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一百一十一章 假死?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p> 聽完之後,未生人好一陣沉默。 「你要是不追東方壽,帶著我們去陰間,就不會這麼危險了,咳咳咳,好在現在安全了」古海咳嗽中一陣苦笑道。 未生人好一陣沉默。 是啊,之前要是帶...

龍婉鈺所在的飛舟之上

李神機龍神武葉神針公羊聖司馬長空等人看著遠處消失在天際的大都城,都是好一陣沉默。

這一次大都城之行,可謂是波折無數,危機重重。

「終於還是出來了」李神機長噓口氣道。

一番周折之後,算謀無數,最終卻是一無所獲,李神機內心還是挺鬱悶的,但,終究是離開了那危險的是非之地。只是,那古海,是完蛋了吧?

公羊聖冷眼看了眼司馬長空。司馬長空微微一笑。

聖道書經,二人一人一半,而且都徹底撕開了,浪費了其完整性。不過,總好比留在大都強。

「可惜了那另一卷聖道書經,還有……,大元帝朝,這是要再掀刀戈?」公羊聖沉聲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帝朝底蘊永遠不可能與天朝相比,只可惜古先生,他為了讓我們走……」司馬長空微微一嘆。

一旁龍婉鈺紅著眼睛,全身顫抖。

葉神針頓時瞪了眼司馬長空,怪他哪壺不開提哪壺。

「郡主,古先生肯定會沒事的,你不要擔心了」葉神針安慰道。

還真怕龍婉鈺再鬧著要回去。

「我知道,我剛才已經看到了,姐夫已經逃離大都了」龍婉鈺咬著嘴唇道。

「哦?」公羊聖露出驚奇之色。

那麼遠的距離,就是自己也看不到啊,龍婉鈺能看到?

「你又用了一次?」葉神針忽然苦笑道。

預言術,可以看到未來,一個月一次。這是多麼逆天的能力,可被龍婉鈺卻如此隨意的用。

龍婉鈺頓時瞪眼看向葉神針。

葉神針微微苦笑:「是,古先生更重要」

「逃出去了?」龍神武和李神機皺眉驚訝道。

二人眼裡,古海根本逃不掉了埃以封神榜威脅熙宇大帝,等封神榜到了熙宇大帝手中,古海還走得掉?

「不過,我姐夫傷勢更重了,葉神針,你說,那冰精是什麼?那冰山為什麼就取不出來了?」龍婉鈺盯著葉神針。

葉神針微微苦笑。似乎不想說。

「快說,快說氨龍婉鈺焦怒道。

葉神針擔心龍婉鈺受不了,卻不知如何開口,一旁司馬長空想了想,解釋道:「冰精,其實是活物」

「活物?」龍婉鈺微微一怔。

「是,活的,它有靈魂」司馬長空解釋道。

「靈魂?它不是一座冰山嗎?怎麼就有靈魂了?為什麼所有人都說我姐夫完了?你告訴我」龍婉鈺焦急道。

「冰精,為至寒凝聚成精,大凡來說,能有拳頭大的冰精,已經是一個了不得的寶物了,對於開天宮者來說,這是大補,冰精可以滋補三魂。可是,對於還未開天宮的人來說,冰精卻是要命的。

冰精一般根本難以煉化,若是煉化了,融入腎竅,卻是要同化腎竅,同化**」司馬長空解釋道。

「什麼意思?」龍婉鈺不理解道。

「開天宮了,三魂可以吞噬冰精的靈魂,吸收冰精的寒氣,可是,沒開天宮,冰精也會改造宿主的身體,同時,將其同化,同化的意思,就是奪取宿主的身體,以冰精的意識吞噬宿主的意識」司馬長空解釋道。

「你的意思,那冰精要吃了我姐夫?」龍婉鈺臉色一變。

「是同化,因為融合后,已經和宿主成為一個整體,就好似古先生的腎竅,已經與它相融了,不可分割。不過,說要吃了古先生,也差不多,一般來說,拳頭大小的冰精,已經讓元嬰巔峰的人受不了了,可古先生的,卻是一座冰山這一座冰山,就算煉製成寶物,放在戰場之上,只要放下,方圓十萬里內,所有人都能瞬間凍僵」司馬長空解釋道。

「司馬長空,夠了,古海肯定會沒事的」葉神針頓時瞪眼怒道。

你說的這麼恐怖,婉鈺郡主又要死要活的怎麼辦?

龍婉鈺卻是咬了咬嘴唇:「我要去朝歌」

「啊?」眾人疑惑的看向龍婉鈺。

聽到古海必死無疑,龍婉鈺居然不要回去救古海了?

「我答應姐夫的,我不會回去的,但,我要去朝歌,我要看著大瀚氣運,氣運在,就是姐夫活著,我要守著大瀚氣運」龍婉鈺紅著眼睛道。

「去朝歌?郡主,你看,現在大元要與我大乾撕破臉皮了,很可能就針對你了,要不,我們先回去見聖上,如何?」葉神針勸道。

「我不要,我就要去朝歌」龍婉鈺頓時憤吼道。

葉神針一陣苦笑。

最終,眾人只能分為兩路,葉神針李神機護送龍婉鈺回朝歌,公羊聖龍神武司馬長空去向大乾聖上稟報。

路過一個山谷的時候,龍婉鈺飛舟停頓了一下。

心傷的龍婉鈺鬱悶的李神機糾結的葉神針一起看向山谷之中。

卻看到,山谷中堆滿了骨頭,骨頭堆中央,紫微長生還在啃著牛羊肉,這些骨頭,都是二人吃剩下來的。

「你們,你們還沒走?」葉神針面色一僵的看著二人。

「走什麼?不是你說,讓我在這等你們的嗎?吃了這些天,終於吃飽了,還好你們回來了,要不然我就去找你們去了」紫微拍了拍大肚子道。

葉神針:「………………」

等你們來找我們,花都謝了。

「紫微,你剛才不是說,吃完睡個午覺再去的嗎?」長生喝了口酒道。

眾人:「……………………」

大都城。

古海丟出封神榜,讓東方不敗守在洞口,和冰姬就快速穿梭隧道而走。

「噗」

寒氣在體內肆虐,不斷撕扯著一眾神宮,好在有補天力不停的修補。

水火不容,想要用大火滅這寒氣,卻不得不考慮其他神宮的安危,要是能徹底控制三昧真火就好了。

「皇上,你怎麼樣?」冰姬擔心道。

「咳咳咳,先出去」古海虛弱道。

冰姬帶著古海快速飛行之中。

在隧道飛行了一段時間,終於到了另一端的埠。

「呼」

二人出了隧道,到了大都城外。

「皇上,我們出來了」冰姬長噓口氣。

古海點了點頭,正要說什麼。

「嗡」

陡然,古海身體旁邊,虛空一陣扭曲。

「誰?」冰姬臉色一變。

卻是那扭曲的虛空口,冒出滾滾陰氣。

「呼」

未生人一腳從裡面跨了出來。

「未生人?」冰姬長噓口氣。

「古海,你怎麼到這了?龍婉鈺呢?」未生人頓時開口道。

古海無語的看了一眼未生人。

「你還真是個好父親」古海鬱悶道。

「什麼?」未生人疑惑道。

「先前,好險,你跑什麼?你知道婉鈺先前多危險?要不是…………,咳咳咳」古海憤怒中,虛弱的一陣咳嗽。

「怎麼回事?」未生人不解道。

冰姬看了看未生人,將先前發生的一切講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未生人好一陣沉默。

「你要是不追東方壽,帶著我們去陰間,就不會這麼危險了,咳咳咳,好在現在安全了」古海咳嗽中一陣苦笑道。

未生人好一陣沉默。

是啊,之前要是帶著古海一行進入陰間,熙宇大帝就威脅不了古海了,若不是古海發現了封神榜是熙宇大帝的死穴,要不是古海以死相逼。先前…………。

因為古海,龍婉鈺才再度脫險,未生人內心好一陣糾結。自己果然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

看著古海,未生人忽然對著古海鄭重一禮。

第一次,未生人感激的對古海行禮了。也是未生人第一次行禮。

「算了,婉鈺安全就好了,對了,那東方壽,怎麼樣了?」古海看向未生人。

「東方壽?可惜還是被他跑了,東方一脈,他還未掌握完全不過,你放心,雖然跑了,但卻被我重傷了,十年內,休想再興風作浪了」未生人微微一嘆。

「十年?也好,對了,對了,你幫我去招一個魂」古海陡然神色一動。

「哦?」

在古海指引下,三人快速來到城外一片空曠之地,就是這裡,婉兒仙子身死的地方。

「你給我找,林婉兒的人魂,給我找她的人魂咳咳咳」古海咳嗽中一陣激動。

壽師?天天和鬼魂打交道,應該能找到吧。

未生人在四周看了一圈。接著,探手灑出一陣黑霧。

「呼」

黑霧籠罩四方,未生人仔細找了一圈。

「沒有女子的人魂,只有一個男子的哦?還有東方壽煉製的那僕從的痕?卻沒有女子的人魂」未生人搖了搖頭。

「沒有?不可能啊,林婉兒就是死在這裡的,會不會是其它原因?被人收走了?」古海焦急道。

「不會,女子的人魂和男子的人魂不一樣,女子的人魂有一種陰性能量,而這裡,沒有一絲陰性能量,所以說,這裡三年內,沒有女子死過」未生人非常肯定道。

「怎麼會?怎麼會?她就死在這裡氨古海驚訝道。

「人死了,終究會有痕的,這裡沒有,除非那女子沒死」未生人搖了搖頭。

「可我親眼看到…………」古海皺眉道。

「親眼看到,未必是真的,這世上,有好些假死的寶物,如靈山聖地的寂滅蓮子,萬壽道教的定損珠,太陽神宮的……」未生人解釋道。

「等等,等等,定損珠?咳咳咳」古海好一陣咳嗽。

不久前,古海陪著婉兒仙子收取太上一脈的寶物,婉兒仙子不就稱它為定損珠?當時被婉兒仙子吞入口中了?

定損珠?假死?古海驚訝的看向未生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