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重生九二之商業大亨 第一千兩百零二章 錯失

作者:落梅河

本章內容簡介:當然,還有很多馮一平知道,但不問去處的其它支出,不過,那都是由福利蒙特的律所以及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來處理,跟官員和商人相處的模式的一樣,在美國,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有固定的套路。 事會辦妥,而...

「哦,你的帽子,」伊萬卡墨鏡挪到頭頂,幫馮一平扶了扶他的帽子,那動作,親密得就像一個妻子對待自己的丈夫。

其實,她是在藉此觀察馮一平墨鏡后的眼睛。

她看清了馮一平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溫和淡然。

也是,自己的來意,他如何會猜不到?

「謝謝,」馮一平點了點頭,「伊萬卡,我很欣賞你的直接坦陳,也很欣賞你的獨立和熱情,當然,還有你估計已經聽夠了讚揚的另一個方面,你的美貌,」

「謝謝,這樣的讚揚,尤其是馮你說出來,我其實是聽不夠的,」伊萬卡笑著說。

對這一點,她非常有自信。

可以這麼說,目前在場的所有女性當中,她自認為,在外形方面,確實沒有比自己更出色的。

就是和已經是明星的阿爾芭比,在氣場方面,她也毫不遜色,畢竟,她過去是一名成功的模特,也參與了老爸的幾檔綜藝,擔當主持人或者是評委,也習慣了在聚光燈下出鏡。

只是,在馮一平面前,她的這種高興,並沒有延續多長時間。

出身豪門的她,加上又攤上了那樣的一個父親,她再清楚不過,所謂美女,對馮一平他們這個層級的富豪來說,真不是什麼稀缺的資源。

關鍵在於他們感不感興趣而已。

至少目前看來,他對自己,沒有自己對他感興趣。

而且聽得出來,馮一平的這句話,看起來,是典型的先揚后抑的格局,「但是呢?」她說道。

「主要的問題是,在中國市場,我想我完全不需要任何合作夥伴,就能發展得很好,」

在國內,他那還需要什麼合作夥伴?

不客氣的說,在國內想和他合作的,可以說,都是想借光的。

「我如果說,其實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的市場,我並不需要任何合作夥伴,就能順順利利拓展我的業務,你會不會覺得,這話太狂妄?」

伊萬卡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一向看起來很溫和的馮一平,突然就變得這麼鋒芒畢露,咄咄逼人。

看著他墨鏡后的眼睛,伊萬卡垂下眼帘,「不,你當然有能力做到這些,」

她知道,馮一平這話的意思,也是有讓她擺出條件的意思,可是,她又真沒多少條件好拿出來談。

如果自家酒店的品牌,至少像希爾頓那樣知名,那麼,和他在中國市場,也許確實有合作的可能。

但是,自家酒店品牌,遠不能和希爾頓比。

或者是,自家能夠給他提供資金的支持?

這就更是一個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她們家跟馮一平比資金實力的雄厚?馮一平給她們家提供資金支持還差不多。

她們可是也清楚,無論外界說他是保守還是短視,馮一平一向就不喜歡負債經營。

銀行的錢他都不想要,那還會想要其它來源的資金?

「馮,我想,你現在肯定在考慮,你旗下的酒店,如何在美國發展的問題,對吧,」伊萬卡說,

馮一平沒說話。

「我們家在美國,恰好在這一方面很有優勢,甚至會比一些知名的酒店集團還要有優勢,你去過拉斯維加斯吧,我想,你應該也看到了我們家在那裡的賭場酒店,」

「這裡面的規則,我想你清楚,雖然中美兩國,國情不同,但在有的方面,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

「要建一家酒店,同樣要打通方方面面的關係,公關,是免不了的,」

「但其實,難的不是公關,而是找不到正確的人,用正確的方式公關,」

這話確實是大實話,很多時候,我們其實也想通過送禮,來讓自己的正當要求,不收到刁難,或者是讓人能關照自己,從而獲得優勢。

然而,對於沒有關係的人來說,會面臨送禮無門,或者是送上門,結果被人轟出來的窘境。

「恰好我爸爸,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現在,一直就在全國推進酒店業務,在相關方面,積累了非常深厚的人脈,我想,我們的合作,至少會對你在美國拓展你的酒店業務,會提供很大的便利,」

「而且你也知道,因為我們是家族公司,所以在決策和效率方面,會擁有很大的優勢,」

這是伊萬卡覺得相比馮一平,自家最大的優勢。

有很多國人都覺得,像美國那樣的實行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國家,政府管得不多。

其實,但凡是學過政治經濟學的,想一想就會明白,那絕對不可能,政府有效的管制,是所有現代社會運作的基石。

無論是眾所周知的國防這樣的專門領域,還是醫療、衛生、教育這樣的大眾領域,到各式基礎設施的規劃、興建與維護,各類行業的監管,都離不開政府有形的大手。

這個過程中,一定會吸引金錢參與其中,因此,有觀點說,金錢,是西方民主政治的**。

所以在美國,商人和官員,同樣會有勾兌。

明面上,就是商人為官員的競選捐款,官員當選后,自然會為商人提供便利。

這個便利,不僅包括一些項目,還包括相關法規的修訂。

之後,等官員下台,他也會得到回饋,他可以選擇進入各種董事會或者是事務所,總之,等待他的,都會是高薪職位……。

因此,在美國運作一個酒店這樣的商業地產項目,國內會遇到的問題,這邊同樣一個不會少,甚至會更多,不僅要搞定相關官員和機構,還要做通當地居民的工作。

這一點,馮一平建設自己的nextdoor園區的過程中,就已經有體會。

不然,他的公司,為什麼要選擇在當時,支持加州議員的競選?

當然,還有很多馮一平知道,但不問去處的其它支出,不過,那都是由福利蒙特的律所以及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來處理,跟官員和商人相處的模式的一樣,在美國,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有固定的套路。

事會辦妥,而且還會規避法律方面的風險。

馮一平目前在國內投資,甚少會碰到這樣的情況,但在美國,呵呵,看來只會多,無論如何,他都算是一個外來者。

如果有伊萬卡她老爸唐納德那樣的專業人士襄助,事情無疑會順暢許多。

「伊萬卡,你知道,對現在的我而言,最大的自由,是哪一種嗎?」馮一平以問代答。

「你目前最大的自由?」伊萬卡想了一會,「抱歉,因為我並沒有達到你目前的高度,所以我真不清楚,不過,你這麼一說,我還真的挺感興趣,」

「我目前最大自由,那就是,有些錢,如果不好賺,那我大可以選擇不賺,」馮一平輕輕鬆鬆的說。

「也許你不相信,但我告訴你,可能在你們都認為廉潔度不高的中國,我旗下的公司,也一直沒有採取任何手段,來獲得相關的便利,」

這還真不是大話。

從開始到現在,馮一平確實也是堅持這麼做的,就是盡量避開那些熱門的領域,不然,他完全可以在地產和礦產資源領域比如說過來人都知道的煤礦方面,大有作為。

但他選擇不賺那些錢。

從長遠來看,這確實幫他規避了很多風險,同時也讓他公司的發展,更健康。

馮一平這話,說得輕鬆淡然,但伊萬卡聽起來,卻覺得無比的霸氣,「不好賺的錢,就選擇不賺?」她不由自主的重複道。

「是的,我想先選擇在美國試水一個酒店項目,如果麻煩,那就算了,」他擺了擺手。

可是,你這不也是一種很消極的態度嗎?以萬科心想。

馮一平接下來的話,又讓她無話可說,「大不了,我再收購一家酒店集團,那總不會經歷興建方面的麻煩,」

伊萬卡對此無話可說。

是啊,你有錢,所以你有理。

「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她說。

話說到這個份上,她非常清楚,再努力也沒用。

「那麼,我們說完了?」馮一平看著這個自己貼上來的美女,看著她抱著的自己的手說。

「哦,」伊萬卡鬆開了馮一平的手。

馮一平鬆了一口氣。

但他不知道,自己這鬆掉的,將會是是比什麼生意,都會有更大回報的一個機會。

或許,這是他未來多少會後悔的一個決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