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五十九章 致瀚歸軍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官還是要提醒一句1 「哦?」金絲蟒袍中年男子疑惑的看向墨亦客。 「此古海,不要小覷1墨亦客鄭重無比道。 「哈哈哈哈哈哈1熙康王卻是陡然一陣大笑。 「墨大人,你想多了,你...

「人到了,我們快走吧1龍婉鈺興奮道.

「走?自然沒問題,不過,我們此行可能不太順暢,古先生如今,在大都城的名聲或許已經掃地了,到時,可要注意安全1李神機笑道。

「哦?注意安全?名聲掃地?」古海疑惑道。

「古先生還不知道?」李神機笑道。

「知道什麼?」

「此次大元北伐軍歸朝,本來可是一場大捷,可在朝歌城,可是一連串的吃癟。特別是被大瀚俘虜的百萬將士,更是引以為恥,歸朝後,顏面無存。但五嶽書院的院長,熙康,卻是為他們作了一首七言詩,安慰了他們1李神機笑道。

「熙康?作詩?」

「詩名《至瀚歸軍》,一首筆落驚風雨的好詩啊!當時一詩書下,風雲變幻,一股浩然正氣脫紙而出,百萬敗軍,盡皆心懷激蕩,詩句傳遍大都,整個大都城都在傳唱1李神機笑道。

「《至瀚歸軍》?寫的什麼?」龍婉鈺好奇道。

李神機看了眼古海。緩緩念了出來。

「君子何嘗去小人,小人如草去還生!

但令鼓舞心歸化,不必區區務力爭1

李神機一句一句的念出。

「什麼?」

「混賬1

「該死的熙康1

……………………

………………

……

古海身後的群臣頓時一陣怒喝。

這是在罵古海是小人埃

他們那群敗軍,那群俘虜反而是君子了?他們那群侵略軍反而是君子了?一次次敗給皇上,那是皇上捍衛了大瀚國土。到了熙康口中,反而是奸詐小人了?

一眾臣子頓時氣憤無比,眼露憤然。

「這詩什麼意思?」龍婉鈺不明所以。

李神機卻是看著古海,笑著解釋道:「詩句的意思『君子為什麼要和小人過不去呢?小人就像野草一樣,去除了又會出現,只要勉勵鼓舞自己就好,不必為區區小人去爭鬥什麼』!至瀚歸軍,就是寫給那些敗軍,而他們敗給了古先生,所以這小人說的是古先生。」

「什麼?混蛋熙康,罵我姐夫?老東西1龍婉鈺頓時氣憤而起。

李神機看向古海。

卻看到古海神色頗為平靜:「多謝李營主關心,我們也該走了1

李神機見古海居然沒有生氣,好似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中一陣不爽,點了點頭。

李神機一艘飛舟上住著神機營弟子。

古海飛舟上,卻是帶著冰姬、巨麓還有一些大瀚官員,連同龍婉鈺的一群人,緩緩離開了朝歌城。

「恭送皇上1群臣恭送飛舟離去。

一個月後,九五島,皇宮之中。

古秦正在看著一個巨大的模型,模型的形狀,就是整個九五島。

一旁站著大量的官員,古秦指著模型之上。

「這裡,這裡,這裡還沒有布置靈石,要儘快安排人去1古秦沉聲道。

「是1

「本宮已經向父皇許諾,半年內,大陣一切布置完畢,可以浮空,進入神洲大地了,遷都迫在眉急,必須給我加快進度,不許再有任何狀況1古秦冷聲道。

「是1一眾官員應聲喝道。

「轟隆隆1

陡然,皇宮外傳來一陣轟鳴之聲。

「皇上的消息回來了?」古秦神色一動,踏步走出大殿。一眾官員也急切的跟了出去。

天空之上,正停著八十艘飛舟,為首一個上方正站著高仙芝。

「高仙芝,拜見太子1高仙芝拜道。

「高大人無須多禮?父皇有信傳來?」古秦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高仙芝跳下飛舟,落到古秦面前,微微一笑道:「是的,皇上讓我帶領第一軍團回來,駐紮九五島,以防有變1

「哦?八十萬大軍?」古秦抬頭望去。

這八十萬大軍身上,各個氣勢不凡,比之陳天山招募的那些千島海修者,更加肅殺無數。

「是啊1高仙芝笑道。

八十萬大軍,這些大部分都是高仙芝從神武王那帶回來的。百里戰為首的昔日鎮南大軍第六軍團,只有少部分回歸潁州了,大部分都留在了高仙芝麾下。

此刻,隨著高仙芝一同前來九五島。

「父皇還說什麼?」

「皇上如今前往大元帝朝了,皇上交代,讓你儘快布置,等皇上從大元帝朝歸來之時,就是遷都之際,九五島進入神洲大地1高仙芝鄭重道。

「好1古秦點點頭。

大元帝朝,大都城!

古海一行的飛舟還未到,最早的信使已經將消息帶到了大都城。

大都城,朝堂之外,此刻聚集了大量的官員,分為四個團體。

一個是以常勝為主的官員團體,一個是以墨亦客為主的官員團體。一個以秦子白為首的官員團體。

還有一個官員團體中心,一個身穿金絲蟒袍的中年男子,男子面容寬闊,長發后梳,面帶威嚴和傲氣。雙目之中,隱隱泛著一股傲然之光。

「大乾的使者,不日將抵達我大都城?」秦子白眉頭一皺。

「墨大人,那來使怎麼說的?」常勝皺眉道。

眾人一起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微微苦笑道:「沒說多少東西,只說了婉鈺郡主代表大乾出使大元,以交兩國通好1

「婉鈺郡主?」眾人一陣皺眉。

「只派遣婉鈺郡主來嗎?不是太子?大乾派遣的規格是不是太低了?只是一個郡主?」秦子白皺眉道。

墨亦客搖了搖頭道:「秦大人,婉鈺郡主,這分量,可比大乾太子要重1

「嗯?」秦子白微微一怔。

所有人都是點了點頭。

婉鈺郡主是誰?大乾聖上最寵的一個郡主,她的身份要是低了,就沒人高了。

「隨行是誰?」金絲蟒袍的中年男子沉聲道。

「李神機,古海1墨亦客鄭重的說出這兩個名字。

說出這兩人,墨亦客的雙目微眯。顯然對這兩人也極為熟悉。

「哦?」常勝、秦子白盡皆眉頭一挑。

金絲蟒袍中年男子露出一絲冷笑:「呵,李神機?古海?一個奸人,一個小人啊1

一旁一眾官員紛紛笑著附喝。

墨亦客搖了搖頭道:「熙康王,我知道,你不久前剛寫了一份《至瀚歸軍》!數落了古海!可是,下官還是要提醒一句1

「哦?」金絲蟒袍中年男子疑惑的看向墨亦客。

「此古海,不要小覷1墨亦客鄭重無比道。

「哈哈哈哈哈哈1熙康王卻是陡然一陣大笑。

「墨大人,你想多了,你接觸過古海,你以為本王就沒有研究過他嗎?的確,此人是不凡。可我罵他是小人,哪裡錯了?他竊了神麓皇朝,不是小人?他趁大元、大乾兩國交戰,渾水摸魚,背後下手,他不是小人?我說的哪裡不對了?不錯,他是有些能耐,可那又如何?這裡是大都!我大元的大都!他就是條龍,來了也給我盤著,何況他還不是1熙康王冷聲道。

墨亦客微微擔心。

一旁一個官員附喝道:「是啊,墨大人,王爺寫了一首詩,揭露了他真面目而已,古海就是小人,他會兩首曲子,他會下棋,可他會書道嗎?他來自那荒瘠的千島海,讀過多少書?他有能耐和王爺比嗎?口伐筆誅。王爺也沒對他說什麼,他若不自量力,那也是自取其辱1

「墨先生多慮了,王爺說的沒錯,古海就是一個小人,他不配今日成就1

「《致瀚歸軍》寫的真好,王爺一語點出了古海本質,此詩讓我等獲益良多,書道,根本不是古海這無知小兒所能涉及的,他若敢來放肆,只會成為天下笑話1

……………………

………………

……

眾官員紛紛附喝熙康王。

顯然,一篇《致瀚歸軍》的效果非常大。而且更是熙康王親自書寫,大多官員都站在熙康王一邊,認為古海是那無恥小人。

墨亦客微微苦笑,也不再解釋。

書道的確有書道的神妙,最少這蠱惑人心之上,琴棋畫都比不了。

「大乾來使,不知如何迎接,陛下一直閉關不出,這下該怎麼辦?」秦子白皺眉擔心道。

眾人耐心又等了一會。

大殿中緩緩跨出一個太監。

「諸位大人,陛下閉關似有突破了,暫時無法出關了,諸位請回吧1老太監苦笑道。

「陛下突破?」眾官員臉上一喜。

但,此刻如此大事,陛下閉關卻……。

「既然陛下閉關,那迎接大乾天朝使者,就讓禮部來吧1熙康王淡淡道。

「嗯1眾人無奈的點了點頭。

只有墨亦客和常勝,卻是微微皺眉,看了眼熙康王。

禮部?禮部尚書,不是熙康王的門生嗎?那此事…………?

墨亦客和常勝對視一眼,二人眼中盡皆露出一絲苦笑。

此事,熙康王插手了,二人一陣無奈,也不好插口。畢竟,按照規矩,就應該這麼辦。

「王爺,事關國事,還望以和為貴1常勝微微笑道。

熙康王搖了搖頭:「就是因為事關國事,才必須分毫不讓,來使代表大乾,兩國會晤,自然不能墮了我大元的威風,而且,昔日在大瀚的恥辱,今次也要找回來1

「可……1常勝微微擔心。

「你們以為我全想當然了嗎?呵呵,我說古海是小人,也是有根據的,而且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就在昨日,我剛好抓了兩個自稱是古海的朋友!兩個背後暗算的小人!呵1熙康王冷聲道。

「古海的朋友?兩個背後暗算的小人?誰?」墨亦客疑惑道。

「一個叫紫微,一個叫長生1熙康王冷聲道。

ps:明天有事,熬夜提前更新了!見諒!待會還要第二更!另,剛開始打開新浪微博。微博名『柏躍躍』,我的本名,有興趣可以關注一下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