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九十六章 危機時刻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就算他無法修行,只要得到,那也是無價之寶。 可是他想不到阿蠻這小子倔的很,連一個字都不跟他說,不管他怎麼打,始終一聲不吭。 刑罰動了無數,最後就連最為殘酷的蝕骨釘,插滿了阿蠻的身軀,他...

「阿蠻,是為娘對不起你」

龍夫人心中一陣酸楚,阿蠻是好孩子,到這個時候了,沒有一點怨言,反而安慰自己,這讓她心中更加難過。

如果不是自己中了娘家的計,也不會連累大家,看著奄奄一息的阿蠻,依舊裝作自己很好的樣子,心就跟刀割一般的痛。

「娘,你不要怕,龍哥一定會來救我們的」阿蠻勸解道,同時讓自己努力坐起來,這樣就可以避免吞蝕骨釘頂著自己的骨頭,可以略微「舒服」一點。

「孩子,你受苦了」龍夫人看著阿蠻身上密密麻麻,讓人觸目驚心的蝕魂釘,不禁淚水又留了下來,這孩子到底受了多少罪埃

「娘,沒事的,英侯那個混蛋,逼問我一些東西,也不知道他說些什麼,反正我就是一句話不說,氣死這個滾蛋」阿蠻大咧咧的道。

原來英侯的傷勢恢復了一定程度后,猛然聽到阿蠻竟然也被捉到,不禁大喜,將他單獨提出來親自審問。

他對於阿蠻的肉身極為好奇,一個連凝血都沒有達到的小子,竟然可以抵擋住他一個易筋境強者的一劍,這簡直不可思議。

英侯非常想知道阿蠻是怎麼修鍊的,但是他沒有龍塵那麼強悍的魂力,看不出阿蠻細胞內的情形。

雖然他也看出了阿蠻體內的詭異,居然只有四條經絡,卻以為那是自幼修鍊某種神奇功法造成的。

對於這枚神奇的功法,英侯當然不會放過,就算他無法修行,只要得到,那也是無價之寶。

可是他想不到阿蠻這小子倔的很,連一個字都不跟他說,不管他怎麼打,始終一聲不吭。

刑罰動了無數,最後就連最為殘酷的蝕骨釘,插滿了阿蠻的身軀,他依舊一個字不肯吐露。

後來英侯逐漸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阿蠻身上的怪異,十有八/九跟他的體質有關。

先不管阿蠻是否有修行功法,恐怕就是有,正常人也絕對無法修行,強行修鍊那是必死無疑。

試問誰能夠抵擋的住蝕骨釘的痛苦?就算能擋住一根,誰能擋住十根而不死?恐怕就連易筋境強者,被十根蝕骨釘刺入身體,也要痛瘋了吧。

明白了這個道理后,英侯不再對什麼功法感興趣,他更對阿蠻的肉身感興趣,他想看看一個人,到底能承受多少蝕骨釘。

所以後來的阿蠻就成了一個人形刺蝟,不過讓英侯驚駭的,阿蠻渾身插滿了蝕骨釘,依舊沒有死,肉身太過恐怖。

就在這時,他收到命令,將阿蠻也送入刑場,才停止對阿蠻的折磨。

「哼,倒是很厲害,居然能扛得住這麼多蝕骨釘,不知道一會兒,你的脖子,能不能擋住我的鋼刀,我很期待」李峰看著阿蠻冷冷的道。

「你這個混蛋,龍哥一定會回來救我們的」阿蠻怒道。

「做夢去吧,不管誰來了,都救不了你們,老天爺都不行,你們就安心去做鬼吧」李峰冷笑一聲,再也不看他們一眼。

陡然間兩邊一陣騷動,鳳鳴帝國和大夏帝國都走出了一行人,鳳鳴帝國這邊,太后帶著所有皇子、宮主,以及大臣們緩緩出現。

而大夏帝國那邊,一個身穿黃袍,身形高大如同鐵塔一般的男子,越眾而出,身後三個背著兵器的男子緊隨其後。

這四個人渾身散發著恐怖的威壓,尤其雙目之中精光內斂,氣度深沉,彷彿一座火山一般,隨時都會爆發出恐怖的能量。

當前一人,正是大夏帝國的皇帝夏幽羽,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強者,他身後的三人,乃是大夏帝國的絕世強者,這次夏幽羽可謂是傾盡了全國的精銳。

兩方人走到一起,四皇子當先而出,他的身後帶著兩個人,一人正是英侯,而另外一個人身材略矮,留著一臉的鋼髯,背後背著一把戰錘,那人正是與英侯齊名的武侯——武易。

自從大皇子被廢后,太后立即下旨封四皇子為太子,而四皇子成為太子之後,立刻以雷霆手段,拿下大皇子及其黨羽。

同時急速召回武侯,命大軍急速回防,當大軍剛剛回城,大夏軍隊已經攻到帝都。

四皇子在帝都城前,面對數十萬大夏精兵,依舊鎮定如恆,與之談判,讓大夏軍隊止步城前,免去帝都刀兵之禍。

鳳鳴百姓第一見到四皇子的風采,無不佩服四皇子能力,這才是一國之君該有的魄力。

「對於長風兄的不幸,楚夏深表遺憾,不過好在蒼天保佑,罪魁禍首都已經抓獲,希望這些人的血,可以告慰長風兄的靈魂」

四皇子走到夏幽羽的面前,一臉歉意的道。

夏幽羽面色有些複雜的看著,這個應該是自己外甥的男子,心中有些不甘。

他明知道自己的兒子其實是冤死的,說到底就是死在四皇子楚夏的手中,但是他卻不能報復。

因為有人發話了,讓他不得動楚夏一根汗毛,他這次出兵,也是奉了那人的命令,與楚夏演一齣戲。

「看來幽羽陛下還是無法從喪子之痛中回復過來,讓楚夏更加感受到了幽羽陛下,對於長風兄的濃濃父愛,想到長風兄,英年早逝,實在讓人扼腕嘆息」四皇子搖頭嘆息道。

夏幽羽眼睛一眯,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假惺惺的偽君子,殺了自己的兒子,還在他這個父親面前妝模作樣,實在是欺人太甚。

但是他不敢動手,他知道他如果殺了楚夏,自己恐怕也難以善終,他只能忍。

「楚夏太子客氣了,只要能夠殺了我兒子的兇手,我想長風也可以瞑目了」夏幽羽深深地看著楚夏道,不過夏幽羽說到「兇手」,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冷厲。

四皇子無視夏幽羽的目光,淡淡的道:「幽羽陛下放心吧,兇手就在這裡,跑不掉的。

不過為了兩國的偉大友誼,一些犧牲還是在所難免的,只有我們捨棄了一些偏見和誤會,才能讓兩國人民享受和平,我想當年大夏和鳳鳴和親,就證明了陛下的遠見,您說是吧」

夏幽羽心頭一凜,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當年布下的這枚棋子,已經跳出了這盤棋局,開始掌控了自己的命運,四皇子殺了夏長風,就是告訴自己,楚夏已經不在是原來的楚夏。

如果自己還想繼續控制他,那就大錯特錯了,甚至一不小心,他自己也要搭進去。

四皇子的話,讓夏幽羽一下子從喪子之痛中清醒了過來,點點頭道:「不錯,和平才是兩國百姓之福」

「那就對了,不過和平需要建立在平等互信的基礎上,凡是妄想破壞兩國和平的人,都該死」

四皇子說完看著前方的大皇子等人,臉上浮現一抹笑容,忽然笑容消失,厲聲喝道:「楚陽,你可知罪?」

原本跪在地上的大皇子,忽然驚醒,然後一臉驚恐的看著天空,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景象一般,不停地磕頭。

「我有罪」

「我有罪」

「……」

一邊磕頭一遍念叨,彷彿在懺悔一般,只是沒人注意到,此時是大皇子腦後的頭髮里,扎著三根細毛針。

不過大皇子不是唯一插著針的人,一臉平靜,略微有著一絲獃滯的太后,她的後腦也插著細毛針,只不過被頭髮遮擋,別人根本看不見。

四皇子的眼睛掃視了一眼全場,冷喝道:「我們鳳鳴與大夏,和平共處,心懷異心,妄圖破壞和平,陷兩國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者——殺無赦,斬」

隨著四皇子一聲令下,劊子手們長刀飛動。

「噗噗噗噗噗……」

血光飛濺,二十幾顆人頭掉落鮮血染紅了大地,血腥味衝天而起,在他們身後的龍家人,有一大半直接被嚇得暈死過去。

遠處不少百姓,嚇得閉上了眼睛,他們不是沒看過殺頭,不過往往處斬的都是一些十惡不赦之人。

這次被斬殺的這些,都是帝國高官,讓他們不少人心生不忍,同時也對四皇子充滿了敬畏。

看著眾人被斬殺,四皇子深吸了一口氣,他實在太激動了,他喜歡這種掌控的感覺,他的一個念頭可以左右他人的生死,這就是權利的魅力。

看著臉色蒼白的眾位皇**主,以及一眾王侯大臣,他看到了他們眼神中的恐懼,這就是他想要的。

他要借這次機會,清理掉所有異黨,讓所有人臣服,不敢生出反抗之心,他要做一個權力最大的帝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這就是心懷異心的下潮

四皇子冷冷的看著那些屍體,緩緩抬起頭,看著一臉驚駭的看著前方的龍夫人。

龍夫人現在渾身顫抖,她心中充滿了恐懼,但是她並沒暈過去,只是獃獃的看著前方。

「龍夫人,對不起了,龍塵犯下滔天大罪,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們,所以,不要怪我」

四皇子說完,帶著一臉的惋惜,揮了一下手,頓時十幾位劊子手的長刀,對準了眾人的脖頸。

「混蛋,都給老子住手」

陡然間一聲狂喝,一行人,直奔刑場衝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