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四十九章 丹谷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換了誰都要發瘋了。 龍塵忽然明白了,自從師妹死後,雲奇大師死死地守住這個秘密,就是為了報復衛蒼。 讓他一直惦念雲奇手中的「至寶」,勾引的他連覺都睡不著,一直處心積慮的對付他。 ...

「你可知道我和衛蒼,為何水火不容?」

龍塵心頭一震,他也很想知道,只不過這樣的事情,實在不好意思開口,如今雲奇大師提起,自然勾起了他的好奇。

通過雲奇大師講述,讓龍塵想不到的是,雲奇和衛蒼竟然是師兄弟,他們的老師一生,共收了三個弟子。

出了雲奇和衛蒼外,還有一個女弟子,那個女弟子,也就是雲奇的妻子,是雲奇給龍塵所看的畫像之人,跟夏白池有著九成相似。

雲奇他們的師父,是一位隱士高人,臨近晚年,才收了他們三個為徒,傳授煉丹之術。

而他們三人,煉丹天賦極高,尤其是雲奇,更是三人之冠,身受師父喜愛,對其更是盡心傳授。

不過人總是有妒忌心的,尤其出身寒微的衛蒼,自小憤世嫉俗,這方面尤其激烈。

但是他一直壓抑著沒有表現出來,直到有一天,他們的師父年事已高,壽元將盡,便把雲奇叫到了身前,交給了他一塊銘牌。

「呵呵,我跟衛蒼的恩怨,就起於這塊銘牌」

雲奇大師嘆了口氣,手中多出了一塊銅質的銘牌,那銘牌一出現,整個房間立刻升溫,彷彿一塊燒紅的鐵塊一般。

龍塵向那銘牌看去,銘牌的正面刻著一口精緻的丹鼎,周身霞光萬道,看起來極為逼真。

銘牌的背面是一幅山水圖案,山水之間有著一道山谷,周圍仙氣繚繞,朦朦朧朧,看著那副圖案,龍塵竟然心境彷彿變得一下通明起來一般。

「這就是先師父留給我是遺物,為了它,讓我們師兄反目,累得愛妻隕落,唉」

雲奇大師摸索著手中的銘牌,一臉的複雜,有著一絲憤恨,有著一絲凄涼。

龍塵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雲奇大師收拾了一下情緒,繼續給龍塵講訴。

本來他師尊將銘牌交給雲奇的時候,只有他們兩個人,極為隱蔽,可是不知道後來,衛蒼是如何得知了銘牌的存在,開始向雲奇討要。

雲奇不肯,衛蒼軟磨硬泡之下,見無任何結果,他又不是雲奇的對手,終於將黑手伸向了他們的師妹。

雲奇大師和師妹早就情愫暗生,衛蒼暗算了她,用她的性命要挾雲奇。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小師妹平時柔柔弱弱,可是骨子裡十分剛烈,竟然一怒自戕。

這讓衛蒼慌了,雲奇當時不禁殺意滔天,終於爆發了出來,欲將衛蒼碎屍萬段,為師妹報仇。

不過衛蒼雖然煉丹上的造詣,跟雲奇相差甚遠,但是戰力,只是比雲奇略遜一籌而已。

自知不敵,衛蒼一路逃遁,雲奇萬里追殺,可是依舊被衛蒼逃了,之後三十年間,雲奇始終不停地打探衛蒼的消息,要為師妹報仇。

可是衛蒼極為狡猾,始終不肯露面,並不時地請高手擊殺雲奇,在那段時間,雲奇被伏擊數次,差點隕落。

後來雲奇從仇恨中清醒過來,如果在這一下去,非但報不了仇,反而會讓自己的丟掉性命。

於是他憑藉自己的強悍的煉丹之術,加入了煉藥師公會,並成為了會長,將仇恨暫時放下。

可是就在幾年前,衛蒼忽然出現,而他的身份,竟然也成為了煉藥師公會的會長。

雖然時隔三十年,但是那份仇恨依舊沒有減少一絲,兩人都曾經激戰過數次。

這些年來,衛蒼苦練陰煞毒掌,幾次激戰,雲奇雖然略勝一籌,但是卻奈何不得他,都被他逃走了。

最近兩年,兩人的爭鬥漸少,主要是都對對方的底細了解了,沒必要白費力氣,除非可以找到一擊斃命的方法,否則誰都不願意出手。

「你不是很好奇,這個銘牌到底是什麼,值得我們如此爭鬥?」講到這裡,雲奇大師問道。

龍塵點點頭,他確實很好奇,這塊銘牌到底有什麼來歷,讓衛蒼如此瘋狂。

雲奇大師臉上浮現一抹嘲諷道:「衛蒼其實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原本以為這是師父偏心,留給我的秘術,其實它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銘牌而已」

「普通的銘牌?」龍塵不禁吃了一驚,就為了一個普通的銘牌,竟然把自己的愛人害死了?

「是啊,它就是一個普通的銘牌,其實沒有半點用處,不過當時是師尊的遺物,命我保管,我也沒辦法。

原本我已經開始有些禁不住衛蒼的軟磨硬泡,準備把東西交給他保管了,誰知道,他竟然將黑手伸向的師妹……」雲奇臉上浮現的全是憤怒和殺意。

同時龍塵還在雲奇的臉上看到了懊悔和自責,為了一件沒有用處的垃圾,連累了自己的愛人,如果換做是龍塵,龍塵恐怕會瘋掉。

「這件銘牌,實際上是一個求學憑證」雲奇大師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繼續道。

「憑證?」龍塵不禁楞了。

「是的,這的丹修聖地——丹谷的求學證明,至於丹谷……,算了,還是不說了,太過遙遠。

你只需要知道,那是丹修心目之中的最高信仰,我們這些蠻荒之地,根本沒人知道那個地方。

我帶著這個東西,已經幾十年了,現在我把他交給你」說完將銘牌遞給了龍塵。

「大師,這個萬萬使不得啊,這是您師尊留給您的東西,小子萬萬不敢接受」龍塵趕忙搖手道。

「這不是師尊留給我的,他是讓我流傳下去的,而且我就算給你,你也未必用的上」雲奇大師微笑道。

「怎麼?」

「這塊銘牌,雖然是一塊敲門磚,但是沒有實力,你連門都找不到,更何況敲門了」雲奇大師苦笑道:

「剛才跟你說過,丹谷是所有丹修者心目中的聖地,怎麼可能那麼容易進去。

你有了這塊銘牌,還需要有相匹配的實力,才能使用它,否則依舊無用」

「要什麼實力?」龍塵問道。

「二十歲之前,成就丹王,就可以憑藉這個銘牌,去報名了」雲奇大師嘆了口氣道。

龍塵聽得頓時,將嘴巴張的老大,丹王?二十歲之前?這是在講故事嗎?

雲奇大師這樣的人物,修鍊近百年,也只不過是丹師巔峰,二十歲的丹王,那不是開玩笑嗎?

難怪雲奇大師會露出那樣的表情,為了這樣的一個東西,把自己的妻子命給搭進去了,換了誰都要發瘋了。

龍塵忽然明白了,自從師妹死後,雲奇大師死死地守住這個秘密,就是為了報復衛蒼。

讓他一直惦念雲奇手中的「至寶」,勾引的他連覺都睡不著,一直處心積慮的對付他。

夏白池的出現,很有可能就是沖著這件至寶來的,當龍塵的出現,和雲奇大師對龍塵的態度,讓他們產生了警覺。

所以想將龍塵弄死,讓雲奇大師後繼無人,他衛蒼得不到,就那那件「寶貝」徹底爛在雲奇大師的手中。

想到這裡,龍塵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這都是為了什麼啊,真是天意弄人。

「雖然你天賦極高,不過可惜你生在這偏遠的蠻荒之地,沒有大派傳承,這塊銘牌你用上的機會微乎其微。

不過只要有一絲機會也是好的,我師父將這塊銘牌給我的時候,就囑咐我,讓我找一個人傳承下去。

他老人家祖上,有人進入過丹谷,這個銘牌也是他們的榮耀,所以希望將來有一天,會有一個天才,帶著這塊銘牌,再次進入丹谷。

為了師尊的這個承諾,我付出的是實在太大了,如今我把它傳給你,也算是丟去這個包袱了」雲奇大師一臉複雜的道。

可以說,這個銘牌改變了他的一生,不過這個改變,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

甚至說,他有一絲憤恨,他不知道這份憤恨該向誰發,師尊?衛蒼?自己?還是老天?

命運就像是一個無聊的掌控著,跟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但是這個結果,卻讓人笑不出來。

伸手將銘牌接過,二十歲成就丹王,如果說別人沒希望,但是不代表龍塵沒希望。

「多謝大師」龍塵恭恭敬敬道。

「要說謝謝的,應該是我才對,把這塊銘牌交出去,我也算是完成了師尊的任務,我可以放手做一些事情了」雲奇大師微笑道。

龍塵一驚:「大師……你……」

彷彿看穿了龍塵的想法一般,雲奇大師一笑道:「放心吧,沒你想象的那麼壞,我不會跟衛蒼同歸於盡的,那樣豈不是等於我輸了?」

聽到雲奇大師這麼一說,龍塵放心不少,如果自己拿了銘牌,雲奇大師就跟衛蒼放手一戰,鬧個同歸於盡,他自己心裡也不舒服。

為了那個老色鬼,將雲奇大師這樣的人物搭上,實在是拿青花瓷砸耗子了。

「孩子,我能教給你的東西不多,不過你是我這麼多年來,見過最後希望用得上銘牌的人,你可要努力氨雲奇大師雖然不想多說,但是還是忍不住嘮叨了一句。

如果龍塵能夠進入丹谷,對於丹修來說,那簡直就是飛升成仙了,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期待事嗎?

「大師放心,弟子一定會繼續努力的」

雖然雲奇大師,沒有收龍塵為弟子,以前那是怕給龍塵引來殺身之禍,畢竟有衛蒼在虎視眈眈。

如今龍塵跟衛蒼的關係,天下皆知,龍塵乾脆以弟子相稱,以表達對這位長者的敬意。

臨走前,雲奇大師叮囑龍塵,要時刻小心,防止對方狗急跳牆,龍塵點頭稱是。

從煉藥師公會出來,直奔家中行去如今身體已經好利索了,可以安全回家了。

當前方一轉彎,看向自己的大門口時,龍塵不禁睜大了眼睛。

「什麼情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