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六十章 被吃光了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 正要開口吩咐。 陡然,遠處飛來一個白袍男子。 「可是大乾使者駕臨。」白袍男子。 「不錯,是我們。」龍婉鈺頓時叫道。 「諸位請隨我來。」白袍男子鄭重道。 「...

這是第二更——

大乾天朝使者,不日即將抵達大都城。

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全城,一間酒樓之內,此刻一些酒客閑聊之中。

「什麼,大乾的使者,有古海,那個小人。」

「小人,你怎麼知道古海是小人。」

「熙康大師已經寫了,你不知道,《致瀚歸軍》。」

「啊,那小人就是古海。」

「是啊,熙康大師可是書道巨擘,一身正氣,怎麼會說謊,青麓城、補天城等十二城池,本來已經是我大元的了,那古海趁著大乾、大元交戰,後背下陰手,這不就是小人行徑。」

「對了,我聽說,五嶽書院之中,還抓了兩個背後下陰手的小人,也是古海朋友。」

「物以類聚,人與群分,這古海果然也是陰邪小人。」

……………………

………………

……

酒樓中,到處都是議論古海之聲。

樓上一個包間內。

熙康王坐在包間內,露出一絲輕笑,旁邊坐著一群身穿白袍的男子。

「王爺……。」其中一個白衣男子開口道。

「呵,此地不是朝中,不用拘禮。」熙康搖了搖頭。

「是,院長,消息已經散布出去了,現在全城的人都在議論。」那白衣男子笑道。

熙康點了點頭:「古海,我大元北伐軍,唯一的敗筆,古海名望跌失,可以方便我大元以後能輕易奪回那二十四城池。」

「院長為大元殫精竭慮,有院長坐鎮,我大元之福。」那白袍男子笑道。

「為陛下分憂,是我等本分。」熙康搖了搖頭笑道。

「院長,只是,只是那兩人怎麼辦。」白袍男子忽然眉頭一皺道。

「嗯,紫微和長生。」熙康疑惑道。

「是啊,自從被我們控制住了,一直關在五嶽書院,弟子雖然不管內務,但,也聽內務之人說,這兩人特別能吃,我們……。」白袍男子皺眉道。

「吃。」熙康疑惑道。

「是啊,負責膳食供應的大總管幾次來給我訴苦了,可是我也不知……。」白袍男子疑惑道。

「混賬。」熙康臉色一沉。

「呃。」眾人頓時一靜。

「負責膳食的是李綱吧,他這些年做的小動作,當我不知道,我是念在他父親當年是我五嶽書院的教習,才一再容忍,現在,給兩個人供應食物,居然也敢來給我抱怨。」熙康臉色一冷道。

「呃。」眾人頓時點點頭。

是啊,多大的事啊,他們倆想吃就讓他們吃吧,就兩人,能吃多少,這李綱越來越不像話了。

「紫微、長生,這兩個小人,我過些天有大用,為我大元出一口惡氣,就指望這兩人了,別給我弄出事來,他們能吃,就讓他們吃,有多少給多少,還有,以後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別沒事來向我稟報,我要處理五嶽書院事宜,要處理朝中政務,兩個人的吃飯,也來找我,我什麼都不幹了,教他們吃飯。」熙康冷聲道。

「是。」白袍男子頓時慚愧的點點頭。

「時刻給我盯著,大乾使團抵達,將他們引入五嶽書院。」熙康王沉聲道。

「是。」——

二十天後。

大乾使團,終於抵達了大都城。

大都城外的遠處。

古海飛舟、李神機飛舟一起停了下來,眾人一起看向大都城去。

站在甲板之上,古海雙眼一眯:「這就是帝朝氣相。」

卻看到眼前一個比朝歌城還要大出三倍的巨大城池,白色的城牆,延綿無限遠處。

大都城上空,氣運雲海翻騰,這氣運數量,覆蓋了整個大都城,茫茫無際,金光四射。

氣運的數量,卻是大瀚皇朝的十倍不止。

在氣運雲海上空,更有別於大瀚皇朝,卻是氣運雲海之上,正浮著一條萬里之長的金色巨龍。

萬里長龍,趴在氣運雲海之上,似乎沉睡了一般。

睡眠中的一個吸氣,無盡氣運滾滾向著金龍鼻中吸取,待呼氣時,又滾滾氣運從金龍口中吐出。

就趴在那裡,卻好似有著一股惶惶之威散發而出,好似它就是天一般,俯瞰眾生。

「這是帝朝才有的氣運金龍,吞吐天地之機,鎮守帝朝氣數,金龍現,帝天成。」冰姬在一旁解釋道。

對比大瀚皇朝,的確,大瀚皇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果然壯觀。」古海點了點頭。

「比大乾天朝的氣運差遠了。」龍婉鈺卻是撇撇嘴。

古海看看龍婉鈺,微微苦笑。

帝朝氣運,不是皇朝氣運可比,當然也比不過天朝氣運,站的角度不同,看的情況不一樣吧。

「古先生,你派使者前往大都城吧,我們在這裡等著,讓他們四門大開,迎接我們。」李神機站在另一艘飛舟上開口道。

古海看了看李神機,點了點頭。

正要開口吩咐。

陡然,遠處飛來一個白袍男子。

「可是大乾使者駕臨。」白袍男子。

「不錯,是我們。」龍婉鈺頓時叫道。

「諸位請隨我來。」白袍男子鄭重道。

「呃。」龍婉鈺露出一絲疑惑,正要招呼人駕駛飛舟,跟著一起走。

古海卻陡然攔住了龍婉鈺。

「呵,大元帝朝,熙宇大帝,好大的架子,就派你一個無名之輩前來迎接大乾使團。」古海冷笑道。

李神機也是目光冰冷的看著那白袍男子。

顯然,這根本不合規矩,而且如此冷清的來迎接,這是對大瀚皇朝的嚴重怠慢。

「諸位誤會了。」白袍男子馬上笑道。

「哦。」古海冷聲道。

「陛下正在閉關期間,所以,陛下不知道諸位前來,我大元帝朝的禮部接任迎接要務,並且籌備多日,大量官員已經在五嶽書院,等候之中,準備盛大迎接大乾使團,給諸位接風洗塵,在下只是引路人。」白衣男子笑道。

「哦,盛大迎接,呵,為何不是大都城,而是城外的五嶽書院。」古海沉聲問道。

「熙康王說了,陛下此刻閉關,請諸位入城,也只是住在使館之內,使館清幽,比不得五嶽書院的文道氣息,為了迎接大乾使團,已經騰出一片最好的區域,供諸位居祝」白衣男子笑道。

古海看了看李神機。

李神機也皺眉的看看古海。

最終,二人點了點頭。

「那帶路吧。」龍婉鈺叫道。

「好,諸位請。」

兩艘飛舟在白衣男子引領下,向著城北一片雲霧繚繞的區域飛去。

那一片山林,雲霧迷濛,若隱若現,猶如仙境一般。

飛舟一路飛過,卻是飛入了大霧中心的一個巨大山峰之巔,那山頂有著一個巨大的廣場,四周有著大量的建築。

廣場之上,此刻的確等候著大量的官員。

不過古海的目力還是能看出,這些官員似倉促而來,有些人的衣服還沒整齊。

「呵。」古海也不點破,任憑那白袍男子引領飛舟飛向廣常

廣場之上的官員,古海一眼望去,居然認識三個。

墨亦客、秦子白、常勝,三人都在。

不過,此刻三人都站在一個金絲蟒袍的男子身後。

男子跨在最前面,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不過,古海感覺那笑容之下,好似潛藏著什麼。

「大元帝朝,熙康,領大元群臣,見過大乾使者。」熙康笑著跨前一步。

「好的,好的,免禮了,平身吧。」龍婉鈺笑道。

熙康的笑容一僵,我剛才說錯了嗎,我說的是『見過』,不是『拜見』,免禮,我們需要你平身。

若是換個人,熙康定要讓她好看,可眼前龍婉鈺終究代表大乾天朝,熙康只能裝作沒聽到。

龍婉鈺在古海的帶領下,跳下飛舟,司馬風、李神機也到了近前。

熙康見過龍婉鈺,也看向龍婉鈺身後之人,陡然看到了古海。

熙康忽然露出一絲輕笑:「這位就是大瀚皇上,古海吧,果然英雄出少年。」

古海微微一笑:「熙康王客氣了,我現在是一品堂主,此次陪同婉鈺郡主前來而已。」

說著,古海看了看人群之中。

「呵,墨先生,好久不見。」古海跳過熙康王,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微微一陣苦笑,此刻是熙康迎接使團,自己不能喧賓奪主,古海專門向自己問好,卻是給我挖坑埃

對著古海微微一禮,墨亦客並沒有開口。

「熙康王,我記得,你好像寫了一首詩,寫的古堂主的。」李神機忽然插口笑道。

說完,李神機卻是笑著看向古海,好似在看古海的反應,同時,在挑起熙康王與古海的矛盾。

「詩,是寫了一首,呵,李大人既然已經知道,古先生應該也知曉了吧,不知古先生覺得在下拙作如何。」熙康王應喝的看向古海。

我罵你是小人,你覺得如何,熙康王眼中帶著一絲得意的微笑。

古海扭頭,看向熙康王。

「拙作,呵,既然熙康王都說是拙作了,我也就不做評價了。」古海搖了搖頭笑道。

眾人談話都很和睦,可古海一句話,卻聽得熙康王心裡堵得慌。

我說我的詩是拙作,那是謙虛,你還真當是拙作了。

「對了,剛才那引路之人說,熙康王在此,準備了多日,盛大迎接我們,給我們接風洗塵,呵呵,我看一些官員……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44061761069/3284

b47e

6786/4746174063472443629.png」古海看向一個官員。

那官員可能來的匆忙,官帽都戴反了。

顯然,若在城門口迎接,還有時間準備,可在五嶽書院迎接,眾官員得到消息,就馬不停蹄的趕來,匆忙就會出亂了。

熙康王臉色一沉,瞪了那官員一眼。

「不錯,的確是準備了多日,大乾使者駕臨,我大元豈可失了禮數,迎接宴,自然會盛大,擺宴~~~~~。」熙康王叫道。

身後靜悄悄的一片。

熙康王等了一會,可後面依舊沒有動靜。

身後一眾官員也露出茫然之色,我們和王爺的確剛來,可五嶽書院運作早已成為系統,這種事,怎麼能怠慢。

半天沒動靜,熙康王一陣鬱悶:「李綱,你給我出來。」

很快,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一臉苦相的走到近前。

「我讓你擺宴,你沒聽到。」熙康王冷聲道。

「聽,聽到了。」李綱苦澀道。

「那還不快去。」熙康王鬱悶道。

早知道這李綱辦事不牢,可也不能在這重要的場合掉鏈子埃

「擺不了宴了。」李綱苦澀道。

「嗯,什麼叫擺不了宴了。」熙康王眉頭一挑的問道。

這次事後,李綱這害群之馬,一定不能留在書院了,太過分了,這個時候,你居然敢跟我頂嘴,沒看到還有外國使者嗎。

「所有吃的,都被那兩人吃光了,沒東西擺宴了。」李綱苦澀道。

熙康王腦袋一時沒轉過彎來。

過來好一會才好似理解了一般:「什麼叫被吃光了,那兩人,他們怎麼吃光了,你放肆。」

「沒有,沒有啊,王爺,是你說隨便他們吃的,我就隨便他們吃了,全吃了,真的全吃了。」李綱大吐苦水道。

「什麼叫全吃了,我五嶽書院的膳食,還不夠他們兩個吃的。」熙康王喝道。

「還真不夠,我們還去大都又買了大量食材,可,還是給他們吃光了。」李綱苦澀道。

「放肆。」熙康王一臉不信。

「是真的,他們兩個是飯桶妖變化的,王爺,真的什麼也沒有了。」李綱欲哭無淚。

PS:白天要外出,凌晨提前更新了,另,我的新浪微博開啟,用的現實中的名字『柏躍躍』,有興趣的可以關注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