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崛起

寒門崛起 第八百三十五章 名師大儒與豎子

作者:朱郎才盡

本章內容簡介:是景王府的首席講官——張聞天張老大人。 裕王和景王是競爭關係,他們的首席將官對峙也就在正常不過了。 張聞天張老大人的年紀比劉伯卿小不了幾歲,也是五十多六十齣頭的樣子,花白頭髮,可是頭髮...

等朱平安到了大本殿後,才發現今日來講經的人,可不止自己一人。

在大本殿茶水房候著的共有五位大臣,一個個全都名師大儒范,氣場很強。

「高大人早礙…」

朱平安只認識其中的高拱,於是便主動走上前來,熱情的與高拱打了一個招呼。

畢竟都屬於翰林院的同僚嘛。

不過,在朱平安主動打招呼后,高拱依然坐在那一動不動,穩的如一座筆直高聳的大山一樣,只是倨傲的點了點頭,眼神一抹若隱若現的詫異和蔑視。

朱平安從他眼神里讀出了他的潛台詞:槽,這個蠢貨怎麼也來講經?

好吧,這很高拱。

與高拱打過招呼之後,朱平安也主動拱手一一向其他四位前輩見禮。

除了有一位白髮蒼蒼的年老官員笑著與朱平安說了兩句,並且為朱平安介紹了一下在座諸位外,其他三位前輩都是一副高冷范,其中還有一人看朱平安的眼神宛若仇人一樣。

在白髮蒼蒼的老者介紹下,朱平安發現這些人如此高冷是有原因的,人家的腕兒都比自己大太多了。

高拱就不用說了,十七歲就以「禮經「魁於鄉,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高拱的四書五經造詣更勝往昔,在當朝都是有名的。現在高拱為翰林院侍講學士,又是裕王府的首席講官,今日來給兩位皇子講經,不僅名正言順,而且水平也是綽綽有餘。

剛剛笑著與朱平安說話的白髮年老官員是鴻臚寺卿,正四品官員,劉伯卿劉大人。

劉大人官職雖然算太高,但是他在文學界可謂是泰斗級的人物,是曾經的國子監祭酒。

在高拱對面,對峙氣味濃厚的是景王府的首席講官——張聞天張老大人。

裕王和景王是競爭關係,他們的首席將官對峙也就在正常不過了。

張聞天張老大人的年紀比劉伯卿小不了幾歲,也是五十多六十齣頭的樣子,花白頭髮,可是頭髮一根根都梳理的一絲不苟,滿頭都沒有一根亂髮,微微下陷的眼窩外,布滿了魚尾紋,可是一雙黑色的眼眸依然如鷹隼般有神。

張老大人一身瘦瘦巴巴的身架,可是上下都是名家大儒的氣質,連臉上的褶子似乎都透著智慧。

名家大儒嘛。

看不上朱平安這種末學後進,是很正常的,所以朱平安看到的最多的是張老大人的下巴。

在張大人下首的是一位四十餘歲的老帥哥官員一枚,臉龐稜角分明,鼻樑高挺,蓄著一臉短短的鬍鬚,模樣跟吳秀波有點像,俊逸中透出文雅,博學中帶著風流,美中不足的老帥哥表情中滿滿的倨傲和張揚。

這位老帥哥官員,是國子監的五經博士,楊國梁楊大人。

五經博士是從八品的官職,按理來說,朱平安是從五品,比他官職要高多了。

可是楊大人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彷彿是他比朱平安官職高多了似的。

剛剛朱平安與他見禮時,他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或許有才華的人大都有性格吧。

能在國子監做五經博士的,都是學術界鼎鼎有名的人物,這位楊大人也不例外,尤其是在五經方面更是大名鼎鼎,有很多老資歷的官員都向他請求五經經義。

最後一位官員與張聞天張大人一樣,同樣是景王府的侍講學士,名叫馬華亭馬大人,年紀四十多歲,濃眉大眼,風度翩翩,臉上總是笑呵呵的。

不過唯獨在面對朱平安的時候,臉上沒什麼笑容,更多的是一種羞於與你為伍的神色。

這位馬大人在學術界也是大名鼎鼎,尤其在教育和著述方面更是成績斐然,他對朱熹《四書集注》所做的注,成為了當朝科舉的重要參考書,還得到了嘉靖帝的欣賞和稱讚,也是因此將馬大人調至了景王府做景王的侍講學士。

隱隱的被眾人排斥的朱平安,在茶水房裡成了一個小透明,一個人恬然的坐在角落裡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看幾位大人談笑風生。

也就才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水房又有人進來了。

是景王。

朱平安雖不認識,但是從他的衣著上就能看出這是一位王爺,就是不知道是裕王還是景王了。

「載圳見過諸位夫子,勞煩諸位夫子百忙之中至大本殿講經,載圳心中感激不荊」

景王走進茶水房,沒有再往裡走,而是恭敬的站在門口,彎腰長揖行禮,向茶水房內坐著的朱平安等六人問好。

「景王這樣真是折煞我等了。」

茶水房內劉大人等人紛紛起身還禮,就像是被劉皇叔三顧茅廬了一樣,臉上一片潮紅,激動不已,一個有可能日後繼承皇位的王爺對他們如此尊敬禮遇,行此大禮,他們如何能不情緒激動呢。

朱平安也緊跟著起身還禮。

「天地君親師,諸位來大本殿講經,都是載圳老師,自然受得載圳這一禮。張師,馬師劉師,楊師,高師」景王堅持行禮完畢后,才微微笑著走進了茶水房,先是向張聞天、馬華亭兩位景王府的侍講學士問好后,又依次按照年紀順序向劉伯卿、楊國梁、高拱問好。

「這位便是朱平安朱大人吧,載圳久聞朱大人大名,父皇曾多次以朱大人激勵我與皇兄。朱大人年紀與載圳和皇兄年紀相仿,出身寒門,讀書學習條件遠不及我與皇兄,可是一路依靠自己能力,年紀輕輕便已經高中狀元,如今又已是五品的翰林院侍讀學士,真是令載圳慚愧今日還請朱師不吝賜教,載圳定會洗耳恭聽。」

景王依次向高拱他們問好后,又來到朱平安跟前,微笑著拱手見禮,言辭文雅,彬彬有禮。

一旁的張聞天、馬華亭以及楊國梁,見景王如此高看朱平安,不由蹙眉不已,臉色也沉了下來,他們覺得朱平安何德何能,完全不配景王如此對待,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是不善。

「景王謬讚了,平安慚愧。賜教不敢,今日唯望與景王、裕王交流學習而已。」

在眾目睽睽之下,朱平安淡定的起身長揖還禮。

見狀,張、馬、楊等人臉色更是陰沉,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是不善,景王對你如此禮遇,你竟然不感激涕零!!!

你一個靠青詞、獻媚、投機取巧上位,又貪財到不惜鼓搗豬下水的小子!

誰給你的臉!!!

豎子!!!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