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章

作者:公子明  |  更新時間:2016-04-01 08:39  |  字數:3886字

聽到皇帝唏噓,完顏才和李鋒也出了嘆息聲。※%,

沉默片刻後,大臣中地位最高的完顏才轉頭看向自從進門後就一直沉默不語的宇龍世家族長宇龍宗,微笑地道:「宇龍族長,按照你之前的說法,算算時間,現在漢國英王劉秀現在應該已經回到衛國東平城了吧?」

一直垂首默然的宇龍宗頭部身子一顫,緩緩抬起了頭。

「族長」這個顯赫的稱呼由帝國第一家族的族長喊出來,聽在耳中竟是有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似乎不經意的宇龍宗注意到皇帝的眉頭輕輕皺了起來,他眼睛一眯,但臉上神情不變,轉頭對完顏才施禮道:「是,大人!」他故意在「大人」二字上加重了口氣,繼續道:

「據密探回報,七日前劉秀已經從平衍動身前往衛都東平,算下來他現在應該是到了東平城了。」

完顏才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宇龍宗口氣變化,聽到這番話,臉上難得的露出笑意,拍了拍宇龍宗的肩膀道:

「宇龍族長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讓人放心!如今燕衛兩國事務已盡在族長掌控之中,將來出離國能夠脫離這荒野之地,北上定國,宇龍族長可謂是功不可沒,也不枉老夫的拚死提拔!族長沒有辜負老夫對你的期望,老夫甚感欣慰。」

聽到這番話,皇帝眉頭皺的更緊了些。

宇龍宗淡淡一笑,並未搭話,而是轉身向皇帝行禮道:「啟奏皇上,臣有一事稟報。」

皇帝淡淡道:「說罷。」

宇龍宗垂首道:「陛下,數日之前我們在洛京的眼線傳回了消息,稱如今漢帝國已經完全分裂,原本在皇位鬥爭中處於死地的劉釗劉銳二位皇子在『劉琦之亂』中擺脫拘禁,逃了出來,並且得到了一干老臣支持,但漢帝國公主劉穎在此次平定『劉琦之亂』中居功甚偉,朝廷重臣紛紛擁護,三權相爭,劉釗劉銳二人不能與劉穎抗衡,被逐出洛京,現在劉釗逃到東方——漢衛邊境,而劉銳則到了接近我們出離國的南方,兩人各自擁兵自重,劃地為疆,並自稱自己才是漢國皇位的正統繼承人。」

皇帝聽後微微一笑,還沒開口,就聽一旁的李鋒忽的冷笑一聲道:「宇龍族長不愧是帝國肱骨之臣,不僅憂心燕衛事務,連漢國洛京城內發生的事情都了解的一清二楚,讓人佩服!」

聽到這番話,完顏才冷冷道:「李鋒,你這是什麼話!老夫先問你,剛才宇龍族長所說的這些情報,你都清楚么?」

李鋒垂首喃喃道:「屬下不知……」他不等完顏才開口就繼續道:「屬下雖有過錯,但卻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完顏才剛要發問,一旁的皇帝突然道:「哦?李大人有什麼苦衷,說出來讓朕聽聽!」

李鋒目光流轉從完顏才臉上一掃而過,口中回道:「陛下!臣雖在名義上是統籌漢國事務的總領,但實際上卻並無實權。」

皇帝淡淡道:「此話怎講?」

李鋒道:「鳩佔鵲巢。」

聽到這句話,皇帝眯上了眼向三人看了一眼,每一個的目光接觸到他時都低下了頭去,就連完顏才那雙一向深沉的眼睛都不敢與他坦然對視。

片刻後,皇帝才微微一笑,走到椅子上坐了下來,道:「鳩佔鵲巢么?」他低聲重複了一句,看了一眼座前的三人,淡淡道:「機密大臣的意思是,現在你已經對漢國局勢失去掌控了么?」

李鋒身子一震,低聲道:「臣並無此意,只是……」

皇帝見他呢喃半晌也沒有說出話來,擺了擺手,剛要說話,還沒開口,只見完顏才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李大人胸中大有經緯,才德兼備,乃是帝國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他畢竟為官不久,在朝中毫無根基,或許受人欺侮,也未可知。」

皇帝看了看完顏才,道:「『受人欺侮』?完顏才,我看受人欺侮的不是李鋒,而是朕罷!」

完顏才聽後大震,身子向後退了幾步,霍然抬頭,只見拓跋戰目光如刀,直視自己,竟彷彿要看入了靈魂深處。

房間內一片死寂。

半晌,三人才如夢初醒般跪了下來。

拓跋戰又把三人挨個看了一遍,李鋒在皇帝的目光中臉色已經開始發白,後悔剛才太過衝動。

「你們三人都是朕的肱骨之臣,完顏才已經跟了我幾十年,我對你們也說過多次,」拓跋戰目光如刀聲調凌厲,座椅雖然不高,但從下望去只見皇帝高高在上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不可一世,奪人心魄的氣勢,籠罩著整個房間。

「你們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朕雖然老了,但眼還沒瞎,耳還未聾,朕的江山朕看的清楚,你們做臣子就安心做事,絕對不要心生雜念,甚至圖謀不軌。」說到這裡,他突然冷笑起來,冷冷道:「嘿嘿,看來有的人覺得朕縱容了他的很多錯事,便以為朕老了,不中用了,就敢不聽朕的話,就敢瞞著朕的耳目,布局天下!難道你們都以為我死了嗎!以為出離江山就要改朝換代了嗎!」

「砰!」

盛怒之下的拓跋戰把手邊的杯子砸在了地上。

完顏才眉頭緊皺,頭深深埋在地上,沒有出聲,三人都匍匐在地,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只有杯子在地上緩緩滾動的聲響回蕩在房間之內。

死一般的寂靜。

帝王一怒之威,乃至於斯!

拓跋戰閉上了眼,昂起頭深深呼吸了一下,略微平息了自己的情緒之後才重新張開了眼睛。

安靜的房間內跪倒的三人只有宇龍宗望著皇帝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