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十五章 開天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說完也消失在戰技閣中。 龍塵離開后,直奔府中行去,他既然敢拋出那枚凝血丹,就不怕那人去調查。 如今他需要人們知道,他是一名煉藥師,一名身受雲奇大師器重的煉藥師,這就夠了,這就是所謂的...

「不……」

七皇子發出了一聲起來的慘叫,回蕩在整個文學殿。

所有人心頭狂跳,龍塵這是真的想謀反嗎?不過讓所有人目定口呆的是,龍塵的手停留在七皇子的面前,並沒有落下。

七皇子本來已經嚇的閉上了眼睛,不過等了半天,沒有人任何異狀,這才緩緩睜開眼睛。

只見龍塵手中拿著一塊玉牌,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跟之前那副殺神模樣,完全就像是兩個人。

「七皇子,你看好了,這是一枚煉丹師的身份銘牌,你說我需要向你跪拜嗎?」

七皇子死裡逃生,現在的他已經被龍塵嚇破了膽,哪裡還有空去辨別那銘牌的真假?

「不需要……完全不需要」七皇子看著龍塵,雙目之中浮現驚恐之色。

在剛才龍塵釋放出的殺氣,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對於一向養尊處優的他來說,沒有嚇尿褲子,已經算得上的膽大了。

「多謝七皇子體諒」

龍塵微微一笑道,對於這樣的二世祖,他只需要嚇唬嚇唬就行,就算是他有煉丹師的銘牌,也不敢真的把一個皇子怎麼樣,畢竟這還是鳳鳴帝國。

「起來吧」

龍塵緩緩伸出一隻手,遞到已經嚇得癱坐在地上的七皇子。

七皇子不禁有些受寵若驚,看著龍塵,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吶吶地伸出手來。

畢竟是皇子,再說他不過是被周耀陽利用了,如果龍塵真的跟他結怨了的話,就真的中了周耀陽的奸計。

雖然龍塵不在乎,但是被人算計的感覺非常不好,他這麼做,等於是給七皇子一個台階下。

七皇子畢竟才十五歲,體型雖然高大,但是經歷少的可憐,被龍塵這麼一軟一硬的手段以拿捏,頓時有些手足無措,站起來后,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七皇子,要不你在多坐一會兒?」龍塵提醒道。

「哦哦,不了,本……恩,我還有些事,我先回去了」說完話,七皇子急忙離開了文學殿,當走出文學殿的時候,七皇子感覺自己腳都有些軟了。

不過對於龍塵,他打心裡害怕,剛才他甚至看到了死神的微笑,感覺生死完全在龍塵一念之間。

看到七皇子走了,龍塵轉過身來,看了一眼那群世子,他們是剛才參與圍攻龍塵的人。

不過隨著龍塵施展辣手將周耀陽重創,他們都嚇得不敢動彈,此時見龍塵看著他們,不禁臉色一變,紛紛向後退去。

對於這群人,龍塵懶得搭理他們,雖然他們曾經讓龍塵恨的牙根痒痒,但是如今,跟他們不再一個層次上了,那份恨意,也沒那麼濃烈了。

緩緩走到已經進氣多出氣少的周耀陽面前,此時的他臉色雙目神光渙散,一副隨時都會斃命的模樣。

「龍塵,你不能殺了他,我們還是把他送到煉藥師公會去吧,應該還有的救」

石峰走過來勸道,畢竟這裡不是擂台,屬於私鬥,如果出了人命,龍塵是脫不掉責任的。

「放心吧,所謂好人不償命,禍害留千年,你看他眉亂如草,額骨內陷,乃是一副小人之相,這樣的人,一般不會那麼容易死的,你沒看到他面色非常紅潤嗎?」龍塵笑道。

於胖子等人一陣無語,周耀陽也算是一個美男子,之所以眉亂如草,額骨內陷,那根本不是面相,那是被龍塵摔的,整個人被摔扁了,身體都變形了。

再說那面色是紅潤嗎?那是因為血液無法流通,都憋在臉上,是有些紅,但是都已經紅得發紫了,跟紅潤卻根本沾不上半點邊。

伸手從懷中,取出一枚藥丸,塞入周耀陽的口中。

「啪啪」

兩個響亮的大耳光,抽在周耀陽的臉上,原本無法吞咽的丹藥,順利地進入了他的腹中。

龍塵雖然恨極了周耀陽,但是他依舊保留的分寸,雖然周耀陽的傷勢恐怖,但是絕對死不了。

服下了自己煉製的療傷葯,可以保他五臟不損,至於外傷,嘿嘿,那就是周家人該決絕的問題了,龍塵需要的只不過讓他別死就行了。

「你們幾個,如果不想周耀陽死,就趕緊抬走」龍塵指著那幾個還在發獃的世子們,冷冷的道。

那幾人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小心翼翼地抬著周耀陽,放在桌子上,連桌子一起抬走。

順便將牆角上,已經陷入昏迷的王莽,一起抬走了。

「你,你,還有你,過來把地上的血漬擦乾淨」

龍塵指著幾個世子道,這幾個傢伙以前沒少對龍塵冷嘲熱諷,雖然龍塵不準備拿他們開刀,但是安排點活跟他們干,也算是出口氣了。

被龍塵點名的傢伙們,不由得一哆嗦,連個屁也不敢放,趕忙去打掃,非常的勤快,不大一會兒的功夫,就打掃完畢,就連王莽那十幾顆牙齒也全部找到。

出乎龍塵意料的是,這邊打掃完了半個多時辰,那個講課老者才到來。

不過那個老者有些疑惑地看了龍塵一眼,就又開始了老生常談,龍塵不禁心中大罵:

你個老棒子,肯定收了周耀陽的好處,否則絕對不會晚出現半個多時辰。

麻痹的,龍塵不禁暗中鄙視,原本以為讀書人,骨子裡都是清高的,結果今天龍塵的這個想法被顛覆了,感覺自己被騙了,上次那老頭給龍塵留下的好感,全部消失。

還是那讓人昏昏欲睡的節奏,熬過去后,吃過午飯,集體趕往戰技閣而去。

於胖子等人沒有過去,直接返回家中吃藥去了,今天看到龍塵出手,讓他們震驚的同時,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未來,一刻都等不及了。

龍塵進入戰技閣后,反覆看了幾本戰技,都覺得不滿意,戰技威力一般,已經不能入龍塵的眼了。

他看書非常快,不到一個時辰,幾百本戰技翻看了一遍,不禁搖搖頭。

難怪免費開放,都是一些垃圾戰技,運行路線繁瑣,威力又差,不過那戰技閣二層,只有凝血境強者,才有資格進入。

而且其他戰技,對龍塵來說,並沒有太大用處,身法有追風步,戰技有牛勁,這裡的頂尖的戰技,跟它們也相差不多少,就算是學了也沒什麼大用。

龍塵不禁暗嘆了一口氣,正準備不再浪費時間,忽然間心頭微微一動,向著書架的最下層的角落看了一眼。

別的書架上,都是規規矩矩的一個方格內,放著一本戰技,但是那個地方,亂七八糟的堆了一大堆東西。

那裡的東西,也是功法戰技,不過有些已經破舊不堪,而且基本上都是殘缺不全的秘技,說白了就是廢品,扔掉有些可惜,所以被堆在在一個角落之中。

當龍塵的眼睛掃向那個角落時,一卷破舊的獸皮紙,引起了龍塵的注意。

那捲獸皮紙非常的破舊,但是龍塵憑著強悍的靈魂之力,感覺到那張獸皮紙上,散發著一股極為古老的氣息。

伸手將那捲獸皮紙從垃圾堆里取出,龍塵不禁心頭一震,或許別人看不出這塊獸皮的異樣。

但是他憑藉著強大的靈魂之力,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那獸皮上,傳來的陣陣恐怖威壓。

那塊獸皮上邊斑紋點點,好多地方已經能殘破不堪了,那是被無盡歲月侵蝕的痕。

龍塵估計,這獸皮的主人,必然是極為恐怖的存在,不然不會過了這麼悠久的歲月,依舊能留下如此恐怖的意志。

可笑這麼恐怖的東西,卻被當成垃圾一樣扔在這裡,龍塵趕忙打量一下獸皮。

只見上面是一副圖案,圖案上邊用古代的文字,標註這兩個字:

「開天」

好大的氣魄,龍塵不禁心中一震,什麼功法戰技,敢叫這個名字,太狂妄了吧?

看著那副圖案,龍塵不禁皺了皺眉頭,只見上面標註著九個紅點,再無他物。

九點之間,彷彿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線連接著,但是年代太過久遠,不知道是原來就有的,還是後來出現的裂紋。

「時間到,所有世子放下手中的秘籍」

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戰技閣,眾人不禁嘆息一聲,時間過的太快了,一些人不禁心情沮喪,一個月才能來一次,實在是太坑爹了。

龍塵看著手中的殘卷,不禁有些不舍,他的時間太過寶貴,乾等一個月,讓他有些受不了。

見所有人都依次走了,龍塵才緩緩走了出來,不過他手中依舊拿著那捲破舊的獸皮紙。

門口那個凝血境強者臉色微微一冷,剛要說話,龍塵已經先開口了。

「大人,我想把這卷殘破的帶回去研習一下,另外這個請大人笑納」

龍塵說完,不等那人開口直接扔過來一枚丹藥,那個凝血境強者,剛要呵斥,陡然間見到那枚丹藥,臉色不禁一變。

伸手抓住那枚丹藥,赫然發現那是一枚凝血丹,正是凝血境的他,最為需要的東西。

最重要的是,這枚凝血丹竟然是一枚中品凝血丹,要比普通凝血丹貴重幾十倍。

凝血境強者,需要藉助天地靈氣,凝練血脈,讓自己的氣血更加霸道威猛,強大肉身。

而凝血丹,剛好可以數倍地提升凝血功效,有了這枚凝血丹,起碼可以省去他半年之功。

那個凝血境強者臉色數變,最後還是抵擋不住那枚丹藥的誘惑,看了一眼龍塵手中的破舊獸皮。

「記住,我什麼都沒看見」

龍塵怎麼還不明白他的意思?分明就是如果被發覺了,他是不會認賬的,龍塵卻要被蓋上一個偷盜的罪名。

龍塵也不以為意,收起那捲破舊獸皮后離去,那個凝血境強者,這才再次仔細打量著手中的凝血丹。

「想不到,他居然有這樣的寶物,不行,得打聽打聽他的底細」那個凝血境強者,說完也消失在戰技閣中。

龍塵離開后,直奔府中行去,他既然敢拋出那枚凝血丹,就不怕那人去調查。

如今他需要人們知道,他是一名煉藥師,一名身受雲奇大師器重的煉藥師,這就夠了,這就是所謂的扯虎皮做大旗。

他用這種方式,告訴對方,他龍塵不再是以前那個,任他們拿捏的廢物小子,想動他,需要考慮考慮後果。

龍塵邊走邊沉思如何將幕後主使者,一點一點挖出來時,不知不覺間走進了一條小巷。

忽然間一道巨網從天而降,龍塵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瞬間罩住,龍塵一驚,人已經騰空而起。

divclass=author-sayid=authorSaystyle=display:none

divid=authorSpenk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