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 玄幻魔法

玄武裂天 一千零八十四章不要奢望對手給機會

作者:藍庭

本章內容簡介:線路。後者是雲無涯留下的一連串殘影殘象,讓人更是難辨虛實真偽,根本不敢輕易發起攻擊。 驀地,嚴赤火的身影忽東忽西的閃現了兩次,便突然出現在雲無涯身後的數米之處,一股攜帶著擊穿山嶽的拳勁無聲無息...

說話間,嚴赤火的身影在戰台上劃出一條隱約的虛線,下一刻,便突然的消失了。沒想到這廝非旦拳勢霸道驚天,連身法速度也堪稱一流,當真令人所料不及。身體移動間,猶若幽靈般迅捷,瞬息便已無限貼近了雲無涯,意欲發出猝不及防的致命一擊。

只可惜,身法速度卻是雲無涯的強項和優勢,嚴赤火的此舉直有班門弄斧之嫌。就在嚴赤火貼近雲無涯的剎那,但覺有風一吹,對方的身影竟是突兀的飄散開來,似若一縷輕煙般的消失無影。

嚴赤火見狀,心下不由一凜,微皺了皺眉,視線中再無對方的身影,沒想到對方的身法速度竟也在自己之上,整個人似乎巳同空氣融合成一體,連身上的氣息也捕捉不到一絲。即然如此,我就用拳定乾坤的拳勢束縛封鎖住這片空間,讓你無處遁形。

嚴赤火頓住身形,不再盲目地四下搜尋,一條手臂再次撕裂雲層,從天際深處探出,浩蕩狂霸的拳勁轟出,地陷山崩般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籠。

只不過,同樣的拳勢再次如法施出,尤其對雲無涯這類的人來說,巳完全去了應有的危險和威脅。

雲無涯冷傲的嘴角微微上,劍指凌空斬落,下一刻,一道絢麗的光華破開蒼穹,勢若驚電奔雷般的從雲層深處奔騰劈落。

無論嚴赤火的拳勁如何浩蕩狂霸,在玄奧無比的束縛牢籠尚未完全封鎖這片特定的空間之際,驚電雷霆巳然劈落而下。

卡嚓!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劍勢與拳勢相撞,意外地,並未發出驚天撼地的轟然震響,只是詭異地發一道不太響亮的卡嚓之聲,尚未成型的的天地牢籠驟然破裂開來,隨之分崩碎裂,瞬間化為無形。一絲殘留的劍氣飛竄而出,恰好劃過正欲飛退而去的嚴赤火的左肩臂,帶起一縷血花飛濺。

雙方几番驚險絕倫的強強搏殺,戰到此時終於有人見紅受創了。雖然只是一點微不足道的輕傷,但對嚴赤火霸道的自信,無疑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從他凝固的神情中便可清晰地察覺到了這一點。

雲無涯在破開天地牢籠的同時,劍氣雖然也破碎得不成形,卻仍然保留著一絲殘存的劍氣,給嚴赤火帶來出奇不意的一擊。

嚴赤火竟然被對方劍氣所傷,還見了紅!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一片又一片,彷彿仰望的峰巔傾塌般的震撼。

風師姐所言果然沒錯,只是防守反擊便能擊傷嚴赤火,縱算在聖山的年輕輩中也可以擠身前十的強者行列。我等有些坐井觀天,小視天下了!佰流風雖是由衷的感慨,卻仍對嚴赤火接下來的表現充滿了信心和期待,因為嚴赤火的確不是輕易便能擊敗的,至少也會讓對方付出慘勝的代價。

因為嚴赤火犯了兩個錯誤,其一,是知己不知彼,舍長取短與對較量身法速度,才會導自這種被動局面的出現。其二,同樣的拳勢在同級別的高手搏殺中反覆使用,豈有不受創之理。風素素清冷淡然地點評道:強者間的搏奕,鬥智,斗勇,拼實力,情勢瞬息萬變,一個小小的誤判都可能濺血橫死當埸。更何況,連續兩次誤判,也就足夠他死上兩回了。

佰流風聽到風素素的點評,處處精僻絕倫,他本身也是這個層面的強者,自然明白其中兇險利害。只是心中仍然認定嚴赤火不會這樣輕易的輸掉這一戰,這對他而言也是一次考驗,因為在未來的七峰大比中,更是強者如雲,數不甚數。如連這一關都過不去,何來自信直面將來的七峰大比。

嚴赤火卻是人在局中,精神高度緊張,自然不知自己犯下的足可致命的錯誤。總之,一切都源於知己不知彼的原故。所幸肩臂只被殘留的劍氣劃破一條口,還不至影響下面的戰鬥。

已經很久沒有受傷了!接下來,我不會再給你這種機會!嚴赤火的目光仍然堅定,充滿了自信霸氣,只是更多了幾分肅殺的冷厲。

機會,是靠敏銳的觸角去捕捉和把握的,不要奢望對手會給你留下任何機會。雲無涯仍是一臉冷漠的神情。在他說話的時候,嚴赤火的身形巳在連連閃爍,忽隱若現,不斷地在短距離展開瞬移的身法,令人很難捕捉到他的俱體位署。

突然失去對手的蹤跡,是一件很可怕和危險的事,或許下一分,下一秒都可能隨時出現在身邊的任何一處,發出驚天的致命一擊。

在眾人的視線中,雖在光線很好的戰台上,也只能發現兩道若隱若現的,幽靈般閃爍不定的虛影。

前者是嚴赤火幽靈般詭異的瞬移,由於速度已超出了人的視覺感觀範圍,只覺虛影一閃即逝,飄渺無痕,根本難以辨識其軌跡線路。後者是雲無涯留下的一連串殘影殘象,讓人更是難辨虛實真偽,根本不敢輕易發起攻擊。

驀地,嚴赤火的身影忽東忽西的閃現了兩次,便突然出現在雲無涯身後的數米之處,一股攜帶著擊穿山嶽的拳勁無聲無息地轟擊而出。

雲無涯頓覺渾身的毛孔驟然舒張開來,直覺一股致命的危機來自身後,心神念動間,殘像立現,真身即刻隨風散去。

噗!呼嘯的拳勁奔涌而出,擊破虛空,洞穿空氣,如被擊中勢必骨碎膚裂。殊不知,對方的身影被一拳擊得爆裂開來,嚴赤火卻是一點高興不起來,因為他感覺這一拳擊碎的只是空氣,毫無任何著力之感,心下暗知不妙,沒有一點停頓的展開身形,瞬移到一丈之外。

雙方各攻出了一拳一指,擊碎的都是彼此的虛影殘像。嚴赤火憑藉著詭異的瞬移身法,不樵莆捫牧糲碌牟邢瘛6雲無涯也不時機的擊穿了對方無數的瞬移虛影。

虛影,殘像,在戰台上不斷的閃爍,交錯,迥旋,其中的兇險可謂步步殺機,彼此皆是險象環生,稍有疏忽不慎,勢必會濺血當埸。看得眾人目不暇接,屏氣止息,連手心都出汗來,尚不自知。

雲無涯逐漸熟悉撐握了對方瞬移的空間距離和速度,提前閃掠至對方下一處瞬移的位置,意欲施以攔截,指尖綻射一道凌厲劍氣,斜斬而出。

噗!只不過斬碎的仍是一道虛影,當真大出意料。

居然能提前預判我出現位置,果然與眾不同。只可惜,我的身法可以瞬移至半空中,讓你失望了。嚴赤火的話音方落,身形再次閃現,落在指芒劍氣剛劃過的位置,趁雲無涯微楞之際,毫不停頓地轟出一拳。

轟!拳勁咆哮如雷,一往無前地轟在雲無涯的身上。只可惜身形炸裂的瞬間,嚴赤火便知道擊中的同樣是對方的殘像。他也沒指望能輕易的擊潰對手,早巳預留後手準備,算計著對方閃避之後可能出現的方位,脊背彎曲,另一隻空著的左手握拳,順勢一拳轟在地面;拳撼山嶽!

剎那,浩蕩的拳勢鋪展開來,似同海嘯洶湧澎湃,又如一座座險峰山勢崩塌,直朝著雲無涯的現身處肆意地碾壓過去,封鎖住了所有閃避騰挪空間,令人生出上天無路的恐怖感。

嚴赤火能想到的,雲無涯自然也能想到,如虹指芒劍氣隔空斜劈而落,鋒芒無盡,宛如怒海狂濤逆流反卷,山嶽拳勢傾刻塌陷分崩。

作為頂級強者,每個人都會留有一些足以至人死命的隱秘底牌,不到面臨危局的情勢下,不會輕易展現出來。對方的強大完全超出了事前的預想,在不動用領域手段的的情況下,唯有拋出底牌,否則,想要很快分出勝負的難度很大。

即然如此,我們不妨就以彼此的底牌,分出一個高下來吧!嚴赤火豪氣吞天的朗聲道,眾所周知,未來世事難料,底牌一旦用出來,便少一分保命制勝的機會。

雲無涯的臉上沒有一點驚詫之意,不以為然地淡聲道:到了這個層面的修者,自然都會留有以防萬一的底牌,你若有,我當然也不會例外。

嚴赤火的氣勢再次一變,渾身上下充滿了霸道浩蕩的氣息,給人一種無限拔高的錯覺,彷彿聳立天地之間,睥睨一切。

拳霸天地!這一拳是蒼空霸拳中的絕殺技,在氣勢無盡的嚴赤火手中施展出來,彷彿從雲際深處轟出的一拳,摧枯拉朽的破碎虛空,塌天般的朝雲無涯碾壓而來。

彼此雙方都未曾亮出點刃,雲無涯此時自然也不會拔劍。心神沉入劍指之中,給人一種暴風雨前的可怕沉靜。

光線斗然一暗,一隻如山拳影遮住光影,轟然落下,整座戰台幾乎都在這一拳的攻擊範圍內,令人根本無法躲閃。而雲無涯也沒有要躲閃的想法,劍指一,一道數丈長的絢麗光華瞬間划空而出,熾亮的劍氣鋒芒無盡;飛虹裂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