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七十四章 陷入絕境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而在自己探視楚瑤的時候,故意賣好幫忙,然後又承認自己調查過龍家之事,不過三緘其口,卻隱隱透露出幕後之人是大皇子。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迷惑龍塵,讓龍塵因為大皇子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誤導龍...

「噗」

「砰」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血光飛濺,一顆頭顱滾出,同時一個身影也被踢飛。

夏長風臨死前的一腳,聚集了畢生之力,龍塵直接被踢飛十幾丈遠,又在地上狼狽滾出四五丈遠才停下。

看著手中長刀上的鮮血,和遠處已經屍首異處的夏長風,龍塵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夏長風隱藏的太深了,他心中有著極大的不安,總是感覺會出什麼事一般。

那血羅掌絕對不是夏長風的最強招數,只不過他運氣不好,被龍塵抓到了一個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

龍塵的修為的根本並不在丹田,而是隱藏在風府星內,所以那一腳,龍塵沒有任何顧忌,拼著兩敗俱傷,也要將其斬殺。

他心中有種非常奇怪的感覺,一種若有若無的威脅感,始終圍繞著他,那是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

他害怕夏長風有更恐怖的手段,逮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夏長風就這樣成了一個糊塗鬼,不過他臨死前的一腳,乃是畢生修為所聚,踢在龍塵小腹上,恐怖的力量讓龍塵鮮血狂噴,五臟巨震,差點爆碎。

急忙吞下一顆潤臟丹,將傷勢壓下,同時心中暗自僥倖,這個夏長風很強大。

如果憑藉真實實力,能不能拿下他,還真是不好說,就算拿下他,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絕對不會像現在這麼輕鬆,可見運氣是多麼的重要。

深吸了一口氣,手上的血毒,已經被藥力壓制,正緩緩恢復顏色。

龍塵留在身邊的丹藥,都是用來救命的丹藥,全部是上品級別的,恢復起來非常快,這就是丹修的資本。

走到夏長風的屍體旁,將他手上佩戴的空間戒指取下,不過現在還不是查看收穫的時候。

看都不看那死不瞑目的頭顱,龍塵直奔阿蠻戰鬥的方向奔去。

如今阿蠻縱情呼喝,手中的巨斧呼呼帶風,竟然越戰越勇,巨斧縱橫來去,無招無試,居然威力奇大。

原本單手持劍的王莽,此時已經雙手舉著闊劍,一臉驚駭的跟阿蠻硬拼著。

看到這裡,龍塵心中一嘆,看來命中注定夏長風該死了,那王莽明明是一個實力恐怖的高手,卻腦袋一熱,跟阿蠻拼力量。

如果論起真實實力,只要他稍稍運用點技巧,都可以輕鬆擊敗阿蠻,不過力量型戰士的腦袋,也許就是這麼的讓人看不懂。

「轟」

又是一聲爆響,王莽最終敵不過彷彿擁有無窮力量的阿蠻,被一斧頭震飛。

王莽此時已經沒有當初的震怒,此時一臉的驚駭,他靠神力戰勝無數強敵,但是今天在力量上徹底的輸了,一敗塗地。

「噗」

就在王莽一臉複雜地盯著阿蠻時,他並不知道,自己身後多了一個身影,一把悄無聲息的長刀,劃過了他的脖子。

王莽陡然間覺得自己在升高,但是他第一反應是自己並沒有跳起來,當他看到自己身體依舊在地上的時候,思維陷入了黑暗之中。

阿蠻陡然間看到王莽被龍塵一刀斬去頭顱,眼睛中浮現一抹恐懼之色。

「當」

阿蠻手中的開山戰斧掉落在地上。

看著阿蠻一臉驚懼看著王莽的屍體,龍塵知道,這是阿蠻第一次見到殺人,這個反應很正常。

「阿蠻,這就是現實的殘酷,如果我們想活著,他們就必須死。」龍塵嘆了口氣道。

「龍哥,我沒事。」阿蠻搖搖頭道:「只要龍哥認為他們該死,他們就一定該死。」

龍塵一陣苦笑,跟阿蠻講道理是講不通的,不過阿蠻對他這份信任,還是讓他非常感動的。

「我們趕緊離開……」

龍塵剛要帶著阿蠻離開,他總感覺今天有點不對勁,陡然間渾身一緊,彷彿被洪荒古獸盯上了一般,一個強烈的死亡氣息,瞬間將他籠罩,龍塵感覺自己如同墜入冰窖之中。

緩緩轉過頭去,只見遠處幾十丈高的山崖上,一個人凝立懸崖之上,正淡淡看的看著龍塵。

看著那人出現,龍塵陡然間瞳孔一縮,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的恐懼來源,並不在夏長風身上,而是在這個人的身上。

「啪啪啪」

那人伸出雙手輕輕地鼓了一下掌,一臉讚歎的道:「以聚氣修為,連續斬殺凝血境強者,而且其中還有一個凝血巔峰。

呵呵,不得不說,龍塵你確實是一個天才,不愧是龍天嘯的兒子。」

聲音充滿了陰柔的氣息,那正是英侯的特有的聲音,此時的他,正站在懸崖上居高臨下看著龍塵,宛如一頭魔豹,正看著自己的獵物。

龍塵心頭一緊,難怪自己一直覺得心驚肉跳,原來是被他給盯上了。

顯然英侯早就到了,不過一直隱藏於暗處,直到自己殺了夏長風,他才出現。

「陰謀」

龍塵立刻想到了這個字眼兒,英侯是來殺自己的。

「是四皇子派你來的吧?」龍塵抬腳將地上的闊劍鉤入手中,那是王莽的兵器,這把重兵器,可以給他一絲安全感。

英侯一愣,隨即淡淡的笑道:「你覺得呢?」

龍塵搖搖頭,嘆了口氣道:「枉我龍塵自認聰明,竟然不知不覺著了四皇子的道,還真是好算計氨

「為什麼你敢確定我是四皇子派來的,而不是我自己的主意?」英侯盯著龍塵道。

「因為你不會因為上次那點小事,就會遷怒於我,那樣你就不是英侯了,隱忍是你的強項,否則你早就被我父親宰了。」龍塵語氣堅定的道。

同時腦海中一幕幕畫面,急速在腦海中過濾,通過跟英侯的對話,他確定是四皇子要殺自己。

如果假設一開始四皇子就是對付龍家之人,那麼為了這次讓自己刺殺夏長風,四皇子做了重重鋪墊。

先是在拍賣會結束時,故意讓那個殺了李浩的斗笠男子露面,其實是故意讓自己認出他的。

那個斗笠男子應該表面上是大皇子的侍衛,不過實際上他是四皇子的人,四皇子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把龍塵的仇恨值轉移到大皇子身上。

而在自己探視楚瑤的時候,故意賣好幫忙,然後又承認自己調查過龍家之事,不過三緘其口,卻隱隱透露出幕後之人是大皇子。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迷惑龍塵,讓龍塵因為大皇子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誤導龍塵的視線。

原本龍塵只是半信半疑,不過隨後四皇子又點出夏長風離去的時間和路線,一下子把龍塵的思路帶了出去。

當時龍塵也權衡過,這可能是一個借刀殺人之計,不過他為了楚瑤,就算明知道是陰謀,他也要跳。

如果四皇子出賣他,他大不了直接加入煉藥師公會,尋求雲奇大師的庇護,誰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不過龍塵不認為四皇子如此愚蠢,這樣等於是公然將自己推向敵對,聰明的人不會這麼干。

但是現在英侯出現,龍塵覺得自己當初想的太過簡單了,顯然他低估了四皇子的手段。

雖然有些沮喪,不過龍塵不得不承認,自己上當了,是強大的力量,沖昏了他的頭腦,如今讓他陷入了絕地。

「龍塵,看到現在的你,我彷彿看到了當年的龍天嘯,一樣的意氣風發,一樣的聰明睿智。

當年我敗於你父親之手,被視為一生之中最大的恥辱,不過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有機會報仇。

現在好了,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去挑戰龍天嘯了,不過去之前,我需要先置辦一件見面禮。

你說我拿著他兒子的人頭送給他,他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呵呵,我相信,那一定會很精彩吧」英侯笑著道,不過笑容之中,充滿了讓人不寒而慄的陰冷。

「我覺得,你跟我父親齊名,那是對他的恥辱,你沒有把握戰勝我父親,就想出這麼一個陰損的招數。

在我父親面前,你永遠都是一個失敗者,你現在連挑戰他的資格都沒有了。」龍塵搖搖頭,一臉憐憫的道。

英侯那張不溫不火的臉色終於變了,變得無比猙獰,顯然龍塵的話刺到了他心中的痛楚。

英侯少年得志,天賦極高,可是他生不逢時,在他同代之中,出了個龍天嘯。

他曾經挑戰龍天嘯數次,都以失敗告終,最後一次,更是被龍天嘯斬殺一根手指。

自從那以後,英侯開始潛修苦練,人也開始變得陰沉起來,雖然後來同樣晉陞易筋境,成為fng鳴三大強者,但是他心中始終記著在龍天嘯手下的慘敗。

奈何他進入易筋境中期巔峰后,發現手指殘缺的他,無法進入易筋後期,心中更是對龍天嘯恨之入骨。

如今機緣巧合,得到了生肌造骨丹后,誕生出了完整的手指,終於突破到了易筋七重天,步入易筋後期。

此時的英侯意氣風發,決定這次一定要擊殺龍天嘯,一雪前恥。

不過雖然他晉陞到了易筋後期,但是龍天嘯已經成為了他的心魔,對於戰勝龍天嘯,他沒有必勝的把握。

但是今天有機會擊殺龍塵,如果用龍塵的頭顱,激怒龍天嘯,會無形中增加他的勝算。

如今龍塵一言道出他的目的,讓他不禁惱羞成怒,就像一個偽君子,被人無情撕去偽裝的麵皮一般,英侯雙目之中殺機四溢。

「怎麼被我說中的痛處?有些無地自容了?那就在懸崖上一頭撞死算了,可以一了百了」龍塵勸道。

雖然口中說的輕鬆,不過手中的闊劍抓的更加緊了,同時氣旋緩緩運轉,全身緊繃。

「小畜生,受死」

英侯怒喝一聲,半空之中一道寒光浮現,猶如一道閃電一般,當龍塵察覺時,驚駭的發現,英侯手中的長劍,已經指到了自己的咽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