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八十一章 兩敗俱傷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子,一陣陣疲憊襲來,讓他隨時都能夠昏厥過去。 但是他絕對不能倒下,雖然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他雙目依舊一片平靜,不帶一絲感情,緩步向英侯行來。 「英招,接下來,死的會是你。」 ...

兩敗俱傷

「就算如此,你依舊是要死」

一劍劃破長空,恐怖的力量,切開了空間,發出裂錦一般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殺意,斬向龍塵。

「破虛斬」

那一劍斬出,氣浪壓迫龍塵,衣衫在不停地飛舞,在那一劍面前,彷彿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

那絕對是英侯到目前為止發出的最強一劍,龍塵知道,這應該也是一招地階戰技,不過比之前使用的戰技,更加恐怖,強悍的氣機將他鎖得死死的。

在死亡面前,龍塵的腦海中卻是一片寧靜,這一刻他彷彿捕捉到天地運行的軌跡,萬法萬道的衍生,就連周圍一切事物,都清晰的映入他的腦海中一般。

彷彿他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視角,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清了周圍所有的一切。

龍塵不知道的是,他此時腳下的風府星,完全靜止了,彷彿在等待著某種啟迪,可惜龍塵並沒有注意到。

靈氣湧入氣旋,十二個氣旋暴漲,如同凝成一股繩一般,沿著龍塵的經絡,注入手中的闊劍。

「開天」

闊劍上浮現一抹奇異的紋路,彷彿活了一般,發出一聲輕鳴,劃過一道玄奧的弧線斬出,若蛟龍出海,氣勢滔天,這也是龍塵的最強招數。

「轟」

爆響驚天,氣浪如汪洋大海一般狂涌,兩道身影同時飛出,鮮血漫天。

龍塵手中長劍被震飛,直接滾出百丈開外,直接撞在一塊石頭上,才停下。

「哇」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龍塵感覺渾身骨骼都要散架了,氣息急速下降。

身上十幾處傷口外翻,鮮血止不住的流淌,最讓龍塵無奈的是,他周身經絡都被震裂了,就差一點爆碎。

這還是龍塵有了上次使用開天的經驗,用全身的經絡一起來承受反震之力。

不過因為這次動用的力量,比上次更大,只差那麼一點點,他就要徹底成為廢人了。

一小部分經絡破碎,可以重新塑造,那是因為有脈絡可循,如果全身經絡都碎了,就算龍塵有著丹帝記憶,都無回春之力了。

現在的他,無法動用一絲靈氣,哪怕是一點點都不行,他的經絡承受不起任何衝擊。

那邊英侯的狀況比龍塵好不了多少,他手中的長劍爆碎,破碎的殘片,將兩人擊傷。

如果只是外傷,英侯還可以憑藉著強大的修為去壓制,可是剛才他動用了最強招數,導致無法壓制劇毒,竟然讓一絲劇毒,沖入了心脈。

現在他的心臟,竟然開始有著一絲枯萎的跡象,嚇得英侯急忙將所有靈氣用於防守劇毒入侵。

龍塵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站起,將一旁插在泥土中的闊劍撿了起來,緩緩向英侯走去。

他看到了英侯眉心處浮現一抹暗黑,那是毒氣攻心的表現之一,也就說明英侯現在跟他一樣,無法動用靈氣。

現在優勢又倒向了他這邊,他要憑藉強大的體力,將英侯斬殺。

龍塵很想飛奔上前,將英侯一劍斬成兩截,可是他的身體疲憊不堪,渾身上下幾十處傷口鮮血外涌,那是被英侯破碎的劍屑擊傷的,如果不是他肉身強悍,早就被擊成了篩子,一陣陣疲憊襲來,讓他隨時都能夠昏厥過去。

但是他絕對不能倒下,雖然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他雙目依舊一片平靜,不帶一絲感情,緩步向英侯行來。

「英招,接下來,死的會是你。」

龍塵緩步走到英侯近前,一劍揮下。

英侯見龍塵竟然還能夠進攻,心頭震駭,急忙向旁邊一滾,闊劍貼著英侯的面頰滑落,甚至他能感受到闊劍上那冰冷的氣息。

「糟糕,他竟然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英侯終於臉色大變,避過龍塵一擊后,他第一次從一個聚氣境小子身上感受到了恐懼,尤其龍塵那冷靜如水的眼神。

彷彿龍塵就像是一口井,表面上看著只有那麼一點點,但是他究竟有多深,無人知曉。

英侯能夠感受到龍塵心中那堅定不移的殺意,現在對他來說,他處於絕對的劣勢,靈氣無法動用,在肉身上他不是龍塵的對手。

「今天算你命大」

英侯冷哼一聲,居然轉身就逃。

「想走?還是把命留下吧」

龍塵大喝一聲,奮起直追。

不過龍塵手中的闊劍實在太重了,竟然越追越遠,片刻間,已經失去了英侯的影子。

眼見英侯的影子消失,龍塵臉上的憤怒之色消失,浮現了一抹如釋重負,陡然間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

英侯見龍塵追不上自己,不禁暗叫僥倖,龍塵的肉身太過強大,不過他全部殺傷力,都在那把闊劍上。

如今反而被那把闊劍拖累,無法追上自己,讓他鬆了一口氣,不過他不知道的是,龍塵不過是強弩之末,拼勁最後的力量,只不過是為賭一把,看看能不能把他嚇走而已。

結果英侯真的上當了,一路狂奔之後,英侯陡然間心頭狂跳,他發現自己的靈氣,竟然有些不繼,開始壓制不住劇毒了。

急忙又掏出幾枚丹藥,胡亂塞入口中,如今雪蟾丸的藥力開始衰退,但是龍塵釋放出的劇毒,只是略微減少了幾分。

如果不及時化解,他依舊要死,此時英侯再也顧不上龍塵了,他自己的性命要緊。

一天的時間奔出了五百多里,終於出了森林,前方出現一片營帳,看到營帳后,英侯終於鬆了一口氣。

當巡邏的士兵,看著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英侯時,嚇得都傻掉了,那個真的平日里如同神一般的強者嗎?

英侯一把揪住那個巡邏中,看上去帶點官銜的士兵,急促的道:「吩咐十萬大軍,搜索整個山林,遇到龍塵,格殺勿論,將我……送回帝都……」

交代完這些后,英侯再也堅持不住,昏死過去,那一隊士兵,這時才反應過來,趕緊將英侯抬進去,急忙稟告上級。

……

時間回到龍塵斬殺夏長風的第三天,四皇子看著手中的密函,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

「龍塵,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輕輕將信函放下,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香茗,輕輕抿了一口,忽然房門開了,一個白衣男子走了進來。

看到白衣男子,四皇子微微一笑:「楚夏已經備好香茗,等候閣下多時,不過閣下來的有些晚,只好自己先品一口,希望閣下不要見怪」

白衣男子原本雙目冰冷,眸子深處充滿了殺意,不過因四皇子的一席話,而變得楞了一下。

「你知道我是誰?」白衣男子冷冷的道。

「知道一些」

「那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

「殺我」四皇子淡淡的道,那兩個原本讓人心驚肉跳的字眼,在他的口中卻成平淡至極的話語。

「知道我來殺你,還這麼淡定?」白衣男子眼睛微微一眯。

「因為我知道你殺不了我」

「哈哈,我洛方要殺你,就算整個帝國的人加起來,也擋不妝白衣男子冷笑道。

「不是擋不擋得住的問題,因為我不需要擋,我知道你不會殺我」四皇子非常肯定的道。

「哦?我倒是想聽聽」白衣男子彷彿被四皇子的話激起了興趣。

「第一,我認為夏長風並不是你最好的合作夥伴,他的愚蠢就證明了著一點,所以他死了」

「繼續」

「第二,你有更好的合作夥伴,比他能夠更有效的為你服務,讓你事半功倍。」

「你說的是你?」白衣男子道。

「不錯」

「理由?」

「理由就是我對於你們的計劃,有著全盤的了解,我知道怎麼讓你兵不血刃的拿下那個」四皇子語氣十分堅定的道。

見白衣男子不說話,四皇子繼續道:「這件事你們做了二十幾年的鋪墊,從我母親嫁給fng鳴皇帝開始,你們始終小心翼翼,目的就是不想引起太大動靜。

利用我們母子,成功牽制了整個fng鳴帝國,陛下已經徹底斃下了,而太后也被我母親掌控。

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除了龍天嘯外,全部都是我們這邊的人,所以現在唯一需要在意的人,就只有龍天嘯了。

而龍天嘯這些年來始終不肯歸順於我,而且他好像也覺察到了一些端倪,警覺起來,一直拒絕返回帝都。

所以現在,龍天嘯才是你計劃中的最大障礙,我說的沒錯吧」

白衣男子皺了下眉頭道:「你說這些都是廢話,等於沒說」

四皇子微微一笑道:「如果說,我可以解決龍天嘯的難題,你還認為我說的是廢話嗎?」

「此言當真?」白衣男子眼睛緊緊盯著白衣男子道。

「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楚夏生於fng鳴,天生被人當做棋子,我已經受夠了這種不見天日的生活,所以我要跟你合作,我幫你解決龍天嘯,你幫我登上皇位。」四皇子說道後來,呼吸變得有些沉重,顯然他此時非常的緊張。

雖然他同為皇子,但是他是帶著使命來到這個世界上的,身為間諜,他就像鬼一樣,永遠見不得真正的光。

他被壓抑的太久了,他需要釋放,尤其當他看到夏長風那個蠢貨,居然可以對他作威作福,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時,他那個時候就決定要幹掉這個混蛋,讓自己成為白衣男子的合作者。

白衣男子看四皇子,一字一句的道:「你的籌碼呢?」

四皇子見白衣男子沒有拒絕,心中大喜,臉上浮現一抹自信,伸手遞給白衣男子一樣東西。

白衣男子看著那樣東西,不由得一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