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十六章 公主芳心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功夫,居然沒看見二公主是怎麼出場的,讓龍塵懊悔不已。 不過接下來是楚瑤的花燈,龍塵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自己錯過什麼。 「轟」 先是一聲爆響,一道眼花衝天而起,照亮了天宇,讓所...

「燈會開始」

隨著太后的話音一落,一道悠揚的樂聲響起,一串巨大的花燈,出現在台上。)

花燈呈八瓣,分別由八個少女持著,當八個花瓣合攏之時,組成了一個碩大的蓮花。

陡然間蓮花綻放,花蕊微動,這時人們才驚訝的發現,那花蕊赫然是一個身穿綵衣的女子。

當那女子一出現,全場一片歡呼,那人正是鳳鳴帝國的大公主,龍塵看了一下,長得不錯,值得點個贊。

大公主出現后,玉手一伸,兩道輓聯出現,上聯是:天佑鳳鳴,下聯是:國泰民安,讓全場爆出一陣陣歡呼聲。

龍塵微微一笑,作為帝國公主,也是夠悲哀的,就像生活在一個小罐子里的一群蟋蟀。

整天鬥來鬥去,不過想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你不跟別人斗,就會被別人踩。

如果只是踩也就罷了,關鍵是他是要把你往死里踩,這跟冤讎無關,跟好壞無關,或許這是人性中最原始的邪惡。

龍塵正感慨間,二公主出現了,龍塵一走神的功夫,居然沒看見二公主是怎麼出場的,讓龍塵懊悔不已。

不過接下來是楚瑤的花燈,龍塵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自己錯過什麼。

「轟」

先是一聲爆響,一道眼花衝天而起,照亮了天宇,讓所有女子們發出一陣歡呼。

不過歡呼剛剛想起,陡然間看到天上浮現一個巨大的影子浮現,一條巨龍做的風箏,呼嘯而來。

與此同時,在巨龍的對面,一條彩鳳,帶著華麗的羽翼飛來,灑下漫天金米分,宛如真鳳降世。

「哇,好漂亮」

隨著漫天的彩米分,一龍一鳳交相輝映,宛若神話一般,將所有人都帶入了一種奇異的世界中。

「轟」

一龍一鳳盤旋飛舞后緩緩落地,從龍鳳口中噴出一道巨大的白光,那白光爆開,彩帶飛舞。

當彩帶散去,一個古裝麗人,緩緩浮現在眾人面前,柳眉款款,鳳目依依,秋水浮動萬古,好一個絕世美人。

「呼」

三公主一出現,整個場面一下沸騰了,很多世子們,早就聽聞三公主貌美絕倫,傾國傾城,今天終於見到真正的三公主,一時間激動的瘋狂大叫。

龍塵看著三公主,一時間也呆了,龍塵還是第一次見到刻意打扮過的楚瑤。

楚瑤美目流轉,在人群中找了一圈,陡然間美目一亮,玉手一抖,一個圓圓的小球緩緩飛出,竟然直奔龍塵而去。

啪!

龍塵伸手接住那枚圓球,只見那枚圓球上,帶著一個小小的尾巴。

全場頓時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龍塵,太后臉色微微一變,不過沒有說什麼。

但要是說臉色最為難看的人,那就只有大夏皇子夏長風了,儘管他想表現出一幅風輕雲淡的模樣,但是他真的做不到,整個人臉都氣得綠了。

太后已經決定將楚瑤嫁給夏長風,可是楚瑤今天的表現,分明是龍鳳呈祥之意,而她手中的球,直接拋給了龍塵。

本來一個球沒什麼特殊意義,但是有了前面花燈的鋪墊,就完全不一樣了,跟古代拋繡球選夫婿的程序一模一樣。

此時夏長風儘管努力控制,依舊無法停止身體的顫抖,手背上青筋暴起。

「長風,忍耐一下」衛蒼看了夏長風一眼道。

「大師放心,長風省得」夏長風點頭道,不過聲音中,還是掩飾不住顫抖。

此時的夏長風,恨不得將龍塵活活咬死,龍塵也覺察到了所有人異樣的目光。

在場的人中,只有雲奇大師,臉上浮現一抹笑容,而其他人眼中不是複雜,就是妒忌。

龍塵看著場中的楚瑤,見她美目含笑,正生情款款的看著自己,玉手輕輕地指了指龍塵手中的圓球。

這時龍塵明白了,這竟然是一枚煙花,伸手一扯圓球上的小尾巴,直接將圓球頭上高空。

「砰」

一道絢麗的光芒散開,照亮了整個廣場,光芒散盡最後,天空中浮現出兩道閃光的字跡。

「龍游四海行萬里,鳳離梧桐伴九州」

看著天空上,久久不散的兩行字,啪的一聲,夏長風終於控制不住,將自己的手中的茶杯捏的米分碎。

「龍塵,我不將你碎屍萬段,我就不叫夏長風,還有楚瑤,你這個賤人,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夏長風臉上青筋暴起,楚瑤的舉動,比狠狠抽他耳光,還讓他丟臉。

太后臉色也極為難看,她沒想到楚瑤竟然如此大膽,竟然在這種公開場合,向一個男子示愛。

龍塵也是一呆,見到遠處站在台上的楚瑤,此時的楚瑤,俏臉布滿了紅霞,但是卻一臉的堅定之色。

望著龍塵,美目之中淚水緩緩流出,讓龍塵心中一痛:她這是絕望了嗎?竟然萌生了死念,想在臨死前,表述出自己的願望?

看著楚瑤淚流滿面的容顏,龍塵腦子嗡的一下子變成了一片空白,忽然站起身來,大聲吼道:「生死不棄血海路,龍鳳相依到白頭」

龍塵的怒吼,猶如洪鐘大呂,震撼了每一個人的心,他的怒吼中,透出了堅定不移的意志,和寧死不屈的決心。

楚瑤嬌軀一震,玉手捂著櫻唇,美目之中淚水簌簌而下,原本她只希望,能夠在最後的日子裡,表達出自己的意願,並沒有奢求什麼,只是是希望龍塵能夠明白她的心。

可是龍塵這樣的回答,豈不是將他陷入了絕境,一時間楚瑤又是感動,又是悔恨,覺得自己害了龍塵。

「三公主累了,來人,將她扶下去吧」太后強忍著心中的怒氣,冷聲道。

有五個侍衛過來,剛要將楚瑤請走,雲奇大師淡淡的道:「太后,你這樣就不對了。

年輕人敢愛敢恨這是好事,楚瑤,來,如果不嫌棄,就坐在老頭子身邊吧」

太后臉色一變,他沒想到一向不問世事的雲奇大師,竟然會插手帝國的事。

楚瑤見雲奇大師開口,不禁大喜,她不求雲奇大師保護她,但是她想雲奇大師能夠保護龍塵。

想到這裡,楚瑤雙膝緩緩跪下,不過她還沒等跪在地上,雲奇大師一伸手,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她託了起來。

「孩子,都是自己人,就不要這些凡俗禮節了」雲奇說完,將楚瑤拉在自己身邊坐下。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原本跟雲奇不對付的衛蒼,竟然只是冷冷的看著,不置一詞。

太后雖然心中惱怒,但是她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得罪了雲奇,沒有煉藥師公會支持,再強大的國家,也會很快分崩離析,所以她只能忍著。

不過她身為太后,心機極為深沉,面上不動聲色,笑道:「既然如此,節目就繼續吧」

太后這麼一說,龍塵身邊的石峰站起了身形,活動了一下筋骨:「嘿嘿,終於要到我出場了」

往年的程序都是,宮主獻燈之後,就是世子大比,爭奪鳳鳴第一勇士的頭銜。

「太后且慢,老夫大老遠從大夏趕來,碰巧趕上了花燈節,特意給太后帶來一個精彩節目」衛蒼忽然道。

「哦?大師帶來的節目,想必一定精彩絕倫」太后微微一愣后,便開口笑道。

「這是我不成器的徒弟,今年十七歲,已經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丹徒了」衛蒼說著話,眼中卻盯著古蒼,尤其「貨真價實」,這四個字,說得格外的重。

所有人紛紛看向龍塵,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古蒼這是指桑罵槐,意思龍塵不過是一個水貨而已。

龍塵被冠以丹徒的資格,很多人都對他的真正實力深表懷疑,畢竟龍塵那次煉丹,是在公會內部,外界並不知道,所以大多數人,都以為龍塵不過是走了狗屎運,未必有什麼真才實學。

畢竟被冠以廢物之名太久,而龍塵最近崛起的太快,很多人都懷疑,龍塵背後有著一隻大手扶持,那隻大手,很有可能就是雲奇大師。

但就算是雲奇大師再神奇,也不可能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將一個廢物,一下子變成一個丹徒埃

龍塵聽到衛蒼的話,臉上浮現一抹嘲諷:好戲要來了。

雲奇也不說話,只聽衛蒼繼續道:「今天,就讓小徒獻醜,現場給大家煉一爐丹」

聽到衛蒼的話,全場爆出一陣歡呼,煉丹師地位尊崇,在場的所有人,都只聽說過煉丹,但是從未親眼見過。

對於這個職業他們充滿了崇敬和好奇,如果能夠親眼看到一顆丹藥的形成,對於他們來說,那是莫大的機緣。

「不過所謂好事成雙,白池代表我大夏煉藥師公會,年輕一代的煉藥師,不知道鳳鳴公會,是不是也有人出來露一手呢」衛蒼說完話,看著雲奇大師。

「她是你的徒弟,但是龍塵還不是我的徒弟,所以你那點心思,恐怕也落空了」雲奇大師淡淡的道。

龍塵心中一動,難道雲奇一直不肯收自己做弟子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

「玩玩嘛,全當是助興了,況且又不是白玩」

衛蒼說這話,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個玉瓶,瓶中居然有著一道拇指頭粗細的火焰,在不同的扭曲。

「這是二階魔獸炎豹的獸火,誰贏了,我就把它獎勵給誰」

夏白池看著那獸火,雙目之中浮現一抹激動,她惦記那獸火好久了,想不到,衛蒼終於捨得拿出來了。

衛蒼晃著手中的獸火,對著台下的龍塵極具誘惑的道:「小子,怎麼樣,上來玩玩嗎?」

對於這麼明顯的誘惑,所有人心中搖頭,這個衛蒼這個行為,貌似不符合大師的身份,太低級了吧。

果然,龍塵斜著眼睛看著衛蒼,臉上浮現的全是嘲諷和不屑,只是淡淡地吐出了一個字。

「好」

「噗」

於胖子等人情不自禁噴了一口口水,龍哥啊,您的節操呢?

在所有人古怪的目光中,龍塵一步三晃的走上台來,大咧咧的對著夏白池道:

「你師父說,讓我玩玩你,你說,怎麼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