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八章奪城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中,還夾雜著古海從朝歌城帶來的大量高手,都是昔日神麓皇朝的精英,此刻配合城中活動,卻是讓八十萬元兵節節敗退。 民怨沸騰,民怒了,官兵再多又有何用? 而此刻,古海一行卻是到了囚軍監獄之地...

鎮南城!神武王書房!

一群謀士恭立在神武王的書桌之前。此刻一個個笑容滿面。

「大帥,各軍團都傳來捷報,元兵雖然佔據潁州各大城池,但是,奈何此次戰線拉的太大了,吞的城池太多,每個城池的守軍根本不足,潁州城池在慢慢被收回1

「量太大,一次吃那麼多,自然會消化不好的!不過……1司馬長空開口道。

眾人一起看向司馬長空。

「大帥,此次大元將士雖然佔據半個潁州,但,守軍真的不多,最少的只有三十萬元兵,又要操控全城,又要抵禦外敵,卻是非常艱難,畢竟,此次大元吞的城池太多了,大煌皇朝、貪狼宗、庚金宗甚至神麓皇朝的一半,再繼續吞潁州卻是吃不下了,所以,他們好似並不准備吞下要潁州,看各處戰報,雖然奪回了元兵佔領的城池,但,元兵傷亡不大,卻是撤走了1司馬長空皺眉道。

「元兵原本對潁州就沒有勢在必得?」神武王沉聲道。

「半個潁州,準確的說,應該是為了消耗我軍準備的,當我們全部收取潁州的時候,卻已經沒有力量繼續南下了,除非聖上再撥大軍前來,不過,貌似聖上不會挑起更大的戰火1司馬長空皺眉道。

「你是說,當我們全部收取潁州之時,也就是戰爭結束之時?」神武王沉聲道。

「是,大元這次動作雖然特別大,但,並沒侵略我大乾天朝,潁州城池是從呂陽手上奪取的,不是嗎?我們收取潁州,天下無人敢說什麼,可潁州收取之後,繼續南下,那就是我大乾天朝侵略了。聖上不會派兵前來,因為我大乾四周,還有別的幾個帝朝,若不能一口吃了大元,大乾不會做無道之軍,以免落人口舌憑添麻煩,所以聖上才封你為『鎮南大元帥』,而不是『征南大元帥』1司馬長空鄭重道。

神武王雙眼微眯:「大元帝朝考慮的還真全面?哼1

「元兵有守城陣法之利,雖然一次次敗了,但損耗不大,放棄潁州后,大元依舊吞下六七十座城池,版圖增加了三分之一,卻是前所未有的大捷啊1司馬長空感嘆道。

「哼,都怪呂陽被墨亦客蠱惑1神武王微微一嘆。

「所以,潁州剩下的城池攻取,一定要以最小的傷亡獲得最大的回報,否則,一切都是我們在損耗1司馬長空感嘆道。

「說到傷亡最小?如今哪個軍團戰爭傷亡最小?」神武王沉聲道。

一眾謀士支支吾吾,微微一陣苦澀。

「高仙芝的第六軍團,戰鬥的最猛,收割的城池最多,卻是傷亡最小!每戰損失不超過千人。」司馬長空苦笑道。

神武王臉色陰沉。

「高仙芝這一次,連破七城,戰鬥的太過經典了,一路高歌,所向無敵1司馬長空苦笑道。

「有功就要賞,上次對高仙芝的賞賜,增十倍,送往高仙芝大營1神武王沉聲道。

「十倍?」一眾謀士一陣乍舌。

上次已經讓眾人覺得震撼了,此次居然又是十倍。

「報1一個侍衛沖入書房。

「嗯?」眾人看向那侍衛。

「啟稟大帥,前線急報,高仙芝一路高歌,收下第八座城池,抵達潁州邊界,帶著百萬大軍,殺入大元帝朝深處!進入昔日神麓皇朝地界1那下屬恭敬道。

「啊?這麼快就第八座城池了?進入大元帝朝深處?」

「糟了,出了潁州,大元帝朝的兵力就密集了啊1

「司馬先生分析的,潁州之外,元兵無比密集,從潁州逃回去的元兵,更增加了數目,高仙芝長驅直入,這是找死啊?」

眾謀士紛紛看向神武王。

「高仙芝沒有說什麼?」神武王沉聲道。

「沒有,就是帶兵繼續破城去了1那侍衛叫道。

「在潁州,有著百姓心向大乾,高仙芝一次次利用人心破城,所向披靡,去了潁州之外,那可是四面八方都是元軍啊,他只有百萬大軍,被徹底包圍了啊!大帥,快傳高仙芝回來1

「是啊,大帥,讓高仙芝儘快先收取潁州城池吧1

……………………

………………

……

一眾謀士紛紛叫道。

神武王卻看向司馬長空。

司馬長空微微搖搖頭道:「諸位大人也許說的沒錯,可是,論打仗,高仙芝應該比諸位大人要內行吧1

「呃1一眾謀士微微皺眉。

神武王點了點頭,並沒有下任何命令,誠如司馬長空所說,他高仙芝打仗還要你們教?

「我只是有些奇怪,高仙芝這個時候,為何要一意孤行,長驅直入?」

北伐城。

如司馬長空猜測的一樣,北伐城並沒有設立在潁州,就是準備將潁州丟還大乾的。

大元吞了潁州外六七十個城池,加上半個潁州,都有一百多個城池了,若不將潁州的城池丟還給大乾,此次一役定然引來滅頂之災。

只是一切做的非常隱蔽。

「潁州城池丟失的這麼快?有大陣守護,三分之一潁州城池都丟了?」北伐大帥冷冷道。

「是,其中對方的第六軍團,更是生猛,消息傳來,好像已經達到潁州邊界,並且跨界深入了1一個屬下恭敬道。

「第六軍團?墨先生的消息中,並沒有說這第六軍團非常厲害啊?」大帥皺眉道。

「大帥,屬下請戰,將這第六軍團徹底留下1

「屬下請戰1

「進入我們多軍之區,插翅難逃1

「卑職請戰1

……………………

………………

……

一眾將軍紛紛請戰。

大帥卻是眉頭微皺,搖了搖頭:「不1

「嗯?」

「戰爭只能控制在潁州,不能讓它脫韁了,第六軍團?要打,但,不能滅,將他們打回潁州即可,不可讓其滅於其內1大帥沉聲道。

「啊?為什麼?」

「因為戰爭只能在潁州,若是覆滅這第六軍團,必然將戰場拖過來。」大帥沉聲道。

眾人一陣沉默,點了點頭。

「我的第六軍團,負責圍剿大乾的第六軍團,將他們打回去,實在打不回去,也要給我拖下去1大帥沉聲道。

「是1

青麓城十具乾屍的消息雖然傳出去了,但還要有一段時間才能到北伐城和大元朝都,而這段時間,古海可不會給兩方有反應的機會。

在探監開啟的第四天。

「救,救,救命啊1

一聲呼喊,從城外驚恐的跑來一個狼狽的男子。

「怎麼了?」城門口有人疑惑道。

「吸血鬼,吸血鬼,夏南村,夏南村被吸血鬼全部吸血了!全死了,全死了1那人驚恐道沖入城中。

此人自然就是古海安排的,卻是投誠古海的一個家族安排的子弟,一路倉皇逃入城中,引起無數百姓注意后,跪倒在那家族門口。

「家主,不,不好了,夏南村,全部被吸血鬼吃了,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好不容易才逃出來,我爹、我娘、我們全村的人,死的好慘啊,家主,夏南村是你的產業,為你耕作靈材,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1那人呼喊了起來。

一聲高呼,卻是讓四周十幾條街道都聽的清清楚楚。

百姓翹首以盼等待消息,可是,沒有消息了。

真的沒有消息了。

那呼救之人,進入那家族大門,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很多百姓都露出好奇之色。前往查探。

「諸位,散了,散了,什麼事也沒有1那家主出來闢謠。

城主府也極為敏感,派人前來打探。

「諸位官爺多慮了,沒有吸血鬼。沒有,真的沒有,放心,我們不會亂來的1那家族紛紛叫道。

前來打探的官員微微皺眉,也離開了。

四周百姓心裡卻蒙了一層陰影。不知道怎麼回事。正待忘記這事的時候,這個家族當晚大霧瀰漫,第二天,全部消失了。家中亂七八糟,好似經歷了一場大戰一般,到處是血。

全家人,都忽然人間蒸發了一般。

邪門的事情,讓準備忘記昨日之事的百姓,頓時露出一陣心慌,各種猜測都出來了。

「張家人呢?怎麼一夜沒了?被屠了滿門?」

「吸血鬼?難道又是吸血鬼?」

「我昨天晚上去了夏南村,夏南村和張家一樣,所有人都消失了1

……………………

………………

……

百姓越穿越邪乎。雖然沒有證據,但,矛頭全部指向了吸血鬼。

吸血鬼毀屍滅跡?

無數得到消息的百姓,一個激靈。看向城主府方向,忽然臉色陰沉了下來。

「不對,應該不是吸血鬼吧,那守軍監獄,不是有人去看了嗎?沒事的,吸血鬼不敢做這天怒人怨的1

「那夏南村人呢?張家人呢?」

「可能出遊去了吧?」

「呸,你家出遊是這樣?」

……………………

………………

……

在古海的推波助瀾之下,雖然沒與官府有任何衝突,但,卻一個個百姓心裡蒙上了一層陰霧。

百姓沒有鬧事,城主也不在意這種事情了。

第二天。

「救、救命啊,家主,中西村,被吸血鬼全吃了,他們昨晚開了個吸血大會,家主,你可要給我們全村報仇啊,嗚嗚,好多吸血鬼,我躲在茅房一晚上,才逃出來的,家主,嗚嗚嗚,中西村可都是家主產業啊1

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昨天是張家,今日是李家,原本想要息事寧人的,可第三天,李家上演了張家同樣的一幕。一夜之間。被血洗乾淨了。

全都沒了。

人都沒有了。

一種白色恐怖籠罩全城。

「皇上,全城一億人,可這種宣傳法,卻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啊?而且都是秘而不宣,別人聽去也是小道消息而已?」唐楚皺眉道。

「有的時候,小道消息,比廣而告之傳的還要快,我們可沒有說什麼,一切都是他們自己猜的。不是嗎?」古海笑道。

接連幾天的小道消息從六七個小家族傳來,但傳播的卻如病毒一樣快,短短十天,消息已經讓全城人都知道了。

這種莫名其妙的人消失,會不會有一天落在我頭上?

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就被滅滿門了?然後什麼都沒有了?吸血鬼?肯定是吸血鬼?

無數百姓忽然感到一陣恐懼,好似四周有著一雙雙眼睛盯著自己一般,那一雙雙眼睛都是吸血鬼的。自己住在這裡,只是被飼養了起來。直到養肥的一天,被他們吃了?

青麓城,好似一個魔窟一樣。那群惡魔囚禁著我們?

恐懼瀰漫著所有人。很多人都想逃離青麓城,不想待在這裡了,可家裡世世輩輩都住在這裡,就這樣一走了之?

有些人害怕的離開了青麓城,而剛離開,就被周圍的人誤會成了被吸血鬼吃了。恐慌繼續。

「都不要怕,肯定有人栽贓陷害元軍的,囚軍監獄里,囚軍不是好好的?每天都有好的消息傳來?他們一點事也沒有,也沒有被吸血啊?」

「不對,不對,張大娘前天去探監的,人沒了?」

「呃?好像我那表姐去探監的,回來說裡面一切安好,人也沒有了?」

「人沒了?」

「這十幾天,有一千多人探監的吧?人呢?還有人站出來?」

「………………1

早期探監的人都消失了。好似人間蒸發了一樣。

如此一來,就沒有人證明城主他們清白了?

「我不要住在這裡了,嗚嗚,我表姐被吸血鬼吃了,肯定吃了,我表哥在囚軍監獄,肯定也被吃了,我要出城,我要離開這群魔鬼1有人哭喊了起來。

這一類哭訴,古海安排了幾十處,在城中各處。

「大元帝朝?這是個魔鬼的國度?」

「要是神麓皇朝還在,要是皇上還在就好了1

…………………………

………………

……

一陣陣恐慌、怨氣積攢,百姓的內心卻是忽然變的急躁了起來。

「將魔鬼趕出青麓城,將魔鬼趕出去1有人喊了起來。

「我們不要被吃,將魔鬼趕出去1

「魔鬼,滾出青麓城1

……………………

………………

……

四方傳來一些呼喊聲。

原先恐懼的百姓們,卻是慢慢熱切了起來。

古海的安排下,一些家族派人出來遊街,喊著口號。頓時,引起全城的矚目。

城主府。

城主臉色陰沉:「怎麼回事?你們不是說沒有問題嗎?那些人呢?」

「是陰謀,城主1一眾屬下焦急道。

「哼1城主一甩袖子冷哼道。

「城主,肯定有些人在鬧事,我已經派人去鎮壓了!將他們全都抓起來。」又一個官員叫道。

「什麼?混蛋,你這時候去抓,要鬧民變嗎?」城主驚叫著衝出大殿。

果然,在幾個街區,一群元兵沖向遊街之人抓捕而去。

「吸血鬼殺人了,我跟你拼了1

「吸血鬼又要殺人滅口了,殺了他們,滾出青麓城1

……………………

…………

……

一群人呼喊之中,夾雜著古海派來的昔日神麓皇朝高手,頓時和元兵衝撞了起來。

「1

元兵之中,其中有著吸血鬼,頓時被打的七葷八素,化為百個吸血蝙蝠逃跑了起來。

「別給他們跑了,就是那吸血鬼,殺了他1

……………………

………………

……

城中一片混亂,一些地方更是被點起了大火,全城大亂了起來。

城主站在浮島上空,臉色陰沉的看向四方大亂。

「諸位臣民,稍安勿躁,本城主已經全力約束血族了,絕對沒有血族傷人事件。囚軍監獄更是毫無問題,可以給任何人監視1城主聲音傳向全城。

「他撒謊,軍人家屬呢?都被他們殺了,將魔鬼趕出城去1

「今天,不把惡魔趕出去,明天我們就被惡魔吸血了,諸位,我們一起將魔鬼趕出去1

…………………………

………………

……

城中混亂一片。元兵和百姓鬥了起來,當然,百姓中打頭的都是效忠古海的那些家族。

城主看著城中混亂,臉色陰沉。

「城主,怎麼辦?」

「必須迅速鎮壓,抓住鬧事者1城主冷聲道。

「是1

大批元軍即將出動。

就在此刻,城外陡然傳來一陣戰鼓之聲。

「咚、咚、咚……………………1

戰鼓聲起,城主臉色一變。

「戰鼓聲?有人攻城?不好,全力守城1城主陡然臉色一變。

「大元狗賊,還我青麓城,神麓子民,你們不要怕,我們來了,秉承老皇上遺志,即便皇上身死,也不能讓神麓子民落入魔鬼之手,我是麓石人,我們來破城,誰來助我,吼1

一聲大吼在城外響起。

麓石人,那親切的聲音,好似一瞬間溫暖了所有急躁、恐懼中的百姓一般。

「皇上派人來救我們了?」

「皇上都已經死了,那不是皇上的兵!是大瀚皇朝而已1

「大瀚皇朝也是秉承了皇上的意志,我不要做魔鬼的子民,皇上既然選了大瀚,大瀚肯定和以前神麓皇朝一樣1

「麓石人破城了?麓石人來了,兄弟們,隨我***開城門,讓麓石人進來,滅了魔鬼1

「去打開城門,快1

…………………………

………………

…………

在古海安排的一些家族鼓動下,大批百姓頓時沖向四大城門。

「攔住他們,混賬,攔住他們1城主頓時驚叫道。

這不僅僅是要抵禦外敵了,還有城中百姓的內亂。

內憂外患,一瞬間,情況變的無比糟糕。

「啊1

「魔鬼殺了我哥,魔鬼殺了我哥,啊1

「打死魔鬼,打死吸血鬼1

……………………

………………

……

百姓只要死傷一個人,民怨都是暴漲十倍一般,這種殺百姓的元兵,能統領我們嗎?

「現在不趕走魔鬼,等待他們以後慢慢吃了我們嗎?」

「惡魔,我跟你拼了1

………………

…………

……

城外麓石人衝擊著城門,城內,百姓衝撞元兵,一時間,亂作一團。

城中雖然駐守元兵八十萬人,可百姓卻是數以億計的。轉眼就淹沒在了人群之中。

城主焦急的站到城樓之上。

的確看到城南有兩個麓石人在攻城。

只有兩個?

遠處,大霧滾滾,看不清大霧中到底有多少軍隊,只能聽到聲聲戰鼓聲。城內,八十萬元兵,此刻卻是孤立無援,若是不下狠手也就罷了,一旦下狠手,馬上就被百姓打死。

當然,這群百姓之中,還夾雜著古海從朝歌城帶來的大量高手,都是昔日神麓皇朝的精英,此刻配合城中活動,卻是讓八十萬元兵節節敗退。

民怨沸騰,民怒了,官兵再多又有何用?

而此刻,古海一行卻是到了囚軍監獄之地。

「起陣1古海沉聲道。

「轟1

四周埋下的靈石,頓時給古海凝聚出一個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將囚軍監獄包圍了起來。

「破1

古海一聲大喝。

大陣凝聚出雲獸項羽,方天畫戟轟然斬下。

「轟1

頓時,破開了囚禁監獄。

「大膽,什麼人?」頓時大量監獄守將衝出。

「哼1

項羽的方天畫戟揮出,元嬰境的大元將領瞬間被項羽劈了,項羽繼續向前沖,至於其它修為弱的,古海身後也站著大批強者,轉眼間,全部制住了。

外界,城主也發現了囚軍監獄處的大霧。

「不好,有人劫獄,快,快,快1城主大吼道。

可,如今,全城元軍都被百姓衝撞著,偶有跑出,也瞬間被纏了起來。

根本無法支援監獄。

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就算有人衝進來,也數量有限,項羽對付起來,綽綽有餘。

監獄之中,無數軍人囚犯卻是一陣茫然。昔日的青麓城城主和一群昔日將領卻是走上前來。

看著古海,神色一陣複雜。

「這位是大瀚皇朝古海,你們應該不陌生吧?昔日就是他和皇甫皇上一起滅了庚金宗,給我們解圍的,皇甫皇上臨死前,托國古海,如今的麓神城化為朝歌城,一切與昔日神麓皇朝一樣,這次也是古海來救你們的。你們還不拜見皇上?」一個家族的家主叫道。

那家主一叫,其家族子弟軍人頓時應喝道:「拜見皇上1

「拜見皇上1一大批的將領早已得到消息,也拜了下來。

青麓城城主皺了皺眉,也拜了下來:「拜見皇上1

「青麓城主,免禮1古海扶起青麓城主。

留下百萬軍人露出驚愕之色。

「諸位,古海不才,將重掌青麓城,古海在此向諸位保證,昔日你們在神麓皇朝如何,今後在大瀚皇朝同樣不變。皇甫朝歌昔日一直囑託朕,一定要將你們救出來,今日,朕完成對皇甫朝歌的承諾了,朕古海保證,不強迫諸位,諸位出去后回到各自崗位,十年後,若諸位覺得朕不配掌控青麓城,朕放青麓城自選國入,絕不阻攔1古海大喝道。

「皇甫皇上的囑託?皇甫皇上臨死都不忘我們?」無數將士頓時眼睛微紅。

「拜見皇上1頓時又有大批將士拜了下來。

古海和皇甫朝歌關係,青麓城近乎人盡皆知,如今古海秉承皇甫朝歌意志來救大家出去,所有人都一陣感激,很多人拜了下來。引得其他人紛紛效仿。

「諸位,青麓城是青麓人的青麓城,不是元兵的青麓城,外界,元兵正在欺辱殘殺你們的親人,諸位快快解開封印,出去幫助你們親人,守護青麓百姓,打退暴戾元兵1古海高喝道。

「什麼?元狗在欺辱殘殺青麓百姓?」

「混賬,快,快,解開我封印,我去殺了他們1

…………………………

………………

…………

大批引雷台擺好,一個個青麓將士快速被解開封櫻

「殺,殺了元狗1

百萬青麓城將士紛紛殺出大陣而去,剛好迎面而來一群狼狽不堪的元軍。

「殺1

「轟1

民怨沸騰,百萬青麓大軍出困,頓時將元兵殺的丟盔棄甲。外界戰鼓聲、麓石人的喊殺聲,更給城中百姓、將士無數信心戰勝一切恐懼。

大元城主,茫然的看著四方一切:「完了,完了1

百萬大軍出困,無數百姓的怨恨出擊,八十萬元兵死傷無數,倉皇中駕著飛舟向著外界逃去。

城外四個城門,各兩個麓石人破城,而後方大霧區域,大元城主逃命之際也看清楚了。

哪裡有什麼大軍!只有幾十人在擂鼓?只有這點人?

「不~~~~~~~~~~~1

「咻1

城主悲恨的呼喊中,飛舟已經逃出很遠的距離了。

一場民變之後。

古海快速安排人進行傷員救治,對於所有受傷的百姓、將士,都給出了大批靈石安撫。對於百姓的一切損失,古海都快速做出補償。

百姓的怨氣慢慢散去。麓石人入城。

數量不多,但,卻給城中百姓看到了熟悉的感覺。

神麓皇朝來奪回城池了,可是,皇甫皇上卻已經殞落了,無數人再度失落了下來,扭頭看向城主府方向。

大瀚皇朝?古海?

今次趕走了大元帝朝的人,入大瀚皇朝下,對嗎?

「全城的百姓,我古海,感謝諸位先前的英勇,你們如皇甫朝歌說的一樣,不畏一切艱難,不怕一切敵人。大元帝朝的人趕走了,古海不才,暫接管青麓城。皇甫朝歌死前一段時間,我天天陪著他,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你們,感覺一直對不起的就是你們,讓我盡一切努力,幫你們脫離魔掌,今天我做到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有皇甫朝歌那麼好,但,我會盡一切努力去做。青麓城,以前皇甫朝歌如何治理,一切律法、城規,全部回歸以前,一切不變。

也許還有很多人懷疑我的能力,懷疑我大瀚皇朝。不過沒關係,我古海向所有人承諾,請諸位給我十年時間,十年後,若我大瀚皇朝還不能贏得諸位認可,大瀚願放青麓城自由選擇出入,絕不阻難,君無戲言,請所有人記住今日我的話1古海開口道。

聲音通過擴音設備,瞬間傳遍全城。並且通篇用了『我』,而不是『朕』,希望讓百姓更加快速的認可。

「嘩?」

城中卻是一片議論,古海說的是真的?真的什麼都不變?

「當然,今日我也頒布一條,唯一新的城規1古海開口道。

「嗯?」很多百姓皺眉看向城主府浮島。

剛剛說什麼都不變,現在又變了?

「這十年裡,所有稅收所得,都不用上交國庫,全部用於民生,用於建造陣法籠罩的一些公共修鍊區,用於改造一些貧民的惡劣居住環境,用於開設學堂,免費給幼童啟蒙教學。用於給壽元將近者安度殘年。」古海開口頒布一條政令。

政令一出,先前還懷疑古海的人們,頓時瞪大了眼睛。對古海的排斥,一瞬間消失了,對大瀚認可了無數。

「一切賬目,全部公開,供諸位隨時查看1古海再度開口道。

「多謝皇、皇、皇上1有些貧民激動道。

「多謝皇、皇、皇上1

「多謝皇上1

……………………

………………

……

雖然叫的還很陌生,但,無數百姓卻紛紛感激的叫了起來。

稅收啊,全部用於民生建設?這可是給百姓的一份超級大禮埃

古海說要回饋百姓,此刻做到了。

站在城主府浮島之上,古海露出一絲輕笑,終於,青麓城回歸了。

不僅青麓城,古海相信,另外十一座城池,此刻也進行的差不多了吧?

一旁站著青麓城老城主。

老城主拿回自己的一切,長呼口氣,此刻也是一陣舒暢,但還是皺眉的看向古海。

「皇上,青麓城是回歸了,但,大元帝朝不會善罷甘休的吧?應該…………1青麓城老城主擔心道。

古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青麓城既然入了大瀚,自然不會丟掉,不說本來就有的守城大陣,我還有第一軍團,如今已經形成一道屏障了,大元軍隊前來報復,會有第一軍團幫我們擋住他們的1

「大瀚皇朝,第一軍團?不知是哪位將軍?臣可認識?」青麓城主疑惑道。

「第一軍團長,高仙芝1古海笑道。

PS:八千字大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