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三十一章 再起衝突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過夏白池,離開時狠狠地瞪著龍塵,那眼神彷彿要咬龍塵一塊肉下來一般。 下了樓后,疤面男子狠狠地道:「如果不是皇子大人攔著,龍塵已經能是一個死人了「 「這個龍塵是要死,我剛才也差點沒忍住,...

「大膽賤民,真是異想天開,三公主,也是你們能夠議論的?」

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臉色一變,於胖子不禁破口大罵:「哪個白痴女人,給老子站出來」

於胖子剛剛說完一張桌子,帶著呼嘯的勁風,從樓道飛出,對中眾人砸在,讓眾人一陣驚呼。

「啪」

那張桌子,忽然停在半空,龍塵一隻手抓著桌腿,一抖手,那張桌子向著樓梯口的方向飛去。

那個地方,一個女子剛剛走了出來,臉上猶帶著一絲不屑,顯然那張桌子,就是她扔出來的。

本想先扔一張桌子出來,砸的龍塵等人狼狽不堪,然後在走出來,這樣顯得更有氣勢。

不過她沒想到的是,扔出去的那種桌子,帶著比她更大十倍的力量,如同一座大山般砸來,桌子未到,但是呼嘯的勁風,讓她呼吸不暢。

事出突然,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如果她被那張桌子撞上,絕對要骨斷筋折。

「砰」

忽然那張桌子爆碎,木屑散開,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子,映入眾人的眼帘,他擋在那女子的身前。

眾人見到那個疤面男子,不禁臉色一變,他們認出了,那個男子正是大夏皇子的貼身侍衛。

疤面男子臉色有些驚異的看著龍塵,雙目一眯:「想不到,這麼短的時間,你又進步了」

疤面男子男子剛才雖然一拳震碎了那張桌子,但是卻沒能完全化解上面的力量,腳下留下了一個足印,顯然錯估了龍塵的力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沒辦法,我畢竟還是年輕人,需要積極向上,讓自己每天進步一點點。

跟閣下這種土埋半截的人,比不起啊,畢竟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龍塵淡淡的道。

疤面男子臉色一沉,剛要說話,忽然一個聲音傳來:「呵呵,幾日不見,龍塵兄弟風采依舊,真是可喜可賀氨

大夏皇子夏長風,緩緩走了上來,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很容易讓人生出好感。

「都是誤會,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舍妹夏白池」夏長風笑道。

龍塵忽然張大了嘴巴,一臉恍然大悟的看著那個女子,原來她竟然是一位公主。

雲奇大師,讓龍塵小心她,原來是知道她的身份,才這麼提點自己。

「哼,現在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吧」見到龍塵一臉的驚訝,夏白池冷笑道。

龍塵點點頭道:「是的,差距太大了,我就算修鍊一萬年,也無法跟一個下等白痴相比的,夏白池,下白痴,嘿嘿真是好名字」

「你……」夏白池臉色大變,雙目如同要噴出火來。

不光是夏白池,就連夏長風也目露寒光,不過一閃而過,笑道:「好了,大家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不知道剛才你們再討論什麼話題,這麼熱鬧?」

於胖子等人,見到大夏皇子到來,不禁有些拘束,畢竟人家是皇子,身份上相差太多。

他們可沒有龍塵那麼硬的後台,不敢再像之前那麼亂說話了,一時間諾諾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夏白池冷笑道:「我剛才聽說有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居然打起了三公主的主意。

可笑有些人還不知道,我皇兄已經向太後下了聘禮,準備贏取三公主,你們居然敢打我皇兄未婚妻的注意,真是找死」

聽到這個消息,龍塵臉色一變,看著夏長風,冷冷的道:「此事可真?」

「龍塵,注意你的態度」疤面男子冷冷地看著龍塵提醒道。

「無妨」

夏長風揮手阻止了疤面男子,看著龍塵笑道:「我這次前來鳳鳴,是受了父皇之命,向三公主提親。第一時間更新

如今太后已經同意了,應該很快就可以訂下黃道吉日,如果龍兄弟以後有空,可以來我大夏,喝杯喜酒」

不知道夏長風是有意還是無意,看著龍塵,那個神色,彷彿是一種憐憫,是一種勝利者對於弱者的憐憫。

難道他知道了什麼?龍塵不禁心中一動,雖然知道夏長風,可能是故意激怒自己。

但是龍塵心中的怒氣還是不由自主的升騰而起,如果夏長風是無心之作,也就罷了。

可是龍塵知道,這是一個陰謀,一個對於楚瑤的陰謀,在楚瑤體內留下異種真氣,就是留下一顆種子,如今果實成熟了,布局的人終於現身了。

雖然布局的人,未必是夏長風,但是夏長風是受益者,也應該是參與者之一,他必然知道很多的秘辛。

龍塵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他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是不是也跟這個夏長風有關係,不過可能性非常大。

想起自己和楚瑤的遭遇,龍塵心中一片殺意沸騰,不過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他還需要變得更強才行。

如今真相之露出冰山一角,他還無法掌控,還需要忍耐,想到這裡,龍塵臉上的怒氣瞬間恢復了平靜。

見龍塵原本怒不可揭的臉色,忽然間變得平和起來,夏長風心中微微一震,同時也對龍塵更加小心了,能控制自己情緒的敵人,才更可怕。

「夏兄,我覺得你不該向三公主提親」龍塵搖頭道。

「哦?這是為何?」

「龍某苦學命相之術,給你算了一下,夏兄名中有風,三公主名中有林,風過林毀,這對三公主不吉利氨龍塵看著夏長風的眼睛道。

「哈哈,龍兄弟說笑了,這種事情豈可盡信」夏長風笑道。

龍塵雙目之中更加的陰沉了,因為他剛才,將神識運轉到了極致,剛才說話的時候,夏長風雖然面色不變,但是心跳一下快了一拍。

很好,你這個王八蛋,果然知道不少東西。

「不然,龍某的相術一向很準的,夏兄你命中屬火,才會被取長風之名吧。

火借長風之勢,燎原萬里,勢不可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名字」龍塵贊道。第一時間更新

夏長風微微一笑,不置一詞,不過心頭卻狂震,難道這個龍塵真的精通面相?

他的名字,是一位異人幫他起的,確實是龍塵說的那樣,他命中屬火,才去長風之名。

雖然他面色鎮定如常,不過他的心跳、血液流速、呼吸的變化,逃不過龍塵的感知。

龍塵心中不禁一笑,沒想到瞎蒙一同,居然撞到死耗子了,繼續淡然道:「而我們三公主,閨名之中有一『瑤』字,本屬水命,而名中亦有水,最重要是,她的水中有『王』,並非凡水,乃是水中王者。

風林相斥、水火相剋,你這凡火遇到王者之水,必然無幸,而帝都四面環水,對於夏兄你可是大凶之地。

你若是敢贏取三公主,你恐怕無法活著離開鳳鳴啊,所以勸你凡事三思。

所謂女人如衣服,你為了一件衣服,把命搭在帝都,實在有些不值得埃」

一時間石峰、於胖子等人不禁臉色一變,這是在威脅一個皇子嗎?

對於龍塵的相術,他們是半信半疑,可是如今龍塵說的頭頭是道,讓人不得不信。

此時夏長風臉色極為難看,龍塵的話,讓他非常的噁心,偏偏讓他無法反駁。

「大膽龍塵,居然妖言惑眾,用一些街頭騙術蠱惑皇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疤面男子大聲喝道。

「一條不聽話的狗,主人沒發話,你叫什麼?」龍塵不禁皺眉道。

對於疤面男子,他始終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殺意,而且那股殺意,讓他骨子裡發寒。

這說明這個疤面男子,正在醞釀著殺死自己,龍塵當然不會給他,任何好臉色。

「好膽」

疤面男子一聲怒喝,一拳對著龍塵砸出。

「住手」

夏長風一聲冷斥,阻止了疤面男子,此時他已經恢復了正常,對著龍塵笑道:「想不到龍兄弟,還有這麼幽默的一面,夏某見識了,今天還有事,改天再敘」

說完夏長風帶著疤面男子,和夏白池離開,不過夏白池,離開時狠狠地瞪著龍塵,那眼神彷彿要咬龍塵一塊肉下來一般。

下了樓后,疤面男子狠狠地道:「如果不是皇子大人攔著,龍塵已經能是一個死人了「

「這個龍塵是要死,我剛才也差點沒忍住,這個混蛋太讓人討厭了。

不過現在龍塵另有用處,現在死了會影響我們的計劃,讓他再活幾天吧」夏長風嘆了口氣道。

就連他的鎮定,剛才也差點動手將龍塵掐死,實在是把他差點氣死了。

「師父傳來消息,讓我當著雲奇那老鬼的面,擊敗龍塵,然後再殺了他,最好能氣死那個老鬼」夏白池冷冷道。

「哼,這個老白痴,不管我是誠心求教,還是**,這個老鬼就是不肯收我,浪費了這麼長時間,實在可恨」

夏長風看了看她,瑤瑤頭嘆道:「當初衛大師,讓你去**雲奇,我就覺得,這不靠譜。」

夏白池道:「為什麼?」

夏長風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他身邊的疤面男子嘆了口氣道:「因為公主你,不具備女人的氣質」

「啪」

夏白池一個耳光抽在疤面男子的臉上,不過疤面男子只是淡淡一笑,顯然對於這個動作已經習慣了。

夏長風等人走後,龍塵等人也失去了喝酒的興趣,他發覺自己的時間,越來越緊迫了。

越是靠近真相,自己就越危險,當真相大白之時,他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必死無疑。

可是他現在的時間根本不夠用,他需要抓緊時間修行,每多一分實力,就多一分活命的機會。

可是眼前楚瑤的事情,也迫在眉睫,他必須跟時間賽跑,儘快將楚瑤的事情解決。

「請問您是龍塵世子嗎?」

忽然間一個面容清的中年男子,走上酒樓,對著龍塵一揖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