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五十七章 誅生刀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們的栽贓陷害。」另一個下屬沉聲道。 「嗯。」李神機點了點頭,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就在三人密謀怎麼給古海添麻煩之際。 「咻。」 陡然,遠處一道身影快速飛來,落在了李神機所...

送走了紫微和長生,古海對眾人交代了一番,就開始閉關了,飛舟向著朝歌而去。

古海閉關,一方面是鞏固修為,另一方面卻是眉心空間的天誅地滅石。

「嗡。」「嗡。」

「轟。」「轟。」

天誅地滅石一次次綻放耀眼的紫光,衝擊著天鎮神璽。

天鎮神璽綻放出耀眼的黑光,將其徹底壓制之中,無論天誅地滅石如何放出氣勢,但,天鎮神璽總能將其壓制。

甚至,天誅地滅石還一次次的衝撞天鎮神璽,但,天鎮神璽的鎮壓之力更大,一次次的將天誅地滅石鎮壓而下。

也許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硬茬,天誅地滅石不服的一直努力著。

「吼。」

天誅地滅石甚至發出一聲巨吼之聲,陡然從巨石中央分出一道裂口,似乎要吞吃天鎮神璽一般。

先前的鎮壓,或許是天鎮神璽鬧著玩的,此刻天誅地滅石居然如此不講究,天鎮神璽忽然綻放先前百倍的黑光。

「轟。」

悍然鎮壓在天誅地滅石上。

「嗡嗡嗡…………。」

天誅地滅石頓時無法動彈了。

「轟轟轟。」

天鎮神璽不依不饒,鎮壓之力越來越大,天誅地滅石一時有些抵擋不住了。

嗡。

古海的一縷意識形成意識身體出現在一旁。

「也就你作,沒事惹什麼天鎮神璽。」古海露出一絲冷笑。

「吼、吼、吼。」天誅地滅石一陣焦急的不服。

「嗡。」

古海的那一縷意識身體頓時向著天誅地滅石一竄,瞬間鑽入天誅地滅石內部。

「吼、吼、吼…………。」天誅地滅石焦急的怒吼之中。

「天鎮神璽,繼續給我鎮壓,我要煉化它。」古海沉聲道。

「轟。」天鎮神璽陡然威力更大了。

天誅地滅石瘋狂的顫動,好似在抵擋,好似在反抗。

古海煉化了三天。

三天後。

「呼。」

「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難怪那些絕世強者不煉化你,原來你根本煉化不了,你的意識與石體融為一體了。」古海的聲音傳來,帶著一絲不甘。

「既然無法剝離你的意識體,那算了,我的意識體與你相融吧。」

「嗡嗡。」

古海分出的那一縷意識體,緩緩與天誅地滅石相融。

這一相融,就是十天的時間。

「吼。」

天誅地滅石再度一聲大吼。

「噗。」

外界,古海**卻是陡然吐出一口鮮血,瞪大了眼睛。

「我的一縷意識,非但沒能煉化你,還被你吃了,反噬的我心神受損。」古海露出一絲驚駭之色。

「不對。」古海雙眼陡然微眯。

雖然自己那一縷意識體被吃了,但,似乎感覺和天誅地滅石有著一絲親近。

「親近,親切的感覺。」古海眉頭一挑。

古海對天誅地滅石親切,而天誅地滅石對古海也有著一絲親切。

「天誅地滅石。」古海喚道。

可天誅地滅石並不理會。

古海雙眼微眯:「親近,只有一絲,你還不理會我的親近,呵,也好,待會,我會讓你理會的,只有被狠狠的欺負了,才會體會到這縷親近的好處,天鎮神璽,給我狠狠的教訓它。」

「轟、轟、轟、轟………………。」

天鎮神璽開始慘無人道的鎮壓了起來。

「吼、吼、吼………………。」

天誅地滅石似乎鬱悶的大吼之中,可天鎮神璽根本不理會,鎮壓、鎮壓,不停的欺負天誅地滅石之中。

古海耐心等候——

原龍脈城外。

古海等一眾修者離開后,又一批新的修者快速奔來。

畢竟,弄出的動靜太大了,天下無數強者聞風而動。

赤地萬里,場面駭然。

一個個修者急切的想要找人了解情況,但,先前的一批人早已離開乾淨了。

李神機站在一個山谷處,冷冷的看著眼前無數修者。

「大人,真的要這麼做。」一個下屬疑惑道。

「沒錯,放出消息,就說古海經歷了一切,古海更得到了封印的寶物。」李神機冷冷的說道。

「得到了什麼寶物。」

「嗯。」李神機臉色一沉看向那個下屬。

「大人的意思,就是栽贓陷害,管它什麼東西,就算根本沒有東西,又如何,只要給古海製造麻煩就行了,而且,新來的無數修者,就算回頭打探到真實消息,也只能更加確定我們的栽贓陷害。」另一個下屬沉聲道。

「嗯。」李神機點了點頭,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就在三人密謀怎麼給古海添麻煩之際。

「咻。」

陡然,遠處一道身影快速飛來,落在了李神機所在的山谷。

那是一個樣貌平平的灰衣修者,衣著、佩劍都極為普通,普通到丟到人群中都找不到的人。

「嗯。」李神機臉色一沉。

「你是誰。」兩個下屬也是臉色一冷,拔出刀劍。

「大乾天朝,夜神衛,百戶,見過李神機李大人。」灰衣修者鄭重道。

「夜神衛。」兩個下屬臉色一變。

「夜神衛,大乾天朝的秘密組織,負責收羅天下信息,傳給聖上,只對聖上負責。」李神機也是雙眼一眯。

「出世前,我也在龍脈城中,或者說,從李大人設局,引古海入瓮,設計曦焱、秦子白殺古海的時候,在下就在龍脈城了。」灰衣修者恭敬道。

「哦。」李神機雙眼一眯。

此人知道自己設計陷害古海,夜神衛,是大乾聖上的耳目,豈不是大乾聖上也要知道。

「聖上給了一道新旨意,讓我送來給李大人。」灰衣修者恭敬的遞出一份聖旨。

遞出后,灰衣修者踏步離開了,轉眼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夜神衛,怎麼可能有夜神衛,他怎麼知道我們在此,還知道我們要做的事情。」一個下屬臉色難看道。

李神機看著夜神衛離開,臉色陰沉。

「呵,呵呵呵,我的神機營,居然有人開始吃裡扒外了。」李神機臉色陰冷道。

「大人,不是我。」

「大人,肯定不是我,應該是其他人,我可是一直陪在大人身邊的埃」

兩人頓時賭咒發誓道。

李神機臉色陰沉,並沒有繼續深挖,而是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轉頭看向北方。

「聖旨,大人,聖上這麼快就知道消息了,還這麼快傳來旨意,怎麼會這麼快。」一個下屬茫然道。

「夜神衛自有一套傳信辦法,哼。」李神機一聲冷哼。

緩緩的,李神機打開聖旨,看著看著,臉色一沉。

「大人,聖上說什麼。」

深吸口氣,李神機看了看東方,不甘的長呼口氣:「呵,聖上雖然沒有明說,但,我卻明白,這是在敲打我,呵呵,古海,你還真是好運。」

「埃」二人露出一股茫然。

「先前的計劃取消,暫時不要給古海栽贓了。」李神機冷聲道。

「是。」

「召集其他人,準備前往朝歌。」李神機沉聲道。

「是。」

「大人,我們去朝歌幹什麼。」

「聖上的旨意,讓我和古海,護送龍婉鈺前往大都城,代表大乾天朝,出使大元帝朝。」李神機沉聲道。

「護送婉鈺郡主,出使大元帝朝。」

「我明白了,也是我考慮不周,呵,聖上責怪我,不顧婉鈺郡主的安危,設此死局。」李神機眉頭皺成了川字。

「護送婉鈺郡主,古海也要去,那誰為主埃」一個下屬茫然道。

「龍婉鈺。」李神機皺眉道。

「啊,婉鈺郡主,那婉鈺郡主不是聽她姐夫的,那我們豈不是還要受制於古海。」

李神機臉色陰沉道:「所以,這是聖上在敲打我,呵,好了,快去召集吧。」

「是。」二人一臉不爽的點了點頭。

二人離開,李神機卻是扭頭看向人群方向。

「夜神衛,呵,你們還真是無處不在啊,只不知,古海身邊有沒有你們的人。」李神機帶著一絲不爽低語道——

古海的飛舟,眼看就要到朝歌了。

「轟隆攏」

天鎮神璽一陣鎮壓之後,陡然一停。

「嗚嗚嗚嗚嗚。」

天誅地滅石發出一陣嗚嗚之聲,似無比委屈一般,這些天被欺負慘了。

「天誅地滅石,好了,我已經阻止了天鎮神璽,這下它不會欺負你了。」古海柔聲道。

說話間,將天誅地滅石取出,同時掌心頓時出現大量金屬,刀劍碎片,似乎要填滿了整個房中。

「嗡。」天誅地滅石緩緩裂出一道裂口。

「咻。」

所有金屬碎片頓時被吸入其口中。

「嗚嗚嗚嗚。」

天誅地滅石吃了金屬,好似瞬間對古海親近了很多,但,先前被天鎮神璽欺負,依舊委屈無比。

古海繼續取出各種金屬,天誅地滅石不停的吃著。

「你能否變個形狀。」古海輕聲問道。

此刻,古海的話好似順耳很多,天誅地滅石居然沒有拒絕。

「呼。」

古海取出一柄長刀的模型。

「就是這個刀的形狀,麻煩你,變形一下。」古海柔聲說道,好似在哄小孩子一般。

「嗚嗚嗚嗚嗚。」

天誅地滅石一陣嗚嗚嗚之聲后,陡然放出一道紫色雷電。

「轟。」

長刀瞬間被炸碎,繼而被天誅地滅石的裂口一吸,吞了下去。

繼而,天誅地滅石緩緩的變形了,慢慢的凝聚,慢慢的變細。

古海耐心等著,這一等,就是十天時間。

外界,已經到朝歌了,但,古海閉關,誰也不敢打擾。

十天後,天誅地滅石徹底變形了spanclass=c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44029167230/32846786/-68193512532358284

8ce9

83.png變成了一柄紫色的長刀,形狀和古海在地球見過的『唐刀』很像,但,更長。

「嗡。」

天誅地滅石微微一顫,徹底定型了。

緩緩的,古海將其握在手中。

此刻,天誅地滅石好似和古海非常親近一般。

「呵呵,以後,我會一直用你,你我會越來越親近的,天誅地滅石,一塊成就了誅仙劍,你是第二塊,那,從今天開始,你就叫『誅生刀』吧,放心,我會不斷磨礪你,終有一日,你會不輸誅仙劍的。」古海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嗡。」

誅生刀上,陡然一股雷電流淌而過,好似在應喝這最親近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