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八十章 偶爾玩玩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 李神機頓時臉『色』漲的一陣通紅。 想我李神機,實力、謀略無一不『精』,今日反而被你個小人教訓了? 「不需要你教訓,哼1李神機鬱悶的一聲冷哼。 「當然,你可是我姐夫『弄』出來...

「公羊聖在內堂休息,要不,你們去看看?」古海面『色』古怪道。-..-

李神機、葉神針、龍神武,三人好似中了定身術一般的看向古海。

理智上講,三人根本不相信古海說的。開玩笑,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計謀,又是動手的,李神機更是『弄』的一身是傷,差點丟了命。做了這麼多,連公羊聖的影子都沒看到。

你說你將公羊聖救出來了?

從主觀上說,三人更不信古海,我們三個中天宮都沒救下的人,你一個元嬰境也能救下?

三人就這麼看著古海。

古海微微一笑:「三位,不進來看看?」

三人茫然的看著古海,古海就那麼篤定?

古海說完,帶著龍婉鈺向著內堂走去。

三人相互看了看,雖然一臉不信,還是跟了進去。

「呼1

內堂之中,捲起一陣陣氣流,三人站在內堂之外,卻是陡然臉『色』一變。

「這氣息?」葉神針驚訝中,隨著古海一腳跨入內堂。

李神機和龍神武也緊跟著跨入內堂。

「呼1

內堂氣息一斂,被吸入中心盤膝而坐的白衣男子體內。

白衣男子緩緩睜開雙目,看向面前李神機、葉神針、龍神武那瞠目結舌的表情。

「哦?三太子,葉公公?還有李營主?你們也來了?」白衣男子長吁口氣,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道。

神武王:「…………1

葉神針:「…………1

李神機:「咳咳咳咳…………1

三人目光陡然詭異的看向古海。這,這不可能!

特別李神機,剛才更是大言不慚的表態,救不出公羊聖就是無能,救出公羊聖就是有能。豈不是自己在古海面前很無能?

「公羊大人,先前根本不在蝠谷?古海,你騙我?咳咳咳1李神機捂著傷口,喝問道。

神武王和葉神針神『色』一動,對啊,若不再蝠谷,那就對了。

眾人看向古海之際,公羊聖卻是回憶道:「我就是被囚蝠谷的,是古海救我出來的?」

李神機:「………………1

好不容易找到遮臉的借口,轉眼被公羊聖狠狠的踩碎了。

古海真的是從蝠谷救出來的?

「李營主,下次罵人的時候,留點口德,否則,別人沒罵到,反而罵了自己一臉1古海一點不客氣道。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李神機頓時臉『色』漲的一陣通紅。

想我李神機,實力、謀略無一不『精』,今日反而被你個小人教訓了?

「不需要你教訓,哼1李神機鬱悶的一聲冷哼。

「當然,你可是我姐夫『弄』出來的,要不然你還在血池裡飄屍呢1龍婉鈺頓時得意道。

這一刻,龍婉鈺可不想要什麼功勞,給姐夫,比給自己還高興。至於紫微、長生,古海的許諾,讓他們放開吃,此刻在後廚正吃個不停呢。

「哦?這位是?」公羊聖眼皮跳了一下的看向龍婉鈺。

顯然還沒見過龍婉鈺,但,龍婉鈺的話太難聽了,什麼叫我還在血池裡飄屍呢?

「這位是婉鈺郡主!曉月公主的『女』兒1葉神針馬上解釋道。

「哦?曉月公主的『女』兒?」公羊聖眉頭一挑。

「他是聖上的心頭『肉』,她說什麼,你都別往心裡去1葉神針馬上補充了一句。

畢竟,公羊聖被囚那會,龍婉鈺還沒出生呢。

「什麼老頭子的心頭『肉』?葉太監,你別瞎說,死老頭子,從來不給我出來玩,還心頭『肉』?」龍婉鈺一臉不屑道。

「大膽1公羊聖眼睛一瞪。

死老頭子?這是辱罵聖上?

「看什麼看?」龍婉鈺也是眼睛一瞪。

這時公羊聖忽然意識到龍婉鈺在聖上心中的地位了。

死老頭子?一旁還有一個葉太監?三太子、李神機他們對龍婉鈺的稱呼,居然一點也沒意外?

「郡主當著聖上的面,也如此直呼,我說了,你別往心裡去1葉神針苦笑道。

公羊聖眼皮再跳了一下,眼前龍婉鈺在心中的地位,陡然拔高了無數,變的神秘無比,對於不理解的東西,還是先壓下心中的憤怒吧。

「你是古海?」公羊聖忽然看向一旁古海。

「一品堂堂主,古海,見過公羊先生1古海微微笑道。

「《俠客行》和《將進酒》可是你作的?」公羊聖卻是忽然眼睛一亮道。

「正是在下,但,對有些人來說,只是廢詩而已,嘩眾取寵了1古海看了眼李神機。

剛才李神機就是這樣嘲諷古海的。

「哪個『混』賬東西說的這『混』賬話?什麼廢詩?俠客行,將進酒?這還是廢詩?那還有什麼是好詩?嘩眾取寵?那是別人沒能力的嫉妒,古海?寫的好啊1公羊聖忽然眼睛一瞪笑道。

一旁眾人都神『色』詭異的看向李神機。李神機臉『色』再度漲的一陣通紅。

「公羊大人喜歡就好,也不算什麼1古海微微笑道。

「你老師是誰?」公羊聖起身,神『色』一肅道。

「嗯?」古海『露』出一絲疑『惑』。

「就是教你書道的,能寫出如此好詩,定然有個名傳天下的名師,不知我可認識,你老師是誰?」公羊聖好奇道。

眾人一起看向古海。

古海面『露』古怪道:「我沒有老師1

「沒有老師?那如何寫出俠客行和將進酒?」公羊聖一臉不信。

「呃,我瞎琢睦,前段時間才聽說有書道這麼回事1古海苦笑道。

公羊聖瞪眼看向古海,一臉不信。

一旁葉神針卻是開口道:「古堂主的確剛剛接觸書道,三年前,還是凡人之軀,不懂修行1

「哦?瞎琢磨的?」公羊聖卻震驚中眼睛一亮。

古海微微苦笑。點了點頭。只能這樣說,不然沒完沒了了。

「剛剛接觸書道,就能寫出如此篇章,天賦異稟啊,說明你在書道之上,有著超越常人的悟『性』,有些人就算努力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你的高度,如此良材,豈可如此埋沒?不若,做我的學生如何?我一定傾其所有,傳你書道1公羊聖鄭重無比道。

收古海為弟子?

葉神針、神武王、李神機頓時臉『色』一變。

「公羊大人,可早就承諾不再收學生的啊!居然為古堂主破例了?」葉神針驚訝道。

站在『門』口的司馬風更是嫉妒的眼睛發亮。

李神機卻是眉頭一挑,不僅僅古海被公羊聖看重,更重要的是,公羊聖身為國子監祭酒,在大乾的能量。其『門』生不知有多少。古海若做他學生,那古海的資源馬上就增加無數了埃自己以後要對付他,卻是麻煩不少。

「呃1古海卻是微微一怔。

「如何?」公羊聖自信的看向古海。

國子監祭酒,類似於古海在昔日地球北大校長+清華校長+教育部長,跟你說收你為學生,如此殊榮,書道修者很少能拒絕的。

古海卻是苦笑道:「多謝公羊先生的厚愛,寫詩,只是偶爾玩玩,我沒想走書道1

「偶爾玩玩?不修書道?你如此天賦,不修書道?」公羊聖眼睛一瞪。

「我姐夫琴道更加厲害,哪有功夫跟你學書道啊1龍婉鈺卻是一臉不屑道。

本來救出公羊聖,龍婉鈺還覺得此人可憐,被關了那麼久,可他張口就要收姐夫為學生?姐夫哪裡比你差了?

「琴道?」公羊聖微微一怔。

「古堂主的琴道的確厲害,不久前在潁州,琴道大敗呂陽和破軍,幾首曲子,所向無敵,更得到銀月山莊莊主認可,力壓無數琴道大師,獲得天級琴。」葉神針苦笑的解釋道。

「不可能,琴道也需要大悟『性』的,但和書道南轅北轍,怎麼可能都厲害,而且你不是說他剛剛踏入修行界?難道琴道也是剛剛接觸的?」公羊聖一臉不信。

「這幾年才聽說1古海點了點頭。

「力壓無數琴道大師,獲得天級琴?銀月山莊老莊主,他真捨得啊!你的琴道居然還能如此厲害?你文修要走琴道?可你書道也那麼厲害,卻是可惜啊1公羊聖感嘆道。

「呃,說起來,琴道,我也只是偶爾玩玩1古海苦笑道。

又是偶爾玩玩?

公羊聖陡然扭頭看向古海:「琴道也是偶爾玩玩?玩玩?古海,很多人一輩子都沒什麼天賦,而你卻有兩個,你卻不知道珍惜?」

公羊聖一臉惋惜。一旁葉神針負責查探天下消息,對古海了解也比較多。此刻也忍不住道:「公羊大人,你無需為古堂主費心,古堂主最厲害的還是棋道!在先天殘局界,古堂主一枚棋子,力壓十萬棋道高手,更力挫弈天閣的九公子1

公羊聖:「………………1

棋道?

這是要將文修一網打盡的節奏?公羊聖一臉不信的看向葉神針。

可葉神針是誰?夜神衛的指揮使,怎麼可能瞎說?力挫弈天閣九公子?別人不知道什麼概念,公羊聖可是瞬間明白了古海的棋力。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妖孽?

「所以,多謝公羊先生厚愛了1古海搖了搖頭道。

自己的情況,自己最清楚,只是棋道最厲害,書道、琴道都是特殊原因。跟公羊聖學習,那就一切『露』餡了。

公羊聖內心好糾結!比被囚禁在血池還要糾結。這哪冒出來的怪胎?

「轟1

就在這時,城西蝠谷之處,陡然一聲震天巨響,蝠谷四方大地,轟然爆炸而開,血光衝天。

ps;在10月17日,觀棋的微信公眾平台『aiguanqi』將舉辦一個主題徵稿活動,參與就有獎,感興趣的書友可以關注一下。觀棋也全程參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