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四十五章 力挫強敵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上,那些鳳鳴帝國的侯爵們,發出一陣驚呼,他們認出了黃裳的手段。 暴血大/法是一種極為恐怖的秘術,凝血境強者,遇到無法力敵的強者,在必死無疑情況下,才會做出這麼狠厲的決定。 暴血大/法,...

「我來了」

龍塵一聲冷喝,身上包裹的火焰,陡然上漲,方圓數丈的空間內,都被恐怖的高溫包圍。

「呼」

一掌揮出,龍塵的手掌上的高溫,令空間大面積扭曲,聲勢駭人,直奔遠處的黃裳拍去。

黃裳心中大駭,對於龍塵身上的火焰,他有著說不出的驚懼,眼見龍塵攻來,急忙腳下一動,避開了龍塵的一掌。

不過他剛剛避開龍塵的一掌,陡然間看到了龍塵嘴角浮現的一抹冷笑,同時心中升起有一種極大的危機感。

「不好」

黃裳臉色大變,龍塵那聲勢驚人的一掌,竟然是虛招,真正的攻擊,竟然是那無聲無息的一腳,等他察覺的時候,龍塵的一腳已經狠狠踢在他的小腹之上。

「氨

黃裳的慘叫,響徹整個廣場,龍塵的一腳,並沒有將他重傷,但是火焰,卻點燃了覆蓋他身上的絨毛。

「果然畜生都怕火」

龍塵心中一陣欣慰,黃裳的獸化,雖然帶來了魔獸應有的戰力,但是同樣將魔獸的弱點也一點不落的繼承了。

皮毛類的魔獸,與生俱來的懼怕火焰,所以丹火對於黃裳有著極大的剋制,會讓他心中產生本能的恐懼。

龍塵那一腳上,附帶的火焰,點燃了黃裳的身體,一瞬間一股強烈的烤鳥毛的味道,瀰漫開來。

看著黃裳拚命地拍打這身上的火焰,當火焰全部熄滅的時候,原本覆蓋在黃裳身上的黃色絨毛,已經焦黑一片,狼狽不堪,宛如一隻從灶台里鑽出來的老鼠一般。

看到這一幕,雲奇暗暗鬆了一口氣,龍塵能夠這麼快找到黃裳的弱點,非常的難得。

最重要的是就算別人知道也沒有用,只有能夠凝聚丹火的龍塵,才能抓住他的致命弱點。

「氨

黃裳的皮膚上一片焦黑,身上的毛被一瞬間燒光,雖然並沒有重傷,但是他剋制不住對於火焰那種天生的恐懼,不禁發出一聲怒吼。

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已經非常明顯了,龍塵的丹火,死死地剋制了黃裳。

就在黃裳哀嚎之際,龍塵如同一道人形火焰,雙掌飛舞,對著黃裳衝來。

「轟轟轟」

龍塵速度極快,一連拍出三掌,黃裳眼見躲避不及,只能咬牙拚命抵擋。

不過他可能並不懼怕龍塵的力量,但是龍塵每一掌過後,他的利爪彷彿從火爐中縮回一般。

三掌過後,黃裳覺得自己的手掌,就像不是自己的一般,甚至他自己都能聞到自己手掌上,散發的淡淡肉香。

剛才龍塵被逼的四處躲避,如今形勢完全逆轉,黃裳在龍塵的丹火下,只能抱頭鼠竄,竟然沒有還手之力。

於胖子等人,見狀不禁大喜,只要龍塵能堅持住,勝利必然屬於龍塵。

「黃裳,殺了他」

夏長風站了起來冷喝一聲,龍塵的強大,遠遠地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

甚至已經讓他感受到了恐懼,一個潛力無限的丹士,同時也是一個戰力無邊的武道天才。

這樣的人要麼收到麾下,要麼就徹底打死,如今他跟龍塵勢同水火,第一種情況完全不可能了,那麼現在他要不惜一切代價,將龍塵抹殺,否則他將寢食難安。

黃裳看著被火焰包圍的龍塵,雙目之中充滿了憤恨,他這麼也沒想到,不過是一個殺人遊戲,居然演變到了這個程度。

「龍塵,你給我死」

如今收到夏長風的命令,黃裳發出了一聲野獸般的咆哮,陡然間血氣漫天,整個人彷彿被血液瀰漫一般,全部變成的紅色,就連眼珠也不例外。

「什麼?」

「竟然使用了暴血大/法?」

「這太瘋狂了吧」

觀戰席上,那些鳳鳴帝國的侯爵們,發出一陣驚呼,他們認出了黃裳的手段。

暴血大/法是一種極為恐怖的秘術,凝血境強者,遇到無法力敵的強者,在必死無疑情況下,才會做出這麼狠厲的決定。

暴血大/法,用點燃全身氣血為代價,換來暫時性的戰力提升,會讓使用者戰力翻倍。

不過代價也非常慘烈,一旦使用的暴血大/法,凝聚血液精華會被燃燒殆盡,就算活下來,基本上修為定格,從此終身無法寸進。

這種情況是非常少見的,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會這麼做的,可是如今黃裳就這麼做了。

雲奇大師看了一眼觀戰席這邊神情木然的鳳鳴帝國的王侯們,不禁心中一嘆,鳳鳴算是沒救了,出了這樣的一個天才,竟然無人為龍塵出頭。

不管如何,說到底龍塵是鳳鳴帝國的人,更是功高蓋世鎮遠候的兒子,就算龍塵對於鳳鳴沒有任何貢獻。

可是鎮遠候鎮守邊關十餘年,浴血奮戰,抵擋兇殘的蠻族,讓鳳鳴帝國得以安享太平。

如果他的兒子,就這麼死在帝都,皇室就不怕寒了天下人的心嗎?不過雲奇看了看四皇子,又看了看太后,不禁一陣感慨,身體微微向前傾了一點,準備隨時營救龍塵。

今天龍塵的表現,已經大大地超出了雲奇大師的意料,他絕對不能讓龍塵有事。

施展了暴血大/法后的黃裳,已經成了一個嗜血的猛獸,雙目之中一片通紅。

黃裳一聲爆喝,陡然間渾身血氣一窒,緊接著如同百川匯海一般,全身血氣,都凝結到了右手上。

整個右手瞬間粗如大腿,上面的肌肉盤根錯節,散發著恐怖的威壓,對著龍塵抓來。

「魔狼爪」

就在黃裳出手的那一剎那,雲奇大師身形一晃,已經飄了出來,直奔場中而去。

「雲奇,你別礙事」

雲奇大師身形剛動,早有準備的衛蒼冷笑一聲,已經奔出,擋在雲奇大師身前,一掌拍落。

雲奇冷哼一聲,一掌拍出,要將衛蒼震退。

「啪」

兩人手掌對在一起,衛蒼身形一晃,不過卻擋住了雲奇的一掌。

兩掌相交,雲奇大師臉色一變,他陡然間覺得手掌一寒,手掌一瞬間變成了黑色。

「雲奇,我的陰煞掌的味道不錯吧,有我在你別想過去,那小子死定了,哈哈」衛蒼一聲冷笑道。

雲奇心中一驚,他跟衛蒼數十年恩怨,沒想到最近幾年,他進步了這麼多,自己短時間,竟然無法突破他的封鎖。

「老淫棍,你才死定了」

一個嘲諷的聲音傳來,正是發自龍塵的口中。

眼見黃裳一掌拍來,龍塵深吸了一口氣,將一身修為運轉到極致,丹火之力再也沒有一絲保留,如同火山一樣爆發出來。

「火雲掌」

龍塵的身上的火焰全部消失,火焰之力全部凝聚在掌心上,原本淡黃色的火焰,因為高度你凝聚,殘生了一絲淡紅色。

「轟」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龍塵的一掌,拍在了黃裳的利爪之上,爆響震天,火焰飛舞,滾滾氣浪升騰而起。

就連雲奇和衛蒼,都停止了動作,一臉震驚的看著場中,當煙塵過後,視線恢復,首先映入人們眼帘的是,一個方圓丈許的大坑。

在大坑的兩邊數丈的距離,兩個身影躺在地上,全場一片鴉雀無聲。

「啪」

一聲輕響,一個身影緩緩動了一下,只見一身血跡的龍塵,緩緩站起。

雖然頭髮散亂,衣衫破碎,人也在不停的喘息,但是此時的龍塵,依舊顯得那麼強悍。

繞過大坑,龍塵緩緩走到黃裳面前,此時的黃裳,更加狼狽,渾身焦黑,彷彿一條幹屍,還有不少骨骼裸露在外面。

催發了暴血大/法后,他的防禦力直線下降,所以最後一記硬拼,他比龍塵的傷勢更加嚴重。

「我說過,我會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龍塵站在黃裳的身前,冷冷的道。

黃裳想說什麼,但是塌陷的胸口,死死地擠壓著這他的腹腔,讓他一句話也說不來。

「說不出話的感覺不好受吧,報應來的還真快,你讓人說不出話,如今自己也說不出了」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嘲諷。

之前黃裳使卑鄙手段,為了激怒龍塵,故意將石峰擊成重傷,封住了他的氣息,讓他無法認輸,這一切都逃不過龍塵的眼睛。

看著龍塵冰冷的眼神,黃裳雙目之中,浮現出一抹恐懼之色,想要說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

黃裳害怕了,如果是幾年前的他,還不至於懼怕生死,但是最近幾年,跟著夏長風縱情享樂,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眷戀,他不想死。

「求饒的話,就省略了吧,像你這樣的人,不值得憐憫」龍塵搖搖頭道,緩緩抬起了一隻腳。

全場的人,都靜靜地看著,一句話也說不出,這場跌宕起伏的龍爭虎鬥,深深地震駭住了他們。

「龍塵,放過黃裳,我願意給你一大筆賠償」夏長風當然不甘心,看到自己的最得力的手下,就這麼死了,不禁厚著臉皮開口道。

「哦?你有什麼可以打動我的東西嗎?」龍塵臉上浮現一抹興趣。

見有門,夏長風不禁大喜:「你想要什麼直接開口,只要我有的,絕不吝惜」

龍塵點點頭,伸出一個大拇指道:「想不到你還挺仗義,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命給我,我就放了他」

夏長風原本充滿了喜色的臉,彷彿被人狠狠抽了一個耳光一般,死死地盯著龍塵:「你玩我?」

「玩你不是目的,目的是玩死你」龍塵臉上浮現一抹陰森的笑容,一字一句的道。

說完龍塵一腳抬起,在全場一片驚呼中,狠狠地踩向地上的黃裳。

就在龍塵的腳剛要觸碰到黃裳胸口時,陡然間龍塵感覺一陣頭皮發麻,同時耳邊傳來雲奇的怒喝,想也不想,急忙一個側滾。

「嗤」

一道箭矢,緊貼著龍塵的的腰際劃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