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十八章蠻荒候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是有了銘牌,就證明龍塵是煉藥師公會的人,那是凌駕帝國法律之上的人,他沒有權利處理。 接過如同死了親娘一般莽荒侯遞來的玉佩,龍塵忽然臉色一板著,冷喝道:「周維清,你府上裨將,包圍一名丹徒府邸,持...

鎮遠侯府前,數百精兵,將整個府邸圍得水泄不通,一名身穿銀甲的中年坐在馬上,面容倨傲地看著龍夫人。

龍夫人正面色蒼白地對著那人說著什麼,在龍夫人身後,寶兒等人一眾家眷,看著甲胄鮮明的眾人,一臉的驚恐之色。

當龍塵出現的時候,那人眼睛一亮,一聲冷喝:「龍塵,你無緣無故重傷周耀陽世子,本將奉命將你拿下,還不束手就擒?」

「嗆」

上百把長刀出竅,發出一聲轟鳴,整個場面充滿了肅殺之氣,壓得人呼吸不暢。

這些人全部都是精兵,身上帶著濃重的血腥之氣,龍夫人哪曾見過這樣肅殺的場景,臉色瞬間蒼白如紙,搖搖欲墜,不是寶兒扶著,站都站不穩。

龍塵對面前明晃晃的長刀視而不見,走到母親面前,見母親雙目之中的驚恐之色,龍塵心中一痛。

「娘,沒事的,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睡醒了一切都消失了」龍塵拉著母親的手,輕聲道。

隨著龍塵的聲音,一股柔和的靈魂之力傳來,龍夫人兩隻眼皮立刻重逾千斤,閉上眼睛昏睡過去。

「寶兒,張媽,你們扶我娘進去」

龍塵不忍心母親擔驚受怕,用靈魂之力催眠了她,否則受到這樣的驚嚇,母親一個凡人,很難承受,非常容易生玻

寶兒得到龍塵的命令,和張媽一起,將龍夫人扶了進去,龍塵讓眾人把大門關上。

看著那個坐在馬上的人,感受著他身上淡淡的血氣,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嘲諷:

「不過是一個半步凝血而已」

那人見龍塵做完這些,絲毫沒有束手就擒的意思,反而大咧咧的看著自己,不由得眼睛一眯。

「龍塵,如今你已經犯下彌天大罪,誰也保不了你,難道你在等本將親自動手嗎?」那人冷喝道。

「將?你特么的不過是一個裨將而已,說白了就是一條狗,也敢自稱將?你想笑死我嗎?」龍塵指著那個人鼻子不禁罵道。

裨將,是鳳鳴帝國中,將軍級別里最垃圾的一個官職,既無功勛,也無實權,說白了不過是一個小隊長。

可是這個傢伙,剛剛晉陞為裨將,興奮的不得了,張口閉口本將本將,已經習慣了。

如今龍塵的話,就像一支支毒箭,射在那人的心中,讓那人臉色極為難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他是草根出身,在軍營之中苦苦熬了十幾年,如今終於有機會快要突破凝血境,才被破格提升成為一名裨將。

如今把他認為最大的榮耀,被狠狠的踩在腳底下,讓他生出了濃濃的殺意。

「龍塵,不要逼本將殺你」那人咬牙切齒,手按向腰間的佩刀。

「你要是敢長刀出竅,我就讓你人頭落地」

龍塵負手而立,看著那人,非常認真的道,聲音不大,更沒有帶有一絲火氣,卻帶著強大無匹的自信。

「找死」

那人怒喝一聲,伸手在馬背上一按,整個人如同蒼鷹一般,撲向龍塵,一拳轟落。

周身血氣運行,一股淡淡的血氣浮現,顯然那人動用了一絲凝血境的實力。

龍塵雙目如電,面色一冷,一步跨出,也是一拳擊出。

「轟」

兩拳相交,勁風四射,一聲爆響傳來,兩人對被對方的力量震退數步的距離。

「就這兩下子,也敢張狂」龍塵一聲冷笑。

那人臉色一變,被一個稱謂廢物的少年嘲諷,讓他氣得廢都要炸了。

「去死」

「嗆」

長刀出竅,一刀寒光對著龍塵當頭斬落,呼嘯的勁風,刺痛人們的鼓膜,讓人心生寒意。

等的就是這個時候,龍塵一點地,如同鬼魅一般爆退一丈,避開那人的一擊。

他這一退,用上了新學的追風步,雖然是初學,但是龍塵融合丹帝記憶,對於人體經絡運行路線無比精通,火候之老到,跟侵淫數十年沒什麼區別。

一步跨出直接來到一個士兵面前,一拳對著那個士兵砸來,那士兵不禁心中大駭,急忙舉刀抵擋。

不過陡然間手掌一震,手中的長刀已經消失,在看龍塵時,已經手持長刀對著那名裨將狠狠斬去。

「嗤」

那名裨將,剛剛一刀斬空,還沒等調整過來,龍塵已經後退、痘鰨一氣呵成,呼嘯的勁風劃破了空間,讓他不禁心中大駭,急忙運力抵擋。

「轟」

轟鳴過後,那名裨將但覺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傳來,整個人應刀而飛,滾出數丈的距離。

剛剛穩住身形,陡然間腰間一寒,憑藉著多年出生入死的經驗,想也不想,長刀揮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又是一聲爆響,火星四濺,一道寒光應聲而飛,直飛出幾十丈的距離,插在一族老樹之上。

那名裨將憑藉著驚人的直覺擋住了龍塵的一刀,但是無法抵抗龍塵那恐怖的力量,虎口被震裂,長刀被震飛。

此時那名裨將,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飛揚撥扈,一臉的驚駭欲絕,因為他看見了一道寒光已經到了眼前,如死神之刃。

「不」

「噗」

那個恐懼的聲音還在空中回蕩,那裨將的人頭已經高高飛起,滿臉的驚駭和不甘。

他在靈魂陷入黑暗之前,忽然間想起了龍塵之前,說過的一句話:「你要是敢長刀出竅,我就讓你人頭落地」

他現在終於相信了,龍塵並沒有嚇唬他,他說的事實,可惜他明悟的太晚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噗通」

無頭屍體倒在地上,那顆人頭在空中連續翻滾了好久,才掉落在地上,滾出老遠。

一時間那些兵役們,全部都傻眼了,自己的頭頭都被橫屍街頭,所有人手中的兵器,都有些拿不穩。

他們也是見過血腥的人,但是沒見過今天這種血腥,龍塵從開始到結束,始終面色平靜,連眼皮都不曾撩撥一下,比之咬牙切齒,更加讓人恐懼。

「龍塵,你敢殺我愛將,信不信我滅了你鎮遠侯府?」

忽然遠處傳來一聲怒喝,一個面容威嚴的中年男子,帶著數十位強者,向這本走來。第一時間更新

「終於肯出來了?」

龍塵心中一聲冷笑,他剛來的時候,就用神識查探過四周,發現有人躲在遠處觀望。

「蠻荒侯,真不愧是蠻荒候,這份蠻不講理的勁,還真是沒封錯你這個侯爺」

龍塵懶散地靠在自己門前的石獅子前,懶洋洋的道。

「龍塵,今日你在文學殿,冒犯七皇子,重傷我兒,如今更是殺我愛將,哼,今天就算你口舌生花,也休想逃脫罪行,我看有誰能來救你」莽荒侯怒喝道。

看著這個曾經跟自己父親齊名的侯爺,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嘲諷,就你那點垃圾手段,也能夠我父親齊名?我呸!

「周成青,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我龍塵還需要別人救嗎?真是白痴」

龍塵從懷中一摸,將玉牌取出,對著他道:「睜開你的狗眼,還有你鼻子眼,外加上的屁/股里的那隻眼,給老子看清楚了,這是什麼?」

蠻荒侯周成青,看著那枚雕刻這一枚丹爐圖案的玉牌,不禁臉色全是震驚之色。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擁有丹徒銘牌?這一定是假的?」周成青怒喝道。

「白痴,看來你真的老了,四小一大五隻眼,都看不清,爺就行行好,給你看個清楚」龍塵說完直接將那枚玉牌扔給周成青。

周長青伸手接過那枚玉牌,仔細辨認,最終臉色一片震駭之色,他身為一位侯爺,怎麼可能連煉藥師公會的身份銘牌認不出。

不過正因為認出了,他才臉色大變,那銘牌的後邊的簽署人,赫然是——雲奇,鳳鳴帝國,只要是有頭有臉的人,還會有人不認識那位大師嗎?

就連歷代皇帝,都要對煉藥師公會會長畢恭畢敬,可見煉藥師公會,在帝國那是何等的崇高。第一時間更新

如果一個國家沒有煉藥師公會支撐,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其他帝國吞噬,可以說煉藥師公會,就是帝國的供奉。

「周成青,這回看明白了沒?可以把銘牌還給我了嗎?」龍塵看著一臉失神的蠻荒后,冷笑道。

蠻荒后臉色一陣難看,他很想將玉牌捏碎,將龍塵拿下,但是他不敢。

雖然不知道龍塵是怎麼獲得銘牌的,但是有了銘牌,就證明龍塵是煉藥師公會的人,那是凌駕帝國法律之上的人,他沒有權利處理。

接過如同死了親娘一般莽荒侯遞來的玉佩,龍塵忽然臉色一板著,冷喝道:「周維清,你府上裨將,包圍一名丹徒府邸,持刀行兇,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明天就會向煉藥師公會申請,對鳳鳴帝國制裁」

周維清臉色不禁大變,煉藥師公會的制裁是非常可怕的,他們會在一段時間內,拒絕向帝國供應丹藥,那等於是要帝國的命埃

「這件事,我事先並不知情,完全是那個小子,自作主張,我這就回去查明緣由,很快就會給世子一個交代」如今龍塵身份特殊,蠻荒候不得不忍氣吞聲。

尼瑪,這尼瑪何等的不要臉啊,自己拉的一泡屎,還能面不改色的吃回去,龍塵第一次佩服了這位蠻荒候。

難怪十幾年前就是凝血境強者,如今依舊是凝血境,感情這麼多年,就練習怎麼吃/屎去了。

「你怎麼查是你的事情,我明天起床前,我家大門前,要乾乾淨淨,否則……你明白,後果有多嚴重」

龍塵冷哼一聲,懶得再跟這個不要臉的老狐狸廢話,放下一句話,直接返回府中,重重地關上了大門。

他今天實在是太惱火了,早上在文學殿,中午在落霞山,晚上在家門口,一天打三次,實在是膩歪人,不過中午的那場,還是比較香艷的。

龍塵消失后,蠻荒侯臉色鐵青,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原來預期的一點沒達到,反而惹了一身麻煩。

「侯爺,我們該怎麼做?」

「做?做你妹,趕緊把這裡打掃乾淨,地上的血跡,就算是用舌頭舔,也給我舔乾淨」

蠻荒后原本一肚火,沒地方發,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地方,破口大罵一頓后,扔下目瞪口呆的眾人,獨自一人離去。

「瑪德,小畜生怎麼會成為煉藥師公會的人,這下麻煩了」

蠻荒候心中嘀咕,沉吟了一下,見左右無人,起身向皇宮方向走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