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五章 兩個飯桶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10-05 03:18  |  字數:3841字

妭帶著十萬旱魃大軍跨入陰間,四方修者陷入短暫的寂靜!

萬里赤地,火焰四射,四方大旱,地裂無數。

此刻旱魃離開,四方河流才有大水倒灌而入,慢慢熄滅著四方地上的火焰,滋補著大旱後的裂火之地。

「古海!」陡然,遠處一聲大喝。

卻是秦子白渾身是血的看向古海,先前被血龍吞下,此刻也是重傷無數,可縱是如此,依舊有著中天宮之威。

古海扭頭,冷冷的望去。

秦子白一聲呼喊,陡然,四方停下的修者瞬間注意力被吸引了過來。

「呵,秦子白,你還想幹什麼?」狴犴大王冷冷的說道。

狴犴大王的傷勢和秦子白差不多,妭帶著旱魃大軍離開,狴犴大王的實力,也在此拔尖了。

秦子白一直想殺古海,若在之前,狴犴大王不會去管。

但,這次卻讓古海救了三次。第一次,古海以德報怨,傳授了剖腹產。第二次,被吞血龍腹,生死一線,卻是古海引爆了火山,毀了血龍,讓自己逃出。第三次,殺了東方先生,破開血龍壽陣,逃了出來。

狴犴大王恩怨分明,也不喜歡欠別人什麼。此刻若是能回報古海,自然想馬上還了這份人情。

不止狴犴大王,四方,近乎所有人都冷冷的看向秦子白。

十多萬人,無論是先前懷孕的修者,還是曦焱舊臣,或者秦子白的舊部,都受過古海大恩,若力所能及,自然也想還了這份人情,一起站在了秦子白的對立面。

狴犴大王冷冷的看向秦子白。秦子白卻沒有理會。

「秦大帥?」古海雙眼微眯。

一旁婉兒仙子臉色一沉,探手,陡然抓出一口古琴,似乎防備秦子白的忽然出手一般。

秦子白看著古海,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古海,國利不可欺,我本該盡全力,將你誅殺,但,今次,卻因你獲救,我欠你一份人情!來日再還!」

秦子白並沒有出手,四周無數修者長呼口氣。

一旁狴犴大王雙眼微眯,也沒有再問什麼。

「呼!」

扭頭,秦子白瞬間向著遠處飈射而去,轉眼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看著秦子白離去,古海眉頭微皺。

在外圍遠處一個乾涸的山谷口,此刻正站著三個身影,正是李神機和兩個下屬。

李神機臉色一沉的看向秦子白離去。

「廢物,中天宮,居然最後都沒能殺了古海!」李神機眼中閃過一絲冰冷。

「大人,妭出世,要不要馬上回報聖上?」

「聖上已經知曉,無需再告,只可惜那古海,還真是好手段啊,入城前,人皆為敵!出城後,人皆受恩?」李神機臉色陰沉。

「那,現在怎麼辦?」一個下屬皺眉道。

「古海逃過這一劫了,算了,再找機會吧!」李神機微微一嘆。

----遠處,古海看著秦子白離去,轉而看向狴犴大王等四方人。

「古先生,告辭!」狴犴大王沉聲道。

狴犴大王沒有說什麼客套的話,踏步急速飛遠。

顯然,和秦子白一樣,身上傷勢頗重,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個地方療傷,否則被仇家發現,自己就要慘了。

「古先生,告辭!」

「古皇,後會有期!」

「古皇,我等先回去了!」

……………………

………………

……

四方修者紛紛對著古海方向微微一拜。顯然,這裡很快就要成為一個新的焦點,此地不宜久留,必須馬上離開。

古海對著四方眾人微微一禮,沒有多說什麼。

「妭走了!我也該走了!」林婉兒忽然開口道。

「你這就走了?」古海眉頭微皺。

林婉兒有些不舍的看了眼古海,最終露出一絲苦笑,眼中閃過一股堅決:「對不起,我還有事情!」

「需要我幫忙嗎?去哪裡?」古海柔聲問道。

林婉兒搖了搖頭道:「師尊交代下來的事情,我去大都,你不適合去,也不需要你去!」

「大都城?大元帝朝的朝都,大都城?」古海眉頭微皺。

「我走了!」婉兒仙子深吸口氣,似乎都不敢看古海一般。

翻手取出一艘飛舟,踏步跳了上去。

「婉兒!什麼時候再見……?」古海叫道。

「咻!」

林婉兒駕著飛舟向著遠方飛去。背對著古海,沒有回答。臉上露出一絲凄然。

「再見?呵,最好不要見了,我修的是太上一脈,太上最無情,斬情滅性才能突破,若再和你一起,他們也不會放過你的!」林婉兒眼中閃過一股凄然。

「咻!」

飛舟一瞬間射遠了。

古海看著林婉兒離去,眉頭深鎖,總感覺林婉兒話沒說盡,但,卻又不想逼她。

「唉!」古海微微一嘆。

「姐夫,他們所有人都走了,我們也走吧?這裡全是大旱,看起來瘮的慌!」龍婉鈺開口道。

古海搖了搖頭:「再等一下!」

古海目光在四方找尋了起來。

很快,在遠處看到了兩個人影,那兩個人影已經走到大旱區域外圍,在一個山林中休息一般。

「走!去那邊!」古海笑道。

「咻!」

自有人操縱飛舟,瞬間飛向古海所指方向。

卻是那山林之中,奔逃著兩個人影,正是紫微和長生二人。

二人此刻重新打扮了一番,換了一套衣服,頭上戴了帽子。手中抓著長劍。好似兩個俠客行走四方。

可,兩人體型太特殊了,這點偽裝,豈能瞞得住人?特別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