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七章 根本停不下來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先生剛從世俗界走出來,才能將生死看的如此透徹,好詩,只此兩句,足夠血洗五嶽書院了!好句,好句1 「張口就來?不需要思考?」龍神武雙眼微眯。 卻看到畫面中,古海繼續吐著詩句,紫微繼續用書...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1

「嗡1

五嶽書院,近乎所有書道修者都是汗毛瞬間炸了起來。熙康王也陡然面如土色。

現場直播之下,大都城兩億百姓都盯著,卻看到那筆下,陡然冒出比先前《俠客行》還要強烈的白光。

那是一種天崩般的浩然正氣,普光白照,卻沒有脫紙而出。但,所有的書道修者都全部繃緊了身子,全身雞皮疙瘩全部冒出來了。

「不,這才第一句,第一句,我就起雞皮了?《俠客行》還是從第三句『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開始的。這第一句就給我這種強烈的感覺?」

「將進酒?古先生到底寫的什麼?」

「又是張口就來?比剛才的那篇還要絢麗?」

……………………

………………

……

無數書道修者盡皆屏住了呼吸。

婉兒仙子看著畫面中的古海,眼神微微迷離。

小院之中。

司馬長空倒吸口氣:「第一句開始,就這麼大氣磅?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是神洲南方的那壯麗黃河?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生死一朝夕?古先生剛從世俗界走出來,才能將生死看的如此透徹,好詩,只此兩句,足夠血洗五嶽書院了!好句,好句1

「張口就來?不需要思考?」龍神武雙眼微眯。

卻看到畫面中,古海繼續吐著詩句,紫微繼續用書道意境書寫著。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1

「轟隆隆1

紫微筆下的紙張,陡然發出陣陣轟鳴之聲,似乎筆下有著風雷大作一般。

依舊沒有流星般浩然正氣衝出,但,四周卻是慢慢朦朧出一股股白色霧氣一般,覆蓋五嶽書院的四面八方。

「好一個人生得意須盡歡!好一個莫使金樽空對月!好一個天生我材必有用!好一個千金散盡還復來1司馬長空擊掌興奮道。

不止司馬長空,全城的書道修者,此刻讀到妙處,也擊掌宣洩心中的亢奮。

「那個,沒有流星般的浩然正氣衝出,這詩句是不是不如熙康王的《米倉鼠》啊?」

「我也不懂書道,但,讀起來,古先生的好像更厲害!怎麼會比米倉鼠要差?」

「你們懂什麼,那風雷之聲沒聽到?那四周瀰漫的白霧沒看到,這肯定比米倉鼠還要強1

……………………

…………

……

不懂書道的人露出疑惑,懂書道的人此刻卻沒有解釋,因為所有人都被這篇文章吸引了。

與剛才的俠客行不同,俠客行還有張有弛,讓你逐漸進入,可這片將進酒,從第一個字開始,就直接進入了,不是俠客行那般一撥接著一撥,而是進入,就沒有下來過。

酒宴四周,白霧瀰漫。這些白霧都是浩然正氣濃縮而成。

李神機面露駭然的看向古海,不可能啊,他怎麼可能又寫出一篇?

墨亦客眼中冒出一股光亮。

熙康王卻是面如土色。

從將進酒的前兩句一出來,熙康王就明白,自己輸了,而且輸的那麼徹底,先前俠客行對自己是碾壓,而現在的將進酒,跟米倉鼠比起了,就是雲泥之別。一個仿若在九天之上,一個在地底深谷。

可一切還沒結束,古海接下來的兩句,更加的霸道,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這四句必然被萬古傳唱。在對比自己的那篇《米倉鼠》,同樣說的兩個吃貨,可境界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紫夫子,畫長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1

轟隆隆!四周白霧越來越多。整個五嶽書院都要徹底籠罩在了一個雲海之中。

還沒寫完,虛空天地,已經傳了陣陣鬼神的誦泣之聲。

還沒寫完,這還沒寫完啊!

熙康王眼睛已經徹底瞪起了。

『烹羊宰牛且為樂』?這,不就是先前熙康王宰了五嶽書院的瑞獸牛羊嗎?古海這都寫出來了?明顯是臨時編的埃

『會須一飲三百杯』?這是說長生、紫微特別能吃,能喝?

同樣說兩人飯桶,為何古海寫出來那麼洒脫,兩個飯桶形象,卻是那麼的狂放不羈?吃東西,若還在乎那麼多,如何能喝的好?

『紫夫子』,這是紫微?『畫長生』,長生擅長畫畫?『將進酒,杯莫停/是說繼續喝,不要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古海還要說?

熙康王死死的看著那筆落。

虛空響徹無數鬼神泣誦的聲音。詩成泣鬼神,不,這比那還要強悍。

沒有流星般的浩然正氣,但,四周卻是浩然正氣海。

古海繼續念著: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皆寂寞,唯有飲者流其名!

觀棋昔時宴太一,斗酒十千恣歡虐!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舟,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1

諸句一字一字被古海吐出,被紫微一字一字的寫出,浩然正氣已經凝聚出一片雲霧大海,轟鳴聲越來越大。

到了最後,古海也不惜用昔日觀棋老人和太一的大宴來類比兩個吃貨,一瞬間,兩個吃貨的形象,變的高大無比。

這一刻,再也沒人覺得他們是飯桶妖了,這是大豪邁。沒有這大豪邁,還吃不出這個程度呢。

米倉鼠?

這一刻,誰還記得那狗屁米倉鼠。

和《將進酒》比,不知道被甩了多少條街了。

米倉鼠出,有浩然正氣冒出,可如今,這是浩然正氣的雲海。

延綿無盡,千里浩瀚。

無數官員早已張大了嘴巴。

又是一篇詩成泣鬼神的嗎?

不,比,剛才的俠客行還要兇猛,這在詩句的中途,就開始有鬼神泣誦了。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這是裸的嘲諷熙康王啊,吃你點東西,喝你點酒,就吝嗇的不行?錢不夠嗎?只管去拿。

『五花舟,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沒錢,拿我的飛舟、衣裘去換美酒。讓我同他們共消這萬古長愁!

「轟1

翻騰的浩然正氣雲海之中,在紫微落下最後一筆之際,終於又一股大光亮衝天了。

此刻傍晚,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但,那最後的紙張,卻是陡然衝天而上滾滾白光。比先前的《俠客行》還要大出無數倍。

「嗡1

卻看到紙張之中,終於浮出一個東西了。

不似先前的流星,而是一輪,一輪瞬間照亮天地的昊日。

一輪白色昊日,緩緩從雲霧海浮出。

昊日出生,普照大地。

五嶽書院,大都城,甚至在朝外的數萬里之遙,此刻都被這浩大的白日照射的透亮。

一輪昊日升天,酒宴之上,近乎所有官員都是倒吸口冷氣。

城中兩億百姓,此刻也瞪大了眼睛,看向那升空越來越高,越來越高的昊日。

一時間,四方靜悄悄的一片,只有無數鬼神的聲音在不停的泣誦《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紫夫子,畫長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皆寂寞,唯有飲者流其名!

觀棋昔時宴太一,斗酒十千恣歡虐!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舟,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1

全是鬼神的聲音,無盡的泣誦,伴隨著那一輪昊日,望之壯觀無比。

題目,是熙康王選的,形容那兩個飯桶吃飯的狀態。熙康王寫了《米倉鼠》,又是米,又是老鼠的,先前還覺得不錯,可此刻對比將進酒,忽然覺得太低俗了。俗不可耐。

有人幫古海寫嗎?這一刻,就是一個傻子,也不相信熙康王的猜測了。

這就是古海寫的。

寫出來,就如此壯麗輝煌。

偷文竊詩?這顯得多麼可笑。古先生還需要偷文竊詩?

寫出兩句,分分鐘就讓你體無完膚。而且還是長詩,你只能寫兩句。看看古先生,兩句的詩,他都不屑寫。

居然還自鳴得意,找古先生斗詩?

「在下書道平平,但寫兩句小詩,還是不難的,寫的不好,不知道比熙康王的《米倉鼠》如何,熙康王,要不指正一下?」古海的聲音忽然飄出。

「啪啪啪啪啪1

近乎所有人都仿若聽到熙康王臉上再度響起一連串的巴掌聲。脆響無比,沁人心脾!

「啪啪啪啪啪1

根本停不下來!

ps:宣傳一下我的新浪微博,用的我真實姓名『柏躍躍』,有興趣可以關注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