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六十九 龍天嘯的苦衷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需要跟大夏帝國合作,白衣男子臉上浮現一抹冷厲:如果事情給我辦砸了,就都給我去死吧! …… 龍塵返回家中已經深夜,在龍塵的房子中,龍塵仔細打量了一下陳飛,他驚訝的發現,陳飛身上的氣息極為...

「當然相信,因為如果你剛才說謊了,現在的你,早就已經成為一具屍體。」龍塵淡淡的話語,卻充滿了自信。

陳飛大吃一驚,不過見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任何變化,臉色浮現一抹疑惑。

「我剛才爆出的那枚丹藥名為燃魂丹,就算你剛才閉住了呼吸,依舊沒有任何作用,這種毒氣會直接侵蝕你的毛孔,深入體內血液中。

一旦毒氣入體,你若是發力狂奔,或者劇烈戰鬥,都會讓血液流速加快,毒性瞬間侵入靈魂,必死無疑。」龍塵道。

陳飛臉色一變,他想不到龍塵的配置出的毒丹如此恐怖,不過此時龍塵已經完全信任了他,就絕對不會騙他。

「我之所以信任你,不是因為我的智慧有多高,而是我對於我的丹更加自信。

我剛才詢問你的時候,如果你說了謊,你的血液會自動加速流動,早就七竅流血而死了,把它吃下去」

說完話,龍塵丟給陳飛一粒藥丸,陳飛一把接過,想也不想,直接吞下。

「服下這枚丹藥后,你體內的毒會被解去,不過效果有些緩慢,所以三天之內,你不能劇烈的戰鬥,走吧,跟我回去。」

龍塵說完,直接向家中走去,陳飛急忙跟上,地上留下了一片殘肢斷臂的血腥氣息。

……

「混蛋,你居然敢背著我去殺龍塵?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一間密室內,白衣男子指著夏長風一臉殺氣的罵道。

同時一股恐怖的殺意,宛如實質一般,將夏長風鎖死,彷彿一把利刃架在夏長風的脖子上,只要白衣男子一個念頭,就可以了結他卑微的生命一般。

「洛兄你聽我說,這不是我乾的,是我妹妹把我手下調走了,我真的不知情氨

夏長風一臉惶恐的解釋道,汗水瞬間打濕了衣服,那股殺意太恐怖了,就連他這個凝血境強者都抵擋不了,彷彿自己就像一個螻蟻一般,無法抵抗。

「你當我白痴嗎?你的侍衛,沒有你的首肯,你那個蠢妹妹怎麼可以隨意動用?

分明是你見離開在即,想把龍塵這個眼中釘徹底解決掉,還好龍塵沒死,否則這次壞了大事,就算你有十條命,也頂不住上邊的怒火」白衣男子冷喝道。

夏長風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這次刺殺龍塵,確實是夏白池安排的,不過那白衣男子說的沒錯,他將自己的侍衛借給了她。

本來他想如果把龍塵殺了,到時候把事情往夏白池身上一推,以夏白池丹士的身份,應該沒事的。

本來在拍賣會的時候,他就借了夏白池不少金幣,這次被夏白池逼著,不得不暗中支援她。

不過沒想到的是,一群凝血境強者過去,只有三個人回來,這讓他震驚不已,可是還沒等他問清緣由時,白衣男子已經來了。

「夏長風,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的事是小,如果壞了大事別說是你,就算是你們整個大夏帝國都擔當不起。

回去告訴你那個愚蠢的妹子,如果她再敢妄為,我就親手擰下她的腦袋,衛蒼那個老色鬼,本座還沒把他放在眼裡。」白衣男子冷哼道。

「是,是,長風一定好好管教舍妹,絕對不會給大人添麻煩」夏長風如同小雞啄米一樣點頭道。

「龍天嘯曾經放下話來,如果他們母子有什麼不測,必然會放棄守衛,揮軍殺入帝都,那是我們最害怕發生的事情,明白嗎?」白衣男子冷冷的道:

「你們最近一直在試探龍天嘯的底線,但是龍天嘯始終沒有任何回應,但是不代表他不在乎自己的老婆兒子。

他要麼不動,要麼就是雷霆萬鈞,他這是再警告你們,可恨你們這些白痴,連這點都看不懂。」

「洛兄,小弟一直不明白,以洛兄的身手,為什麼不直接除掉龍天嘯?」夏長風問道。

「白痴,如果真的可以明目張的來,還用得著跟你們合作嗎?再說,龍天嘯乃是一位易筋境強者,哪有那麼好殺?

如果一擊不成功,走露了風聲,這個責任誰擔待的起?」白衣男子罵道。

夏長風被罵得一陣尷尬,但是又不敢反駁,只能老老實實忍著,同時心中對龍塵更加憤恨了。

夏白池這次動手,其實他也非常行想這麼干,龍塵不死,他心中的一口氣就咽不下。

可是他沒想到十幾個凝血境高手,有心算無心之下,依舊失敗了,而且還損失如此慘重。

看著夏長風退出房間,白衣男子嘆了口氣,自己好不容易才撈到的美差,恐怕沒那麼容易完成。

他剛才氣得差點出手將夏長風宰了,可是他不能這麼干,這個計劃實施了很多年,本來他是來坐享其成摘桃子的。

結果這邊的人腦子好像都僵掉一般,氣得他想殺人,空有一肚子的怒火卻發不出。

他自己又不方便露面,還需要跟大夏帝國合作,白衣男子臉上浮現一抹冷厲:如果事情給我辦砸了,就都給我去死吧!

……

龍塵返回家中已經深夜,在龍塵的房子中,龍塵仔細打量了一下陳飛,他驚訝的發現,陳飛身上的氣息極為隱晦,即使是面對面,都很難感應到他的存在。

「小人修行的功法特殊,隱息之術方面,有著一茫所以世子也不用奇怪。」

陳飛雖然說得謙虛,不管眼神深處,卻帶著一絲極度的自負,顯然對於自己的隱息之術,極為自信。

龍塵點點頭,這個陳飛確實有獨到之處,自己這麼長時間,都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如果不是今天,自己的長劍被震碎,陷入劣勢的瞬間,陳飛露出了一絲自己的氣息,他絕對無法發現陳飛。

在那個時候突然露出一絲氣息,顯然是要出手,而那個時候,他感受不到敵意,那就說明,陳飛是想救自己。

所以龍塵當時就猜到了,陳飛應該對自己沒有惡意,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動用了自己的毒丹。

如今的龍家風雨飄搖,隨時都有可能傾覆,他一點都不敢大意,他不敢用龍家人的性命去賭。

「我父親那邊如何?」深吸了一口氣,龍塵還是問出了這句話,他非常的想知道父親的近況。

時隔太久了,父親的記憶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了,不過幼年裡,父親的慈愛,深深地埋在他的心中。

「侯爺一切安好,不過最近幾年與蠻族的戰鬥越來越激烈,而帝國早就停止向侯爺提供補給。

原本的五十萬大軍,如今只剩二十萬不到,如果不是周圍的百姓,感念侯爺的恩德,將子女送來參軍,同時大量提供糧草,我們早就堅持不下去了。」說道後來陳飛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怒色,聲音也變得低沉起來。

帝國對於鎮遠候的態度,讓他們寒心,如果不是看著那麼多百姓殷切的眼神,他們早就走了。

所謂的蠻族並非一個種族,而是對於一些野蠻種族的總稱,他們生於荒野,使用了殘酷的生活環境,以打獵採集為生,長期在艱苦的環境下生存,讓他們鍛鍊出了一副極為強悍的體魄,和驚人的戰鬥力。

隨著他們的強大,他們的生活範圍越來越廣,後來他們發現了鳳鳴帝國這邊,有著富饒的物產,掠奪起來,比他們辛苦打獵,更加容易和安全。

他們之所以被稱為蠻族,是因為他們生活習慣與正常人相差極大,一家同床,不分輩分男女皆可交媾,極為混亂。

他們除了自己族人外,其他所有種族,都被視為獵物,可以隨意宰殺,就算是捉到鳳鳴百姓,男的直接殺掉,當成食物存儲起來,而女子則被淫樂,死後依舊成為食物。

鳳鳴百姓對他們又恨又怕,被他們掠奪多了,反正讓蠻族越來越強大起來,鳳鳴帝國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開始反擊。

不過蠻族之人數量極多,來去如風,居無定所,不像鳳鳴百姓,有棲居之處,根本找不到他們的老巢,只能被動防守。

自從龍天嘯到來后,屢次斬殺蠻族偷襲者,血染黃沙,震懾了蠻族,讓邊境百姓,得以安養生息,龍天嘯更是成了百姓心中的軍神。

後來龍天嘯大軍屢次跟蠻族交戰,時常被偷襲,消耗極大,卻得不到補給,大軍數量急速減少。

周圍百姓紛紛全力支持,有人的出人,將自己的孩子送來參軍,有力的出力,將家中多出來的吃的用的,都送給鎮遠大軍。

但是這些補給依舊不夠,大軍在平時沒有重大戰事的時候,也會幫助百姓農耕,以便提供更多的補給。

所以邊境軍民,就像是一家人一般,所以想到那些期盼的眼神,陳飛眼睛有些紅了,他們就算是死,也絕不能讓那些百姓受傷害。

聽到陳飛講述的一切,龍塵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衷,一邊是自己的妻兒,一邊是數以百萬的無辜百姓。

如果換了是龍塵,他也難以取捨,之前對於龍天嘯的怨氣,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心中升起無盡的驕傲,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才是真正的英雄。

「陳飛,你回到我父親那邊去吧」龍塵想了一下,看這陳飛道。

陳飛臉色一變:「這絕對不可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