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武俠修真

萬古仙穹 第一百二十七章細作墨亦客

作者:觀棋

本章內容簡介:p> 「不,不,埃」 黑霧中儘是絕望的聲音。 墨亦客站在甲板上淡淡的看著:「安少爺,因為你,我的布置功虧一簣,因為你,呂陽的大軍只能止步潁州,唉,我本不想殺你,但,你卻如瘋狗一樣死咬...

readx 「轟。」

將軍一出,誰與爭鋒,百萬青銅人中,如履平地,一路殺向破軍之處。

在此之前,誰會想到能夠闖過這百萬青銅大軍呢,這可是無敵大軍啊,根本無法破解,可在將軍面前,卻是一片土雞瓦狗,一拳就能打飛千百個。

鎮南城上,所有將士在這股熱血沸騰的琴聲中,眺望遠處,一個個捏著拳頭。

「能贏。」

「能滅了破軍。」

「將軍威武。」

……………………

………………

……

城樓上鎮南大軍興奮的叫著。

此刻,勾陳臉色慘白一片,顯然這首曲子,不是那麼好彈的。

「媽的,快呀。」勾陳面露焦急。

彈曲不難,但,注入全部心神與精神卻是極為艱難,勾陳不知道還能堅持到幾時。

「喝。」將軍一聲大喝,一拳打飛了一群青銅人,離破軍越來越近。

破軍也是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惶恐。

「給我擋住,擋住,混蛋。」破軍驚恐的叫著。

百萬青銅人頓時將破軍圍在了中央,形成一堵堵厚厚的人牆,對向衝來的絕世將軍。

「哈哈哈哈哈~~~~~~~~~~~~~。」

將軍意氣風發,仰天長嘯,百萬青銅人站在面前,將軍卻是一臉不屑。

「將軍令,破千軍。」將軍面露猙獰一聲大吼,一拳轟然打去。

「轟。」

再度撞擊一眾青銅人。

青銅人後,一個頂住一個,這一次,青銅人沒有打飛,而是身形僅僅退後了一點點,因為,百萬青銅人同時出力,抵擋將軍,終於讓將軍無法寸進了。

「擋住了。」遠處城樓上將士臉色一變。

「擋得住一時,擋不住一世的。」司馬長空面露猙獰。

「勾陳,繼續彈,繼續破,勝利在握了。」司馬長空笑著轉過頭去。

勾陳滿臉大汗:「我,我也堅持不了太久了,主人這曲子,太耗人了,不如我的歌。」

司馬長空眉頭一皺。

「轟。」「轟。」「轟。」………………

將軍一連串的衝擊下,百萬青銅人齊心協力,雖然一拳能打飛一兩個,但整體上,卻是扛了下來。

「將軍威武。」

「將軍無敵。」

……………………

………………

……

遠處呼喊聲一片。

破軍卻是長呼口氣:「哈哈哈哈,我明白了,勾陳,你還真是拼了命啊,你破不開我百萬大軍的,你堅持不了太久了,哈哈哈哈。」

「將軍令,破千軍。」將軍再度一聲大吼。

這一次,拼盡全力,一拳轟擊而上。

「轟。」

青銅人體表,散發出陣陣青光,將軍周身也是金光四射,兩方僵持,不分勝負。

古海所在之地。

「諸位,若是照你們所說,這將軍卻是隔空重擊在青銅人內部的精靈,那一眾精靈算是被將軍拖住了,精靈是魂,你們也是魂,勞煩你們試試了。」古海看向百萬鬼魂。

「恩公見外了,我等試試。」百萬鬼魂應聲道。

「轟。」

百萬鬼魂一起向著戰場飛去。

遠處,勾陳滿臉大汗:「完了,完了,我要堅持不住了。」

司馬長空面色焦急,馬上找來一個下屬:「馬將軍,有勞你了。」

那下屬面露苦澀:「我也是剛開天宮,這天下無敵的將軍都對付不了,我怎麼對付那百萬青銅人埃」

「勾陳,你繼續啊,哈哈哈哈,已經是你極限了吧,將軍,將軍有何用。」破軍得意的大笑道。

就在兩軍膠戰之際。

「轟。」

陡然,百萬鬼魂驟然出現在戰場之上。

「那是。」流年大師露出一股驚訝。

「司馬先生,你看。」那馬將軍驚訝道。

「是古海。」司馬長空陡然眼睛一亮,驚訝道。

百萬鬼魂瞬間到了破軍之處,向著一眾青銅人身體鑽了進去。

青銅人內的小精靈正在苦苦應付將軍,哪有精力分散抵擋外人。

百萬小精靈,幾乎是輕輕一擠,頓時,全部擠出了體外。

沒了百萬小精靈,百萬青銅人頓時被將軍一拳轟然打爆而開。

「轟~~~~~~~~~~~~~~~~~~~~~~~~~~~~~。」

百萬青銅人,一瞬間炸開,滿天人影,那爆炸四方的場面,比之先前所有戰鬥都要震撼百倍。

「不。」破軍絕望的一聲大吼。

將軍瞬間到了近前。

「轟。」

一拳,將軍轟然重擊在了將軍身上。

「給我去死,破。」勾陳一聲大吼。

「轟。」

破軍被一拳,轟然爆飛了出去,飛在空中,破軍身體頓時四分五裂,炸為滿天碎體。

「嗡。」

破軍炸開的一瞬間,勾陳也到了極限,琴音一停。

百萬青銅人頓時爆灑一地,畢竟只是為了小精靈鑄造的身體,百萬鬼魂雖然奪取了青銅人,但,並不能控制,轉眼又出來了。

被擠出來的小精靈卻是一臉絕望,破軍死了,自己也活不了多久埃

眾小精靈還想沖向青銅人。

「破軍已死,你們這些精靈,都是我的了,快到口裡來。」勾陳興奮的一聲大叫。

隔著很遠的巨力,口中陡然一股吸力。

百萬小精靈驚恐逃遁,但,根本逃不掉,轉眼被吸入勾陳口中,勾陳原先面色慘白一片,消耗過大。

可是一口吞了百萬精靈,頓時氣色全部好了,而且臉上還出現了一陣淡淡的光澤。

「吼,將軍威武。」

「青銅人大軍破了。」

「古海威武。」

…………………………

……………………

…………

城樓之上,無數將士呼喊了起來。

「曲是我彈的啊,為什麼沒人讚美我。」勾陳臉色難看道——

北望城,墨亦客府上。

呂陽帶領大量臣子,怒氣沖沖的踏入墨亦客府上。

「皇上,陳大人失蹤有一段時間,根據我們排查,最後一次就出現在墨先生府上,當時帶了兩個下人。」

「皇上,陳大人帶的那兩個下人畫像,屬下整理出來了,通過一系列對比,確定是司馬長空和古海。」

「皇上,司馬長空、古海在墨亦客府上待了好長一段時間,墨亦客卻並沒有稟報。」

「皇上,皇太孫說的沒錯,墨亦客就是細作。」

……………………

………………

……

一眾屬下急切的稟報著。

呂陽卻是臉色陰沉,不發一言,直到墨亦客的府上。

「皇上。」十個下人迎了上來。

「墨亦客呢。」呂陽沉聲道。

「我等不知。」一眾下人茫然道。

「不知道,朕將你們安排在墨府,就是要你們看著墨亦客的,你們說不知道。」呂陽冷聲道。

十個下人面露苦澀:「我,我們可能早被墨先生髮現了,先前我們不知道怎麼,一起昏了過去,醒來,墨先生就沒了。」

「給我搜。」呂陽臉色陰沉。

一眾下屬快速在墨府搜索了起來。

一旁,一個官員皺眉道:「皇上,皇太孫可能知道墨先生的下落。」

「嗯。」呂陽扭頭望來。

「皇太孫呂安,自從上次因為墨先生被打入天牢,後來被皇上放出來后,就一直對墨先生耿耿於懷,多次說墨先生是細作,我們一開始都沒當回事,但,呂安卻一直盯著他,兩天前皇太孫又提到此事,當時皇上喝斥了他一頓。」那官員恭敬道。

「呂安呢。」呂陽沉聲道。

「聽營中來報,昨晚,皇太孫帶著十頭巨龍出營了,可能去追墨先生了吧。」那官員好奇道——

潁州,南方一艘飛舟之上。

墨亦客站在甲板之上,負手而立,看著遠方,身後站著一群黑衣人,其中一人單膝跪地,極為恭敬道:「先生,這些日子,您白天垂釣,晚上宴會,利用晚上時間,給我們安排任務,我們已經全部通達四方,所有地方都全部安排到位了。」

「我是安排到位了,可是,能不能做好,還要看結果。」墨亦客淡淡道。

「是。」

「好了,飛舟停一停吧,跟了半天了,這裡應該沒什麼人了。」墨亦客露出一絲冷笑。

「轟。」

飛舟陡然一停。

同時,高空之上,雲層之中,還藏著一艘飛舟,見墨亦客飛舟停下,他們也停了下來。

「出來吧,安少爺。」墨亦客淡淡道。

「昂。」「昂。」……………………

一連串的巨龍吼叫之聲響起,高空中飛舟被收了起來,十頭罪龍,個個面露猙獰,俯衝直下。

呂安就站在其中一頭罪龍頭頂。

「墨亦客,你果然是姦細,今天,終於被我逮住了,你跑不掉了。」安少爺面露猙獰道。

「呵,從天牢出來,就處處跟我作對,只要我說對的,你就說錯,呵,安少爺,你知道嗎,這些日子,我常常反思,我最大的失敗,是你,你知道嗎。」墨亦客深吸口氣淡淡道。

「哦。」安少爺卻是露出一絲意外的得意。

以為墨亦客是誇自己。

「在我的計劃里,我原本是可以幫助呂陽打下永州的,可惜,一切都敗在了你的手中,我不是輸給古海那樣的對手,面對古海,我怡然不懼,我是敗給了你這豬一樣的隊友,我想不到,僅僅你一人,就坑的呂陽的大軍陷入如此尷尬之境,我早該換了你的,早該的。」墨亦客面露後悔之色。

安少爺卻是氣的臉色陰沉:「你?

118d5

??姦細,還敢說我,哼,墨亦客,你今日誰也逃不掉,我也不會給你在爺爺面前污衊我的機會,今天,就將你們留在這裡。」

「哦,呵,這十頭,從九五島逃回來的罪龍,你想用他們殺我。」墨亦客露出一絲冷笑。

「昂。」「吼。」………………

十龍咆哮,面露猙獰。

「就他們,如何,給我將他們全部吃了。」安少爺面露猙獰道。

墨亦客微微一笑,並沒有動。

墨亦客身後的二十個黑袍人卻是陡然間周身散發出一股森森黑氣。

黑氣帶著一股陰邪之氣,噴涌而出,陡然將四周天地都染黑了一般。

群龍微微一頓。

卻看到那二十個黑袍人,忽然間眼睛放出紅光,口中露出兩根血紅色的獠牙。

「這是。」安少爺臉色一變。

「先生,小人還沒喝過龍血,此次……。」一個口露獠牙的黑袍人笑道。

「去吧,速度快點。」墨亦客淡淡道。

二十個黑袍人頓時在甲板上對著群龍跑去,跑去之際,周身黑氣陡然再度暴漲。

「。」

二十個黑袍人頓時周身爆開,一瞬間化為無數的蝙蝠在黑氣中沖刷而出。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二十個黑袍人,化為二十萬吸血蝙蝠,直衝安少爺和巨龍而去。

「什麼。」群龍臉色一變。

「吸血鬼,墨亦客,你是大元帝朝的人,你,你,果然是姦細,你………………。」安少爺驚叫道。

「轟。」

群龍和安少爺頓時被無數蝙蝠包圍了起來。

「昂。」「昂嗚。」…………

群龍痛苦的慘叫之中。

「啊,快跑,快,快逃,救命埃」安少爺驚恐的叫著。

四面八方,黑氣滾滾,無數蝙蝠瘋狂的啃噬群龍,群龍想逃跑,但,在黑霧中掙扎了一會,根本掙扎不掉,轉眼,全身龍血就被抽之乾淨。

「不,不,埃」

黑霧中儘是絕望的聲音。

墨亦客站在甲板上淡淡的看著:「安少爺,因為你,我的布置功虧一簣,因為你,呂陽的大軍只能止步潁州,唉,我本不想殺你,但,你卻如瘋狗一樣死咬著不放。」

「啊啊啊啊啊埃」

一連串的慘叫過後,黑霧之中,漸漸沒了聲息。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滾滾蝙蝠一陣叫喚之中,全部回到了甲板之上,身形一斂,再度化為二十個黑袍人。

「多謝先生賜血。」二十個黑袍人恭敬道。

而不遠處,安少爺、十頭罪龍,盡皆化為了乾屍。

「收拾一下,我們該回去了。」墨亦客淡淡道。

「是。」一眾黑袍人恭敬道——

墨亦客府上,呂陽等了一段時間。

「皇上,墨亦客沒有留下任何東西。」搜索一圈回來的屬下稟報道。

「墨亦客,果然是姦細。」呂陽臉色陰沉道。

一眾屬下不敢開口,只留呂陽的火氣越來越大,自己最信任的墨先生,居然是姦細,證據確鑿,鐵證如山。

「嗡。」

陡然,呂陽好似聽到某個聲音,一種心靈的聯繫忽然斷開了。

「破軍死了。」呂陽臉色一變。

破軍死了,那前線大軍豈不是……。

「皇上,墨先生叛變,那他這府郗…。」一個下屬小聲道。

呂陽眼中儘是怒火,扭頭看向這亭台樓閣的墨府。

「哼。」

呂陽一聲冷哼,右腳輕輕一踏。

「轟。」

以呂陽為中心,一股狂暴的能量氣浪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起,這股氣浪控制的極為精妙,誰也沒有受到風吹,但,墨府卻是在巨響下瞬間夷為平地。

剛剛亭台樓閣、長廊水榭,下一刻就變成了一地黃土,無盡煙塵。

「我大潁皇朝,沒有墨先生。」呂陽面露冰寒。

ps:今天有事,所以更新遲了,明天開始一個月,萬古仙穹在,會免費一個月,下周開始,補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