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八章 雲奇秘辛

作者:平凡魔術師  |  更新時間:2015-09-29 00:23  |  字數:3554字

「啪」

一張桌子被夏長風拍成了碎粉,此時的夏長風一臉的猙獰之色,咬牙切齒的道:

「龍塵,龍塵,如果不將你碎屍萬段,我就不叫夏長風」

原本這次燈會,讓他一敗塗地,更讓是失去了黃裳這個得力助手,讓他無比憤怒。

這跟他原來的計劃,完全不一樣,非但沒有殺了龍塵,他搭上了黃裳,衛蒼賠進去了珍貴的獸火。

這場較量最大的贏家,竟然是龍塵,這如何讓他不怒,現在的他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夏長風身處的一件房舍內,有著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身穿一身長袍的男子,彷彿沒看見夏長風的憤怒,在一旁悠閑地品著茶。

彷彿那一掌,讓夏長風的怒氣發泄了不少,心情也漸漸平靜了襲來,對著那人恭恭敬敬的道:「洛兄,龍塵簡直欺人太甚,我希望洛兄能為我出口氣」

那被稱為洛兄的白衣男子,輕輕將手中的茶杯放下,淡淡的道:「長風,你太讓我失望了,只是一個女人,就讓你失去了冷靜。

那個龍塵只不過是一個小蝦米,你要記住我們這次來鳳鳴的目的,如果因為這件雞毛蒜皮的小事,耽誤了大事,你我都吃罪不起,懂嗎?」

說到後來,那白衣男子臉色一沉,顯然夏長風的表現,讓他十分不悅。

經過那白衣男子一提點,夏長風一驚,想到這次來的目的,不禁額頭上的汗下來了。

「多謝洛兄提點,長風知錯了」夏長風急忙躬身一禮道。

見夏長風如此,那白衣男子微微一笑道:「成大事著,隱忍是最基礎的條件,你又何必計較一時得失?

況且這件事我們籌划了這麼多年,那三公主的依舊是你的,你想想,當龍塵那小子,辛辛苦苦努力了很久,到時候依舊徒勞無功,豈不是讓人更加爽快?」

夏長風眼睛一亮,隨即嘆了口氣道:「還是洛兄看到遠,小弟慚愧」

「你這是關心則亂,不過說實話,那個楚瑤確實美若天仙,讓人無法抵擋。

楚瑤的紅丸是你的,不過長風你得到美人的時候,能不能讓哥哥也沾沾花露啊」白衣男子看著夏長風笑道。

夏長風臉色微微一變,不過隨即掩飾了下來,極力裝作淡然的笑道:「長風並非貪圖美色之人,事成之後,當然有洛兄一份好處」

「長風你不會心裡不舒服吧」白衣男子,端起茶杯,吹了吹杯中的茶葉道。

「怎麼會,洛兄是宗門之人,小弟還指望將來得到洛兄提攜呢」夏長風趕忙道。

白衣男子哈哈一笑道:「很好,這才是大丈夫,拿得起放下的,否則怎能成大事?

放心吧,只要這次的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一個外門弟子的身份,是絕對跑不了的」

「如此多謝洛兄了」夏長風不禁大喜,就連剛才心中的不快,,也煙消雲散了。

白衣男子點了點頭道:「不過這件事千萬要小心,不能走路半點風聲,否則非但好處撈不到,上面怪罪下來,恐怕你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洛兄放心,小弟已經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絕對把事情辦得妥妥的」夏長風拍著胸脯保證道。

「嗯,那就好,我的身份見不得光,所以萬不得已,我不能出手。

你必須加快進程,爭取早點把計劃制定好,記住動靜越小越好,最好兵不血刃」白衣男子道。

「如今大部分計劃已經布置完畢,整個鳳鳴帝國,基本上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不過如今卻有一個難題。

那就是鎮遠候龍天嘯,鎮遠候始終不肯屈服,軟硬不吃,實在讓人頭疼,他手中掌握著鳳鳴近乎三分之一的兵,如果不把他解決,恐怕會影響到我們的大計」夏長風道。

「龍天嘯?龍塵?他們是什麼關係?」白衣男子問道。

「他們是父子」

「笨蛋,他是鎮遠候的兒子,那就等於是一張底牌,一張控制鎮遠候的底牌,你竟然想殺了他?」白衣男子不禁勃然大怒。

夏長風頓時語塞,他也知道龍塵是一張底牌,但是他忍受不了楚瑤跟龍塵眉來眼去。

「你差點壞了大事,龍塵你暫時不能動他,你現在去想辦法弄到更多關於龍塵和他家人的資料給我」白衣男子道。

「是」

夏長風只能乖乖離去,看著想夏長風離去的背影,白衣男子,冷冷地吐了兩個字:

「蠢貨」

……

當龍塵再次來到煉藥師公會的時候,原本對龍塵不冷不熱的煉藥師們,都恭恭敬敬地向龍塵行禮。

昨天龍塵展現的煉丹之術,已經傳遍了整個帝都,即使在對方近乎作弊的情況下,依舊完勝,讓人震駭。

龍塵以不足十六歲的年紀,取得了丹徒的身份,可見其前途不可限量,就算不去巴結龍塵,誰也不希望給龍塵留下一個壞印象。

對於這突入其來的熱情,龍塵還有些不適應,打聽了一下,雲奇正在自己的靜室之中,直奔靜室而去。

「進來吧」

龍塵剛要敲門,裡面已經傳來的雲奇那蒼老的聲音。

進入房間內,發現雲奇正盤膝坐地,身前放置了一隻碗,碗中有水,漆黑如墨,還散發著惡臭的氣息。

「衛蒼的陰煞掌,威力又強大了許多,不過畢竟是旁門左道,成不了大氣候」衛蒼看著身前的黑水,臉上浮現一抹不屑。

「大師,您的手好了?」

那天雲奇大師,跟衛蒼對了一掌,竟然被對方給陰了,衛蒼的一掌上,含有陰煞之毒。

「花了一夜之功,總算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