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八章 蠻荒候

作者:平凡魔術師  |  更新時間:2015-09-14 08:39  |  字數:4021字

鎮遠侯府前,數百精兵,將整個府邸圍得水泄不通,一名身穿銀甲的中年坐在馬上,面容倨傲地看著龍夫人。

龍夫人正面色蒼白地對著那人說著什麼,在龍夫人身後,寶兒等人一眾家眷,看著甲胄鮮明的眾人,一臉的驚恐之色。

當龍塵出現的時候,那人眼睛一亮,一聲冷喝:「龍塵,你無緣無故重傷周耀陽世子,本將奉命將你拿下,還不束手就擒?」

「嗆」

上百把長刀出竅,發出一聲轟鳴,整個場面充滿了肅殺之氣,壓得人呼吸不暢。

這些人全部都是精兵,身上帶著濃重的血腥之氣,龍夫人哪曾見過這樣肅殺的場景,臉色瞬間蒼白如紙,搖搖欲墜,不是寶兒扶著,站都站不穩。

龍塵對面前明晃晃的長刀視而不見,走到母親面前,見母親雙目之中的驚恐之色,龍塵心中一痛。

「娘,沒事的,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睡醒了一切都消失了」龍塵拉著母親的手,輕聲道。

隨著龍塵的聲音,一股柔和的靈魂之力傳來,龍夫人兩隻眼皮立刻重逾千斤,閉上眼睛昏睡過去。

「寶兒,張媽,你們扶我娘進去」

龍塵不忍心母親擔驚受怕,用靈魂之力催眠了她,否則受到這樣的驚嚇,母親一個凡人,很難承受,非常容易生病。

寶兒得到龍塵的命令,和張媽一起,將龍夫人扶了進去,龍塵讓眾人把大門關上。

看著那個坐在馬上的人,感受著他身上淡淡的血氣,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嘲諷:

「不過是一個半步凝血而已」

那人見龍塵做完這些,絲毫沒有束手就擒的意思,反而大咧咧的看著自己,不由得眼睛一眯。

「龍塵,如今你已經犯下彌天大罪,誰也保不了你,難道你在等本將親自動手嗎?」那人冷喝道。

「將?你特么的不過是一個裨將而已,說白了就是一條狗,也敢自稱將?你想笑死我嗎?」龍塵指著那個人鼻子不禁罵道。

裨將,是鳳鳴帝國中,將軍級別里最垃圾的一個官職,既無功勛,也無實權,說白了不過是一個小隊長。

可是這個傢伙,剛剛晉陞為裨將,興奮的不得了,張口閉口本將本將,已經習慣了。

如今龍塵的話,就像一支支毒箭,射在那人的心中,讓那人臉色極為難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他是草根出身,在軍營之中苦苦熬了十幾年,如今終於有機會快要突破凝血境,才被破格提升成為一名裨將。

如今把他認為最大的榮耀,被狠狠的踩在腳底下,讓他生出了濃濃的殺意。

「龍塵,不要逼本將殺你」那人咬牙切齒,手按向腰間的佩刀。

「你要是敢長刀出竅,我就讓你人頭落地」

龍塵負手而立,看著那人,非常認真的道,聲音不大,更沒有帶有一絲火氣,卻帶著強大無匹的自信。

「找死」

那人怒喝一聲,伸手在馬背上一按,整個人如同蒼鷹一般,撲向龍塵,一拳轟落。

周身血氣運行,一股淡淡的血氣浮現,顯然那人動用了一絲凝血境的實力。

龍塵雙目如電,面色一冷,一步跨出,也是一拳擊出。

「轟」

兩拳相交,勁風四射,一聲爆響傳來,兩人對被對方的力量震退數步的距離。

「就這兩下子,也敢張狂」龍塵一聲冷笑。

那人臉色一變,被一個稱謂廢物的少年嘲諷,讓他氣得廢都要炸了。

「去死」

「嗆」

長刀出竅,一刀寒光對著龍塵當頭斬落,呼嘯的勁風,刺痛人們的鼓膜,讓人心生寒意。

等的就是這個時候,龍塵一點地,如同鬼魅一般爆退一丈,避開那人的一擊。

他這一退,用上了新學的追風步,雖然是初學,但是龍塵融合丹帝記憶,對於人體經絡運行路線無比精通,火候之老到,跟侵淫數十年沒什麼區別。

一步跨出直接來到一個士兵面前,一拳對著那個士兵砸來,那士兵不禁心中大駭,急忙舉刀抵擋。

不過陡然間手掌一震,手中的長刀已經消失,在看龍塵時,已經手持長刀對著那名裨將狠狠斬去。

「嗤」

那名裨將,剛剛一刀斬空,還沒等調整過來,龍塵已經後退、奪刀、斬擊,一氣呵成,呼嘯的勁風劃破了空間,讓他不禁心中大駭,急忙運力抵擋。

「轟」

轟鳴過後,那名裨將但覺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傳來,整個人應刀而飛,滾出數丈的距離。

剛剛穩住身形,陡然間腰間一寒,憑藉著多年出生入死的經驗,想也不想,長刀揮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又是一聲爆響,火星四濺,一道寒光應聲而飛,直飛出幾十丈的距離,插在一族老樹之上。

那名裨將憑藉著驚人的直覺擋住了龍塵的一刀,但是無法抵抗龍塵那恐怖的力量,虎口被震裂,長刀被震飛。

此時那名裨將,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飛揚撥扈,一臉的驚駭欲絕,因為他看見了一道寒光已經到了眼前,如死神之刃。

「不」

「噗」

那個恐懼的聲音還在空中回蕩,那裨將的人頭已經高高飛起,滿臉的驚駭和不甘。

他在靈魂陷入黑暗之前,忽然間想起了龍塵之前,說過的一句話:「你要是敢長刀出竅,我就讓你人頭落地」

他現在終於相信了,龍塵並沒有嚇唬他,他說的事實,可惜他明悟的太晚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噗通」

無頭屍體倒在地上,那顆人頭在空中連續翻滾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