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決定反擊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就因為龍塵的存在,讓他大夏的香火不至於斷絕。 夏雲峰更是吸取了大韓、大楚和大周的龍脈之力,如今他回歸后,龍脈之力與他的龍脈相融,讓大夏的氣運,更加強盛了。 說到底,...

龍塵等人從四國遺中飛出,只見出口處,已經被數十萬大軍密密麻麻包圍。

「父皇,師父1

夏雲沖沒想到的是,他的父親夏禹陽和師父依舊在出口等待,讓夏雲沖等人感動的是,夏禹陽那萬年不變的嚴肅容顏,帶著一絲欣慰的笑容,同時眼中的光芒也不那麼鋒銳了,而是充滿了情感,甚至微微有些發紅。

「你們能活著出來,真是……太好了1夏禹陽看到夏雲沖、夏雲峰、夏幽洛等人都活著,不禁有些激動的道。

原本按他的估計,眾人能夠活著出來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一,敵人既然敢出手,沒有萬全的把握,是絕對不會如此大膽破壞龍脈的。

此時見到眾人還能活著回來,即使以夏禹陽的鎮定,也不禁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父皇,對不起,雲林、雲華他們……」夏雲峰有些傷感的道,那兩個人也是他的兄弟,但是不幸戰死了。

「戰爭不是兒戲,沒有不死人的,我夏家兒郎,都是英雄好漢,為大夏拋頭顱、灑熱血,乃是我們的榮耀,不要悲傷。」夏禹陽拍了拍夏雲峰的肩膀道。

雖然口中在安慰夏雲峰等人,但是他眼神深處,那一抹黯然之色,卻瞞不住眾人。

「師父,徒兒讓您失望了……」

夏雲沖忽然跪在白髮老者面前,一臉的慚愧之色,不敢去看他的師父。

白髮老者看著一臉愧疚的夏雲沖,微微搖頭道,將他扶起來,他看得出,夏雲沖身上的無敵氣勢已經消失了。

不禁心中發出一聲嘆息,無敵道的修行艱難無比,此生不得一拜,這太難了,苦了雲沖這孩子了,現在夏雲衝心中,才是最難過的,他卻無能為力。

「父皇,您這是……?」夏雲峰看著周圍幾十萬大軍,殺氣騰騰,這些全部都是大夏的精銳,大部分都是王級強者。

「今天如果你們無法活著出來,朕就會親率大軍,踏平大韓帝都,為你們報仇。」夏禹陽聲音之中充滿了殺意,顯然他已經知道了一些端倪,看出了是大韓古國的手段。

「父皇,事情沒那麼簡單,我們趕快回帝都,孩兒,將事情始末跟您稟報。」夏雲峰急忙道。

見夏雲峰如此嚴肅,夏禹陽深知這個兒子的秉性,不再說話,直接啟動傳送陣,一行人先返回帝都。

「什麼?血殺殿、古族和丹塔都參與了?」

在帝都,夏禹陽的大殿內,龍塵、夏雲沖、夏雲峰和白袍老者盤膝而坐,夏禹陽聽完事情始末之後,不禁又驚又怒。

白髮老者也是一臉的冷厲,四大古國屹立於修行界之外,並不參與修行界的紛爭,他們實在太過分了。

可是不管是古族還是血殺殿,都是大夏惹不起的存在,更別說有丹谷撐腰的丹塔了。

可三大勢力,如此公然違背四國公約,暗中支持大韓古國,襲殺其他三國之人,這太過分了。

「龍塵,你收拾一下,我送你離開吧1白髮老者忽然開口道。

夏雲沖也點點頭道:「龍塵,讓我師傅送你出去吧,我大夏恐怕沒有能力保護你,現在走,是最好的時機。」

龍塵卻搖搖頭,一臉輕鬆的道:「諸位不用為我擔心,實際上這次四國遺,是我連累了大夏……」

「胡說什麼呢,明明是大韓古國密謀已久,如果不是你……」夏雲沖見龍塵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不禁怒道。

龍塵忙擺手道:「你先別激動,聽我說完,不管是不是大韓古國密謀已久,我的到來,讓他們的計劃提前了,總之這事確實有我的因素,而且很大。

害得大夏這麼多勇士殞命,我心中實在愧疚,是我的責任,我是不會逃避的。」

「孩子,如果不是你,我大夏這一代強者,都要全軍覆沒了,愧疚二字,休要再提。」夏禹陽道。

他說的是心裡話,本來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就因為龍塵的存在,讓他大夏的香火不至於斷絕。

夏雲峰更是吸取了大韓、大楚和大周的龍脈之力,如今他回歸后,龍脈之力與他的龍脈相融,讓大夏的氣運,更加強盛了。

說到底,大夏這次非但沒有吃虧,反而因為龍塵,佔了天大的便宜,以後四國必然要以大夏為首了。

而且其他三國,都沒有任何理由奪回龍脈,唯一的結果就是,大夏、大楚、大周分食大韓,四大古國會成為三大古國。

不過四大古國不可能大規模發動戰爭,這也是四國公約之一,因為四大古國是修行界唯一的凈土,如果四大古國爆發戰爭,那麼整個中州大陸,就再也沒有休養生息的凈土了,那時候,中州大陸就會插手。

但是就算不發生大規模的戰爭,大韓古國做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三大古國集體針對,沒落是必然的。

而大夏聚集的氣運最多,日後會更加的繁榮昌盛,可以說,龍塵對於大夏,有功無過,所以夏禹陽點出,休要再提愧疚二字。

「既然夏叔您說不提,那就不提,反正這件事,我心裡很不爽就是了。

在四國遺中,我連探寶的時間都沒有,就像狗一樣被追殺,要不是我命夠大,早就掛了。

我龍塵這張嘴什麼都能吃,就特么不能吃虧,這事我跟他們沒完,必須要給他們一個應有的報復。」龍塵道。

龍塵這番話一處,就連夏禹陽和白眉老者都驚了,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龍塵,他們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龍塵在四國遺中,可是連續擊殺了七位八品天行者啊,李萬姬、韓璧君都是被龍塵一擊秒殺的。

血殺殿的雙子殺手,巨鷹族、虎族和蠻像一族的強者,更是一個都沒逃掉,聽說龍塵還用一口鐵鍋,把人家的祖器給收了。

殺了那麼多強者,搶了人家祖器,然後還要找人家算賬,這龍塵也太瘋狂了吧?

即使是夏禹陽、白髮老者這種,見過大世面的人,也從未見過如此霸道的人。

「龍塵,這古族、血殺殿和丹塔聯合起來,在這一片區域,恐怕可以隻手遮天。

尤其那丹塔,黨羽眾多,一呼百應,到時將整個大夏包圍起來,就算是你玄天道宗掌門到來,都未必救得了你。」夏禹陽道。

「那丹塔,基本上可以排除了,就丹騰那老白痴的智商,我用腳後跟就可以玩死他。

至於血殺殿,他們畢竟是殺手,刺殺僅限於同階,同階之中,而那兩個雙胞胎殺手也說了,他們是這個區域最強的殺手。

暫時沒有更強的殺手可派了,他們不可能派璇丹境殺手來殺我,那麼他們就徹底威嚴掃地了,而鑄台境殺手,我都能送他們投胎去見他們的殺神。

所以,能夠威脅我的,只剩下古族了,古族聯盟,號稱有萬族,實力恐怖。

不過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鑄台境菜鳥,他們不可能大張旗鼓,去通知其他族人支援,丟不起那個人。

所以這次為難我的,應該僅限於三個族群的高手,雖然每一個古族群,都有著相當於一個宗門的實力,但是我也不懼他們。

所以,這次我不會走的,咱們大夏這段時間,什麼都不用管,按兵不動就好,其他的就交給我吧。」龍塵鎮定自若的道。

見龍塵被三大勢力威脅,竟然還如此冷靜,將問題分析得頭頭是道,有理有據,夏禹陽和白髮老者都不禁心中震驚。

龍塵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見識,看來他的崛起並非偶然,雖然龍塵說的十分自信,但是二人依舊有些擔憂。

「龍塵你想好了,你這可是刀尖上跳舞,十分的危險。」夏禹陽一臉嚴肅的道。

如果龍塵現在走,以白髮老者的能力,有極大的機會,將他悄無聲息地送走,時間越晚,機會就越渺茫。

可以想象,丹谷和三族強者,肯定第一時間就發動人手,封鎖大夏,布下了天羅地。

「我知道,您就放心吧1龍塵笑道。

實際上龍塵心裡嘀咕,現在走也晚了,龍塵相信,在他擊殺丹楚,奪得炎龍鼎的時候,丹谷恐怕就已經開始封鎖大夏邊境了,各大傳送陣更是連只蚊子都飛不出去。

不管是丹楚,還是炎龍鼎,抑或是自己身上的秘密,都是丹塔志在必得的。

而且最為讓龍塵頭疼的是,有玄機子這個王八蛋在背後推算一些東西,那老犢子貌似很厲害,如果逃走時,被逮個正著,那白髮老者雖然厲害,但是也未必能保護得了他。

所以龍塵根本不能跑,但是這次被追殺,龍塵並沒有那麼大的怒火,因為他感覺從修行九星霸體訣開始,這麼多年來,追殺就沒斷過,早就習慣了。

但是唯一讓他無法容忍的是,追殺他的時候,連累了別人,尤其是像夏雲沖、夏幽洛這種,把自己當兄弟親人的人。

龍塵必須要給他們一個交代,否則心裡難安,夏禹陽見龍塵已經拿定主意,就不再強迫龍塵。

而夏雲沖則被他師父叫走了,聽口氣好像是去找韓文君親近親近,看看能不能將夏雲沖的無敵道找回,這也是夏雲峰全力攔著夏雲沖在秘境之中擊殺韓文君的原因。

夏雲峰始終保持著冷靜,他知道,夏雲沖的無敵道被破,是因為向韓文君下跪,解鈴還需系鈴人,所以才留了韓文君的活口。

龍塵也跟夏禹陽告辭,直奔酒神宮走去,剛剛走出皇宮大門,龍塵臉上忽然浮現一抹冷笑,忽然轉身,一巴掌拍在一個人的臉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