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八十三章 神秘聲音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在的他是最弱的時候。 沿著山下走了十幾里后,前方浮現了一條寬達十幾丈的大河,龍塵掃了一眼,見山下有一株粗大的倒木,直接將那根倒木扔在水中。 由於死了很久,倒木進入河流中,浮力很大,龍塵...

當龍塵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個時辰,也許是一天。

因為他是被吼猴那如同打鼓一般的聲音吵醒的,看了一下身體,好多傷口血液都已經凝固了。

這也多虧了這些傷口凝固,否則他就要血液流光而死了,緩緩站起身形,一陣天旋地轉,差點又摔倒。

抱著身邊的大樹,好一會兒,才稍微好了一些,抬眼向四周看去,只見離地面幾十丈的樹冠上,幾隻吼猴拚命的叫喚,不停的晃動樹枝。

龍塵知道,肯定是又有什麼東西闖進了這片樹林,不知道是猛獸還是人類?

不過不管是什麼,對於龍塵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伸手將闊劍收入空間戒指中。

看看身上的傷口,一咬牙,吞下一粒藥丸,就那麼伸手將剛剛癒合的傷口撕開。

鮮血立刻湧出,傷口裡面還有殘留的劍屑,那劍屑蘊含寒鐵,對身體有著極大的危害,不能長時間留在體內。

雖然現在並不是清理它們的最佳時機,但是如果任由它們停留在體內,會對龍塵的行動,有著極大的阻礙。

龍塵事先吞服了止血藥,又運氣壓迫周圍的血管,盡量讓血少流一些,否則他將失血過多,沒力氣行走。

片刻功夫,龍塵取出了十幾枚劍片,這些都是英侯長劍碎裂時留下的,龍塵和英侯,都承受了一部分。

將劍片全部取出后,龍塵又是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這是失血過多的表現,看著樹頂上吼猴的聲音越來越大,龍塵知道,那些目標靠近了。

吞下幾顆丹藥,拖著疲憊的身軀,向山下跑去,如今英侯跑了,他也需要趕緊找一個地方療傷。

最後與英侯對戰,使用了開天戰技,讓全身經絡龜裂,不能動用靈氣,現在的他是最弱的時候。

沿著山下走了十幾里后,前方浮現了一條寬達十幾丈的大河,龍塵掃了一眼,見山下有一株粗大的倒木,直接將那根倒木扔在水中。

由於死了很久,倒木進入河流中,浮力很大,龍塵趴在倒木上,可以讓身體離開河面,不至於讓傷口沾到水,否則污濁的河水,會讓他的傷口更加難受。

值得慶幸的是,河流非常穩,龍塵老老實實趴在倒木上,順著河流飄了一天,正迷迷糊糊見,忽然聽到劇烈的轟鳴聲。

龍塵急忙划著水,向邊上靠,當龍塵踏上河岸時,看到前方的瀑布,都不禁嚇了一跳。

那條瀑布落差居然有數百丈高,如果自己晚一步察覺,以這個高度掉下去就完蛋了。

上了岸之後,又是一片密林,龍塵只知道趕緊找個地方療傷,在這一天的水路上,龍塵找了好幾個偽造的登陸點,如果有人尋找他,會耗費很多的時間。

現在的他有足夠的時間去療傷了,只不過在療傷前,他需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穿過密林前方出現一處峽谷,峽谷不大,連邊岩石林立,這樣的地方,應該可以找到天然的洞穴,那裡是天然的庇護所。

剛要舉步向前,陡然間龍塵感到一陣心悸,同時感到身後風聲響起,急忙向前撲倒。

「呼」

一頭龐然大物,從龍塵的身前飛過,如果龍塵慢了一絲,就被撲個正著。

龍塵就地一滾,避過了那一擊,當抬頭看去的時候,發現一丈多長的巨大豹子正死死地盯著他。

「岩豹」

龍塵心頭一沉,這是一頭一階魔獸,身體的皮毛跟岩石的顏色一樣,潛伏在岩石之中,很難發現。

岩豹體型不是非常巨大,但是它的速度極快,爪子和牙齒鋒利無比,不輸鋼鐵。

自己受傷之後,靈覺大減,竟然無法覺察到周圍的危險,看來自己對靈覺太過依賴了。

「呼」

那炎豹一擊不中,身形略沉,後退在地上一撐,直奔龍塵撲來,速度之快,讓人震駭。

一般的豹子並不可怕,但是岩豹的體型,跟一頭公牛一般,加上鋒利的爪子和牙齒,讓它站在了一階魔獸食物鏈的頂端。

眼見岩豹無痛無撲來,龍塵冷哼一聲,手在戒指上一抹,闊劍在手,對著炎豹斬去。

「砰」

闊劍正中岩豹頭顱,不過龍塵卻是手臂一震,闊劍再也拿捏不住,整個人倒飛出去。

「糟糕,如今的力量不及平時十分之一」

龍塵大驚,他現在無法使用靈氣,肉身力量又因為身上的傷,而十不存一。

一劍斬在岩豹頭顱上,竟然將自己震飛,同時身上剛剛癒合一絲的傷口立刻崩開,鮮血橫流。

「嗷」

那岩豹被龍塵一劍斬中頭顱,雖然龍塵的此時虛弱,但是那力量也極為恐怖。

岩豹頭骨被斬裂,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叫,如果是一般野獸,吃了這麼重的一擊,必然會吃痛逃走。

但是魔獸之所以叫做魔獸,那是它們骨子裡有著一種天生的暴虐,龍塵的那一擊,反而激發的它的凶性,絲毫不顧滿頭的血,怒吼一聲對著龍塵撲來。

龍塵就地一滾,避開岩豹的巨口,同時一腳踢出,重重踢在炎豹的小腹上。

那岩豹立刻被龍塵踢了一個跟頭,不過那岩豹皮糙肉厚,龍塵的那一腳,竟然沒有傷到它。

「呼」

岩豹剛剛站起,又向龍塵撲來,龍塵心中暗自焦急,如果再給岩豹一劍,絕對可以殺了它。

可是剛才闊劍被震飛,掉落他十丈開外的地方,平時十丈的距離,對他來說,那根本不是距離。

可是如今有著岩豹的糾纏,再加上流血過多,體力虛弱,那十丈距離,彷彿就像是一道天塹一般,無法逾越。

「嗤」

身體虛弱,反應不及平時靈敏,雖然避過岩豹的牙齒,但是沒有避開它鋒利的爪子,胸口被劃破,鮮血橫流。

「砰」

龍塵又是一腳將岩豹踢飛,可是這一腳過後,龍塵感覺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心中一嘆,這是失血過多,即將昏迷的預兆,想不到我龍塵,竟然會死在畜生的口中。

耳中聽著風聲,甚至龍塵感受到了那血腥的巨口,就要貼近自己喉嚨的時候。

「噗」

一個聲音傳來,龍塵感到自己的喉嚨一熱,彷彿有什麼液體六過他的喉嚨。

然後他有聽見了極為遙遠的聲音,彷彿是人的聲音,有點像一個女子的聲音,然後龍塵就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在黑暗之中,龍塵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飄動,好像在上升,又好像在下落,彷彿在無盡的黑暗之中沉淪。

「你該覺醒了,你有太多太多的使命,等著你去完成」

「你該變強了,你有太多太,等著你去屠戮」

「你的宿命,就是顛覆這天地,諸天神魔,只配在你的腳下匍匐,龍塵,快醒來吧」

在無盡的黑暗之中,龍塵的腦海中,一個聲音,一遍又一遍的響起,那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呼喚。

龍塵聽到了,他想說話,但是他張不開嘴,他想睜開眼睛,但是卻無能為力。

彷彿那個聲音,並不在這個世界,抑或是屬於過去或未來,他無法觸碰。

當龍塵將那三句話記住后,就徹底昏迷了過去,隱隱約約中,他感覺了一雙手,正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龐,彷彿母親一樣溫柔。

……

四皇子的臉色極為難看,看著躺在床上,全身發黑,散發著惡臭的英侯,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易筋境強者,去追殺一個聚氣期的小子,竟然落得如此下場,如果不是親眼看見,誰能夠相信?

當時手下稟報英侯受了重傷時,他第一時間以為英侯遇到了恐怖的魔獸。

可是眼前英侯半死不活的樣子,終於讓他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年輕面孔。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那個面孔,就讓他心中一陣慌亂,他計劃中的最重要一環,竟然失敗了。

儘管從來沒小看過龍塵,但是依舊想不到,他竟然可以從英侯的手下逃脫,還竟然可以讓英侯如此狼狽。

「抱歉,是我大意了」

英侯慚愧的道,一個堂堂易筋境強者,追殺一個聚氣境小子,差點丟了性命,這簡直是一種恥辱。

四皇子搖了搖頭道:「你的性格我了解,你不是粗心大意的人,這次失敗,只能說,我們都低估了龍塵,我也有責任」

不得不說四皇子非常會籠絡人,否者他也不會籠絡到英侯武侯,這樣的頂尖強者。

一句話,將英侯的罪過給免了,同時又讓英侯心裡極為舒服,這就是四皇子高明之處。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發脾氣也無濟於事,反而會影響英侯,不如接受這個事實。

再說從英侯的傷勢上來看,英侯絕對不是大意,他口中的大意,只不過是為自己找個借口而已。

想到這裡,四皇子心頭就一陣慌亂,想著龍塵雷厲風行的性格,臉色就變得不好看起來。

不過想到身邊有白衣男子,他又放心下來,雖然龍塵跑了,但是對於他的計劃,並沒有太多改變。

摸了摸手中的留影玉,那裡記錄著龍塵和阿蠻擊殺夏長風的全部過程,有了這個,就可以實現他的全部計劃了。

龍塵的漏網,讓他有些寢食難安,不過他有辦法對付龍塵,看了英侯一眼道:

「你安心養傷,明天衛蒼大師會親自過來給你療傷,很快就可以痊癒了」

「多謝皇子」英侯趕忙道謝,他的毒雖然暫時壓制住了,但是並沒有驅除,龍塵的毒丹太過恐怖。

他們向煉藥師公會求助過,雲奇大師也來過,不過看到英侯的傷勢后,雲奇大師只冷冷的說了句無能為力。

當時英侯就知道,恐怕雲奇大師恐怕是看出了什麼端倪,所以才拒絕救他。

如今聽說衛蒼會來,英侯這時心才放了下來,他一定可以救自己。

四皇子從英侯那裡回來后,在房中來回踱步,半晌后,提起筆來,寫了幾個字,讓侍衛送走。

看著天外一片漆黑,四皇子嘆了口氣:雖然龍塵漏網了,計劃還得繼續進行才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