點點資源,要浪費這麼大的心機,真的很愚蠢」雲奇大師搖搖頭道。

四皇子臉色終於大變,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雲奇大師:「你竟然也知道?」

雲奇大師微微一笑,並不說話。

四皇子眼睛微微向一處人群中掃了一眼,隨即鎮定下來,冷笑道:「死到臨頭,還喜歡危言聳聽,衛蒼大師,你還等什麼?」

衛蒼微微一笑道:「畢竟打了幾十年交道的老朋友了,眼看著要送老朋友上路,怎麼也需要給人家留下一點時間,交代遺言,看樣子遺言交代完了,就送你上路吧」

「呼」

衛蒼渾身被火焰包裹,手中多出了一把火焰長矛,如同一個人形火焰,帶著恐怖的高溫向雲奇撲去。

他身邊的王路陽也不怠慢,衛蒼剛剛撲出,他也召喚出了火焰鎧甲,手中一把火焰長刀,與衛蒼一左一右,攻向雲奇。

恐怖的高溫,讓空間扭曲,看起來彷彿他們在水中一般,變得虛幻莫測。

忽然雲奇眼睛一亮,臉上浮現一抹笑容:等的人終於到了,該是了結恩怨的時候了。

「轟」

雲奇大師雙臂一震,恐怖的赤紅色的火焰升騰而起,滾滾熱浪,席捲八方,炙烤著蒼穹。

「衛蒼,給我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