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三十八章 狴犴大王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回以輕笑:「秦子白,你以為還能瞞得住?」 「哼,我瞞什麼?古海,你就接著編吧,他們現在能護著你,當戳破你謊言的時候,他們比我更加想要殺了你,你信不信?」秦子白冷笑道。 秦子白說的沒錯,...

這是第二更!

所有修者都冷冷的看向秦子白,而剛才出手的那金袍男子,也被人認了出來!

「狴犴大王?你敢跟我作對?」秦子白眼睛一瞪。

金袍男子冷冷的看向秦子白:「秦子白,你初入中天宮,我也初入中天宮,此來龍脈城,就是為了吞吃龍脈,呵,我之前就感到奇怪了,你一個大元秦家弟子,有什麼資格來爭奪龍脈?哼,原來我所要找的的龍脈,都是你和曦焱編的?」

一眾修者冷冷的看著曦焱和秦子白。

「誰說編的了?是古海這混賬瞎說的,你也信?」

半路殺出個亂管閑事的?秦子白鬱悶無比道。

「呵,我現在不相信你1狴犴大王冷笑道。

「你不信我?你信他?」秦子白鬱悶道。

「我也不信他1狴犴大王冷冷道。

「呃?」秦子白眉頭微皺。

的確,狴犴大王的態度,就是此地所有人的態度,不相信秦子白,同樣也不相信古海,但,古海說了一個疑惑,卻是堵在所有人的心頭。

自己此行,難道真的只是被人算計?

秦子白冷冷的看向古海。

古海卻是回以輕笑:「秦子白,你以為還能瞞得住?」

「哼,我瞞什麼?古海,你就接著編吧,他們現在能護著你,當戳破你謊言的時候,他們比我更加想要殺了你,你信不信?」秦子白冷笑道。

秦子白說的沒錯,古海若不能給眾人一個交代,那敵人就不僅僅秦子白了。

古海看了看四周眾修者,一眾修者也冷冷的看向古海。

「古先生,你剛才的話說了一半,是不是請你把它說完?新龍脈,是假的?」狴犴大王冷聲道。

「龍脈怎麼可能是假的?根本不是我的龍脈1曦焱鬱悶的吼道。

這一次,曦焱並沒有撒謊,的確不是自己的龍脈,可如今,眾人並不相信曦焱。

古海卻是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

「古海,你瞎編1曦焱瞪眼道。

「呵呵,瞎編?曦焱?要不,你將你的龍脈叫出來,給大家看看?」古海冷笑道。

就算叫出來,又如何?也不能證明先前的龍吟不是曦焱的龍脈啊,古海早已想好了措詞。

「哼1

曦焱一聲冷哼。

龍脈叫出來?只要叫出來,那肯定被這群人搶了,特別還出來個狴犴大王。況且,曦焱的龍脈還有要用。

古海見曦焱不願,卻是忽然一笑,也不在意。古海猜到,曦焱、秦子白來此,肯定有事,但,具體什麼事情,古海並不知道,可是沒關係,你們想要隱瞞,那就隱瞞吧,我不知道,我可以給你們編啊?

「古海,這龍脈城下,真的沒有龍脈?」又一個修者焦躁道。

若沒有龍脈,自己豈不是白跑了?辛苦跑來,卻一無所獲?眾人心中都窩著火,不想去相信古海,想要一起拆穿古海才好。

古海看了看眾人,搖了搖頭道:「龍脈是沒有,不過,這龍脈城下,卻有著比龍脈更珍貴,珍貴十倍,甚至百倍的東西1

「嗯?」四周修者眉頭一挑。

秦子白、曦焱臉色一沉。

狴犴大王卻是陡然雙眼一眯,因為狴犴大王一直關注著秦子白和曦焱,二人那忽然變化的神情,卻讓狴犴大王忽然相信了古海。

「什麼東西?」眾人急切的看向古海。

「寶藏吧?具體什麼寶藏,我卻還不知道,因為我也沒見過。或許,曦焱和秦子白知道吧?」古海搖了搖頭道。

「哦?」眾人看向二人。

「有什麼寶藏,古海,你別瞎說1秦子白眼睛一瞪,似乎又要出手。

「呼1

狴犴大王瞬間擋在了古海面前,冷冷的看向秦子白:「秦子白?讓古海說完1

秦子白眼中一惱。四周修者們虎視眈眈的護著古海。更是讓秦子白有種鬱悶的感覺。

「地下寶藏?誰告訴你有的?」狴犴大王冷眼看向古海。

「呵,旱魃之火?諸位,要是有能耐證明我說的是假的,可以下去看看啊,誰下去過?沒有吧?死亡墳谷在此多少年了?你們看誰掘開過死亡墳谷?」古海冷聲道。

「沒有,沒人掘開過,因為旱魃之火太過兇猛了,對吧?其次,諸位有沒有想過,城?為何短短時間,鑄造了一座龍脈城呢?誰造的?」古海冷聲道。

一眾強者眉頭一挑,一起看向曦焱。

「我來的早,看到了昔日大煌皇朝的兵在造城1

「我更早來的,看到了大元帝朝的兵,在造城,然後租給我們1

………………

…………

……

說著說著,眾人都皺眉的看向秦子白和曦焱,的確很詭異,他們莫名的來造城?

「城下有什麼,我不知道,但,我想秦子白應該知道吧?要不然,你們造城,用曦焱的龍脈騙大家來幹什麼?你到底有何目的?」古海冷笑道。

「你放屁,我根本沒用龍脈吸引大家1曦焱怒道。

古海冷笑著看向曦焱,也不說話,就這麼冷了的看著。

果然,眾人都不相信曦焱的話,對古海的話又信了一分。

「呵,古海,你還真會編啊,城中地下有寶藏?呵呵,哪來的寶藏?你找給我啊?」秦子白頓時怒道。

「你要是有膽子給我找,我就給你找到又如何?你敢嗎?龍脈城,新建的,應該不存在多少秘密吧?你敢給我找嗎?」古海冷聲道。

「嗯?」四周眾人眉頭微挑。

若古海瞎編的,他哪有那麼大底氣?若是瞎編的,古海不應該儘快想要逃離嗎?豈會是一頭撞進來,進入龍脈城?你還想逃?

古海不逃,還要揭穿秦子白的謀划,反而讓眾人更相信古海了。

「哼,哼,哼,古海,你要找不到怎麼辦?」秦子白瞪眼怒道。

一旁狴犴大王冷聲道:「若是古海找不到,不用你動手,我將他腦袋擰下來1

「呃?」秦子白皺眉看向狴犴大王。

狴犴大王的態度,就是所有人的態度,若古海只是騙人,眾人都不會給他好看的。

「怎麼?秦子白,你心中有鬼,不敢給我找?」古海冷笑道。

秦子白眼睛微紅,的確不想給古海去龍脈城找。

但,所有修者都死死的看向秦子白,秦子白若是不答應,就是與所有人作對一般。

「好,好,哈哈哈,好,我讓你找,又如何?寶藏?我看你怎麼找出一個寶藏來!你找來的,只有你的毀滅1秦子白瞪著眼睛寒聲道。

「如此,我就不客氣了,我會全力尋找,只希望,諸位能配合我1古海看向一眾修者。

狴犴大王冷聲道:「配合你?呵呵,我會全力配合你的,並且跟著你,若是找不到你所謂的寶藏,我將你的頭擰下來1

四周一眾修者盡皆冷眼看向古海。

一旁婉兒仙子眼中閃過一絲擔心。

「那就再好不過1古海微微笑道。

「哼1秦子白一聲冷哼。

不管秦子白、曦焱如何惱怒,古海的確現在安全了。

所有修者為古海保駕護航,為古海取得了寶貴的喘息時間。

「婉兒仙子,既然無礙了,那你可以走了1古海看向婉兒仙子笑道。

一旁婉兒仙子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古海是來救自己的,如今救下了,自己安全了。可是,古海他卻深陷囹圄?他走不掉了?

一命換一命?

婉兒仙子張了張嘴巴,可是到嘴邊的話頓時咽了下去。

「哼,誰讓你來救我的?我可不領你的情1婉兒仙子一聲冷哼。

「轟1

婉兒仙子帶著琴俑,頓時飛天而起,向著遠處飛去,轉眼沒了蹤影。

「哈哈哈,古海,你絞盡腦汁來救婉兒仙子,想博取佳人之心?看到了嗎?她根本不領你情?可笑,可笑1一旁曦焱冷笑著道。

古海看到婉兒仙子遠去,卻是輕呼口氣,並沒有在意。

不遠處,一座山峰之上。

清風皺眉道:「婉兒仙子?她不虧是太上一脈!未來想做太上的人?果然絕情絕性1

白衣少年卻是搖了搖頭道:「呵,你錯了,婉兒?她是聰明的,這時候只有絕情離開,才有機會反過來救古海1

「哦?」清風驚訝道。

「走吧,古海,去找啊?」秦子白冷聲道。

古海微微一笑,並沒有理會,而是看向後方道:「婉鈺,可以過來了1

「來了1龍婉鈺頓時興奮道。

「郡主,那裡危險,我們……1司履攔住龍婉鈺。

古海已經身陷囹圄,怎麼可以還將郡主拖下水?

「司馬風,你是郡主,還是我是郡主啊?再攔著我,從哪裡來,回哪裡去。我不要你保護1龍婉鈺頓時生氣道。

司馬風微微苦笑,一陣無奈。只能寄希望古海,並不是以身冒險了。

古海上了龍婉鈺飛舟。

在秦子白、曦焱、狴犴大王和一眾修者的監視下,緩緩向著龍脈城方向而去。

李神機所在山峰。

「又被他躲過了,哼1李神機看著古海的背影一聲冷哼,心中一陣煩躁。

另一座山峰之上。

白衣少年,斜眼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李神機,露出一絲冷笑:「大乾的李神機?呵,端是好算計。可惜,終究有人棋高一籌1

「少主,我們現在怎麼辦?」清風皺眉道。

「走吧,我們也去看看1白衣少年語氣不容拒絕道。

PS:奇的熬夜完成了,哈哈,今天一天在路上,可以安心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