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龍騎 歷史軍事

大漢龍騎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徐州之戰(1

作者:皇叔劉司馬

本章內容簡介:孫乾,這樣的嚴格要求,也讓孫乾格外重視,直接召集來了各縣縣令,誰的縣死了人,那麼他被免去郡守,首先就先免去你的縣令。最後縣令找到了負責民生的縣長試壓,縣長又給胥吏以及亭里施壓,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幾乎是...

東萊一戰,幾乎讓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后錢徹底為世人所知,最少他的名字為不少諸侯所熟知,人們知道了他將冀州軍擊敗更知道了劉瀾這些年剿了數次,都拿他都沒有任何辦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袁紹在青州剿匪的情報,這其中尤以曹操最為關心。

不過比起曹操來,劉瀾卻大有幸災樂禍之感,當年本來是想著把后錢從深山耗出來,沒想到卻因禍得福。按照劉瀾最初的設想,其實內衛能在青州造成的破壞雖然也會有些聲勢,但絕對無法與現在後錢的加入相媲美,如果沒有后錢,劉瀾最初的決定最多只能讓冀州軍噁心,但現在隨著后錢的加入,則讓冀州軍變得焦頭爛額。

目的遠遠超出了劉瀾的預期,甚至因為後錢的出現,使得冀州無限延期了對徐州進攻的步伐,就這一項,劉瀾甚至都考慮過能不能讓內衛與其取得聯繫,他完全可以在物資上給予他們一定的幫助,當然只是在糧草衣衫這些方面,兵械是絕不可能的。

不過後錢躲入深山,這一希望也就徹底破滅了,他只能繼續當他的看客,關注著東萊戰場,不過遼東戰場,劉瀾的命令已經傳達了下去,而徐晃這些年其實一直有著不小的壓力,他始終覺得是因為自己沒能及時抵達,才使得公孫瓚大敗,這件事讓他一直耿耿於懷,再加上他現在兩位副將,閻志還好,可田豫那裡卻一直等待著為公孫瓚報仇的機會,現在劉瀾的命令傳達下來,不過有多少困難,不管東胡是否有所異動,都不可能改變徐晃乃至田豫的決心。

為此田豫甚至取消了秋季備寇的事情,交給了副將武恪,而他則找到了徐晃,請求他自己可以跟隨徐晃前往右北平,徐晃沒有立即答應,但也沒有拒絕,很多事情是需要進行考量的,但有一點他心中是十分明確的,那就是右北平之行,勢在必得。

但是這一仗該怎麼打,規模要多大,這事兒是需要考量的,如果說以前這樣的事情他自己一個人就能做主,那麼現在的情況卻與以往有了明顯的區別了,在遼東已經有了一位與他平級的軍師將軍了。

雖然在指揮作戰方面,軍師將軍陳端沒有任何話語權,但是他的存在首先是在戰爭之前,在戰役部署有著極大的權利,其次則是在戰爭進行時,以參謀的身份隨軍,所以他的身份看起來很大,卻又顯得無關緊要,最少在作戰時他沒有什麼權利,可是在制定作戰計劃時,他又有著與他這位遼東都督同等的權利。

好在兩人到現在並沒有產生過任何的分歧,說實話,徐晃在人際的處理上還是很有些能力的,這要是關羽,只怕早就出問題了,可換做徐晃,一個與關羽共事都能夠和平無事,甚至最後成為良師益友的人,和陳端這位看上去是來分權的軍師將軍,就更不會有任何的嫌隙了。

尤其是兩人的三觀完全一致,而且對於作戰的制定,更是有著出奇的默契,當然最主要的還是他對於遼東的情況剛來並不太熟悉,所以很多事情更多的還是以請教為主,但隨著對遼東局面的熟悉,兩人反而變得越來越默契,也就越發凸顯其中的難得。

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是,不管徐晃統兵能力多強,終歸是卒伍出身,在有些方面,有著自己的一些短板,看待問題時並不會像陳端那樣清晰,就好像易京之戰的時候,如果陳端在的話,那麼結果又會是另一個樣子,所以陳端的存在,更多的是在完善徐晃的一些計劃,做到萬無一失。

當然任何事情,只能是表面上的,所謂百密一疏,很多問題並不是想客服就能客服,甚至有些情況,也會超出預期,但這都是后話,但現在有了陳端,徐晃與他可有在定計的時候,儘可能的完善。

計劃商議妥當,這一次防備東胡由閻志、武恪李翔等人負責,而徐晃和甄豫則分別帶領一萬遼東軍進入遼西和右北平進行襲擾,這一回因為有了陳端,就算是東胡再來,也不可能阻止徐晃攻打右北平和遼西的決心,更何況現在的東胡也著實沒有那個實力了,雖然他一直都清楚袁紹和他們關係不錯,還資助著他們,但在陳端的建議先,遼東已經做到了最好,尤其是進入秋季,遼東的氣溫已經變得很冷了,甚至有些地方已經下起了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東胡敢不敢冒著風雪前來,是個問題。

而右北平和遼西的情況也是如此,冀州軍能不能抵擋得住他們是其次,最大的困難其實還是嚴寒,但這個問題,經過棉花的種植,尤其是糜竺的紡織廠和成衣廠為遼拿摶攏抵禦嚴寒早已不在話下,就算是大雪封山,也照樣能夠勇猛前行。

正是有了這樣的底氣,徐晃才敢在這樣的氣候下前往右北平,不然的話,就算是劉瀾給了命令,那也等開春之後再說,難不成讓部隊全都凍死嗎?

如今的徐州軍,真正配備棉衣的其實也就是遼東軍,但畢竟是冷兵器時代,所以步兵平日里也只是起到一個禦寒作用,以及能夠在冬季進行訓練的作用,鎧甲則不會穿上,當然如果真有不知死活的來,那他們也只能換上戰甲,不過冬季來犯境,除非是傻子,沒人過來,所以步兵也就無須擔憂什麼冬季作戰了。

而騎兵,他們並不似近衛軍,需要配備龍騎甲,夏季都穿著皮甲,到了冬季,只不過就是把皮甲換做了棉衣,當然還有棉鞋和棉皮帽,畢竟遼東什麼都缺,可就不缺皮貨,價格還便宜,甚至劉瀾還專門前往成衣店,讓糜竺弄了一套貼身的秋褲出來。

這秋褲本來是後世的東西,這一切都使得遼比東胡人更能抵抗嚴寒的能力,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尤其是大暴雪之後,連東胡鮮卑人烏丸人都必須要躲入氈房取暖而不敢出房半步,可對遼東軍卻再也不是什麼問題,至於幽州的百姓們,就更是如此了。

以往每到冬季,自右北平一路向東的幾個郡,除非有那種難得的好天氣,不然的話老百姓幾乎是閉門不出,吃用都是秋季就儲藏好的飯菜,這種情況幾乎和冬眠沒什麼區別,是在太冷了,而且以下大雪,大雪封山封路,最多也就是在縣城裡去趟市集,出城,走不了幾里路就得返回,不然那得被凍死。

可現在,遼東的嚴寒對於遼東騎兵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了,如果不是怕棉衣等物泄露出去,劉瀾還真想快點在百姓之中傳播開來,但現在他只能讓在遼東的成衣店為百姓生產各種皮貨衣服,但這些衣服不僅價格高昂,而且保暖效果其實還很難與棉衣相提並論,是以普及性並不強,不過棉帽子、秋衣、秋褲和棉鞋是個例外,因為價格不高,在遼東十分暢銷,百姓幾乎人手一套。

這樣的推廣,帶來最明顯的變化就是每年入冬到開春,各郡縣亭里每天都會有百姓凍死,如果在中原,百姓死亡最多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戰爭和飢餓的話,那麼在遼東,從古到今都是嚴寒,沒有一副好身體,根本就不可能熬過冬天,但是經過這一年成衣店以及官府的大力推廣,就去年的冬季過後,死亡的比例比往年少了一多半。

這樣喜人的效果,自遼東太守孫乾一下,一片歡呼和沸騰,以往每年冬季如果會因寒冷死去上千人,而這個冬天,滿打滿算只有不到一百來人,而這些還有很多是因為發生了意外,比如喝醉酒摔倒在雪地里睡著了的意外,所以說在確定了棉衣棉褲棉鞋棉帽確實有著極大的禦寒作用之後,今天加大推廣。

這件事情甚至是劉瀾親自督辦,直接下命令給孫乾,意外的死亡另說,但被凍死一人,那他就直接問責你孫乾,這樣的嚴格要求,也讓孫乾格外重視,直接召集來了各縣縣令,誰的縣死了人,那麼他被免去郡守,首先就先免去你的縣令。最後縣令找到了負責民生的縣長試壓,縣長又給胥吏以及亭里施壓,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幾乎是每一亭、每一里,每一家每一戶都有縣令的胥吏親自走訪,確保了冬季不僅有炭火取暖,還有糧衣保暖,甚至有的家庭實在太困難,直接就由縣裡出資,直到這個時候一個個才算徹底鬆了一口氣,拍著胸脯向上面保證。

棉衣的推廣,現在還不是合適的時候,如果這個冬天遼東軍沒有出征的話,那麼最少還能瞞個兩三年,可一旦遼東軍出征,這消息肯定會震驚袁紹,他勢必會千方百計獲取遼東軍能夠在冬季穿行在幽州的原因,所以那個時候想瞞也瞞不住,那時,隨著棉衣大範圍的推廣,價格肯定就會降下來,到時候再在遼東推廣,百姓也能買的起埃

而現在,糜竺收購棉花的價格,幾乎是收購蠶絲的一半價格,這已經離譜到駭人聽聞了,可就是如此,對於棉花的收購缺口還如同一個巨大的無底洞,根本就無法滿足,雖然劉瀾也想過鼓勵種植,但也只是在沛縣範圍,徐州還是以糧為主,畢竟讓士兵吃飽飯才是王道嘛。

種棉花的人少,棉花價格自然就高,棉衣相應也就十分昂貴,好在只是在部隊中推廣,花銷也就小了許多,不然的話,劉瀾還真負擔不起。

不過隨著棉衣真正被推廣,他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百姓開始種植,棉花的利益雖然會回落,但情況會像茶葉一樣,短時間內不會降太多,而且聞到嗅覺的商販們,會像在遼東種植茶葉一樣種植棉花,到時候很多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劉瀾對棉花可以說並不是那麼太過擔憂的,而隨著棉衣的出現,海上航行則會成為他下一個重大目標,只有這樣,才能夠為日後穿越白令海峽進入美洲尋找高產作物創造條件。

遼東秋收的時間遠比中原地區早,就當遼東地區秋收過後不久,遼東軍開始了漫長的遠行,半個月之後,他們將會抵達此次目的地的第一戰遼西,然後一部隨著田豫留下在遼西作戰,一部隨著徐晃進入右北平,如果遼西攻勢順利的話,田豫會很快帶領遼東軍進入右北平與徐晃回合,但如果有些意外的話,那麼兩頭一同出擊,也是很不錯的局面,到時候袁紹對這兩處的情況,可要比此刻的青州還要頭疼。

青州不管怎麼說,都只是一些匪寇罷了,而且進行清剿也不會有向遼西右北平那麼大的困難,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冬季作戰的能力,所以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兩處被徐晃和田豫奪下。

當然也許他們一早也有了其他避寒的搓手,同樣有著冬季作戰的能力則另當別論,但就現在他所了解的情況,遼西和右北平就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大部隊天蒙蒙亮便出了城,在百姓熟睡之中,部隊穿著棉衣浩浩蕩蕩向遼西右北平而去。

不過十月份,遼東天亮的很晚,如果是夏季,寅時,早晨四點多就能天光大亮,可這才進入秋季,天亮最早也得卯時,早上七點多鐘,而這個時候雖然天還黑著,但百姓其實已經醒來,生物鐘如此,不過只是繼續在被窩裡躺著,而遼東騎兵則悄無聲息的離城而去。

就在遼東軍對遼西右北平蠢蠢欲動之時,遠在青州的管統,則率領部隊進入了牟平城內。

同樣的時辰,在遼東天已徹底大亮,而牟平不過只是啟明星冒頭,順利進入了城內,有后錢的消息,但並沒有大戰一觸即發,因為後錢在牟平根本就沒有停留,又向西逃竄離開了。

而這一回他們的目的地是哪裡,已經很明確了,敗在管統的面前只有一個,是學閻柔一樣圍山,還是搜山!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