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十五章 硝煙瀰漫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應該被稱為皇后,但是皇帝閉關多年,太子已經而立之年。 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經過大臣們商議,最後決定,太子明年登基,所以今年,皇后的名字,就只能叫太后了,否則輩分就亂了。 太后在眾...

「太后駕到」

隨著一聲長喝,鳳攆上走出了一個婦人,八名少女,緩緩上前攙扶。

隨著那個婦人走下攆車,所有男女紛紛跪倒在地,口中恭聲唱道:

「參見太后」

不過跪拜的人中,不包括龍塵,按照帝國規矩,凝血境以上的武者,可以不向皇子行跪拜之禮。

但是見到太后,不管你修為多高,只要還是帝國子民,就必須跪拜。

但是龍塵有著丹徒的身份,可拜可不拜,龍塵當然就選不拜了,更何況,一大堆人中,龍塵是坐著的,不可能被發現的。

「勉禮」

果然太后只不過是略微瞄了眾人一眼,就淡淡抬了一下手。

眾人這才緩緩站起,龍塵看著這個集整個帝國全力於一身的女人。

看上去三十七八歲,不過據說太后已經五十幾歲了,龍塵知道,他並非皇帝的母親,而是太子的母親。

本來太子的母親,應該被稱為皇后,但是皇帝閉關多年,太子已經而立之年。

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經過大臣們商議,最後決定,太子明年登基,所以今年,皇后的名字,就只能叫太后了,否則輩分就亂了。

太后在眾人的攙扶下,緩緩坐在席間最中央的椅子上,太后剛剛坐下。

七個皇子依次而出,分別坐在太后的身邊,龍塵第一次看到七個皇子齊聚。

逐一打量了一番,太子是見過了,其他的皇子他只認識七皇子,此時的七皇子,人老實了許多,眼睛也不敢向四處亂瞄。

龍塵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四皇子,不得不說,四皇子一表人才,臉上始終掛著謙和的笑容,非常的具備親和力。

略微看了一下周圍,龍塵發現很多少女,已經雙眼泛出星光,顯然被這個英俊帥氣的皇子給迷住了。

至於其他皇子,龍塵不禁搖了搖頭,一個個雖然看上去挺穩重的,不過眼神中的那股子傲氣,根本掩飾不祝

龍塵不禁想起了楚瑤,這些皇子之中,到底誰沒帶著面具,抑或說,所有人都帶著面具,還是說,到底帶了幾層面具?

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嘲諷,這就是宮廷,權利越大,腐化的就越厲害,還不如江湖爭鬥,刀光劍影來的更痛快一些。

那種殺人不見血,暗地裡玩手段的爭鬥,龍塵嗤之以鼻,有那個心思,為何不想著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

「雲奇大師到」

讓龍塵意外的是,雲奇大師那蒼老的身影,居然出現到了席上,雲奇大師的出現,一下子引起了一陣騷亂。

所有人都震驚了,鳳鳴燈節,舉辦了這麼多年,好像第一次有雲奇大師,這樣的人物出現吧。

龍塵也是一愣,只見雲奇大師一上來,太后趕忙從席位上起來,對著雲奇行禮道:

「見過大師」

「太后折煞老夫了」雲奇大師微微一欠身道。

兩人見禮過後,雲奇大師,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位子在太后的旁邊,但是高度上卻是一致的,這表明了雲奇大師的超然身份。

雲奇大師坐下后,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眼,忽然見到了躲在角落裡的龍塵,微微點了一下頭。

雲奇大師的這個動作,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們順著雲奇大師的目光一看,立刻就找到了龍塵的身影。

「看來傳聞是真的,龍塵得到了雲奇大師青眛,可能已經被收為徒弟了」

有人不禁感慨,龍塵前一陣子還是一個人見人欺的廢物,如今得到了雲奇大師的賞識,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一個身份尊崇的丹徒,讓人噓噓不已。

龍塵一見雲奇大師,對自己點頭,不禁暗叫糟糕,果然所有人都向自己望來,一下成了全場的焦點。

龍塵心中叫苦,他不想成為焦點,但是如今已經這樣了,想低調已經沒用了。

見龍塵起身遙遙給雲奇大師行了一禮,太后看了一眼龍塵,微笑道:「看來大師塵封多年的心,終於動了,這是打算傳授衣缽嗎?」

聽到太后這麼一問,所有人不禁瞬間寂靜了下來,傳聞雲奇大師十分高傲,一生之中未收一徒,心中也十分好奇,雲奇大師到底會怎麼回答。

「這個孩子很有前途,我倒是很希望他成為我的徒弟」雲奇大師淡淡回應道。

雖然雲奇大師沒有正面回答,不過眾人不禁吃了一驚,雲奇大師的高傲,幾乎沒人不知道,據說他從來不夸人的。

雲奇大師竟然如此看好龍塵,這龍塵到底有什麼讓他如此看重的?一時間人們腦子裡出現了無數的問號。

「想必龍塵一定極具煉丹是天賦吧,否則以大師您的眼光,普通丹徒,可是很難入您的法眼氨四皇子贊道。

雲奇看了一眼四皇子,笑道:「煉丹天賦只是一部分,最終看的是恆心和毅力,四皇子這份毅力,也同樣讓人敬佩氨

四皇子微微一笑:「大師謬讚了」

說完這句話后,四皇子再也沒有繼續說話,龍塵卻敏銳的返現,四皇子的臉色微微有一絲不正常。

「難道雲奇大師話中有話?」龍塵不禁心中一動。

「衛蒼大師,長風皇子,白池公主到」

隨著聲音落下,夏長風和夏白池擁著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精瘦男子,留著山羊鬍,身穿一身丹師長袍。

那長袍上胸口繪製這一口精緻的丹鼎,丹鼎上紋這三道紋路,標誌著,他同樣也是一位丹師。

龍塵也有這樣一件長袍,不過材質上明顯差了很多,而龍塵的丹鼎上的紋路,只有一道紋路。

一道紋路為丹徒,兩道為丹士,三道為丹師,龍塵不禁目光一縮,這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雲奇,多年不見,你好像老了很多氨衛蒼看著雲奇,淡淡的道。

衛蒼的話一出,全場一片死寂,雲奇大師在鳳鳴帝國地位尊崇,從來沒人敢這麼跟他說過話吧。

「衛蒼,你不在大夏好好獃著,難道是迴光返照,想在臨死前多走走?」雲奇大師淡淡的道。

「就算是迴光返照,也比死了老婆強啊,起碼老夫這麼多年來,妻妾成群,活的很滋潤」

衛蒼哈哈一笑,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夏白池的挽著衛蒼的手臂,跟自己的胸前貼的很近,恩,具體的說,是被卡在溝里了。

龍塵臉色微微一冷,今天夏白池穿的衣服,跟雲奇給他看過的那副畫中的女子一模一樣。

如果龍塵沒猜錯的話,那個山羊鬍的殭屍男,十有八/九是雲奇的敵人,更甚者雲奇夫人的死,跟著他有著關係。

今天他分明就是沖著雲奇大師來的,用夏白池來刺激雲奇大師,想到這裡,龍塵一股莫名的怒火升騰而起。

雖然跟雲奇大師接觸的並不多,但是雲奇恬靜淡然,為人磊落,是一個可敬的長者,如今被這麼設計,想都不想冷聲道:

「一個老色棍而已,渾身都沒四兩肉,當心那天來個馬上風,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全場本來就一片死寂,龍塵的聲音非常清晰地傳到了每個角落之中,所有人一臉驚駭的看著龍塵。

「大膽賤民,敢對大師無禮」夏白池一眼看到龍塵,雙目如同要噴出火來一般。

「拉到吧,那大濕都快掉到你的溝里淹死了,我犯得著,跟一個老色鬼無禮嗎?」龍塵不屑的道。

眾人聽到龍塵若有所指,趕忙向夏白池看去,果然那大濕的一條手臂,已經淪陷在她的胸前。

夏白池趕忙鬆開衛蒼的手臂,死死地看著龍塵,指著龍塵半晌說不出話來。

「你們鳳鳴帝國的世子,這麼沒教養嗎?」衛蒼看了一眼龍塵,冷哼道。

太后剛要說話,雲奇已經淡淡的開口道:「龍塵是我煉藥師工會的丹徒」

「老色鬼,你聽到沒,老子是公會的人,你算是那根蔥?」龍塵不屑的道。

「大膽,衛蒼大師,乃是我們大夏煉藥師公會的會長」夏白池怒道。

「原來不是國產的,我就說嘛,我們鳳鳴帝國的土地肥沃,養不出這樣憋憋的色鬼」龍塵鬆了一口氣道。

龍塵這一句話,可害苦了所有人,想笑卻又不敢笑,但是又憋不住,聰明的直接低下了頭。

而一些反應不及的人,「噗」的一聲,急忙用手捂著嘴巴,不過那個樣子,比放聲大笑,還讓人難堪。

一時間整個場面極為尷尬,最苦的不是下邊的人,而是那些皇子,他們既不敢笑,也沒地方遮蔽,憋的臉都變形了。

「咳咳,今日適逢佳節,衛蒼大師,還請上座,一會兒節目就要開始了」

太后也有些為難,兩面都是惹不起的大能,只能打個圓常

「如此,就叨擾了」

衛蒼客氣了一句,對著雲奇冷哼了一聲,緩緩走向自己的位子,坐在位子上,冷冷地掃了一眼場中的龍塵。

龍塵見這個老色棍瞪著自己,這是想要給自己個下馬威?急忙伸出了一個拳頭,拳心向上,一根中指高高豎起。

當龍塵發出這個動作,所有人不論男女,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巴,一臉的震駭。

衛蒼臉色立刻變得鐵青,雙目之中殺機四溢,太后見狀,急忙喝道:

「燈會開始」

隨著太后的話音一落,一道悠揚的樂聲響起,早就有無數人呢,開始點亮燈火,將整個廣場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忽然間,一串巨大的花燈,出現在台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