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六章 將進酒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哼,每一詩,都要斟字酌句,都要醞釀思考,你根本沒有思考,那我斷定,肯定不是你作的。」熙康王冷笑道。 「呵,熙康王,你不知道嗎?作詩,需要天賦1古海笑道。 「嗯?」熙康王微微一怔,什麼...

這是第二更!

紫微、長生落座之際!

熙康王就臉色一陣難看,卻又無話可說。

《致瀚歸軍》和《俠客行》,一個筆落驚風雨,一個詩成泣鬼神,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根本就是碾壓。兩億百姓現場直播。自己也拉不下臉來否定。

可是,自己精心設計的局,難道就要功虧一簣了?

不但沒能壓了乾使一頭,反而丟了大臉。

現場直播,這不僅僅是自己丟臉,更是大元帝朝的丟臉埃

作繭自縛了?

尤記得墨亦客之前曾說過『我只是擔心,王爺適得其反/如今何止適得其反。熙康王心中更憋著一股無法泄的惡氣。

就好像有人對你說,你是個傻帽,你卻只能點頭承認。因為你剛剛的確做了一個傻帽的事情。

心中的憋屈,心中的很不是滋味。

直到一旁不知哪個官員小聲嘀咕了一個詞,偷文竊詩?

偷文竊詩?

一個詞,好似一道光亮劃過熙康王的腦海。那一瞬間,好似茅塞頓開,全身汗毛孔全部舒張開來了。

「對啊,偷文竊詩?古海是偷文竊詩?我就說他一個世俗界走出來的人,怎麼可能寫出如此佳作?不可能的!文修,他精通琴道,精通棋道,已經極限了,怎麼還可能精通書道?

沒錯,我的《致瀚歸軍》早就寫出來了,古海或許早就聽聞,然後請書道強者為其作詩,等待今日用來侮辱我?

古海早有準備?其實他根本不會作詩!

這一切都是古海的陰謀?」

想通了一切,熙康王頓時眼中一冷。

「哼,哼哼哼1熙康王一陣冷哼,顯然剛剛丟失的臉面全部化為氣憤回來了。

古海只是一個冒牌的書道修者。一篇《俠客行》已經是其極限了。差點被他騙了?

熙康王長呼了口惡氣。眼睛漸漸冰冷。

而此刻,酒宴上的所有人都靜了下來。一起看向紫微和長生二人。

「這,這兩妖孽啊,飯桶妖嗎?」

「都吃了多少了?剛才吃了那麼多,喝了那麼多酒?」

「本來酒肉數量就少,他們還吃了那麼多?」

…………………………

………………

……

四周眾人瞪大眼睛看著,此刻,大都城兩億百姓也瞪大眼睛看著那兩個飯桶妖,在瘋狂的吞食之中。

「難道,先前的李綱是冤枉的?」

「熙康王並不是要湊份子,而是五嶽書院的食物,真的被這兩吃貨吃光了?」

「到底古先生說的是真的,還是王爺說的是真的?我怎麼又開始懷疑古先生了呢?」

……………………

………………

…………

無數百姓質疑,一眾官員質疑。只有熙康王眼睛都亮了起來。

「快,快拿酒來,怎麼就沒了?」長生頓時叫道。

「你們也太小氣了,吃個飯,也不管飽?」紫微也瞪眼道。

二人面前堆滿了空的酒桶,堆滿了肉骨頭。

「沒,沒有了1一眾侍從焦急道。

「怎麼就沒有了?」長生瞪眼道。

「這些酒,都是乾使供應的,其中一成在諸位大人桌上,九成都被你們喝了1那侍從苦澀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個千古二壯士1熙康王陡然大笑道。

「嗯?」眾人扭頭望去。

熙康王看向古海露出一絲冷笑。

「古先生,你這兩個朋友,看來我沒冤枉他們,李綱也是被他們冤枉了,呵,千古二壯士,可惜了你的一篇文章埃」熙康王冷笑道。

「哦?哪裡可惜了?我怎麼沒看出來?吃得多,就不是壯士了?」古海輕笑道。

「古海,他是嫉妒你1

「是啊,他寫的什麼狗屁不通的東西,為人太心胸狹窄,你比他厲害,他就處處針對你1

紫微和長生冷眼道。

熙康王面色一僵,現在可是現場直播,你們兩個蠢貨怎麼什麼話都能亂說?

「呵,是不是壯士,我不知道,我只是覺得,這兩人侮辱了《俠客行》!他們不配1熙康王冷笑道。

「哦?」古海眉頭一挑。

「你也不配1熙康王陡然臉色一冷道。

「你說什麼?」龍婉鈺頓時眼睛一瞪叫道。

「嘩1

四周一眾官員一片嘩然。

城中,兩億百姓,也是一片嘩然。

什麼情況?熙康王為何說古海不配?開始針鋒相對了?難道真的是心胸狹隘,容不得別人比你好?

剛剛臉被打的啪啪響,現在又跳出來了?

「呵?我怎麼不配了?」古海冷聲道。

「我說,你不配那《俠客行》,這詩,不是你做的吧?」熙康王冷笑道。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1古海大笑而起。卻不解釋。

因為,這裡所有人此刻都瞪眼驚訝的看向熙康王。

城中兩億百姓也驚訝的看向熙康王。

「熙康王他瘋了?剛剛可是書道初筆啊,就是古海做的詩啊1

「王爺怎麼說不是古海做的詩呢?這明顯就是古海做的啊1

……………………

………………

……

無數質疑聲響起。

熙康王卻氣定神閑道:「詩成泣鬼神,我承認《俠客行》的厲害,但,我不信是你作的,一千古佳作,你根本不用思考的嗎?張口就來?」

「呃?」四周無數官員微微一怔。

大都城,無數百姓也是微微一怔。對啊,古海剛才好像真的張口就來。

那千古佳作《俠客行》,不需要思考?真的是古海作的?

一時,無數人陷入沉思。

「呵,就因為我作詩不用思考,你就認為《俠客行》不是我作的?」古海卻是忽然放鬆下來,露出一絲輕笑。

「不錯,哼,每一詩,都要斟字酌句,都要醞釀思考,你根本沒有思考,那我斷定,肯定不是你作的。」熙康王冷笑道。

「呵,熙康王,你不知道嗎?作詩,需要天賦1古海笑道。

「嗯?」熙康王微微一怔,什麼意思?

「你作詩還要思考很久?呵,那是因為你沒有天賦1古海搖了搖頭道。

你沒有天賦!

你沒有天賦!

……………………

………………

……

酒宴廣場之上靜悄悄一片,只剩下古海這一句話在不停的回蕩。

聲音同樣回蕩在了大都城中。

兩億百姓都張了張嘴,看著古海那狂妄的話語。

熙康王,沒有天賦?筆落驚風雨,還沒有天賦?

這一句話,好似比所有罵人的話都兇猛一般,衝擊的熙康王胸口一燜。差點一口老血憋吐出來。

「天賦?哼,那你證明給我看埃天賦?這兩個吃貨,我寫一詩,你也寫一他們如此飯桶的進食,你要寫不過我,那你《俠客行》就是偷得別人1熙康王頓時叫道。

「哦?」古海雙眼一眯。

這熙康王剛剛被打臉還不夠啊?

「筆墨伺候1熙康王頓時叫道。

頓時,書院教習抬來書桌,研磨等待。

熙康王直接走到廣場中心。

四周官員都靜靜的看著,城中兩億百姓也皺眉看著。

有些人期待熙康王拆穿古海,而有些人卻已經站在古海一邊了。

「熙康王還真是心胸狹隘,輸不起,還要逼著古先生寫1

城中議論紛紛。

熙康王的毛筆已經落下。

「米倉老鼠大如斗,見人開倉亦不走!

健兒無米百姓飢,誰譴朝朝入鼠口1

「轟1

筆落自己,一股浩然正氣噴涌而出,不過,此刻比之先前的《致瀚歸軍》要弱出無數了。並沒有引動天相,只是浩然正氣噴涌。顯然,比先前的致瀚歸軍還不如。

但,熙康王臨時創作,也是極大的能耐了。

「1

熙康王一丟毛筆,冷笑道:「古先生,這篇《米倉鼠》送給這兩個飯桶。我寫此詩,不是要證明我有多了不起,我只是看不慣有些人,偷文竊詩,還一副理所當然!我大元帝朝待客,從來都是待人以誠,卻不希望隆重迎接的人,是欺世盜名之徒。辱我大元之正1

熙康王擲地有聲的喝道。好似將心中的憋屈全部泄了出去一般。

為了大元,要拆穿古海的假面具?

全城百姓張口愕然的看向熙康王,就是再挑剔的人,也無法數落熙康王了。這是一種氣節,為了大元,義無反顧?

「他罵我們是老鼠?」長生頓時瞪眼道。

「古海,他還罵你了,說我們吃了軍隊和百姓的食物,是你天天將食物喂老鼠的,你是千古罪人1紫微也瞪眼道。

古海卻是雙眼微眯。

書道?古海的確有很多詩詞,但,並不想隨便就拿出來,而一篇俠客行,原以為足夠嚇得對方不敢隨便在自己面前亂提詩句,不想,熙康王居然還敢用詩句叫板。這不是找死嗎?

「熙康王,呵,我也不知說什麼好了,我這兩個朋友,也就吃了你幾頭牛,幾頭羊,喝的酒,都還是我帶來的,你居然吝嗇到這個程度?不就是沒酒了嗎?我叫人出去買,不就行了?又是寫詩,又是罵街的,呵,我都說了,兩國會晤,你沒天賦,就不要丟人現眼了1古海冷聲道。

「你說什麼?」熙康王頓時瞪眼道。

「紫微,長生,還像剛才那樣,我口述,長生研磨,紫微書寫,讓熙康王看看,什麼叫著天賦1古海沉聲道。

「哦,好1二人也是眼神能殺人的走上前來。

熙康王心中咯一下。難道《俠客行》真的是古海寫的?他底氣怎麼那麼足?

四周官員也是驚愕的看向古海,古海難道還能寫出《俠客行》那樣的篇章?不,哪怕只有俠客行一半的筆力,熙康王剛才的上躥下跳,都顯得那麼的可笑了。

城中,無數百姓也瞪大眼睛。

「古先生,難道還能再寫出一片《俠客行》?」

「不可能吧,《俠客行》可是千古佳作,詩成泣鬼神埃怎麼可能隨口又來一篇?古先生這次也沒思考啊1

「為什麼我有些期待呢?」

「我也是…………1

………………

…………

……

城中無數百姓屏住呼吸,看著天上畫面。

卻看到古海已經開口了。

「此篇《將進酒》1古海口述道。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朝如青絲暮成雪!

……………………

………………

……」

ps:今天有事,提前更新了,另,宣傳一下我的新浪微博,用的我真實姓名『柏躍躍』,有興趣可以關注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