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三章 《俠客行》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看什麼,這書軸里,不是寫兩破字,就是畫一幅破畫,我們看的都要吐了,真摳門,送點吃的也好埃」長生不滿道。 「是啊,真小氣。」紫微點了點頭。 顯然,長生、紫微還不知道裡面的內容。 ...

一副捲軸被送到酒宴中心,四方官員一陣議論之後,陡然一靜。

大部分官員都看出來了,這正是那首《致瀚歸軍》,專門辱罵古海的那首詩,如今當著所有人的面,要將這首詩送給古海,這不是指著古海的臉打嗎。

先前眾人的一議論,古海一行頓時知道這捲軸中寫的什麼了。

李神機眼睛一亮,露出一絲淡笑,端著酒杯,抿了一口,看向古海方向。

龍婉鈺也聽到了致瀚歸軍的名字,也知道捲軸中是什麼,這是罵姐夫,龍婉鈺再神經大條,也明白熙康王不安好心。

龍婉鈺眼睛一瞪,就要站起身來,一腳踹翻酒桌。

但,古海卻是忽然一把拉住龍婉鈺的手,阻止了她。

「姐夫,你拉我幹什麼,這老東西不安好心。」龍婉鈺頓時叫道。

「呵,沒事,別人送禮,我們接著就是了,我也看看,寫的到底是什麼玩意。」古海笑著說道。

「可是……。」龍婉鈺微微一愕。

古海微笑著搖搖頭。

「好吧。」龍婉鈺點了點頭,但,還是瞪了眼熙康王。

熙康王卻是笑著看向古海、紫微和長生。

「送給我們的,我們三個人,只送給我們一份禮物,這怎麼分啊,果然摳的要死。」長生一臉不爽道。

「真小氣,吃也不給我們吃飽,剛才還聽說,宴請個客人也是要對方湊份子,現在三個人,才送一份禮物,真摳。」紫微也點了點頭。

紫微和長生嘀咕的聲音不大,但,此刻所有人都靜下來,憋著一股勁,等候古海看到內容后的變色,二人的聲音頓時傳向所有人耳中。

也傳向大都城全城。

無數百姓也是臉色一陣尷尬。

熙康王更是臉色一黑,自己給的是捲軸里的詩,不是捲軸,還要三份,要不是現場直播,熙康王真想堵住這兩人的嘴,再踩上兩腳,摳,摳你娘。

「古先生,你們不打開看看。」熙康王笑問道。

「看什麼,這書軸里,不是寫兩破字,就是畫一幅破畫,我們看的都要吐了,真摳門,送點吃的也好埃」長生不滿道。

「是啊,真小氣。」紫微點了點頭。

顯然,長生、紫微還不知道裡面的內容。

熙康王放在桌下的右手已經捏成了拳頭,拳頭上青筋直冒,這兩蠢貨,是真蠢還是假傻。

「也好,熙康王送禮還想顯擺一下,我們也就入鄉隨俗吧。」古海微微笑道。

什麼叫送禮還想顯擺一下,你會不會說話,我是那樣的人嗎,這古海怎麼說話和那兩貨一樣,那麼討厭呢。

不過,古海答應當眾打開捲軸,熙康王也就只能微笑著看向古海了,等你打開,看這首詩讓你怎麼下台。

「來人,取書桌來,讓熙康王顯擺一下他送出的禮物。」古海吩咐道。

熙康王僵笑著沒有發話。

一眾官員和大都城兩億百姓,卻是看出熙康王那僵硬笑容下的憤怒,也是一陣心疼,這到底是打古海的臉,還是抽自己的臉啊,為什麼看起來有些不對勁呢。

書桌擺到了前面,捲軸放在了上面。

「我來打開,裡面到底什麼破東西,要這麼顯擺一下。」紫微走上前去。

長生抓住捲軸一頭,紫微緩緩貼著書桌將其展露了開來。

捲軸輕輕打開,一道白光衝天而上。

「嗡。」

猶如一道白色的流星,直衝天空雲層之上。

「轟。」

陡然間,以白色流星的光柱為中心,四周陡然捲起一陣陣狂風,好似一個龍捲風,環繞這一道白色流星光柱。

「轟隆顱…………………。」

天空之上,陡然聚起滾滾烏雲,繞著光柱的頂端,緩緩旋轉之中,一陣陣雷鳴響起,頓時,旋轉的巨雲之上,飄落大量的雨水。

雨水落下,被大風卷向四方。

白光普照,氣勢恢宏。

「浩然正氣,這是初卷,書道第一筆。」長生微微一怔。

「筆落驚風雨,浩然正氣生。」紫微也是微微一怔。

大風暴雨的氣息,爆灑四方,雖然一眾修者坐在廣場之上,大風大雨落不下來,但,那股惶惶氣勢,卻是看的一眾官員一陣心馳神往,大都城中,兩億百姓更是激動莫名。

「這是筆落驚風雨,初卷,書道第一筆,是熙康王第一次寫下所封存的書道氣息。」

「那白色流星,就是浩然正氣嗎,我以前看過五嶽書院的教習,他們也能寫出浩然正氣,但,只有寥寥而已,可這是流星衝天,浩瀚無窮埃」

「好一卷書道。」

「寫的什麼。」

「啊,《致瀚歸軍》。」

「君子何嘗去小人,小人如草去還生。

但令鼓舞心歸化,不必區區務力爭。」

「這不是罵古海的嗎,說古海是小人,原來熙康王給的是這幅捲軸,哈哈哈。」

「筆落驚風雨,浩然正氣出。」

「好詩,好詩。」

「熙康王寫的好,這三個小人,就是不要給他們臉面。」

……………………

………………

……

城中無數百姓叫好。

酒樓中。

婉兒仙子臉色一沉,露出一絲焦急之色。

另一個小院落中。

司馬長空和神武王抬頭開天,看到畫面中那巨大天相,二人眉頭微皺。

「書道氣息,這熙康王若不專營權謀,的確是一個書道不可多得的人才埃」神武王皺眉道。

「此詩在此境打開,古海他們的確為我們吸引了全城的注意力。」司馬長空沉聲道。

「司馬先生,你不覺得這首詩不錯。」神武王看向司馬長空。

「還行吧。」司馬長空並沒有多評論。

「古海之名,今日開始,就要被這一首詩壓垮了。」神武王長噓口氣,有些可惜。

司馬長空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天空中的畫面。

大都城中百姓呼喊叫好,五嶽書院的一些官員也是附喝起來。

「好詩,王爺此詩,天下難求。」

「筆落驚風雨,浩然正氣生,這第一筆的書道捲軸,個個都是天下珍品啊,如此大禮,送了還真可惜,哈哈哈。」

「好一個致瀚歸軍,好一個無恥小人。」

……………………

………………

……

一些官員附喝的笑著,而墨亦客、秦子白、常勝帶領的自己擁護者,卻不發一言。

熙康王卻是摸了摸自己鬍鬚,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眼神卻是銳利的盯著那三人。

紫微、長生二人都是天級筆,欣賞能力還是有的,頓時臉色一沉。

「不知這首詩,三位還滿意。」熙康王輕笑道。

這明顯罵自己的詩,紫微、長生怎會叫好,四周所有人的呼喊,也分外顯出對三人的嘲諷。

龍婉鈺頓時就要炸毛。

古海卻是忽然輕笑道:「勉強通順,不過爾爾。」

「呃。」四周一眾官員的辱笑聲戛然而止。

「不錯,不過爾爾。」紫微、長生頓時叫道。

「嘩。」

此刻,城中百姓也是一片嘩然。

筆落驚風雨,浩然正氣現,這還不過爾爾,這古海是故意的吧,也對,一個無恥小人,豈懂得熙康王書道的精髓,豈懂得書道大義。

酒宴中,廣場之上,群官正要數落,熙康王卻是陡然眼睛一亮。

「哈哈哈哈,古先生說不過爾爾,這麼說,古先生肯定能寫的比此更好,今日兩國會晤,古先生不若也賦詩一首,也讓我們看看,古先生所代表的的大乾使團,又有多少文采。」熙康王陡然一聲大笑道。

讓古海代表大乾使團寫詩。

一眾官員頓時看向熙康王,熙康王果然深謀遠慮,讓古海寫,古海肯定寫不出,這不僅僅是辱這三個小人,更是要壓著大乾的氣焰埃

群官靜悄悄一片,一起盯著古海。

是你自己說,不過爾爾的,那你寫埃

李神機坐在一旁,並不插口,好似也等待古海出醜一般。

「古先生,怎麼,不敢寫了,你作一首不是『不過爾爾』的給我們開開眼界埃」熙康王笑道。

此刻,大都城中。

婉兒仙子一陣焦急,四方都是數落古海不自量力的聲音。

畫面中,古海卻是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笑道:「在下書道,也是平平。」

「古先生不敢寫。」熙康王咄咄逼人道。

「呵,不過,要超過這首詩,也不是很難吧。」古海笑道。

「哦。」熙康王眉頭一挑,露出一絲不信。

「紫微、長生,此次連累二位受此委屈了,今次,送二位一首《俠客行》,為二位正名。」古海開口道。

「俠客行。」四周一眾官員露出一絲疑惑。

「俠客,就這兩暗箭傷人,背後偷襲的小人,哈哈哈哈…………。」熙康王不屑的笑道。

「我來說,麻煩長生研磨,紫微書寫。」古海沉聲道。

「好。」二人頓時應聲道。

頓時,冰姬吩咐再度擺出一個書桌,紫微長生,開始研磨,等待古海口述。

眾人都看向古海,作詩,你是作死吧,就憑你也會,還俠客行,這兩小人還是俠客。

不論眾人如何鄙夷,古海的口述已經開始了。

「瀚客縵胡纓,乾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

…………」

隨著古海的口述,紫微一筆一筆的寫了出來。

紫微乃是天級筆,筆力更是驚人無比,而且書道意境已至極致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44289887685/32846786/-5911594454646

d019

862872.png一筆寫下,白光衝天,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兩句五言詩一出,近乎所有人鄙夷的笑容忽然一斂。

「好工整,好洒脫的詩,仿若裡面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桀驁不羈之氣。」大都城中的司馬長空驚訝道。

「轟。」

兩句話一出,一股比《致瀚歸軍》還要粗壯的浩然正氣衝天而上,猶如一道更大的流星,轟然直衝九霄,照亮了四周天地一般。

熙康王也是臉色一變,古海會作詩,怎麼可能。

群官也是臉色一變,怎麼可能,古海寫的是五言詩,那股意境描述,肯定比七言詩要差出一些的,為何脫紙而出,有一股超越致瀚歸軍的書道正氣呢,那感覺,有種讓人仰望的感覺,最重要的是,這好似才是一首詩的開頭。

長詩比短詩難做,致瀚歸軍只是一首兩句短詩,可古海能寫出更多嗎,不會寫崩了吧。

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

當這一句出現的時候,在場的官員,忽然感到全身汗毛炸豎而起,一瞬間全身冒出無數雞皮疙瘩。

天級筆落,將這一句話的意境表達到了極致,一瞬間,眾人好似看到一個個俠客虛影,仗劍衝刺四方,殺向眾人。

那俠客撲面而來,直指人心,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頓時將前兩句的俠客形象描繪的淋漓盡致。

「轟、轟、轟。」

陡然,從紫微筆下的宣紙之上,又是一道道比之先前還要巨大的浩然正氣衝天而上,又是十顆流星般的浩然正氣,直衝天空雲霧之中。

暴風肆掠,正氣衝天,天地大亮,一瞬間,旁邊的致瀚歸軍形成的浩然正氣顯得暗淡了無數。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轟隆攏」

又是二十道流星般的浩然正氣光柱衝天而上。

一股出塵之氣撲面而來。

大都城中。

「呼。」

司馬長空陡然站起身來。

「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好詩,好詩,哈哈哈哈,古先生的書道,居然也如此厲害,好一股出塵之氣,俠客,好一個俠客。」司馬長空激動道。

城中百姓,此刻也看呆了。

「怎麼可能,浩然正氣,那恐怖的浩然正氣,是數十道了,比熙康王的還多,怎麼會。」

「十步殺一人,萬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為何我看了都全身起雞皮疙瘩呢,好驚悚,好大氣的感覺。」

「再回頭看那致瀚歸軍,我怎麼有種看不下去的感覺。」

「俠客行,是說那兩個小人,那兩個小人是俠客嗎。」

……………………

………………

……

城中,不懂書道的人,從那浩然正氣的數量已經分出高下了,懂書道的人,卻有種大夏天冰水淋身的一股顫慄感,全身雞皮疙瘩盡數冒了出來,這是一種出塵的享受。

這是古海年輕時地球上,詩仙李白的《俠客行》,地點略微改了一下,但,那股詩仙之氣,自然同樣脫紙而出。

四句一出,就徹底將致瀚歸軍的氣息全部壓了下去,高下立判。

李白詩出,誰與爭鋒。

「還在寫,還沒寫完,還有。」城中百姓臉色一變。

卻看到畫面中,古海繼續口述,紫微繼續落筆,俠客行,可不是短短四句,後面還有。

PS:今天禮拜四,晚上QQ聊照舊,吃過晚飯,我就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