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章 婉兒再現

作者:觀棋  |  更新時間:2015-10-01 21:26  |  字數:3822字

「吼!」

血龍張口向著古海衝來.

出不去?古海可沒想過再試,而是翻手取出飛舟,快速在城中逃竄起來。

「咻!」

轉眼,古海飛向遠處。

「哼,逃?你哪裡逃?血龍壽陣之中,你也想逃?」東方先生面露猙獰道。

「轟!」

&n---mbsp血龍快速在城中穿梭,對於其他人,已經不管不顧了,東方先生要將古海迅速吞下。

「姐夫,都怪我,都怪我!」龍婉鈺懊惱的站在陣外飛舟之上,面露焦急之色。

「郡主,你不用擔心,古先生既然讓你先走,肯定有辦法的!」司馬風安慰道。

龍婉鈺根本不理會,而是看向巨麓道:「那劍符,姐夫還有沒有了?」

「沒了,是先前兩人贈送,共兩枚!」巨麓搖了搖頭。

司馬風卻是一瞪眼。

你多說一些會死啊?郡主若是再想不開怎麼辦?

「只有兩枚?都用了?姐夫,你千萬別有事!」龍婉鈺握著拳頭,面露焦急之色。

「轟隆隆!」

大陣內,城西火焰噴發,大量的旱魃之火狂涌而出。血龍卻是只追著古海,四方修者得以喘息。另一邊,秦子白和狴犴大王依舊相互僵持中。

「呼!」

轉眼,血龍已經到了近前。

古海臉色陰沉,忽然,古海想到鎩先前曾說的話。

「我和清風先走了,那女人要出來,呵,以我現在的實力,可奈何不了她,告辭!」

封印?龍脈城下,壓得誰?

城西?城東?

「諸位!想要出去嗎?」古海一聲大喝。

四方修者微微一頓。

「城東有一地宮封印,想必諸位都知道在哪,破開它,我們就能獲救,我引著血龍,你們破地宮!」古海一聲大喝。

「轟!」

聲音瞬間傳入城中四方。

「封印?地宮?」

頓時,大量修者毫不猶豫的沖向城東地宮。

東方先生卻是陡然眼皮一挑:「你都知道些什麼?混賬,不可!」

「為什麼不可了?」古海冷聲道。

「哼,我先殺了你,你不死,永遠都是禍害!」東方先生好似著魔一般,操縱血龍沖向古海。

「咦?」

卻是古海發現,血龍有意避開城西的旱魃之火。

「你怕火?」古海陡然雙眼一眯。

「呼!」

飛舟飛入大火上空,血龍也飛高,盡量避開大火。

「呵,你有怕的東西最好!」古海冷笑道。

古海低空繞著不斷噴發的火焰,血龍龐大的身軀,頓時處處受制。

「呲呲呲呲呲!」

果然,旱魃之火觸碰血龍,血龍身上頓時冒出陣陣黑煙,似乎被燒焦了一般。

「你果然怕火,哈哈!」古海眼睛一亮。

只要血龍怕火,那就可以慢慢引血龍受災,早晚有一天,血龍力量被消耗一空的。

古海飛在大火上空。遠處,一眾修者在城東打開地宮,破壞封印。

東方先生一臉焦急,一咬牙,面露猙獰。

「昂!」

陡然,血龍好似不顧一切,任憑大火在身上焚燒。全身盤繞,形成一個大包圍圈,將古海的飛舟包裹,讓其無處可逃,龍頭從上向下壓來,將飛舟壓向下方火焰中心。

「同歸於盡?」古海臉色一沉。

「吼!」

上方,是遮天大口,向上就被瞬間吞下,四面八方是血龍的身體,無處可走,只有下方。

下方是滾滾大火。

「呲呲呲呲呲!」

血龍被大火全面焚燒,頓時冒出滾滾黑煙,但,面對古海,似乎根本不顧了一般。

飛舟只能被盤旋的血龍壓向火海。

「同歸於盡?你太小看我的血龍了,的確,這火能傷到血龍,但,只是傷到,血龍吞了所有人,積累力量,就是為了能在大火中多焚燒一段時間,進入火焰地底。旱魃之火?古海,今不死,我就功虧一簣了,雖然我損耗也是慘重的,但,只要你死了,血龍再吃了其他人,血龍還能夠再回巔峰!去死吧!」東方先生一生大吼。

「轟!」

血龍龍頭轟然撞下,頓時,將飛舟撞碎在大火之中。

那大火之處,正是先前祭壇鎮壓口,似火山口般,湧出滾滾旱魃之火。

飛舟碎開,古海被轟然撞入那火山口深處。

「不,姐夫!」外界,龍婉鈺驚恐的哭喊起來。

古海被撞入那火山口了?

「皇上?」巨麓驚叫道。

「旱魃之火?古先生豈不是…………!」司馬風臉色一變。

可,下一刻看了眼龍婉鈺,司馬風擔心她再亂來,頓時強裝鎮定道:「古先生應該沒事吧?」

「姐夫被燒死了,姐夫,嗚嗚嗚!」龍婉鈺露出一股絕望之色。

「郡主,皇上還活著!」一旁一人開口道。

「姐夫都被大火吞沒了,還活著?你怎麼知道?」龍婉鈺悲痛道。

「在下大瀚皇朝官員,大瀚氣運臨身,皇上若是出事,我大瀚皇朝氣運都會崩散的,那樣我也有感應,如今,氣運依舊,所以,皇上還活著!」那人開口道。

「真的?」龍婉鈺頓時激動道。

「不敢撒謊!」那大瀚官員點了點頭。

「姐夫,你一定要出來,一定要,我以後都聽你的!」龍婉鈺看著下方火山口,祈禱之中。

城西是火山口,城東是地宮。

大量修者奔赴地宮處破壞,血龍將古海壓入火山口,東方先生確定古海死定了,操縱血龍頓時衝天而上,向著城東而去。

「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