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十五章 大夏皇子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兩人,都是修為不顯,竟然連續將他這個凝血境強者阻攔,震驚的同時,不禁雙目全是殺意。 見疤面漢子滿臉殺意,知道他動了殺心,龍塵心中一驚,自己風府星並未大成,根本無法對付他。 最重要的是,...

「敢打我龍哥」

忽然一聲如同霹靂一般的大吼傳來,震得所有人耳鼓轟鳴,一隻泛著血色光芒的拳頭,帶著澎湃的力量,對著疤面男子砸來。

那男子陡然間感到骨子裡一陣發寒,彷彿被一頭洪荒猛獸盯上了一般。

疤面漢子想也不想,原本攻向龍塵的一拳,立刻改了方向,迎上了那個比盤子還要大上一圈的拳頭。

「砰」

一聲爆響,整個酒樓一陣搖晃,眾人不禁心頭狂震,只見一個巨大的身影,擋在龍塵身前,那人正是阿蠻。

此時阿蠻如同一個巨靈戰神一般,雙目如同噴火一般,皮膚上浮現一層詭異的紅色,居然硬生生地擋住疤面漢子的一拳。

疤面漢子男子心中震駭,他做夢也想不到那個大個子,居然全憑肉身之力,擋住了自己。

不過雖然擋住了疤面漢子的一拳,阿蠻整個人被震退了數步,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被龍塵一把扶祝

疤面漢子臉色變了幾變,龍塵和阿蠻兩人,都是修為不顯,竟然連續將他這個凝血境強者阻攔,震驚的同時,不禁雙目全是殺意。

見疤面漢子滿臉殺意,知道他動了殺心,龍塵心中一驚,自己風府星並未大成,根本無法對付他。

最重要的是,那疤面漢子雖然暴怒,但是心機深沉,一直沒有動用戰技,顯然並沒有使出真正手段。

如今阿蠻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變得強大了許多,但是就算兩人聯手,也絕對擋不住疤面漢子的殺手。

龍塵悄悄在戒指上一抹,一顆火紅的藥丸緩緩出現在手中,冷冷地看著那個疤面漢子。

「住手」

就在那個疤面漢子準備動手之際,一聲冷喝傳來,一行人出現在酒樓之上。

來人共有十幾人,都是身穿護衛服飾,不過當前兩個男子,都身穿黃色長袍,顯得非常華貴。

「參見太子殿下」

眾人一見那人,不禁大吃了一驚,急忙跪下行禮。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當朝太子楚陽,看上去二十七八歲,鼻正口方,頗具威嚴。

在他身邊的一個男子,看上去比楚陽略年輕,面色白皙,相貌英俊,不過卻給一種陰柔的感覺。

「楚陽兄,你們鳳鳴帝國,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嗎?」那個男子有些陰陰的道。

此時楚陽臉色有些難看,看著地上躺著的八字眉,不禁怒喝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眼睛瞎了?不知道他們是大夏來的貴賓嗎?」

楚陽的目光,掃過所有人,於胖子等人不禁臉上的汗都下來了,心中不禁打鼓。

他們也看出來了,那個能夠人能夠跟太子如此說話,又看到他那特有的髮髻,頓時明白,這個人恐怕就是大夏帝國的皇子。

大夏帝國跟鳳鳴帝國國力相仿,曾經是死敵,不過最近幾十年年,關係緩和了下來,建立了友好邦交。

但是跟鳳鳴帝國的皇帝不同,大夏帝國的皇子,一共只有兩個,他們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大皇子還是二皇子。

「不是我眼睛瞎了,是這個八字眉的傢伙瞎了狗眼,所以我就只好代替主人,教訓一頓了」

龍塵走了出來,看著楚陽不咸不淡的道。

「你是誰?」太子楚陽見一個少年,敢如此口氣與自己說話,不禁心中暗怒,不過他還算冷靜,沒有令手下直接拿人。

「龍塵」

楚陽一愣,如果說以前他不知道龍塵這個名字,但是在帝都貴族圈子之中,不知道這個名字已經不多了。

原本一個廢物,連續兩次在擂台上擊敗一個聚氣境強者,後來更是鬼使神差的成為了一名丹徒,這讓龍塵身上一下子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你為何要毆打長風太子的護衛?」楚陽不禁心中打了突,事情牽扯到了煉藥師公會,就算他是太子,也覺得極為棘手。

「不為什麼,就是覺他的今天命該如此,替天行道而已」龍塵攤攤手道。

「你……」楚陽不禁氣的一窒,他原本希望龍塵說出個理由,他再周旋一下,再點出龍塵背後的煉藥師公會,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龍塵好像聽不出他的意思一般,居然冒出來這麼一句,讓他氣的臉色都青了。

「你叫龍塵?我好像聽說過你,好像你最近很是威風?」那個大夏國皇子夏長風,忽然插口道。

「嘿嘿,威風嘛是有那麼一點,不過比起你大夏國的人,就小巫見大巫了。」

龍塵指著躺在地上的八字眉,一臉嘲諷道:「驅魔獸,架攆車,在鬧市區橫衝直撞,無視他人性命,這是何等的威風埃

一條狗就如此威風了,我實在想象不到,狗的主人該是何等的威風啊1

夏長風不禁臉色微微一沉,沉聲道:「此事當真?」

龍塵冷哼一聲:「別問我,問你的狗」

「魯羅,可有此事?」夏長風雙目之中浮現一抹狠厲,不過很快就他壓了下來,對著地上八字眉道。

「大人,小人是為了趕時間,誰知道這裡的賤民,居然不知道避讓,怪不得小人氨八字眉此時略微恢復了一點,強忍著劇痛,回應道。

「混賬,這裡不是大夏,誰會認識皇家坐騎?給我帶走」夏長風臉色一沉,不禁罵道,說完,有兩個穿著大夏裝束的男子,將八字眉帶了下去。

夏長風一轉頭,對著楚陽歉意的道:「長風治下不嚴,實在是失禮了,回去后,我定會好好管教,讓楚陽兄見笑了」

「哪裡哪裡,長風兄客氣了,希望這點小事,不要影響兩國邦交才好」楚陽趕忙道。

「楚陽兄多慮了,這件事就這麼過去吧」說完夏長風,對著龍塵道:「長風治下不嚴,多虧小兄弟提醒,在此謝過了」

眾人不禁一呆,誰也沒想到大夏國的皇子居然如此好說話,居然向龍塵道歉,眾人不禁心生欽佩,這大夏皇子,氣度不凡埃

如果龍塵沒有強大的靈魂力和感知力,也可能會這麼認為,不過那夏長風那一閃即逝的殺意,逃不過他的敏銳感知。

「皇子你客氣了,狗嘛,不聽話正常,你要經常給它們緊緊皮子,不能讓它們老是在眾人面前張嘴巴、伸爪子的,那樣不好」龍塵哈哈一笑,熱心的提醒道。

聽到這話,那個疤面男子臉色一沉,龍塵口中的狗,將他們所有侍衛都罵進去了。

夏長風微微一笑,好像沒有聽出弦外之意一般:「剛剛來到帝都,滿耳都是小兄弟你的故事埃

原本以為龍兄弟你是高貴的丹師,不過看來所有人都錯了,閣下看來是丹武雙修,這份戰力,讓人佩服啊,年輕一代中,龍塵你絕對是翹楚級的人物」

龍塵看著夏長風,一時間沒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回答。

「不知道小兄弟你是否肯賞臉,跟我和楚兄一起喝幾杯?」夏長風笑道。

笑容讓人很舒服,不過龍塵直覺,這個笑容里隱藏著毒蛇的獠牙一般,讓他十分不舒服。

「抱歉了,小弟剛剛喝多了,已經不勝酒力,否則也不會跟兩條狗計較了,讓諸位見效了,小弟先告辭了」

龍塵微微一笑,絲毫沒有理會夏長風陰沉的臉,和疤面男子那眼神深處的殺意,,帶著阿蠻揚長而去。

龍塵走後,石峰等人也急忙對著楚陽告罪了一聲,急急忙忙的跑了,今天真的把他們嚇到了。

……

「主人,為什麼不讓我殺了那個小子?魯羅的命根子被徹底廢了,這小子欺人太甚」

如今大夏皇子已經返回住地,他身邊那個疤面男子恨恨地道。

「那個小子是煉藥師公會的人,雖然不是咱們帝國公會的人,但是如果你這麼殺了他,我就得把你交給煉藥師公會處置」夏長風品了一口茶,淡淡的道。

「可是那小子實在太囂張了,我實在咽不下那口氣」被口口聲聲地罵做狗,誰也受不了。

「殺人是需要講手段的,需要既要將人殺了,又能保證自己不死,才是正道」夏長風搖了搖頭道。

「難道主人……您有辦法?」疤面男子大喜道。

「當然,否則我會去對他和顏悅色嗎?凡是讓我跟他和顏悅色說話的人,好像都死了吧」

夏長風嘴角浮現一抹笑容,那個笑容很陰沉,疤面漢子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別忘了咱們這次來的目的,不能因小失大,就讓那小子多活幾天吧。

反正鳳鳴帝國最大的節日——鳳鳴燈節,就要到了,到時候會有一年一度的演武會。

今天我這麼捧他,難道是白捧他?哼,當他的聲望達到一定程度,到時候,在燈會上,你向他挑戰,你說他能拒絕嗎?」夏長風靠著椅子,半磕著眼皮,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那疤面漢子這才恍然大悟,這招太狠了,那個時候無數人期待,龍塵不想上也得上埃

如果他敢不上,光口水都能淹死他,更何況龍塵只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子。

「不過,你給我注意一點,作為我的侍衛,不可以暴露太多實力,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了吧」

「是,主人放心,這些年,我一直都沒暴露出自己的真正底牌」疤面男子趕忙道。

夏長風點了點頭,雙目看著夜空,那裡漆黑一片,正如他的眸子深處一般,讓人捉摸不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