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十八章鎮崔鐵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尾巴砸了天鎮神璽一般。 「嗡1 天鎮神璽之上,那枚黑棋陡然放出一絲淡淡的黑光。 四方氣運陡然湧入無數進入天鎮神璽,天鎮神璽再度放大百倍,同時,大地龍脈忽然湧出一道金龍光影,浮上...

朝歌城!

古海臨走前,都有了妥善的安排,除了有重大事件,一般朝中事務,上官痕並不插手。

接待了大明王神一行之後,上官痕就遠遠避開了三人。

但,三人之中的崔鐵卻是再度找到了上官痕。

上官痕府上,一個涼亭之中。

崔鐵來訪,上官痕自然接待了一番。

涼亭中,上官痕給崔鐵與自己各沏了一杯茶。

「崔先生?不知忽然造訪是為何事?」上官痕喝了口茶笑道。

崔鐵端著茶杯,喝了一口,冷笑道:「上官先生,你可是好找啊,這些天,都見不到你蹤影了?若不是大明王神提醒我堵在這裡,呵,還不知道怎麼找到你?」

「鄙人事務繁忙,所以找不到我正常的,只是諸位在等皇上歸來,卻是找我為何?」上官痕笑道。

崔鐵臉色嚴肅了起來,死死的盯著上官痕。

上官痕依舊風輕雲淡。

「你是誰?為什麼,你給我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是我玄武族的一員?」崔鐵沉聲道。

「呵,可能我面相比較大眾化吧?」上官痕淡淡道。

「不對,不是面相,就是感覺,我這些天找過你資料,說你是觀棋九子的七公子?可我不信,當初繆辰興師動眾的準備滅了大瀚皇朝,看到你,就忽然安順了?你是誰?」崔鐵臉色陰沉了下來。

上官痕喝了口茶,表情也冷了下來:「崔先生,我是誰,關你何事?」

「不對,你身上那股氣息,是至尊的氣息,至尊已經死了,可你身上為何也有,莫不是,莫不是……?」崔鐵眼睛漸漸紅了起來。

「莫不是什麼?」上官痕語氣冰冷道。

「神?我玄武族的神,某非……1崔鐵紅著眼睛看向上官痕。

上官痕雙眼微眯:「呵,你還真會想,不過,不管我是誰,與你何干?你不是已經投入太陽神宮為奴了嗎?」

「不對,我玄武族的神肯定被蒼天毀滅了,或許是神的碎片?給我看看1崔鐵頓時站起身來,似乎要撲向上官痕。

「呃1

可是剛起身,崔鐵陡然身形一陣搖晃,好似要站不穩了一般。

「茶里有毒,你對我下毒?」崔鐵瞪眼看向上官痕。

「崔先生,請你自重,這終究不是你的奴舍,我可以不殺你,但,再有亂來,別怪我不客氣1上官痕冷聲道。

「這是玄蛇毒,你果然是玄武族,你是誰?你和至尊什麼關係?你身上是不是有神的碎片?」崔鐵搖搖晃晃瞪眼道。

上官痕卻是沉聲道:「大明王神?看了很久了吧,這是你的奴才?是你要試探我的嗎?」

朝歌城中,遙遠處一座浮島之上,大明王神和白袍女子對弈之中。

「呵,上官痕?這是你們玄武族的事情,我可不是試探你!只是,我也好奇,你到底是誰?玄武神的碎片嗎?」大明王神淡淡道。

雖然隔著很遠的距離,但大明王神的聲音卻詭異的傳入上官痕的府上。

「我說不是,你們卻不信,只是我沒想到,這崔鐵如今已經為奴到如此境地,不管我是不是有玄武神的碎片,他居然當著外人的面,將此事大肆挑起?」上官痕雙眼微眯的看向對面崔鐵。

「若是玄武神的碎片,你沒有資格擁有1崔鐵搖晃中叫道。

「哦?我沒有資格,你就有資格了?呵,哈哈哈哈1上官痕面露一絲冰寒。

扭頭,上官痕道:「大明王神,我記得你當年可是欠玄武至尊一份人情吧?怎麼,玄武族敗落,你想要落井下石?」

遠處浮島之上,大明王神手中的棋子忽然微微一頓。

「看來你的確與玄武至尊有著關係,連這個都知道?呵,你是玄武族,崔鐵也是玄武族。這樣吧,你玄武族的事情,我不插手!你和崔鐵自己解決吧1大明王神淡淡道。

「哦?我殺了這叛徒,你也不插手?」上官痕沉聲道。

「不插手,不過,崔鐵終究跟了我一段時間,我不插手他的事務,但,他身上的毒,我卻可以幫他解一次1大明王神淡淡道。

說話間,手中的棋子陡然一拋,棋子猶如一道流星一般,瞬間從遙遠處激射而來,一轉眼間到了崔鐵身上。

「噗1

棋子撞擊在崔鐵的腹部,崔鐵頓時一口綠色液體噴出,並且身形瞬間撞入了一個房屋。

「轟1

崔鐵撞毀了一棟屋子,無盡煙塵,但,煙塵籠罩之中,崔鐵卻是興奮莫名。

「哈哈哈哈,多謝大明王神,毒解開了,玄蛇毒?上官痕,我看你往哪裡走1廢墟中崔鐵大吼中沖了出來。

「嗡1

上官痕的府上,陡然冒出大量雲霧。卻是古海昔日布置的陣法。

「力拔山兮氣蓋世1

上官痕府上的家將頓時操縱雲獸衝擊而來。

「哼,這種級別的,還想在我面前放肆?給我破1崔鐵一聲大喝。

「轟1

一拳全力打出,頓時,項羽雲獸轟然爆炸而開,不止項羽雲獸,就連整個大陣也轟然爆開,上官痕的府邸,也是轟然爆炸而開。

「上官痕,你給我出來?」崔鐵扭頭看向廢墟四方。

上官痕已經消失了。

崔鐵,終究是開天宮的實力,雖然是下天宮,但也是開了天宮,破壞力卻是兇猛無比。

「咻1

一艘飛舟向著城外飛去。

「上官痕,哪裡跑1崔鐵一聲大喝,快速追了過去。

「咻1

飛舟速度很快,崔鐵速度也很快。轉眼,二人衝出了城外。

開天宮的破壞力終究太強了,這要在城中打起來,必然百姓遭殃。

「呼1

陡然,崔鐵身形一晃,擋在了飛舟面前。

城南之地,崔鐵擋下了上官痕,露出一絲獰笑:「上官痕?念在你我都是玄武族,你若是真的有神的碎片,將其給我,我可以饒了你1

「崔鐵?當年至尊最大的錯誤,就是太寵你了1上官痕冷聲道。

說話間,上官痕四周陡然冒出滾滾綠霧,顯然又是茫然毒氣。

「哼!施毒?先前我兩軀融合,被你得手,你還以為現在也有效?」

崔鐵一聲冷哼,身形一晃。

「轟1

崔鐵化為一頭五百丈的巨大玄武,五百丈,通天徹地,浩大無比

玄龜、玄蛇合體,一股龐然的開天宮氣息爆發而出,形成一股股風暴,玄武一出,烏雲遮天,電閃雷鳴。城中無數百姓頓時驚愕的扭頭望去。

城中浮島之上,大明王神的下棋也停了下來,眺望遠方。

玄龜猙獰,玄蛇張口,吸著綠霧一般。

「我玄蛇之身,毒囊連當年至尊的毒氣都能吸收,對我來說是大補之氣,你繼續啊?哦?你這毒氣,的確有幾分至尊的味道?你果然是得了玄武族的傳承?神的碎片,你身上有?」玄蛇帶著一股興奮吼著。

上官痕臉色一陣難看。

上官痕擁有的不是玄武神的碎片,而是一個完整體,的確還有一些玄武神的秘法,可若是施展,就全暴露了,最關鍵的是崔鐵,一個玄武族的敗類。

逼著自己出手嗎?若不用神力,自己只是元嬰境。可若用了,一旦暴露,就不是一個崔鐵的麻煩了,而是無數妖獸至尊都會以搶奪自己的神為第一目的。

「崔鐵,這是大瀚皇朝,你在大瀚皇朝與我作對,是想要與大瀚皇朝為敵嗎?」上官痕面露冰寒道。

「大瀚皇朝?哈哈哈,什麼狗屁大瀚皇朝,今天,我就是要你交出玄武神的碎片,你又能奈我何?那古海,就算在我面前,又能怎麼樣?我一個指頭就能捏死他,你信不信?」崔鐵冷聲道。

上官痕正待發怒。

陡然,一聲冰寒的聲音傳來:「一個指頭就能捏死朕?呵,好大的口氣啊1

「嗯?」玄蛇玄龜露出一絲疑惑。

「皇上1上官痕陡然臉上一喜。

「皇上回來了,皇上回朝了1

「皇上回來了1

……………………

………………

……

城中無數擔心的百姓和官員頓時露出喜色,畢竟當初上官痕可是毒了常明,救了全城,如今被玄武死逼,所有人都為上官痕擔心的,可是,卻又無能為力。

「古海?」浮島上的大明王神沉聲道。

一旁白袍女子卻是緩緩站起身來:「那就是古海?」

卻看到,遠處一艘飛舟緩緩飛近。

飛舟前方,放著龍椅,龍椅上正坐著古海。

古海也是剛剛回來,剛回來,看到氣運翻騰的朝歌城,還沒來得及高興,陡然鋪天蓋地的烏雲覆蓋而下。

卻是遠處一隻巨大的玄武,正在欺負上官痕?

古海自然臉色陰沉的指揮飛舟飛了過來。

「古海?你回來也沒用,一邊呆著,這是我玄武族的事情1崔鐵冷聲道。

「哼,在大瀚的所有事,都是朕的事情,在朕朝歌,辱大瀚之人,你算什麼東西?」古海一聲冷哼。

冷哼之中,翻手一招,天鎮神璽陡然飛出,一瞬間驟然放大百倍。

「昂1

陡然,地底大地龍脈應喝的一聲長嘯,滿天氣運頓時向著天鎮神璽方向移動而來。

「哼,一個皇朝御璽,也想鎮我?帝朝御璽還差不多。笑話1

玄蛇尾巴陡然甩天而去,似要一尾巴砸了天鎮神璽一般。

「嗡1

天鎮神璽之上,那枚黑棋陡然放出一絲淡淡的黑光。

四方氣運陡然湧入無數進入天鎮神璽,天鎮神璽再度放大百倍,同時,大地龍脈忽然湧出一道金龍光影,浮上高空,似背著無數山脈,融著天鎮神璽,向著玄蛇尾巴壓去。

玄蛇的尾巴瞬間被天鎮神璽砸斷了,並且悍然砸在玄龜的背上。

「轟1

巨大的鎮壓之力,壓的大地猛地一震,那一片區域轟然下沉而起。

「轟1

「啊1

伴隨崔鐵一聲慘叫,龜殼轟然四分五裂,鮮血從內部瞬間濺射而出。

「什麼?」遠處大明王神沉聲道。

「崔鐵可是開天宮的力量,古海怎麼能……?」一旁白袍女子也露出驚駭之色。

「呃?」上官痕也驚愕的看向古海。

古海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訝,剛才只是用天地大悲賦中的御寶手法催動天鎮神璽,卻沒想到效果如此強大?

天地大悲賦的力量?

不對,應該是天鎮神璽本身的威力,天鎮神璽攜大瀚皇朝氣運連同大地龍脈之力,悍然鎮壓崔鐵。當然,其中多多少少肯定有黑棋的威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