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七十六章 恐怖英侯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哈哈哈」 一陣大笑聲傳來,煙塵緩緩散去,一個身影緩緩浮現,那人正是英侯。 不過此時的英侯極為狼狽,原本一身整潔的長袍已經變得破爛不堪,胸口上一個大大的口子,鮮血正緩緩滲出。 手...

「殺」

龍塵厲喝一聲,長劍驚天,力罐雙臂,整個人散發著一往無前的氣勢,一劍斬落。

英侯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有嘲諷,有漠視,布滿青筋的手掌一揮,手中的長劍斬破虛空,泛起一片光幕斬落。

「轟」

恐怖的力量讓山谷震蕩,氣浪滾滾,如晨曦爆碎,汪洋沸騰。

龍塵陡然間身體一震,如同被大山砸中一般,整個人倒飛出去,鮮血狂噴而出。

連續滾出十幾丈遠,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五臟如同著火了一般,龍塵一臉的驚駭。

英侯之前沒有嚇唬龍塵,他說的是真的,當氣與力相疊加,那種力量,簡直讓人絕望。

「混蛋」

龍塵剛剛滾出,阿蠻怒吼一聲,一斧頭緊跟著劈下,英侯長劍一動,如同一道閃電一般,擊在阿蠻的斧頭上。

阿蠻頓時如同投石機投出的巨石一般,在空中連續翻了幾個跟頭,才重重地摔在地上。

只是阿蠻雖然看起來比龍塵飛的更遠,不過他並沒有吐血,這讓英侯都吃了一驚。

「這回你們應該相信了吧,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掙扎都是徒勞的,放棄吧」英侯並不追擊,站在那裡如同帝王俯視著平民一般冷冷的道。

手中闊劍拄著地面站了起來,龍塵一抹嘴角的血跡,搖搖頭道:「半途放棄,不是我的風格,我還沒斬下你的首級呢」

英侯冷冷地盯著龍塵,忽然怒極反笑的道:「好,不愧是龍天嘯的兒子,骨頭倒是夠硬。

希望當我將你的骨頭一節一節捏碎的時候,你依舊能夠如此嘴硬,小子,去地獄里懊悔吧」

英侯說完,身影一動,劃過一片虛影,快到不可思議,眨眼間就到了龍塵的面前,一劍斬落。

龍塵見英侯一劍斬落,對於英侯的劍並不理會,也是一劍斬出,又是同歸於盡的打法。

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論速度龍塵比不上英侯,論力量,他也不是對手。

如今他就仗著闊劍的長度,用流氓打法跟英侯硬拼,雖然這樣非常危險,不過可以拖一段時間。

果然英侯勝券在握,根本不會跟他硬拼,見龍塵出招,他就將長劍撤回,尋找下一次攻擊角度。

「轟」

此時阿蠻也沖了過來,一斧劈下,彷彿剛才一擊,並沒有給他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體質強大的嚇人。

讓龍塵欣慰的是,此時的阿蠻居然一下子變得聰明了起來,居然學起了龍塵,無視英侯的長劍,招招拚命。

「轟轟轟」

連續的撞擊,在山谷中回蕩,整個山谷在不停地展動,聲勢極為駭人。

在龍塵和阿蠻的聯手拚命下,英侯空有一身本事,竟然使不出,被兩人死死抵祝

在力量和速度上,他有著據對的優勢,可是龍塵和阿蠻的攻擊,簡直就是無賴,不管你什麼招數,我就是用身體擋,同時傢伙拚命地往你身上遞。

英侯氣的臉色鐵青,他有幾次甚至有種拼著兩敗俱傷的衝動,也要將二人斬殺,不過他還是隱忍了下來。

第一,龍塵和阿蠻的力量太大了,對著他與致命的威脅,萬一出了點意外,那就不是兩敗俱傷,而是與敵皆亡了。

第二,他佔據了絕對的優勢,收拾龍塵二人,只不過是時間問題,他沒必要冒這個險。

龍塵正因為看出了英侯心中的想法,才這麼拚命的,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不拚命就會馬上沒命。

兵器翻飛,轉眼間半個時辰過去,龍塵心頭一驚,他發現自己的體力開始有些跟不上了,手中的闊劍越來越沉重。

而阿蠻那邊也好不了多少,斧頭不如之前迅猛了,顯然他也到了一個極限。

見英侯嘴角上浮現的那麼冷笑,龍塵心頭一冷,英侯這是想活捉他們,要活活耗到他們筋疲力盡,然後盡情的折磨他。

龍塵眼睛一眯,想要我龍塵的命,好,就看你有沒有資格拿。

英侯眼見著龍塵和阿蠻的力量越來越小,攻擊越來越慢,心頭不禁暗喜。

陡然間龍塵的長劍斬落,不過後力不濟,整個人向前趔趄了一步,這一步一下子將龍塵的空門暴露無遺。

幾乎是條件反射,英侯想也不想,避過阿蠻的一斧,長劍下擊,直奔龍塵的腰際,顯然龍塵猜的沒錯,他要留活口,否則那一劍應該對著他的心口才對。

龍塵雙目之中浮現一抹冷芒,陡然間風府星全力運轉,將全部力量如同海水倒灌一把,湧入丹田。

丹田內十二個直徑百丈的氣旋,瞬間擴到十倍,如同風車一般急速旋轉,方圓百里內的靈氣被一瞬間抽干。

「成不成,就看著一回了」

龍塵心頭暗自祈禱,十二個氣旋同時運轉,將所有靈氣都凝成一股繩子,沿著離耀穴直灌慧明穴,最後通過曲池,進入勞宮穴。

當靈氣沖入第一個穴位的時候,第一個穴位就像是一個閘門,被沖開了豁口,不過當靈氣進入豁口時,竟然被加大了流速,以更大的力量沖入下一個穴位。

當靈氣經過重重疊加,進入掌心勞宮穴的時候,龍塵陡然間勞宮穴劇痛。

「糟糕,經絡承受不住了」

龍塵感到自己的勞宮穴,周圍的經絡承受不住靈氣的衝擊,竟然開始緩緩爆碎。

「給我撐妝

龍塵心中怒吼,再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雖然只有一絲能量透過勞宮穴流了出來。

想也不想,將那一絲能量注入手中的闊劍上,闊劍頓時一震,發出一聲轟鳴。

原本英侯的長劍即將刺入龍塵腰間的時候,陡然間他心頭狂跳,身上汗毛全部豎起,憑藉著多年的戰鬥經驗,本能地放棄了進攻,急忙先後退去。

不過他身上剛退,龍塵手中闊劍已經舉起,七尺長的闊劍上,散發著詭異的光澤,彷彿附帶著無盡的死亡氣息,對著英侯斬落。

「開天」

英侯一臉驚懼的看著龍塵手中的長劍,在那把長劍竟然將他鎖死了。

一個小小的聚氣境菜鳥,竟然可以通過氣機,將一個高出他兩階的易筋境強者鎖死,這簡直駭人聽聞。

鎖定一般發生在強者鎖定比自己弱的人身上,實力相近,一般很難鎖定,一個小小聚氣境,去鎖定一個易筋境,說出去只會讓人嗤之以鼻。

可是這樣的事情就這樣的發生在英侯的面前,不過英侯很快就從震驚中恢復了歸來,因為一股極為濃郁的死亡氣息驚醒了他。

龍塵手中的長劍,帶著詭異的光澤,如同天神之刃一般,已經無情斬下。

「破浪斬」

現在已經沒時間震驚龍塵是怎麼把他鎖定的,眼見龍塵一劍斬來,英侯大喝一聲,全身青筋暴漲,彷彿被蔓藤包住一般,氣勢又提升了一大截,一劍斬出。

劍刃如水,氣浪滾滾,輻射方圓十幾丈的範圍,這石破天驚的一擊,乃是英侯的一招壓箱底絕技,是一招地階戰技。

「轟」

當龍塵的闊劍,與英侯的長劍相撞的那一刻,天地彷彿一下靜了下來,然後才是一聲讓風雲震動的聲音傳來。

三個身影同時被震飛,恐怖的力量,將原來激戰的地方崩碎,地上出現一個方圓近十丈的大坑。

龍塵感覺渾身骨頭像散架了一般,右手更是劇痛難當,按理說以他現在經絡的寬度,還不能夠施展開天。

剛才他強行施展,已經將勞宮穴周圍的經絡震碎,他也終於見識到了開天的恐怖。

還好他在最後關頭,發覺了不對,只不過動用了一絲開天的力量,其餘的力量沒敢催動。

即使如此,手掌的經絡依舊被震碎,如果全力施展的話,恐怕他整個經絡都會被震散,成為一個貨真價實的廢人。

后怕的同時,龍塵又是一陣興奮,威力如此恐怖,這開天到底是什麼級別的戰技埃

「真不愧是龍天嘯的兒子,好,很好,非常好,哈哈哈」

一陣大笑聲傳來,煙塵緩緩散去,一個身影緩緩浮現,那人正是英侯。

不過此時的英侯極為狼狽,原本一身整潔的長袍已經變得破爛不堪,胸口上一個大大的口子,鮮血正緩緩滲出。

手中的長劍,也只剩下劍柄,剛才那一擊,將他的寶劍給震碎了。

龍塵瞳孔一縮,他發現英侯雖然狼狽,但是氣息並沒有降低太多,這說明英侯,還是有著極為強大的戰力。

「嗤」

伸手將身前一片破損的衣服撕掉,露出裡面傷口,同時也露出了一件軟體。

那件軟甲呈現金黃色,看上去非常的柔韌,不過此時那件軟甲,依舊破開了一條長長的口子,正是被龍塵的一劍斬出來的。

「好強悍的戰技,如果不是這件金絲軟甲,本侯可能就沒命了」英侯看著胸前的傷口,冷冷的道: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交出戰技,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如何?」

龍塵把闊劍交到左手,因為他的右手已經半廢,根本拿不穩闊劍,勉強站起身形冷笑道:「不如何?」

「龍塵,你最好要想清楚,死並不可怕,生不如死才是最痛苦的,而我偏偏在這方面頗有心得,我勸你最好不要後悔」英侯冷冷地道。

「我龍塵從來不做後悔的事」龍塵看了一眼,旁邊的阿蠻,對他偷偷使了一個眼色。

龍塵不敢打的太明顯,打完眼色后,龍塵左手緩緩舉起手中長劍,冷笑道:「英招,剛才那一招,只不過是一個試探而已,接下來要你狗命」

龍塵說完,手中長劍一陣大地上一斬,恐怖的氣浪爆發,捲起漫天的煙塵。

「哼,就讓本侯看看,你有多少能耐」英侯冷笑一聲,戒指上一抹,手中有多出了一把長劍,指著前方。

不過當煙塵散去時,正全神戒備的英侯發現,前方的龍塵已經消失了,只留下傻獃獃的阿蠻站在那裡。

英侯臉色一變,急忙抬眼看去,只見龍塵已經奔出了數百丈的距離,直向大山之中奔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