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一章 湊份子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熙康王意外的看向墨亦客。 「王爺客氣了,就事論事,古海隨同婉鈺郡主,壓了古海,就是壓了乾使,壯了大元聲勢,卻讓大乾無話可說,呵,計劃是好,但,王爺弄的動靜,是不是太大了。」墨亦客淡淡道。...

大都城,古海抵達大都城外前一刻。

熙康王、墨亦客、秦子白、常勝坐在一個大殿內,喝著茶水。

「王爺,你真要給乾使一個下馬威。」秦子白皺眉道。

熙康王喝著茶水,沉聲道:「不錯,陛下閉關,但,國威不可弱,前線戰爭,北伐軍連連受挫,更丟了已有的十二城池,我們妥協了大乾,但,這口惡氣,不能咽了,真當我大元好欺負不成,而且此次在我大都,難道我們還要低人一頭。」

「可……。」秦子白微微苦笑。

北伐軍是自己帶領的,連連受挫,那是說自己帶兵不力啊,不過,熙康王沒有點名說,已經給自己臉面了,自己若再反駁,就給臉不要臉了。

「王爺,這樣真的好嗎,我們……。」常勝皺眉道。

熙康王冷笑道:「大乾是天朝,我們是帝朝,雖然等級懸殊,但,陛下有一朝氣運臨身,除非大乾聖上親至,否則,我大元豈會怕了大乾,就算御駕親征又如何,陛下不久前能叫板太一、通天,陛下有一國之勢,會畏懼大乾聖上親至嗎,大乾聖上敢御駕親征嗎,要知道,四方可不止我們一個帝朝對大乾虎視眈眈。」

「呃。」常勝微微皺眉,總感覺不是太好。

「國之爭,在戎,在勢,本王若壓大乾,卻是給我大元壯勢,有何不好。」熙康王沉聲道。

「王爺如此激進,可會將剛平靜的大元,再度代入紛爭。」常勝皺眉道。

「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從偏出手,既壯了我大元聲勢,也讓大乾無話可說。」熙康王自通道。

「從偏出手,呵,熙康王想要針對的是古海吧。」墨亦客喝了口茶,眯眼道。

「墨亦客,呵,你比你父親還要靈醒,難怪當年你父親力推你去潁州,看來也是一場大鍛煉埃」熙康王意外的看向墨亦客。

「王爺客氣了,就事論事,古海隨同婉鈺郡主,壓了古海,就是壓了乾使,壯了大元聲勢,卻讓大乾無話可說,呵,計劃是好,但,王爺弄的動靜,是不是太大了。」墨亦客淡淡道。

「大,本王讓全城百姓,都觀摩此次接使盛況,國之大事,在朝在野,如此盛況,百姓也喜聞樂見,有何不可。」熙康王笑道。

墨亦客搖了搖頭:「我只是擔心,王爺你適得其反。」

「嗯。」熙康王眉頭一挑。

「王爺認為古海是軟柿子,可隨意拿捏,呵,當初多少人都是這樣想的,呂陽王、呂安、敖順、常明、秦子白、曦焱,我也不多舉例了,結果如何,王爺應該都知道,你認為古海不堪入目,若是結果與你想象的相反,那就不是以壯大元聲勢了,而是給他古海壯勢了。」墨亦客淡淡道。

「哈,哈哈哈,墨大人,你認為在書道,本王還不如他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熙康王自信的冷笑道。

墨亦客搖了搖頭:「下官可不敢這麼說,這樣吧,王爺既然心意已決,下官再勸也於事無補,下官不參與王爺的計劃,下官閉口不說,只做看客。」

「下官也閉口不說,只做看客。」常勝和秦子白也開口道。

熙康看了看眾人,雙眼微眯,心中一陣不快,但,三人態度很明顯,配合你,但不參與你,已經給足了臉面,雖然自己官爵比三人還高,但,四大家族各成派系,誰也不怕自己。

此次,自己為了大元壯勢,三家不參與,也不唱反調而已。

「好,好,那就好,玄光鏡,我已經布設了下去,等待乾使到來吧。」熙康王沉聲道。

「報。」

陡然,一個侍衛沖入大殿。

「啟稟王爺,在城北方向,發現兩艘飛舟,和昔日來報對應,應該是乾使的隊伍。」侍衛急切道。

「這麼快就來了,四方巡防,就沒早發現,還有多久到。」熙康王臉色一變。

「大概,一個時辰。」那侍衛說道。

「立刻通知群臣,馬上前往五嶽書院,快。」熙康王臉色眼睛一瞪道。

「是。」——

大都城中。

「嗡。」「嗡。」……………………

城中四方,陡然一道道光束沖向天空,慢慢的,投影在城中各大片區的個個白雲之上。

好似形成一千道光幕,投影出一個相同的畫面在天空,讓近乎全城的百姓,都能清晰的看到。

畫面之中,卻是一個雲霧繚繞的山峰之上,此刻正站著大元的大量官員。

「玄光鏡開啟了,熙康王說的是真的,這次接迎大乾來使的過程,真的要向全民開放。」

「看,看,那是熙康王,他帶著群臣前往五嶽書院了。」

「玄光鏡里的畫面太清楚了,還有聲音。」

「快看,大乾使者來了,就兩艘飛舟,太寒磣了吧。」

…………………………

………………

…………

城中四方,無數百姓頓時一片嘩然,一起抬頭望天,看著天空那巨大的光幕,光幕之中,卻是五嶽書院的畫面。

這種玄光鏡全城共歡的場面,可是百年難遇的埃

很多百姓已經放下一切,好奇的看了起來。

一座酒樓的窗口之處,此刻正坐著一個紅衣女子,真是婉兒仙子。

看著天空的畫面,婉兒仙子目光一直盯在古海身上。

「你怎麼來了。」林婉兒露出一絲糾結。

城中一個小院之中,卻是還坐著兩個身影,龍神武和司馬長空。

四周有著侍衛駐守,二人端著酒杯看著天空中的畫面。

「呵,熙康王,他是想要為難婉鈺郡主吧。」龍神武雙眼微眯。

「婉鈺郡主在明,我們在暗,希望能將國子監祭酒找到。」司馬長空笑道。

「熙康王的目標已經集中在婉鈺和古海身上了,呵,只希望古海不要被辱的太慘。」龍神沉聲道。

司馬長空皺了皺眉,沒有接話。

畫面中。

古海抵達,兩方開始正式接觸。

熙康王和婉鈺郡主會面之後,毛頭就指向了古海。

「那就是古海埃」

「《致瀚歸軍》中的小人,寫的就是他。」

「長得還算周正啊,不對,這周正的外表下,肯定藏著一顆奸詐的小人之心。」

「哈哈哈哈,快看,旁邊那是神機營的李神機,他居然主動提出《致瀚歸軍》,他也看不慣古海的小人行徑了嗎。」

「熙康王要古海去評價,看看古海怎麼說。」

「拙作,呸,那是熙康王謙虛,筆落驚風雨,浩然正氣出,你還真當是拙作了。」

「還想盛大迎接宴,哼,這種小人,就不該招待他。」

「王爺要擺宴了,咦,怎麼沒有動靜埃」

「李綱。」

「什麼叫擺不了,不是準備了好些日子嗎。」

…………………………

………………

……

畫面中的景象,看的城中無數百姓揪心無比,特別是崇拜五嶽書院的文修,更是面露難看之色。

這個時候,擺不了宴,這不是讓熙康王下不了台嗎。

畫面中。

「是真的,他們兩個是飯桶妖變化的,王爺,真的什麼也沒有了。」李綱欲哭無淚。

熙康王冷冷的看著李綱:「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說。」

「你,你交代不讓稟報的啊,讓他們吃,有多少給多少。」李綱欲哭無淚道。

熙康王:「……………………。」

滿朝文武:「……………………。」

這節骨眼上,這重要的環節,設宴的時候,你掉鏈子了。

這不是讓大元群臣下不來台嗎。

全城近兩億的百姓,此刻還瞪眼盯著呢,這擺宴的時候,說沒食物,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嗎。

墨亦客、常明對視一眼,二人微微苦笑,退在人後,不去理會這事。

熙康王臉漆黑一片,殺死李綱的心都有了,自己設的局,誰會想到會毀在這節骨眼上,剛開始,就下不來台了。

對面古海神情微微一冷,這是針對大乾使團嗎,不對,這對他們沒好處,而且他們表情不似作偽埃

「罷了,大元既然吝嗇那點酒宴,不若,讓我大乾請諸位吧。」古海開口道。

熙康王臉色一僵,狠狠的瞪了一眼欲哭無淚的李綱。

如今全城盯著,五嶽書院到城中採購最少還要大半個時辰,哪裡來得及,古海既然開口,只能點了點頭。

「來人,配合這位李綱先生擺宴。」古海叫道。

「是。」身後頓時傳來一聲應喝。

「將五嶽書院那些妖獸宰殺一些。」熙康王吩咐道。

「王爺,那是我書院的瑞獸,不是食材。」李綱叫道。

「嗯。」熙康王眼睛一瞪。

當真全部讓古海來擺宴不成,瑞獸怎麼了,這個時候,再掉鏈子,本王殺了你。

「是是,來人,去將那牛妖、羊妖抓來,宰殺擺宴。」李綱馬上一激靈的叫道。

宴會,終於能如常舉行了。

龍婉鈺卻是撇了撇嘴:「真是摳的要死,請我們吃頓飯,還要湊份子。」

熙康王卻是陡然臉上一會青、一會紅、一會白,但,現在可是全城直播,兩億百姓都盯著呢,也不好發火,只能裝作沒聽到。

熙康王裝作沒聽到,可全城百姓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聽到龍婉鈺的小聲埋怨,無數百姓也是臉?

8657

??一陣變幻,顯然也極為羞愧,熙康王這事做的太不敞亮了。

ps:今天有事,兩章連更,下一更,十分鐘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