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三章 秦家和常家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10-13 20:58  |  字數:3833字

大都城,秦家!

秦子白被古海一刀斬的渾身是血,重傷在身,被一眾家僕抬回了府中。

「我沒事,咳咳,修養一下就好!」秦子白苦笑道。

「秦大人,你這還沒事呢?那古海將你傷成這樣,一定要討回公道!」

「大哥,你都傷成這樣了,怎麼還沒事,那古海,一定要他好看!」

「家主,少主又受傷了!」

………………

…………

……

秦子白虛弱的一陣苦笑,想要阻止,卻沒有力氣一般。一眾家僕焦急的跪在一個門口。

「匡!」

那大門緩緩打開。

從內部,緩緩走出一個青衣老者,老者極為清瘦,雙目上蒙著一塊絲布。手拿一桿竹竿,緩緩走出大門。

「家主!」眾人恭敬的拜下。

「你們下去吧!」老者淡淡道。

「可是少主他……!」眾人焦急道。

「我都知道了,你們下去吧!」老者再度道。

「是!」眾人無奈的退了出去。

「爹!」秦子白被靠在一張椅子上苦笑道。

老者緩緩走到秦子白身邊,探手捏住秦子白的脈搏。

「傷了還真不淺啊!」青衣老者淡淡道。

「我本來……,不想古海下如此狠手,呵,也罷了,我和他的恩怨也算兩清了吧!」秦子白苦笑道。

「兩清?你想多了,你欠他的,算是越來越重了!」老者搖了搖頭。

「啊?」秦子白露出一絲不解。

「為父雖然眼睛瞎了,秦家事務都交給你了,但,為父的心沒瞎!」青衣老者沉聲道。

「是!」秦子白咬了咬嘴唇。

「五嶽書院的大戰,我雖然沒去,但我卻能感應到,況且熙康弄了那麼多面玄光鏡,我豈能不知道?當時,你想攔古海,只是出於還恩?龍脈城的救命之恩?」青衣老者淡淡道。

「是!」秦子白苦笑道。

「你做錯了!」老者微微一嘆。

「啊?」

「還恩,那是在別人急需的時候,你急人所急,那叫還恩。對方根本不需要的時候,你硬塞給他,叫還恩嗎?」老者苦笑道。

「我!」秦子白面色一僵。

「人情練達皆學問,我們這批隨著陛下開國的老東西,有些已經壽元盡了,像我還勉強活著,以後,都是你們這些二代的天下了,我們這群老東西,呵呵,只有老墨家那小子,才最厲害啊!」老者苦笑道。

「爹,你一定會萬壽無疆的!」秦子白馬上叫道。

「萬壽無疆?這天下歷古多少年了,有誰萬壽無疆的?誰也沒有資格,我怎麼可能。老墨啊老墨,老墨雖然走的找,但,他這兒子可真厲害,雖然修為不足,但,人情、智慧、手段,絕對是你們二代中的第一,甚至,我們這些第一代的老東西,都比之不如!」老者苦笑道。

「墨亦客?爹,你太抬舉他了吧?他怎麼可能比得了你們?」秦子白頓時搖頭道。

「這就是你不如他的地方!」

「呃?」

「老墨死了,墨亦客在潁州,他墨家的勢力,可是一盤散沙,甚至被我們三大家族分別蠶食了,可,你看看,墨亦客才回來多久?一年?那被瓜分出去的所有墨家昔日勢力,全部回去了。這就是手段!你不如他,我也不如他厲害!」青衣老者說道。

秦子白皺眉不語。

「不提墨亦客了,就說你還恩,沒挑時候,卻又欠了古海一份人情!」青衣老者苦澀道。

「啊?」

「古海當時,一刀分明可以斬了你的,他留手了!」青衣老者沉聲道。

「啊?不可能!」秦子白瞪眼叫道。

古海一刀讓自己重傷,已經無法接受了,居然說他還能殺了自己?

「呵,周天三?你以為就是他最強的力量嗎?當時被蝠祖八手覆蓋,陛下出手了,你可知道,當時古海周身放出的氣焰有多強大?雖不如蝠祖,但,兩敗俱傷,應該還是有機率的!」青衣老者沉聲道。

「啊?」秦子白臉色一變。

和蝠祖兩敗俱傷?那要多大的威力啊。可這話從自己父親口中說出。秦子白也不得不信。

「大乾使團,代表大乾,那一刻,大乾使團受辱,常勝都不敢衝上去,你卻衝上去,就算當時殺了你,也是理所應當。古海卻故意放了你,呵,這不是人情嗎?」

秦子白一陣沉默。

「這個時候,古海都能想到籠絡敵臣,呵,這古海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青衣老者微微一嘆。

秦子白皺眉不語。

「若有機會,和墨家小子多親近親近,我大限將至,護不了你太久了。唉~~~!」青衣老者微微一嘆。

「爹,你這什麼話,爹肯定能再破瓶頸,壽元再增的!況且,我大元有什麼事?我何須墨亦客護?」秦子白皺眉道。

「剛才我就說過了,我眼瞎心不瞎,大元不會有事嗎?呵呵,陛下走的太快了,我們都跟不上了!」青衣老者苦澀道。

「陛下走的太快?爹,你說陛下的修為增長的太快?這不是好事嗎?」秦子白愕然道。

「本該是好事,但,可未必也是好事啊,帝國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陛下修為一日千里?呵呵,大元,終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國啊!還有,那東方先生?唉!」青衣老者微微一嘆。

「東方先生怎麼了?爹?」秦子白不解道。

青衣老者搖搖頭,沒有多做解釋:「你去養傷吧!」

說著,青衣老者扭頭緩緩走回先前的屋中。

「匡!」

大門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