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九十五章 刑場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也說不出來,這就是她的娘家親人。 「你也不用哭,念在親戚一場,我待會兒會出手快一點,你不會覺得痛的,馬上就好」李峰輕輕抖了抖手中的長刀繼續道: 「不過姨娘,我還真的要感謝你,只要砍下您...

fng鳴帝都依舊矗立在那裡,散發著古樸的氣息,上千年來,雖然經曆數次戰爭的洗禮依舊屹立不倒。

不過今天的帝都,跟以往的車水馬龍不同,充滿了肅殺之氣,整個帝都,幾乎沒有一家店鋪開門。

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整個帝都彷彿一下子全變了,先是夏長風被斬殺的消息,震驚了整個fng鳴帝國。

更讓人震驚的是,擊殺大夏皇子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帝都風頭正勁,猶如彗星一般崛起的年輕一代第一人龍塵。

當留影玉的投影出現在帝都廣場上時,所有人都驚呆了,龍塵將夏長風一行人斬殺的影像,原原本本的呈現在眾人面前。

原本意氣風發,前途無盡的龍塵,竟然一下子成了兩個國家的頭號通緝犯。

龍家所有人,竟然一夜之間被打入天牢,又過了幾天,大批的兵將被召回帝都。

當人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大夏四十萬精兵攻到城下,兩國精兵對持。

一時間所有人都無比緊張,大戰一觸即發,那將是一場恐怖的戰爭,讓生活在太平歲月的人們,心中充滿了恐懼。

不過萬幸的是,這場戰爭並沒有觸發,四皇子出面調停,表示已經捉住兇手,並調查出始末,會給大夏帝國一個滿意的交代。

大夏帝國精兵這才退出帝都,不過並沒有遠離,而是選擇在帝都城外八十里處紮營,顯然fng鳴如果不拿出滿意的條件,絕對不惜發動戰爭。

肅殺的氣息籠罩著整個帝都,雖然帝都有英侯武侯帶領著fng鳴帝國大部分精兵。

但是事起倉促,來不及調動更多的部隊,如果一旦開戰,不說勝敗,帝都必然要面臨一場慘重的傷亡。

同時也有不少人心中暗嘆,不是說fng鳴大夏兩國交好嗎?怎麼忽然間就兵戎相見了呢。

這是多麼的諷刺,往往意想不到的敵人才是最致命的,否則也不會輕易被人家攻入帝都城下了。

隨著龍家人被抓,在帝都引起了軒然大波,fng鳴帝國的人,第一時間想到的鎮守邊境,與蠻族對抗的鎮遠侯。

鎮遠侯鎮守邊境十餘年,手中握著二十幾萬精銳大軍,長年與蠻族征戰,可以說,他們才是真正的精銳。

而那些常年吃太平飯,吃飽了沒事就演練一下陣型的「精兵」們相比,這群「精兵」就是大大一坨,根本沒有可比性。

同樣的士兵,鎮遠侯的手下的精兵,絕對可以以一敵十,太後下旨拿下龍家人後,所有人都在想龍天嘯將會有什麼樣的動作。

就在十天前,突然傳出消息,龍塵擊殺夏長風乃是受了大皇子的指使,大皇子也被抓了起來。

更牽連出不少「黨羽」,被全部鎮壓,今天就是所有「兇手」被處斬的日子。

在帝都城外,原本供人們戰鬥的擂台被拆除,建造了一個更大的刑常

刑場兩邊,分別是大夏帝國和fng鳴帝國的精銳,隔著刑場遙遙對視,氣氛異常緊張。

fng鳴帝國的百姓們,也都在遠處聚集,遠遠地看著刑場,這是fng鳴帝國近幾十年來,最為轟動的一件事。

不光有王侯的家眷被滿門抄斬,更有曾被立為太子的皇子被處斬,還有幾十位朝臣被牽連,場面太過震撼。

刑場分上下前後兩排,前排共有幾十人,全部身穿官服,被五花大綁,跪在地上。

雖然早就有心裡準備,人們依舊心頭狂震,那裡面竟然有當朝丞相尚書等帝國高官,平日里連見到一面都難,今天竟然成為了階下囚。

最讓人震撼的是,人群的最前面正是大皇子楚陽,現在的楚陽早就沒有了當初的雍容華貴,頭髮散亂,雙眼迷離,嘴裡不知道呢喃著什麼,不停地搗鼓著。

在這群人身後,有著二十幾人,他們之中有丫鬟僕役老媽子,赫然是龍家之人。

龍夫人手上戴著鐵鐐,容顏憔悴,目光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除了龍夫人外,其他龍家家眷都不禁放聲大哭,顯然他們知道,今天是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看著身邊的劊子手,他們充滿了絕望。

「唉,是我龍家對不住你們,如果有來生,我們龍家一定會好好補償你們」

龍夫人看著周圍哭成一片的眾人,不禁開口嘆息道,畢竟他們都是無辜,是受了他們龍家的牽連。

「夫人,您不要這麼說,我們生是龍家的人,死是龍家的鬼,我們不後悔」在龍夫人一旁的寶兒,一臉堅定的道。

「哼,還想有來生,做夢去吧,你們龍家都是一群蠢貨」一個男子手中抱著一把長刀,冷冷的道。

龍夫人死死地盯著那個男子,雙目之中的怨毒,恨不得將那個男子活活咬死。

「李峰,你這個混蛋,就算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龍夫人咬牙切齒的道。

這個刀斧手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外甥,她親姐姐的兒子,看到這個人,龍夫人的心就跟針扎一樣痛。

當初娘家的絕情,讓她一度心灰意冷,最近娘家的熱情,讓她誤以為她們回心轉意,雖然有些趨炎附勢的意味,畢竟是一家人,她還是原諒了她們。

只不過沒想到的是,她們的接近竟然是為了把龍家推向死亡的深淵,讓她生出無盡的怨恨。

當初阿蠻返回龍家的時候,見到龍夫人,只說了一句話:趕緊去向雲奇大師求援,就昏了過去。

原來當天阿蠻見英侯追趕龍塵,自己又渾身脫力,休息了一下后,才陡然想起龍塵的交代,急忙趕回帝都。

也不知道是阿蠻運氣好,還是英侯手下都是吃乾飯的,阿蠻竟然沒有任何阻礙的返回了帝都。

不過一路上阿蠻不敢停歇,全憑意志硬是支撐到家,交代完后,筋疲力竭的他就昏了過去。

阿蠻也沒注意到,他回來的時候,龍夫人正在跟她的姐姐嘮家常,估計就算注意到,他也不會想那麼多。

阿蠻倒下,龍夫人大吃一驚,趕忙喊人來幫忙,龍夫人的姐姐,趕忙安慰龍夫人,並叫來不遠處的兩個人過來。

說阿蠻應該是饑渴焦急才會昏過去,先把他就醒再說,結果幾碗水下去,阿蠻依舊沒有半點蘇醒的跡象。

就在龍夫人感覺到有些不對的時候,陡然間聞到了一股香味,然後就昏迷了過去,不過她昏迷之前,看到了姐姐那麼充滿嘲諷的笑容。

當再次醒來時,整個龍家已經深陷牢獄之中,這讓龍夫人又悔又恨,又深深的自責。

李峰看著咬牙切齒的龍夫人,臉上浮現一抹冷笑道:「做鬼?哼就算做鬼你們也是一群糊塗鬼,不識時務的蠢貨。

十幾年前,你們就那麼糊塗,我們那個時候就跟你們劃清界限了,免受牽連。

如今你們更是糊塗的緊,我們隨便說幾句好話,你就當真了,你這樣的白痴,如果不死就真的沒天理了」

龍夫人被氣得渾身發抖,眼淚簌簌而下,偏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就是她的娘家親人。

「你也不用哭,念在親戚一場,我待會兒會出手快一點,你不會覺得痛的,馬上就好」李峰輕輕抖了抖手中的長刀繼續道:

「不過姨娘,我還真的要感謝你,只要砍下您的人頭,我馬上就可以飛黃騰達,如今帝國里死了這麼多人,留下很多肥缺,必然有我李峰一個。

到時候我富貴了,也不會忘記姨娘您的恩德,逢年過節的,會買上豐厚的紙錢,給你多燒上一點,哈哈」

「李峰,你不得好死」

看著李峰那得意的笑容,旁邊的寶兒怒罵道,她受不了眼前這個衣冠禽獸,想起他當初在龍家裝的乖巧聽話,此時這幅嘴臉讓人作嘔。

「不得好死?嘿嘿,那是你們,一會兒你們人頭就要落地了,我倒誰不得好死」李峰陰陰的看著寶兒冷笑道。

「砰」

寶兒剛要反唇相譏,陡然間一聲悶響,一個身影被扔在他們的身邊。

「阿蠻」

看清那個身影后,龍夫人一聲悲呼,淚水奪眶而出。

那人正是阿蠻,只不過現在的他,如同刺蝟一般,身上插滿了長長的鐵刺。

那是一種刑具,名為蝕骨釘,上面帶著劇毒,可腐蝕人的骨骼,讓人痛如骨髓。

那種痛苦無人可以抵擋,正常人連一根都挺不住,就算是修行者也挺不住五根,那種痛楚會活活把人痛死。

而阿蠻身上幾乎插滿了這種釘子,可見阿蠻要承受多麼恐怖的痛楚,原本阿蠻已經昏迷過去,被那麼一扔,鐵釘再次撞擊骨骼,一下痛醒了。

「娘,您不用擔心,阿蠻不痛」見龍夫人大哭,阿蠻憨厚的道,還盡量擠出一絲笑容。

不過此時的阿蠻,瘦的皮包骨,想擠出笑容,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剛開始龍塵把阿蠻帶回來的時候,龍塵就把阿蠻的遭遇說了出來,希望母親能認他做乾兒子。

阿蠻也一直稱呼龍夫人為娘,不過龍夫人一直覺得有些怪怪的,並沒有答應過。

此時見阿蠻這麼稱呼,不禁心中一酸:

「阿蠻,是為娘對不起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