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九章 蠻橫的蝠祖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 「蝠祖,請息怒1秦子白帶領一眾官員也焦急道。 「始祖,他們是大乾使者1常勝也苦笑道。 一眾大元官員紛紛前來阻止。 「滾開1 「轟1 蝠祖一聲怒喝,大...

五嶽書院,蝠祖驟然出現。畫面頓時傳向整個大都城!

大都兩億百姓頓時神色一怔。

「蝠祖?那是蝠祖,好像五十年沒露面了?」

「我大元的國獸至尊?」

「他去幹什麼?」

……………………

………………

……

無數百姓露出好奇之色。卻看到蝠祖陡然伸出手,要去抓那篇《俠客行》!

「幹什麼?這是古海寫給我們的1紫微一把抓過《俠客行》,瞪眼看向半空中的蝠祖。

「嗯?」蝠祖臉色一冷。

「看什麼看?我們的東西1長生也是瞪眼叫道。

俠客行是古海寫給二人正名的,自然是二人的,此刻,誰都看的出來這幅字珍貴。蝠祖要搶?

「哈哈哈哈,你們的?在大都城,都是我的!兩個小娃娃,滾開1蝠祖語氣冰冷道。

蝠祖話落,熙康王臉色一變。

這可是現場直播啊,當著兩億百姓的面強搶豪奪?

熙康王正要叫住蝠祖,一旁古海卻是忽然冷聲道:「呵,蝠祖?蝙蝠至尊吧,怎麼?你們大元,就是如此待客?」

古海一聲冷喝。蝠祖臉色一沉的看向古海。最新章節已上傳

此刻,大都城兩億百姓的確個個露出茫然之色,蝠祖怎麼會強搶豪奪?不會吧?

「大乾使者?呵,我就是搶了又如何?我說是我的,就是我的,哼,還有那篇《將進酒》,馬上給我,否則,我讓你大乾使者沒來過大元1蝠祖冷聲道。

「嘩………………1

城中,無數百姓頓時一片嘩然。

蝠祖什麼意思?讓大乾使者沒來過大元?這是要殺人滅口?真的假的?

「蝠祖,蝠祖1熙康王陡然驚叫道。

「嗯?怎麼,你也幫他們說話?」蝠祖冷聲道。

熙康王臉色一變,苦澀道:「不是,只是我用了玄光鏡,將此地景象,與全城百姓共視了1

熙康王一臉苦澀。

不但自己剛才臉丟乾淨了,蝠祖的陰狠毒辣,也瞬間展露在全城百姓眼中,全城之中,肯定還有著各國的探子,蝠祖的話,肯定隱瞞不了。

四周,一眾官員也面露苦澀,顯然都知道此事。

這不僅僅是臉面丟盡了,更是醜聞爆發。

大元國獸至尊,要讓大乾使者消失?這都昭告天了?

蝠祖盯著熙康王,卻是雙眼微眯:「玄光鏡?哈哈,你的臉面也丟光了吧?文斗出《俠客行》和《將進酒》,你也算名傳千古了1

熙康王一臉苦澀。

蝠祖並沒有露出一點擔心,而是依舊面露冰冷的看向俠客行那副字。

「拿來1蝠祖依舊冷聲道。

面對兩億百姓的關注,蝠祖居然不管不顧一般。

城中,百姓一片嘩然。

酒樓上,婉兒仙子一臉的擔心。

另一個小院之中。

司馬長空和神武王盡皆皺起眉頭。

「蝠祖?他可從來不講讕馬長空臉色一沉道。

「俠客行?將進酒?兩篇初筆,交給蝠祖,太可惜了1神武王也臉色陰沉道。

顯然,兩篇文章的珍貴,即便司馬長空和神武王都曾有過珍藏的念頭。

畫面中,蝠祖咄咄逼人,冷冷的看向紫微和長生。

古海臉色陰沉。

龍婉鈺站起身來,李神機也臉色陰沉的站起身來。

「蝠祖?你是代表大元帝朝,與我大乾交惡嗎?」李神機臉色冰冷道。

對於先前的文斗,李神機可以不管,甚至樂見古海被熙康王臭名,畢竟,那是古海技不如人,怪不得大乾。

可如今,卻是當著天的面,強搶兩篇文章。雖然都是古海的,但,動手,就不是先前那麼簡單了。

李神機雖然和古海交惡,但,卻不能不顧大局。

「嗯?」蝠祖冷眼看向李神機。

李神機踏前一步,周身也綻放出一股惶惶之氣,直衝高空的蝠祖而去。

李神機的氣勢,有著一股銳氣,好似一支神箭射出,虛空都響起一陣陣尖銳的聲音。

「中天宮?」不遠處的秦子白臉色一沉。

「李神機?呵,當年我去大乾的時候,你還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你也敢在我面前猖狂?」蝠祖冷冷的看向李神機。

「呵,猖不猖狂,你可以試試1李神機扭了扭腦袋冷聲道。

「古海,這《俠客行》,確定是給我們的?」紫微長生確認的看向古海。

「不錯1古海點了點頭。

紫微長生點了點頭,眼神越發堅定,抓著俠客行,冷冷的看著高空中的蝠祖。

「呵,你們的?在這裡,還有你們決定的機會?《俠客行》是我的,那篇《將進酒》也是我的1蝠祖冷聲道。

冷聲之中,扭頭看向那篇將進酒。

而那《將進酒》此刻正抓在冰姬的手中。

冰姬臉色很難看,但,手中卻握的非常緊。

蝠祖本來是看向《將進酒》的,但,陡然卻是瞳孔一縮。

「喝,哈,哈哈哈哈,臭丫頭,是你1蝠祖陡然眼睛一瞪,語調忽然高亢了起來。

「嗯?」古海眉頭一挑。

蝠祖怎麼看向冰姬?而且表情之中,充滿了暴怒之色。

冰姬冷冷的看向蝠祖,眼中閃過一絲擔心。

「哈哈哈哈,臭丫頭,果然是你啊,我右眼上的這道疤痕,還記得了嗎?還記得嗎?」蝠祖指著右眼十字形的疤痕陡然一聲爆喝。

「轟1

一股大風吹過,頓時掀翻了四周所有酒桌。

蝠祖暴怒了,此刻眼中迸射出刻骨的仇恨一般。

凶怒異常,似要徹底爆發。

四周一眾大元官員臉色一變。

「蝠祖,請息怒,此為大乾使者,兩國剛剛止戰,不宜再動刀戈1墨亦客頓時上前道。

「是啊,蝠祖,請息怒1熙康王一臉苦澀道。

「蝠祖,請息怒1秦子白帶領一眾官員也焦急道。

「始祖,他們是大乾使者1常勝也苦笑道。

一眾大元官員紛紛前來阻止。

「滾開1

「轟1

蝠祖一聲怒喝,大袖一掀,要上前的眾人,頓時被掀的連連後退。

蝠祖可不管他們什麼態度,而是死死的盯著冰姬。

「那年,我去太陽神宮?呵,臭丫頭,是你拿了太初的十方俱滅,滅我神焰的?還在我臉上印了印記?哈哈哈哈哈,如今呢?你還在太陽神宮嗎?你還有十方俱滅嗎?當年我說過,我會要你好看的,沒想到,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哈哈哈哈1蝠祖陡然大笑而起。

大笑之際,天空陡然無數蝙蝠飛舞,一瞬間,鋪天蓋地,無數小蝙蝠環繞蝠祖,似乎要俯衝而,將大乾使團團滅一般。

「呼1

古海頓時擋在了冰姬的身後。

「皇上,臣連累大瀚了1冰姬頓時露出苦澀道。

「連累?你想多了,你入了大瀚,你的事情,大瀚就會幫你接來了1古海搖了搖頭。

「俠客行我要,將進酒,我也要。還有你這臭丫頭,當年辱我,今日,我也把你變成我的血奴,我也要在你臉上烙不滅之印1蝠祖一聲大喝。

大喝中,蝠祖雙臂伸出。

「轟1

蝠祖的雙臂好似變長無數一般,一手向著《俠客行》抓去,一手向著冰姬和《將進酒》抓去。

抓去之際,無數蝙蝠環繞雙臂,一股恐怖的氣壓向著眾人壓來。

「蝠祖,不要1一眾大元官員頓時焦急的叫著。

「混賬1李神機臉色一變,踏前一步,擋在了龍婉鈺面前。

「撕拉………………1

陡然,一聲紙張撕扯的聲音傳來。

蝠祖的伸手,陡然一止!四周卻是忽然一靜。

卻是紫微長生二人,忽然將那寫著《俠客行》的紙張撕開了。

撕了?

一撕兩半?

古海微微一怔,這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嗎?撕了也不給他?

在撕開的一瞬間。

俠客行的紙張之中,陡然噴湧出滾滾浩然正氣,猶如萬道流星,轟然沖向紫微和長生的身體。

「轟1

於此同時,虛空之中,再度傳來鬼神泣誦的聲音。

「《俠客行7瀚客縵胡纓,乾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閑過古海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紫微,持觴勸長生!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救婉揮金錘,朝歌先震驚!

千古二壯士,赫大都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白首太上經1

鬼神泣誦,萬道流星般浩然正氣湧入紫微長生二人體內。二人身體,陡然放出萬丈光芒,轟然間,周身氣勢暴漲無數。

原來只有金丹境實力的二人,周身氣焰瘋狂壯大,越來越大,一股氣息風暴向著四面八方爆發而出。

兩人身體,更好似忽然膨脹一般,越來越高,似乎轉眼之間,膨脹成了十丈高的巨人。

十丈高,就是十層樓那麼高啊,兩個巨人。此刻各自抓著毛筆,向著蝠祖刷去。

「他媽的,老子的東西,也敢惦記?」巨人紫微大吼道。

「你說誰是小娃娃?你媽才是小娃娃!老子流氓的時候,你姥姥還在吃奶呢1巨人長生大吼道。

「轟1

毛筆落,虛空出現兩道巨大的光柱湧向蝙蝠。

「文氣臨身?書境入世?暴殄天物啊1城中的司馬長空苦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