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二十九?三十?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著說道。 「哦?你們這棋盤好奇怪,居然是三十縱橫棋盤1秦子白看著棋盤奇怪道。 「呃?」墨亦客的笑容陡然一僵。 自己下的不是二十九縱橫棋盤嗎?什麼時候變成三十的了? 低頭...

「不知古先生,可願與我等共謀,共分大乾?」墨亦客笑道。

說完,墨亦客就死死的盯著古海,好似等待古海的結果一般。

古海捏著一枚黑棋,看著墨亦客笑道:「怎麼?我若不答應,你就要將我捉拿歸案?」

「啪1

古海黑棋落在棋盤之上。

一旁冰姬臉色一沉,戒備了起來。

墨亦客抓了一枚白棋落下,搖了搖頭道:「古先生嚴重了1

「哦?」

「陛下有過交代,放你們離開,你活著,自然不會攔你,你若死了,自然要將冰精取回來,君無戲言,我怎會讓陛下失信?」墨亦客鄭重道。

「你不攔我?卻在這裡擺陣?」古海笑道。

「君無戲言,我忠於君1墨亦客鄭重道。

古海皺眉看了看墨亦客,點了點頭道:「那古海就多謝了1

「古先生客氣了,此次你來大都,在下負責招待古先生,卻一而再的讓古先生受迫,是在下愧對古先生,古先生卻不計前嫌,幾次助我,墨某感激不盡1墨亦客搖了搖頭。

「墨先生你也客氣了1古海笑道。

「我不針對古先生,不代表別人不針對古先生,各家十萬開天宮殭屍軍,早已層層設卡,猶如天羅地網的覆蓋向四面八方了,各大城池,都已經全力戒備,古先生走不遠的,墨某不才,送古先生墨令一枚,供古先生通關各大城池關卡1墨亦客取出一枚令牌遞出。

「哦?」古海接過令牌,驚訝的看向墨亦客。

「沿途各城池,各關卡執我墨令,通暢無阻,古先生可以安然離開大元1墨亦客鄭重道。

看著令牌,古海點了點頭:「那,多謝墨先生了1

墨亦客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道:「此是我應該的,只是,古先生,你還沒回答我,可願與我等共謀,共分大乾?」

說完,墨亦客死死的看著古海。

抓了一枚黑棋,古海沉默了一會,搖了搖頭。

「哦?」墨亦客眉頭一挑。

「墨先生,你覺得,大乾和大元想比,如何?」古海笑道。

「我大元獲得五百萬殭屍軍,可橫掃天下,又有兩個大帝、兩個道君相助,何愁滅乾不成?」墨亦客搖了搖頭。

古海黑棋緩緩落下,微微一笑道:「墨先生,你何須自欺欺人?五百萬開天宮?當初大戮聖上靈魂出世,也是五百萬開天宮,可為何就被熙宇大帝逼走了?」

墨亦客眉頭微挑。

「不是你人多,就行的,想必你比我清楚1古海笑道。

墨亦客臉色微沉。

「我沒去過大乾,對大乾了解有限,但,我能明白天朝的含義,神洲大地,諾大天下,也只有三大天朝而已,全天下也只有這三個,為何這麼少?因為它難得,每個天朝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出現。大乾聖上跺跺腳,整個神州大地都要抖一抖,熙宇大帝做得到嗎?」古海沉聲道。

墨亦客微微沉默。

「沒錯,熙宇大帝如今實力極高,我也不知道他和大乾聖上是不是差不多了,但,除了熙宇大帝,你看看其它,大乾這次來了多少人?龍神武、李神機、公羊聖、葉神針?幾個在大乾都排不上號的人物,都能將你大都攪的一番混亂,你認為大元的底蘊和大乾已經相當了嗎?」古海笑道。

墨亦客落下白子,靜靜的聽著。

「當然,這只是我一家之言,三個大帝、兩個道君,具體達到什麼程度了,我不清楚。或許能成功吧,只是就我個人而言,卻不看好1古海笑著搖了搖頭。

墨亦客深吸口氣,最終微微苦笑:「古先生分析,入木三分1

「我看的還是太少,不足為論1古海搖了搖頭。

「古先生會幫助大乾?」墨亦客沉聲道。

古海微微一笑道:「墨先生不用擔心,我大瀚皇朝,在你們幾個大勢力面前,終究太過渺小,參與進來,只會成為炮灰而已。只要你們兩方爭鬥,不打我的主意,我願意只作壁上觀1

墨亦客神色微微一緩,坐著,對著古海微微一禮。

「墨先生1古海卻是忽然神色一肅。

「嗯?」

「古海在此有個不情之請1古海鄭重道。

「古先生請說1

「我說假如,假如有一日,大元不再了……1古海沉聲道。

「嗯?」墨亦客雙眼一眯。

「不知墨先生可否屈身,入我大瀚皇朝,與我共創一片基業1古海鄭重道。

「哈?」墨亦客卻是陡然眼中閃過一絲不耐。

「當然,我知道委屈墨先生了,但,這只是古某的一個請求1古海鄭重道。

「古先生不用說了,我是大元之臣,永遠都是1墨亦客沉聲道。似乎反感古海對大元的詛咒一般。

古海也點到即止,點了點頭。

「也罷,那古某就預祝墨先生旗開得勝1古海笑道。

「啪1「啪1…………

二人落子,好一陣沉默。這一刻,墨亦客全力落子,好似在用一盤棋告訴古海,我不弱於你,再落魄,也不至於屈於你下。

下了一個時辰。

「罷了,這盤棋下的也沒完沒了了!就到這裡吧1古海微微笑道。

墨亦客眉頭微皺,這一個時辰,二人棋子數目一樣多。誰也沒有贏了誰。

「也好,此盤就算平局吧,來日再有機會,再向古先生請教1墨亦客點了點頭。

二十九棋盤,能和古海下的平局,墨亦客雖然有些遺憾,但也還算勉強接受。

「如此,那多謝墨先生,後會有期1古海笑道。

說著,將手心的三枚還沒下出的棋子丟在了棋盤邊上。

「古先生,保重1墨亦客起身送古海。

古海和冰姬,踏上一個雲獸仙鶴,飛出了大陣,快速消失在了遠處。

墨亦客看著古海離去的背影,微微一嘆。

「墨大人1

陡然,大陣中再度傳來一個聲音。

「哦?秦大人?」墨亦客驚訝道。

卻看到在古海飛出去之際,秦子白卻飛了進來。

墨亦客探手一揮,陣中大霧散去無數,不再干擾秦子白。

「呼1

秦子白落在了墨亦客一旁。

「我剛才看到,古海走了?」秦子白鄭重道。

墨亦客眉頭微皺:「怎麼,秦大人一直監視著我?」

秦子白搖了搖頭,苦笑道:「家父說了,古海沒那麼容易死,還跟我說,想要找到古海,只要跟著您就好了1

「哦?秦雲?」墨亦客眉頭一挑。

秦子白微微苦笑道:「還是家父看的最清楚1

「秦大人,你剛才看到古海了,沒去追?」墨亦客皺眉道。

秦子白搖了搖頭:「墨先生不是放他離開的嗎?」

墨亦客盯著秦子白看了一會,最終苦笑道:「我卻沒有想到,古先生來大都城這段時間,居然施了如此恩惠,送出了如此多的人情。我是不得不放他離開,你也不得不放其離開1

「救命之恩,我豈能恩將仇報?而且古海救我兩次!我此次放他離開,卻還未能還清1秦子白苦笑道。

「還好,我剛才還清了,哈哈哈1墨亦客卻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一枚墨令,助古海通關大元,算是還足了人情。

「哦?墨先生如何還了?」秦子白疑惑道。

墨亦客卻是搖了搖頭,不願去說,此刻還了人情,心情卻是不錯,緩緩走到棋盤之處,打算收了棋盤。

「墨大人,你剛才和古海下了一盤棋?」秦子白好奇道。

「是啊,不分勝負,古先生棋力,我也大體了解了1墨亦客笑著說道。

「哦?你們這棋盤好奇怪,居然是三十縱橫棋盤1秦子白看著棋盤奇怪道。

「呃?」墨亦客的笑容陡然一僵。

自己下的不是二十九縱橫棋盤嗎?什麼時候變成三十的了?

低頭望去,卻看到古海最後丟下的三枚棋子,好似將棋盤又縱橫延伸了一道,如此,就不再是二十九,而是三十條縱橫線了。

如此一來,先前的格局,卻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自己下的是二十九,而古海下的卻是三十?一盤棋,卻是兩股意境?

不分勝負?不,這裡面相差了何止一個境界?

「不分勝負?不對啊,這黑棋排布的,明顯將白棋吃的死死的啊?」秦子白茫然道。

墨亦客微微一陣苦笑。

二十九縱橫線的棋局,不分勝負,三十縱橫線的棋局卻是輸了個徹底。

墨亦客回憶著先前的落子,再仔細看了看棋盤,漸漸的,墨亦客眼神變的嚴肅了起來,越來越嚴肅,最終忽然倒吸了口冷氣。

「嘶1

「怎麼了?」秦子白好奇道。

墨亦客盯著棋盤又看了好一會,忽然抬頭,看向古海離去的方向。起身,鄭重的對著古海離去的方向一禮。

「墨先生,你不是已經還了人情嗎?為何還……?」秦子白好奇道。

墨亦客微微一陣苦笑道:「還了人情?不,現在我欠他的越來越多了1

「呃?」秦子白露出一絲疑惑。

墨亦客只能苦笑的非常小心的將這盤棋收好。這一盤棋,古海卻是給自己指點了『三十天地縱橫棋局』,不久前大都城,古海布置的那個超級棋陣。

當初根本還沒能參悟,本以為,以後都沒有機會見到了。可就在剛剛,古海用一盤棋再度給自己指導了一遍,詳細的排布在這棋盤之上。

對於愛棋之人,這份禮物,可比什麼都珍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