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四章 筆落驚風雨,詩成泣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長生吃肉喝酒的愉快場面,古海請求幫助一個叫『婉兒』的女子,三杯熱酒下肚,便慷慨許諾,願為知己兩肋插刀,一諾重於五嶽諸山,胸中之意氣,可貫長虹,二人為了古海去救女子『婉』,揮起了金錘,此一壯舉,使得朝...

《俠客行》的前四句一出,就壓得《致瀚歸軍》無法喘息了。

不懂書道之人也能看出,致瀚歸軍處的浩然正氣白光越來越黯淡,好似一條小溪,在與一片大湖比水一般,不自量力。

懂書道的人卻體會更是深刻,特別那『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兩句一出,根本不想再去看那什麼《致瀚歸軍》了。

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就是比武能夠分出高下,比文很難分出勝負,因為每個人的欣賞不一樣,有的人喜歡這篇文章,有的人喜歡那篇文章,存在一個喜好不同的爭議,也分不出一個勝負來。

可眼前根本不是這個情況,兩篇文章都是通俗易懂,就是不修書道之人,也瞬間能感受出那不止一個等級的碾壓。

短短四句,就描述的俠客的強烈形象。

前四句,已經徹底碾壓《致瀚歸軍》了,可一切還沒結束,古海還在吐著新的詩句。

一旁李神機臉色一變,李神機和在此近乎所有人一樣,猜了很多,可怎麼可能猜到,古海的作詩的能力,如此強悍,棋道、琴道,如今書道也是語出驚世嗎。

龍婉鈺雖然看不懂詩句,但,看到浩然正氣壓得那篇罵姐夫的文章都亮不起來了,此刻也是興奮莫名,看著古海時,眼中都冒著小星星一般,姐夫真厲害。

冰姬坐在古海身後,此刻看向古海也是一臉驚愕。

冰姬被派來幫助古海,對古海也研究過很多,從九五島出來開始,棋道就一路碾壓,遇神殺神,遇佛,就連當初的觀棋九子之九公子,都沒能贏了古海。

這本來應該是一個人的極致了,畢竟,古海才七十幾歲。

可,沒多久,琴道也開始一路碾壓,一路無敵,潁州之中,多少場戰鬥,古海的琴道就只有一個字,勝。

勝勝勝勝,也是所向披靡。

如今,最無法分出勝負的書道,第一次出口,也語出驚世,就是昔日在太陽神宮,冰姬也沒見過如此妖孽的怪物埃

你是要琴棋書全修嗎,全修也就罷了,你居然還都這麼厲害。

俠客行。

冰姬對書道也有一定文學修養,第一句開始,冰姬就陡然心提了起來,果然,一句比一句要猛,一路高歌,好似在兇猛的踐踏著《致瀚歸軍》一般,自己追隨的這古海,到底什麼人物。

古海繼續吐著詩句。

「閑過古海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紫微,持觴勸長生。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救婉揮金錘,朝歌先震驚。

千古二壯士,赫大都城。」

「轟隆攏」

隨著紫微一筆一筆的落下,紙張之中,浩然正氣衝天,猶如一個個巨大的流星,此刻狂涌而出,一顆、十顆、二十顆甚至上百顆,此刻好似不要錢的噴涌而出。

書道意境狂涌,筆落氣涌,天地變色。

先前還是一個個光柱,到後期卻猶如一個個煙花一般,照的天空刺亮無比。

烏雲消失了,大風消失了,只剩下那浩瀚的白光,將天地照的通亮白晝。

五嶽書院離大都城還有著很遠一段距離,大都城百姓原本看著玄光鏡畫面中景象的,可,如今一道道流星雨般的光芒湧向上空,隔著很遠,透過白雲縫隙,全城百姓都看到城北那耀眼的白光了。

先前那是浩然正氣溪,如今是浩然正氣海,看的無數修者目瞪口呆。

不懂書道之人,也早已看的明白,熙康王要辱古海,此刻反而被古海一首詩不斷反抽著臉,每一句都要抽幾下,看著畫面,看著熙康王那呆若木雞的表情,好似看到他的臉已經被抽腫了一般,不自禁的為其默哀了一會。

而懂書道的人,卻從這六句話中看明白了一切。

說的是紫微、長生二人與古海結交,古海設宴,二人將劍橫放於雙膝之上,古海請紫微、長生吃肉喝酒的愉快場面,古海請求幫助一個叫『婉兒』的女子,三杯熱酒下肚,便慷慨許諾,願為知己兩肋插刀,一諾重於五嶽諸山,胸中之意氣,可貫長虹,二人為了古海去救女子『婉』,揮起了金錘,此一壯舉,使得朝歌上下都為之震驚,二壯士豪舉,千古之後,必將在大都城傳為美談。

「好一個千古二壯士。」司馬長空站在院中捏起了拳頭,顯然被這一首詩徹底吸引了。

一個酒樓之內。

婉兒仙子看著畫面中不斷吐出話語的古海,婉兒仙子眼睛微微一紅。

那個叫『婉』的女子,就是我,原來,當初雖然分開了,但,古海一直惦記著我,自己因兩國忌諱,無法前來,還請了兩人暗中保護自己。

「笨蛋。」婉兒眼睛微微濕潤了起來。

而城中的其他人,相互解釋下,也一片恍然。

「原來是這麼回事。」

「熙康王誤會那兩個壯士了。」

「浩然正氣已經說明了一切,古海沒有撒謊,那兩個壯士,是應古海之邀,才揮動金錘偷襲熙康王的。」

「那妖女,或許也是誤會吧。」

「千古二壯士,我先前怎麼會以為他是小人呢,如此重信重義之人,怎麼可能是小人。」

「他們不是小人,古海也不是小人吧,王爺不是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嗎,這詩句中,句句都是巍然正氣,他怎麼可能是小人。」

…………………………

………………

……

城中百姓的風向開始變了,一些書道修者,此刻看向古海,更是面露無限崇拜之色,這種文章,千古難遇埃

何止千古難遇,古海昔日地球,幾千年才出了這麼一個李白,寫這類詩,從來沒人超過他的,他就是仙,站在雲層,俯瞰眾生。

那浩然正氣衝出的哪裡還是流星,根本就是流星雨啊,而且還是大密集的流星雨。

廣場之上。

墨亦客倒吸了口冷氣,死死的看向古海。

墨亦客是對古海可謂研究最深的,從一開始的棋道,墨亦客擅棋,雖然很少表露,但墨亦客自己明白,一個出色的謀士,其棋道有多強,謀划的就有多甚遠,可自己最得意的棋道,比不過古海。

琴道,古海昔日潁州,更是綻放出了其無敵風采。

如今書道,居然能力壓熙康王。

「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呵。」墨亦客看著古海,露出一絲低聲的苦笑。

常勝看向古海,卻是雙眼一眯。

龍婉鈺坐在一旁,雖然對書道意境了解不多,但,話中意思卻大概理解了,也就上次龍脈城外,古海請兩吃貨吃飯,吃了一萬人的份,然後請二人幫忙照顧婉兒仙子,二人去做了,就這麼簡單。

可龍婉鈺不清楚的是,就這幾句話,徹底為三人洗去小人的嫌疑,更顯得三人重情重義,千古風流。

李神機手頭捏著酒杯,酒杯上都捏出了指紋。

此刻,臉色最難看的,當屬熙康王了,咬牙切齒,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古海作詩,怎麼會如此之強。

古海也在此刻吐出了最後兩句。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上經。」

「轟隆攏」

密集的浩然正氣在筆下忽然間呈現幾何倍數爆發而出,一道道衝天,一瞬間,四面八方,已經被白色光亮籠罩。

光亮暴漲,甚至直衝大都城四方,一瞬間,傍晚時分的大都城,被照亮的猶如正午時刻,光耀萬千,光芒普照城中,光芒中夾雜的浩然正氣,更是一瞬間洗禮著全城修者身體。

無數修者頓時感到全身舒暢,好似聽著這詩句,掃清了體內的一切污穢積累一般。

浩然氣普照,萬污盡除。

不過,如此天相還不止,無數修者忽然好似聽到天地間響起這首詩的聲音,好似無數鬼神在看不見的地方,不停的朗誦之中。

「《俠客行,》

瀚客縵胡纓,乾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閑過古海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紫微,持觴勸長生。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救婉揮金錘,朝歌先震驚。

千古二壯士,赫大都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上經。」

一個,百個,萬個,百萬個。

好似來自飄渺的天外鬼神,一聲聲響徹天地四方,鬼神似乎不願朗誦,但,冥冥之中有種力量強迫他們口誦,聲音有些詭異,好似在哭泣的抵抗,慢慢的接受這詩句的洗禮一般。

大都城兩億百姓靜悄悄的一片,盡皆瞪大了眼睛。

五嶽書院廣場之上。

群官也靜悄悄一片,也瞪眼看著紫微寫下了那最後一個字。

一切寫完了,這滿天鬼神泣誦之聲,聽的近乎所有人的雞皮都梗起來了,那是一種靈魂的顫慄。

「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不知誰忽然念出了一句。

「詩成泣鬼神,真的是詩成泣鬼神。」大都城中,有書道修者眼睛瞪起,驚呼而起。

鬼神泣誦了近乎半個時辰的時間,才緩緩平靜下來。

但,那副字依舊綻放出無限光芒,射向天地四方。

至於旁邊那幅《致瀚歸軍》,已經被壓制的徹底黯淡無光了。

酒宴四方,靜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直到古海開口說了一句話。

「在下書道平平,多謝熙康王贈我一篇《致瀚歸軍》,好詩好詩,我一定小心珍藏,不讓你的墨寶蒙塵。」古海開口笑道。

「啪、啪。」

眾人仿若聽到熙康王的臉上響起兩聲清脆的巴掌聲。

現場直播,兩億大都百姓,仿若都聽到了這兩聲巴掌。

ps:晚上qq聊

8a32

ckground-image:url/img/1444297560492/32846786/-七點半以後,另,我的新浪微博開啟,用的現實中的名字『柏躍躍』,有興趣的可以關注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