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三十二章 白衣少年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之主,如今甘願為大元之奴嗎?你的這群忠心耿耿的臣子,都是元嬰境吧?你居然捨得將他們送到大元,進行妖化?全部妖化成了吸血鬼?哈哈哈哈哈,這條狗做的還真是徹底了1婉兒仙子冷聲道。 秦子白身旁的紅衣...

龍脈城外,一片山林之地。大霧瀰漫,似一個大陣籠罩四周。

大陣內,無數蝙蝠環繞四周。

「叮叮叮叮………………1

一連串的琴聲響起。

若古海在此,就能聽出,這首曲子正是《悲慘世界》!

大陣之中坐著的,正是婉兒仙子。

婉兒仙子手中彈著曲子。看著大陣內無數蝙蝠在兩千多吸血鬼操縱下撲向自己。

婉兒仙子四周有悲慘世界隔絕,只要靠近,蝙蝠頓時失去五感,四處亂竄了起來。

在大陣內一座山峰之巔,此刻正站著兩個身影,其一正是不久前的北伐大元帥,秦子白。另一個,一身紅衣,滿臉威嚴,口中露出一對血色獠牙,分外猙獰。

二人為首,指揮者一眾吸血鬼,困著中心的婉兒仙子。

「叮叮叮………………1

婉兒仙子撥動琴弦,悲慘世界之下,還撥動另外一個曲子,凝聚出一個個琴道將士,抵擋著一眾吸血鬼。

「曦焱?秦子白?呵,你們還真是好大的膽子1婉兒仙子戴著面紗,冷冷開口道。

秦子白冷冷的看向下方:「婉兒仙子,我們也不想多為難你,但,這死亡墳谷,你知道的,旱魃之火,毒性重大,我們想了很多辦法,卻無法化解,可你卻能吸收旱魃之火?加以煉化?我們只想知道煉化旱魃火毒的辦法1

煉化旱魃火毒?那是因為婉兒仙子火鼎之軀,天下萬火皆可修鍊,但婉兒仙子卻不可能將這個秘密說出,上次的胡洞天就是知道了婉兒仙子的體質,才不顧一切的。自己怎麼可能主動暴露?

「我宗門的秘法,豈可輕易告訴你們?曦焱?呵,昔日大煌皇朝之主,如今甘願為大元之奴嗎?你的這群忠心耿耿的臣子,都是元嬰境吧?你居然捨得將他們送到大元,進行妖化?全部妖化成了吸血鬼?哈哈哈哈哈,這條狗做的還真是徹底了1婉兒仙子冷聲道。

秦子白身旁的紅衣男子,曦焱露出一絲冷笑道:「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婉兒仙子?呵,敬你身後的宗門,才稱呼你一聲仙子。丟了宗門,你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哼,你的琴道效果減弱了吧?我這陣法,可是專門對付琴道的1

婉兒仙子眼中泛著一絲冰寒。

「你師尊,還真是心大啊,讓你一個人,就四處遊歷?呵!婉兒仙子,說出煉化旱魃火毒的辦法,我放你出去,否則……1秦子白冷聲道。

「你們有能耐,就拿下我,沒有能耐。就別廢話,哼1婉兒仙子冷聲道。

四周吸血鬼們不斷向著中心衝去。但一次次卻被琴聲擋下了。

秦子白和曦焱皺眉的相互看了看。

「秦大人,為何你不親自出手?婉兒仙子的實力,應該只是元嬰巔峰啊,加上一口琴,實力才攀升到下天宮,我是對付不了她,以你的實力……1曦焱看向秦子白。

秦子白卻是微微皺眉:「再等等吧1

「再等等?哈,秦大人,你讓我的人出手,你想置身事外?沒有這麼好的事的,婉兒仙子背後的宗門,的確厲害,可你也不用怕成這樣吧?她若是死在這裡,誰會知道?」曦焱沉聲道。

秦子白依舊有些忌憚婉兒仙子背後宗門。依舊不願現在動手。

「再等等,再磨磨她1秦子白搖了搖頭。

曦焱、秦子白在大陣中對付婉兒仙子。

此刻,陣外的一片山林之中,卻是站著三個身影,三人所站的位置極為隱秘,為首一個,正是神機營的營主,李神機,身後二人好似其下屬。

「大人,秦子白還不敢動手?」其中一個下屬皺眉道。

李神機露出一絲冷笑道:「動手?呵,秦子白還算聰明。殺婉兒仙子?曦焱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他豈明白婉兒仙子背後宗門的意義?婉兒仙子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她周圍一切景象畫面,都會傳回宗內。所以,秦子白才不敢往死里逼1

「這婉兒仙子也太倔強了?」

李神機雙眼微眯道:「是啊,這女子也是倔強,她宗門有秘法,只要傳信求救,附近宗內弟子,都會前來幫忙的,剛好,幾天前我們還看到一個她宗內之人在這龍脈城附近,只要婉兒仙子求救,馬上就能來救她?」

「可她為什麼……?」

「不知道,不過,知不知道也無所謂了,我們的目標也不是他1李神機冷聲道。

「是1

「消息傳的怎麼樣了?」李神機沉聲道。

「按照大人的推算,古海應該就在這段時間抵達龍脈城了吧?」一個下屬皺眉道。

「我問的是,在這附近瞎轉的那十個麓石人,有沒有得到消息?」李神機沉聲道。

「噢,大人放心,他們已經被我們牽著走了,已經知道曦焱就在此處。或許就藏在這附近的某處地下。」那下屬恭敬道。

「好,既然,那十個麓石人知道這裡,定然會傳信給古海,引古海來此的!呵1李神機眼中閃過一絲唳光。

「大人,屬下不明白,以您的手段,滅殺古海,豈不是輕而易舉?為何要假手他人?為何不親自動手?」

李神機沉默了一會:「因為,他現在是聖上眼中的紅人1

「啊?怎麼可能,聖上可從來沒見過他啊?」

「是啊,沒見過,可聖上連龍婉鈺都交給他了,可見對他的信任,我不能出手,否則聖上肯定會知道,但,若別人出手滅了古海,那就不關我事了,是古海自己無能。呵!殺我侄兒,我不能親手殺他,但,我有的是辦法弄死他1李神機冷冷道。

「古海若是被引來,能不能對付曦焱?秦子白?」

「能滅古海最好,若是不能,也無妨,最少讓我看看古海的底細,呵,難怪聖上會在乎古海,他的成長太過詭異了,隔一段時間,就有一次大突破。所以,我必須要加緊1李神機冷聲道。

「曦焱終究開了天宮,古海沒了血刀,肯定不是他對手了,況且還有一個秦子白。大人,古海他死定了1

在此大陣之外,另一處山峰之上。

此刻也站著兩個身影。似一主一仆。

為首一個清秀少年,一身白衣,身後背著一柄青銅長劍。少年容貌稚嫩,但,雙目卻是無比的成熟銳利一般。

少年眉心有著一朵青色蓮花印記。眼神之中,有種漠視一切的大意志。

少年為主,身後卻是一個青袍僕從。青袍僕從面容寬闊,神色木然,身後背著一柄寬劍,眼中也是銳利無比的看著不遠處大陣。

「清風,婉兒在裡面?」少年淡淡道。

「是的,少主1青袍僕從清風恭敬道。

「呵,這丫頭,還是倔強啊,被困其中,都不願求救?和她師尊一樣1少年淡淡道。

清風卻不敢多嘴應喝。

沉默了一會,清風才開口道:「少主,雖然婉兒仙子和我們不是同脈,但,卻是同宗,需要幫她嗎?」

少年搖了搖頭道:「不用,她不求救,我們不需要插手1

「是1

「這段時間,龍脈城可來了什麼劍修?」少年淡淡道。

「有幾個劍修,但,誰也不是您的對手,少主的劍道,此地應該無人能比1清風搖了搖頭。

「你為我保駕護航,我踏足神洲大地,找尋絕世劍修挑戰,用以印證我創立的劍法,一路過來,我越來越證明我的劍道是對的了,這一方,真的沒有厲害的絕世劍修了?」少年沉聲道。

「先前傳了一個,只是,那劍修有些特殊1清風皺眉道。

「哦?」

「那不是真實的人物,呃,或許有過原形吧,是一個用陣法凝聚的劍修1

「陣法凝聚的劍修?」少年疑惑道。

「劍魔,獨孤求敗1清風回憶道。

「可有什麼戰績?」

「噢,對了,獨孤求敗凝聚前,曾有一段揭語,無比狂妄,是這樣說的『縱橫江湖三十餘載,殺盡仇寇奸人,敗盡英雄豪傑,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唯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清風回憶道。

「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好大的口氣!劍魔,獨孤求敗?」少年眼中卻是忽然閃過一道銳光,銳光中似有一股劍意迸發一般。

龍脈城外,一條大河之處。

停著古海飛舟,這是麓石人約好的接頭地點。

「轟隆隆1

飛舟不遠處,大地一陣轟鳴,從地底,冒出一個巨大的麓石人。

「曦焱還在嗎?」巨麓急切的問道。

「曦焱還在,而且帶著大批吸血鬼,在一個山谷布陣,不知對付誰。我等怕打草驚蛇,沒敢動手1那麓石人恭敬道。

「還在就好1巨麓長噓口氣。

「山谷?」古海露出一絲疑惑。

「是,好似困著什麼人?我們在地下靜聽,隱約有些像《悲慘世界》,然後我們不敢多聽,都躲開了1那麓石人恭敬道。

「悲慘世界?」古海雙眼微眯。

「不知道是誰1

「走,過去1古海沉聲道。

「是/

PS:接下來幾天,觀棋要去外地幾天,這幾天熬夜存了三章稿,更新應該能保證正常,但,每周四晚上和大家QQ聊天,可能無法完成,改成下星期一吧,那時觀棋回家了,見諒見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