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三十七章 諸強救古海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仙子就行了。周天三?我倒,他臨死前的周天三,會有什麼樣的風采1 秦子白踏前一步。 「混賬1婉兒仙子眼中一怒。 「呼1 曦焱身形一晃,頓時擋在了婉兒仙子的琴俑面前。...

「1

半空中,一具具吸血鬼被吃的只剩下一具具骨架墜落而下。

古海右手執絕生刀,冷冷的看著對面驚慌中的曦焱。

周天三,雖然沒能施展出來,但剛才那股刀勢卻震撼的曦焱再無必勝的把握。

剛才若不是刀爆了,自己已經炸為碎屍了吧?

「古海1曦焱瞪眼怒吼,發泄心中剛才的那股大驚嚇。

何止曦焱,其他人也被古海那一刀驚到了。

而大陣當中。

婉兒仙子的琴俑和秦子白也停了下來。

「怎麼會?古海到底得了什麼奇遇?這什麼刀法?」秦子白眼皮一陣狂跳道。

婉兒仙子卻是微微激動。

絕生刀吞吃了吸血鬼,反饋千分之一力量給古海,雖然沒有補全古海全部力量,但,也補了六成,從外表已經看不出古海什麼不同了。

抓著絕生刀,古海冷冷的看向曦焱:「曦焱?呵,打開大陣吧!你攔不住我的!還有,裡面的是秦子白吧?」

「嗯?」大陣內,秦子白陡然臉色一變。

古海知道我在這?他怎麼知道?知道我在這,他還敢來?

曦焱卻是眉頭深鎖:「你怎麼知道?秦子白,你泄露了消息?」

「混賬,我怎麼會泄露?」大陣內傳來秦子白的怒聲。

陡然間,一股股大風從四面八方呼嘯而來,卻是一個個強者終於從龍脈城趕來了。

「呼!呼!呼!呼-………1

一個個強者抵達,迅速佔據一座座山峰之巔,抓著刀劍,冷冷的看著山谷。

畢竟,先前那股刀意衝天的場面,眾強者隔著很遠都感受到威脅了,因此,一眾強者抵達的瞬間,就劍拔弩張,隨時出手一般。

曦焱臉色一變的看看四周。

卻是一個紫衣修者不知死活的闖向白衣少年所在的山峰。

「滾開1紫衣修者一聲冷喝。

白衣少年根本沒有理會,繼續看著山谷。

那紫衣修者頓時一劍向著白衣少年和清風斬來。劍罡兇猛,四周更環繞了近千劍氣,似乎要一瞬間將白衣少年和清風斬碎一般。

白衣少年依舊不聞不問,一旁清風卻是雙眼一眯,右手抓向後背上劍柄。

「呲吟1

天地間綻放一道青色光芒。刺的四周大量修者睜不開眼睛。

當恢復視覺的瞬間,清風的大劍已經歸鞘了。再度插入後背,扭頭不再理會那紫衣修者,看向山谷。

「1

紫衣修者的劍罡和劍氣才轟然爆開。剛才叫囂無比的紫衣修者,卻是瞪大眼睛,那眼神之中,充滿了絕望。

從眉心之處,紫衣修者體表冒出絲絲鮮血。

「呼1

紫衣修者屍體從中一分兩半,墜落而下。

「嘶?」

「那是紫袍上人?元嬰境巔峰啊!一劍?」

四周原本還凶唳無比的修者們,頓時驚駭中安靜了不少。

「清風?婉兒仙子宗內之人?原來他早就來了?」李神機雙眼微眯。

另一邊,曦焱也是猛地眉頭一挑。

李神機認出了清風,曦焱也認出了清風,包括大臻內的秦子白。

「你宗內之人?」秦子白臉色一變。

「呵1婉兒仙子微微一陣冷笑,也不說話。

婉兒仙子宗內之人?之前還想著對付婉兒仙子神不知鬼不覺,不能讓她宗門知曉,可如今,不但古海早就知道了,她宗門之人一直守在此處,只待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好名正言順的對付自己?

秦子白、曦焱盡皆眼皮一陣狂跳。

「龍脈在哪裡?」

「在大陣之中嗎?他們是用大陣擒拿龍脈嗎?」

「大陣里,肯定有東西1

「要不破開試試?」

……………………

………………

…………

四周過來的修者,盡皆眼中閃過一股炙熱。

這段時間在龍脈城等夠久了,而且,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強者前來,越來越多的家族入駐龍脈城。越往下去,自己得到龍脈的機率越小埃

忽然聽到龍脈的消息,自然無比熱切,恨不得馬上就掀開大陣,看個究竟。

「秦子白,可以了,再待在大陣之中,有意思嗎?」古海冷冷的說道。

說話間,古海冷冷的看了眼曦焱。似乎用眼神警告曦焱一般。

果然,再遮瞞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本來想要做的非常隱秘的,如今,人盡皆知了。秦子白也是惱怒無比。

「轟1

秦子白大袖一甩,大陣轟然爆碎而來。

「呼1

煙塵散去,露出內部的秦子白,婉兒仙子和她的琴俑。

看到婉兒仙子無礙,古海暗呼口氣。

「龍脈呢?」

「龍脈不是在大陣裡面嗎?」

「婉兒仙子?秦子白?為什麼沒有龍脈?」

……………………

………………

……

四周修者頓時一個個焦躁道。

秦子白抬頭看了看四方山峰之巔,沉聲道:「諸位,你們為龍脈而來?」

「不錯,龍脈城中傳出消息,這裡有龍脈出沒,秦子白,為什麼沒有?」一個紅衣修者頓時叫道。

眾修者一起看向秦子白。

秦子白搖了搖頭,冷笑道:「龍脈?我看,諸位都被騙了吧?這裡怎麼可能有龍脈?」

「嗯?」四周眾修者臉色一沉。

這幾個月,眾修者將四周山峰早就記得清清楚楚了,可這裡的山川地貌沒有一絲絲的變化,說明,先前真的沒有龍脈出現過。

沒有龍脈?

四周修者面色一陣難看,自己被騙了?白跑了?

秦子白見眾人不再糾結龍脈,卻是微微一陣輕笑,繼而冷笑的看向古海。

「古海?呵,我們又見面了1秦子白臉色陰沉道。

「古海,你快走!我幫你擋住他1婉兒仙子頓時驚叫道。

秦子白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氣,他想要殺古海?

婉兒仙子看出來了,古海豈能猜不到,甚至來之前,古海就猜到了,自己必然要面對秦子白。

面對曦焱,古海可以短時間嚇住他,讓他一時不敢輕舉妄動,可秦子白不同,他是中天宮,雖然只是初入中天宮,那也是絕世強者,自己根本無法抵抗。

昔日朝歌城,那是因為有大瀚天下之勢,一國之名借力給自己,才能與他抵擋,甚至也只是驚嚇他,可如今呢?根本不可能。自己一身寶物,對付下天宮,都連蒙帶嚇,如今中天宮,那更是一個天一個地。

而且,古海也知道,秦子白上次與自己結怨,恨不得將自己立刻斬殺,那大元就可以輕易奪得自己的城池了。

所以,古海在來之前,就料到了秦子白一定會殺自己。

但,明明猜到是婉兒仙子被困,能縮著腦袋裝沒猜到嗎?婉兒仙子被困,古海能不來嗎?

古海來了!

不過,好在龍婉鈺提前預告了古海有秦子白,所以,給古海有時間準備了。

古海的準備,就是從龍脈城前來的各大強者。

「快走啊,古海1婉兒仙子焦急道。

「呵?現在才想走?是不是遲了?」秦子白露出一絲獰笑。

扭頭,秦子白看向曦焱道:「呵,曦焱,你不會被古海嚇怕了吧?」

「哼,剛才只是古海僥倖,我怎會怕?」曦焱頓時反駁道。

「呵,是嗎?曦焱?要不,再受我一刀『周天三』如何?」古海面露猙獰,死死的看向曦焱。

曦焱眼皮一陣狂跳。

秦子白冷笑道:「不用再勉強了,曦焱,不需要你對付古海,你攔著婉兒仙子就行了。周天三?我倒,他臨死前的周天三,會有什麼樣的風采1

秦子白踏前一步。

「混賬1婉兒仙子眼中一怒。

「呼1

曦焱身形一晃,頓時擋在了婉兒仙子的琴俑面前。

山峰上,李神機雙眼微眯。

「大人,那周天三如何?能對付中天宮?」一個下屬茫然道。

李神機搖了搖頭:「還不夠,中天宮、下天宮,也是天壤之別!古海沒有一國之勢臨身,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沒用了1

「那古海豈不是死定了?另一個下屬興奮道。

李神機雙眼微眯,眼中閃過一股疑惑。

另一座山峰之上,清風卻是疑惑道:「少主?古海的眼神,為何依舊那麼漠視?他,他終究只是元嬰境啊?」

白衣少年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而是死死的盯著。

秦子白踏前一步,一股恐怖的氣息壓向古海。四周墜地的吸血鬼枯骨,更是在這壓力下發出咯咯脆響,壓得裂紋四起。

古海沒有後退,而是露出一絲冷笑:「秦子白?曦焱?呵呵,做的一手好戲啊?將龍脈城的各大強者,各路梟雄,都耍的團團轉?龍脈?哈哈哈哈1

「嗯?」四周山峰上的修者雙眼一眯。

秦子白、曦焱?他們騙我們什麼了?什麼龍脈?

「古海,你說什麼?」秦子白冷聲道。

「說什麼?不是嗎?你把所有人子?還是想要陷龍脈城所有人於萬劫不復,死無葬身之地?」古海眼睛一瞪喝道。

「什麼?」四周修者眼中一瞪的看向古海。

「胡說八道,什麼死無葬身之地之地?」秦子白眼睛一瞪。

「不是嗎?呵,曦焱,你說呢?」古海冷笑道。

「我說什麼?」曦焱瞪眼茫然的看向古海。

「你昔日為大煌皇朝之主,可是有大地龍脈的啊?你有大地龍脈,還帶著你的人來搶大地龍脈?呵呵,這不自相矛盾嗎?別跟我說,你想讓你的龍脈吞了此地的大地龍脈。你要是有那雄心,怎麼可能臣服大元帝朝?」古海面露猙獰的冷笑道。

「嗯?」曦焱眼皮一挑,驚愕的看向古海。

四周修者也是雙眼一眯,對啊,曦焱有大地龍脈?為何還要來搶?

「古海,你妖言惑眾1秦子白冷聲道。

探手,秦子白取出自己的長劍,眼中泛出一股冰冷。

「妖言惑眾?哼,妖言惑眾的是你們,龍脈?此地的大地龍脈,根本不是天地孕育而成,而就是曦焱的那條而已,是你們妖言惑眾,讓曦焱指揮龍脈,時常高吟,為的就是製造假象,為的就是將所有人都吸引過來,你們才是妖言惑眾,你們欺騙了所有人。為了達到你們不可告人的目的1古海大喝道。

「嘩1

四周修者頓時哄然而起。

「妖言惑眾的是你,古海,你找死1秦子白一聲怒吼。

怒吼之中,手中長劍忽然一劍向著古海斬去,一道刺亮的白光照亮了天地,劍罡兇猛,似乎要瞬間將古海斬為兩半一般。

「姐夫1遠處龍婉鈺驚叫道。

「混蛋,快躲1婉兒仙子驚叫道。

山峰上,李神機雙眼微眯,露出一絲冷笑,似乎料到古海完蛋了一般。

清風微微焦急,只有白衣少年,依舊非常冷靜。

別人看的是劍,白衣少年看的是心,看的古海的眼睛。

古海眼神之中,卻似乎沒有畏懼一般。

陡然,一道金色的鎖鏈從一座山峰之上,瞬間直衝而下,擋在了古海面前,迎向了秦子白的劍罡。

「轟1

金色鎖鏈和劍罡轟然碰撞,一股巨大的力量,形成一股暴風一般,瞬間席捲四方,林木倒塌一地,沙石衝天而上。

卻是從龍脈城趕來的強者們,其中有一人,驟然出手了。

一個金袍的男子,男子面容極為兇惡,額頭之處更是突出一塊骨頭一般,看上去猙獰無比。

金袍男子驟然出手,轟然擋下了秦子白必殺的一劍。

碰撞的大風吹過古海周身,帶起古海那不斷飄動的頭髮。古海巍然不動,卻是露出一絲淡淡的輕笑。

和自己考慮的一樣,有人出手了。

「誰?」秦子白眼睛一瞪怒道。

「秦子白,古海的話還沒講完,你就急匆匆想要殺人滅口嗎?呵1金袍男子露出一絲冷笑。

不遠處,李神機臉色一變,惱恨的看了過去,眼看古海就要被秦子白斬殺了,哪冒出來的東西,居然幫古海擋下了?

李神機惱怒,秦子白惱怒,可四周一眾修者的神情,也漸漸冷了下來,出奇的忽然基調一致了,一起冷冷的看向秦子白。似乎瞬間,所有人都成了古海的護法保鏢一般。

PS:昨晚熬夜居然寫好了,早上先發給大家,今天一天在路上,總算沒有斷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