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碎星意境

作者:藍庭  |  更新時間:2017-11-15 10:06  |  字數:3335字

紫甲副統領檢查了一下傷情,雖覺全身微感痛楚,卻都是些淺淺的皮肉之傷而巳,這點傷對一個修者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事,不會影響接下來的搏殺戰鬥。m.。

這位紫甲副統領的修為絕不僅僅如此,定還有留有絕學秘殺的底牌隱藏著,不到勢態緊迫,生死攸關之際輕易不會施展出來。

只是一時之間,被那招詭異無比的碎星意境所制,連施展出絕學的機會都沒有,才會出現這種被動狼狽的埸面。鬱悶歸鬱悶,心境方寸卻並未有所混亂。

雲天星並未有想像中的窮追不捨,令他有機會重新拉開距離,迅速服下一粒止血療傷丹丸。獲得了喘息之機,一身渾厚至極的水糸氣勢再度從體內蒸騰開來,雲煙瀰漫四周,彷彿連空氣也變得粘稠,濕潤,逐漸形如無數的水珠,每一滴水珠都像是蓄含著千斤之力,沉沉透亮的……漫空飄浮的水珠驟然匯聚一處,肉眼可見地形成了一道洶湧澎湃的驚濤。

紫甲副統領的雙眼中充滿的碧藍的色彩,這一刻彷彿化為無盡的大海,其中似有驚濤狂瀾。

巨瀾拍空!雙手握劍舉過頭頂,磅礡浩瀚的劍氣勢牽引著巨浪驚濤,緩緩地劈空斬下,一道數十丈高的碧色狂瀾呼嘯拍空,彷彿欲將席捲吞噬一切。

拍空的驚濤奔騰撲面而來,懸在頭頂上空,不斷地向下降落,碾壓。雲天星似乎感到了一種大自然的威力,人在其中顯得何其渺小,彷彿傾刻間便可將他吞噬碾壓成肉泥碎屑。

"在我"巨瀾拍空"的碾壓下,沒人可全身而退,你縱有高深莫測的武技也難以施展。此戰你巳輸定了,再無翻盤的可能。"那位紫甲副統領重重地舒了一口氣,慶幸對方沒有剩勢追擊,失去了大好的先機,令他擁有了喘息之機,方能施展出這招"巨瀾拍空"的絕學。

這一刻,雲天星深切地感受到四周空氣變得異常的沉重,連空氣中的每滴水珠,都似如千斤巨岩般的壓迫著自己,彷彿整個身軀在不斷地往下沉,像是要陷入身下的奔騰激流中一般,全身上下想要動彈一下都甚感艱難,甚而連呼吸都有些略感不暢。

那位紫甲副統領見對方仍在竭力地硬抗著自己的"巨瀾拍空"之勢,沒有一點臣服認輸的跡象,心中大感驚詫,摸了摸手臂上的傷口,身上的水之力又加重了幾分,空氣中的水滴也隨之添了幾分重力。對方的堅韌不屈巳超出了他的預想,令人感到極度不安和危機感。

殘月破雲!雲天星心中一聲低喝,沒有摧城拔寨的氣勢,僅僅一槍刺出,剎那。一道銀色的殘月流光綻射而出。

一聲轟然爆響,洶湧的驚濤巨瀾,竟被銀色的殘月流光從中剖裂,左右分流,呼嘯著四濺紛灑的崩散開來。

紫甲副統領深藍的眼底中倒映出一束銀色流光,充斥著一道殘月,迅速地放大,身心彷彿要被撕裂剖開來。

眼見自己引以為傲的"巨瀾拍空"之勢,在一道銀色殘月流光下瞬間分崩潰散,手中長劍呼嘯盤旋,四周的水滴瞬間匯聚於劍身之上,一條晶瑩的水龍驟然呼嘯騰空,勢若奔雷般直朝著雲天星淩空俯衝而去。

怒海驚龍!暴吼聲從紫甲副統領的喉嚨間滾滾噴擊而出,咆哮如雷,令無數人耳膜嗡嗡震響。聲助劍勢,龍威凌厲無雙,劍芒未至,龍吟驚天,霸道的劍壓降臨,似欲將對方的身軀碾壓成肉泥碎沫。

在所有人看來,紫甲副統領的這一劍,蓄滿了天地之威勢。可謂是霸道絕倫。這雷霆一擊,許多人自問根本無法抗衡,唯有坐以待斃,等著被一劍轟殺。

噗嗤的一聲,劍氣龍影呼嘯咆哮,狂暴的氣勢席捲天地。銀色的流光殘月當空為之一頓,隨即破碎開來,化為無數銀星光點濺射四溢。

強勁的氣流風暴,令雲天星的身形在虛空中震顫地飛退了數十米,倘未穩住身形,駭然間又見一條晶瑩如雪的水龍,彷彿將前方的天空撕成了兩半,帶著凌厲狂暴的無邊殺氣,撲面奔襲而來。

水龍奔射的速度快到了極致,令人連閃避的意識都來不及生起,眼前的世界彷彿一下驟然消失,唯見張牙舞爪的龍影俯衝而至,令人生出一種死亡降臨的感覺。

碎星意境!

一點星光當空綻射,划出一道銀芒流光,弧線斜挑,鋒芒無盡地刺入俯衝而至的龍影之中,驟然炸裂開來,空間一陣扭曲迷亂,點點銀芒碎星縱橫瀰漫,每一束星光都綻射出銳利的殺機鋒芒,所到之處,龍影崩散,水光四濺飛溢。

"可惡!"紫甲副統領怒意上掦,眼見這招"怒海驚龍"又被對方這招詭異的"碎星意境"所破,迅速收攏潰散的水之玄力,瞬間凝鍊如刃,趁對方槍勢用老未收之際,一道如雪劍芒勢若奔雷電馳,勢不可擋朝著雲天星橫斬斜削而去。

雲天星驚覺時,發現自己巳被一股冷冽的殺機牢牢鎖定,所有閃避的方向和角度,似乎都被這道銳利無比的劍氣徹底封鎖。令人生出一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絕望感覺。

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識到,紫薇峰的絕學不可小視,可謂是博大精深,玄奧至極。同等實力修為之下,只怕此刻已敗下陣來,輕則重創,重則將被一劍攔腰斬成兩段。

噗嗤!紫甲副統領一劍斬出,鋒芒無盡,似乎如願以償一劍橫切過對方的胸腹,奇怪的是,他神情間非旦沒有一點喜色,反透出一片驚詫之意。

雙方跌宕起伏的搏殺到此時,彼此有多少斤兩,已是大致瞭然於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