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十九章駐顏液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的,又把銘牌給母親看,龍夫人這才相信了。 雖然龍夫人不是修行之人,但是她知道煉藥師,那可是無比高貴的存在,龍塵能成為一名煉藥師,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娘,您別動,我給您塗上」...

皇宮內院,一處偏殿內,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身穿黃色長袍面如冠玉的男子,正靜靜聽著蠻荒后的稟報。

「這次事出突然,臣不敢擅自定奪,故深更求見四皇子,還請四皇子恕罪」蠻荒候道。

那個人面容英俊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四皇子楚夏,不過他跟其他皇子不一樣的是,他只是一位嬪妃所生。

雖然同為皇子,但是地位上相差很多,不過四皇子一向為人低調,不招人嫉,在所有皇子之中,人緣非常的好。

幾乎在所有的帝國王侯都認為,四皇子才最有資格繼承皇位的,可惜的是他不是正宮所生。

四皇子楚夏點了點頭道:「你做的是對的,不過這個龍塵居然忽然成為了一個煉藥師,倒是讓我吃了一驚」

「是啊,當我看到那枚銘牌的時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廢物搖身一變,居然變成了一個煉藥師,實在讓人難以置信」莽荒侯也是搖了搖頭道,到現在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有意思了,這個龍塵上次被你兒子重傷以後,好像整個人都變一般,居然忽然變得強大,甚至能擊殺一個半步凝血境強者,恐怕這裡大有文章氨四皇子站起身行,來回走了幾步道:

「你回去后,小心監視鎮遠候府的動向,看看有沒有可疑人進出,記住不要打草驚蛇」

「是,微臣這就去辦,不過對於龍塵……」蠻荒候有些猶豫的道。

「暫時先不用管他,他不過是一個棋子,只要不跳出棋局,就算他有了一個靠山,依舊擺脫不了棋子的命運。

但是現在他的身份有些敏感了,你讓你兒子暫時收斂一下,對了,耀陽他的傷如何了?」四皇子問道。

「有勞四皇子掛懷,犬子經過調理,已經沒有大礙」蠻荒侯趕忙道。

不過話說回來,當周耀陽被抬回來的時候,他真的是嚇了一大跳,那個傷勢太過嚇人,他都自己都認不出自己的兒子來了。

不過萬幸的是,傷勢雖然嚇人,但是內臟損傷並不大,那是因為龍塵給他服下了一枚丹藥,保住了他的性命。

經過這段時間的調理,花費了大筆的金幣,周耀陽昨天就可以下地行走,除了暫時不能跟人動手,已經沒有大礙了。

「恩,那就好,你先回去吧,記住我說的,盯住那邊,如果有什麼異動,立刻向我彙報」

「是,微臣告退」

蠻荒侯離去后,四皇子來到窗前,看著外面的漆黑的天幕,嘴角浮現一抹笑容。

「黑夜終究不能持久,黎明很快就到了,鎮遠候,我看你還能反抗多久?」

……

第二天一早,當鎮遠侯府的人,推開大門時,大門前的地面,被鋪上了一片嶄新的地磚,侯府的人不禁詫異不已。

他們不知道的是,蠻荒侯府的人,清理地面的時候,將染著血跡的地面,全部挖走。

見留下坑坑窪窪的地面,原本留下來處理善後的那人,被蠻荒候臨走前的一陣怒罵,想來想去,最後還是讓手下人,乾脆把整個地面,都給煥然一新,這才放心離去。

龍塵對於此事不禁露出一絲嘲諷,欺軟怕硬的犢子,這回會老實一陣子了吧!

龍塵起床后,先去給母親請了個安,龍夫人昨天不知道怎麼回來的,彷彿自己一睜眼,就天亮了,昨天的發生的事,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塵兒,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看到龍塵安然無恙,龍夫人依舊有些心驚肉跳。

「娘,孩兒已經長大了,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跟父親一樣,我也可以同樣為這個家遮風擋雨」龍塵拉著母親的手,鄭重的道。

他不想讓母親知道的太多,她只是一個凡人,龍塵早就給她查過身體,那是一種天生絕脈,並非廢靈根,而是無靈根。

而且母親如今年近四旬,更無法修行九星霸體訣,何況九星霸體訣,是至剛至陽的修行法門,女子根本無法修行。

就算龍塵再逆天,依舊沒辦法改變母親的體質,他現在能做的就是讓母親少操心。

看著兒子彷彿一夜之間長大了,好像看到了夫君那剛毅的身影,龍夫人不禁心情有些激動,眼淚不禁留了下來:

「好孩子,娘不問你就是了,娘相信你」

龍塵趕忙給母親拭去眼淚,笑道:「娘,兒子長大了,您應該高興才是,今天我給您準備了一樣禮物」

龍塵說完,在手中戒指上一抹,手中多出了一個玉瓶子,還沒等龍塵說話,龍夫人驚道:「這是空間戒指,你從哪裡弄來的?」

龍塵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這個眼神,怎麼感覺好像自己做賊了一般。

龍塵知道,這樣老是瞞著母親也不是辦法,為了省得母親擔驚受怕,龍塵向母親透露了自己的煉藥師的身份。

反正早晚所有人都會知道,他沒必要隱瞞,不過龍塵謊稱自己被暴打一頓后,反而機緣巧合地打通了經絡,可以修行了。

而且居然還修出了丹火,具備成為一名丹師的潛質,然後去煉藥師公會,碰巧遇到雲奇大師,抱著雲奇大師的腿,哭天抹淚的訴苦。

終於在龍塵鼻涕加眼淚的攻勢下,打動了鐵石心腸的雲奇大師,破格提拔,成為了一名煉藥師。

龍夫人聽到雲里霧裡,但是龍塵信誓旦旦的說這是真的,又把銘牌給母親看,龍夫人這才相信了。

雖然龍夫人不是修行之人,但是她知道煉藥師,那可是無比高貴的存在,龍塵能成為一名煉藥師,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娘,您別動,我給您塗上」

說完龍塵從瓶中,倒出了幾滴藥液,放在手心輕輕地塗抹,一股清香瞬間布滿了整個房間,讓人心神一震,彷彿吸上那一口香味,可以讓整個人都輕鬆了。

龍夫人見龍塵說的嚴肅,就沒敢動,龍塵將手上的藥液,輕輕塗在龍夫人的面頰之上。

一股清涼的舒爽,透人心脾,龍夫人頓時覺得臉上涼涼的,十分愜意。

「塵兒,這個到底是什麼啊,感覺很好的樣子」龍夫人閉著眼睛,感受著兒子的動作,輕聲道。

「嘿嘿,這可是兒子孝敬您的寶貝,您就保持這個姿勢不要動哦」龍塵笑道。

「淘氣,你這個壞小子」見龍塵不肯正面回答,龍夫人不禁笑罵了一聲,不過心裡一陣溫暖。

一把屎一把尿將龍塵拉扯大,如今兒子長大了,知道孝順了,龍夫人心裡比什麼都開心。

「好了,可以睜開眼睛了」龍塵道。

龍夫人緩緩睜開眼睛,發現前方是一個巨大的銅鏡,正是自己的梳妝鏡,被龍塵抱在身前。

「礙…」

龍夫人看著鏡中的自己,不禁驚叫了一聲,左右看看,發現那人是自己沒錯,不過顯得年輕了許多。

眼角的皺紋明顯淡化了很多,原本有些發乾的皮膚,也變得水潤起來,看起來就像年輕了十歲一般。

「塵兒,我不是再做夢吧」龍夫人看著鏡子半天,不敢置信的道。

「是不是做夢,我不知道,但是您再照下去,咱們就得直接吃午飯了」龍塵笑嘻嘻的道。

龍夫人不禁臉一紅,輕打了一下龍塵:「臭小子,連你娘也敢耍,這還沒超過半個時辰呢」

龍塵一樂,得,老娘不光臉年輕是十歲,這心也年輕了十歲,笑道:「娘,這是我為您特意烈海雖然藥材一般,但是功效讓您回到三十歲左右,還是沒問題的」

駐顏液本來需要一種叫做駐顏果的主葯才能配置,但是駐顏果極為稀少,龍塵短時間內根本找不到。

他用了一種駐顏草來代替了,雖然效果差了許多,無法讓人回到少女時代,但是年輕個幾歲,還是沒問題的。

「真的?」龍夫人不禁大喜道,作為女人,哪有不愛惜容顏的。

只不過,龍夫人與丈夫兩地分離,而龍塵天生廢體,令她操碎了心,所以才蒼老的快。

見母親如此開心,龍塵心中的充滿了愧疚,母親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娘,這瓶葯就留在您這裡,我再給您配幾顆丹藥,您服下了,我保證不出一個月,咱們站在一起,別人絕對不相信您是我娘,還以為您是我姐姐呢」龍塵雙手按著母親的肩膀笑道。

「臭小子,少貧嘴,如今本事倒是長了不少,不過娘可跟你說啊,咱們可是說好的。

夢琪這個媳婦絕對不能跑的,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她給我追回來」雖然心中高興,不過龍夫人還是惦念著這件事。

以前龍塵提出跟夢琪分開的時候,她就能猜到了其中的大概,夢琪那樣天仙一般的女子,只要是個男人,就不會放棄的。

但是龍塵就那麼做,她後來想起,心中就像針扎的一樣痛,說白了,還是自己無能,讓兒子受了委屈。

可龍塵對這件事始終不提,龍夫人心裡越發的難過,今天見龍塵的手段,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件事。

以前是龍塵配不上人家,但是如今龍塵可是丹師了,身份高人一等,應該有機會了吧,不禁催促起來。

「娘,您就放心吧,我的性子您還不知道嗎?是我的誰敢搶?小時候,表哥搶我玩具,還不是被我咬的哭天喊地」龍塵笑道。

不過龍塵笑著笑著,就有些笑不下去了,因為他看到了母親雙目之中,那一抹哀傷。

自從父親鎮守邊關之後,好像後來母親就再也沒跟娘家來往過,自己家如何困苦,母親卻從未向娘家求助過。

龍塵拉著母親的手道:「娘,現在您兒子是一名煉藥師了,咱們的苦日子到頭了,不要想一些不愉快的事兒了」

又陪母親說了一會兒話,見母親心情逐漸開朗后,龍塵吃過早飯,直奔煉藥師公會而去。

divclass=author-sayid=authorSaystyle=display:none

divid=authorSpenk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